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从一曲成名开始 > 第十四章 快失控了!
    杨宁做过太多音乐类的综艺节目了,看过太多导师看学员开唱之后的表情了。

    她很敏感。

    长时间的观察,让她大概学会了读眼神。

    池伊人眼神中很复杂,有感动,有期待,有一种莫名的情愫,除非戏多,不然这或许不是对一个普通厉害学员该有的。

    而萧听寒的眼神就纯粹得多,纯粹的怀念,纯粹的眷念,这更不是对一个学员该有的眼神。

    作为一个导演,杨宁重心是在节目内容上的。

    此刻,她眼里大放异彩,并不是只因为傅生很厉害,有大火的苗头。

    还因为她心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似乎可以期待一下了。

    如果真的按想法的方向发展,她这档节目同时段做竞争的同行,大概率要哭了。

    ......

    舞台上,歌曲已然进入副歌。

    高潮要来了。

    “去吗......”

    激昂的歌声在大厅内徘徊,久久不散。

    这首歌在地球是一首新歌,一位天王时隔很久发的一首新歌,特别是搭配一个巨大的ip,可以说一经发布,传唱度就极高了,第一遍时,听着或许还好,可静下心听第二遍第三遍......这个旋律值得反复,它不是一耳听去就惊艳的,但很怪,多听几遍,好像有些上头。

    此刻,镜头再次扫过几位星推官。

    刘渊在歌词唱到“谁说污泥满身的不算英雄”的时候,脸就拧了一下,这句词,有点杀他,很简单的就用旋律歌词讲了一句让人恍然的道理。

    这是厉害的。

    他手中有所有原创学员的歌词,今天节目组发的。

    他没有着急往下看,他更喜欢边听边看的感觉。

    说实话,曲子其实比较中规中矩,整首歌也没有那种让他瞠目结舌的感觉。

    当然,在他看来,自己没必要对一个新人的词曲有那么严苛的要求。

    哪怕整首曲中规中矩,没有什么惊艳的爆点,但光是在简短的词中,有了自己的人生理解,有了态度,情绪和曲又达成了统一,让人能清晰感知到整首歌的基调,以及意义......已经很成功了。

    刘渊抬头看了傅生一眼,眼中充满了浓厚的兴趣。

    而他一旁,偶像出身水平差点的魏宇显然看不到这么深,他时而点头,时而摇头,就个人而言,他并不是对这首歌很感冒,因为他觉得曲子不行,从来不会作词的他的,只喜欢曲子优秀的歌。

    名人堂基本不收偏科,作词如同之前傅生一点灵光都没有的魏宇,自己不会,所以或许有些嫉妒词作得好的人。

    镜头继续扫过,开始扫向萧听寒和池伊人。

    萧听寒已经一双眼睛挂在傅生身上,仔细的听着了。

    她的感受比任何人都简单粗暴——他们傅生的创作实力升华了!

    原来一直找不到的灵感,现在有了!

    这让她真的很高兴,但又不受控制的莫名多想。

    傅生选择作曲是为了她,又一直受挫,却始终没有放弃过作曲——四舍五入,是不是也一直没有放下过她。

    这不免她多想,毕竟那天傅生第一次投稿被拒时,两人逛小树林,失落又很快燃起斗志傅生给她说过的:“这辈子,我一定会让你站到最大的舞台,唱着我给你写的歌......为此我不会放弃......”

    萧听寒眼神更加柔和。

    他没有放弃,兜兜转转他还在。

    有的人,情话不用教,傅生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从高二开始,到底撩拨了萧听寒多少下。

    也不知道一句句,让他在情窦初开的萧听寒那里,处于一个怎样的地位。

    “真好,接了这个节目。”萧听寒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了。

    她本能的左看右看,不希望别人发现他的小心思。

    可她惊讶的发现,以前合作过,向来一个笑容表情的池伊人居然呆住了。

    确切的说,她脸颊居然划过泪水了,

    池伊人蕴含一些莫名情愫的眼神完全聚焦在傅生身上,可以说是全神贯注!

    “这首歌真有这么杀她?”萧听寒有些吃惊。

    她并不知道,池伊人小时候的经历,也不知道这首歌给人的触动有多大。

    现场和视频,感受是不一样的。

    虽然已经在视频里听过,但在现场,看着傅生站在那里......

    他的演唱是有故事感的,歌声里仿佛有故事。

    唱功了得,搭配着本来就很有故事,超级打动她的词。

    第一次,在节目组,池伊人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

    歌曲情绪完全牵动了她。

    不需要华丽的词藻,不需要大气磅礴,就这首歌,就这词,已经彻底击碎池伊人最脆弱的地方。

    心弦,有时候轻轻一拨弄就足以。

    很快一曲结束。

    美颜赛道的星推官萧听寒还没有说话,内行人士刘渊也还没有说话。

    池伊人那双迷人的眼眸就认真的盯着话筒都还没有来得及放下的傅生,问,“为什么......会写这首歌。”

    话筒重新拿回嘴边,傅生想了想,说着自己的理解,“记得,十年前,我爸被人拦路持械答劫过......”

    池伊人愣了,任由傅生的声音在自己耳朵乱窜:“当时我还小,但是这件事我的印象很深刻,因为救我爸的人.......曾经是个罪犯,被判刑10年的重刑犯......”

    “阿爸......”池伊人嘴巴轻轻蠕动了一下,继续听。

    “他救了我爸,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可在让罪人伏法的时候,本该称为英雄的他,却被不少的声音,说成他是赎罪......污泥满身仿佛侮辱了英雄二字......”

    控制不住的,池伊人眼圈在泛红。

    “我觉得不对,为了救别人,能付出自己生命的人......纵使他曾经一念之差,是抢劫犯,纵使他曾经满身污泥,但他依旧有他的光辉,在生命的最后一个绽放,至少在我眼里,我爸眼里,我家人眼里,他就是英雄,当之无愧的......所以,孤勇者不是我,是他,是千千万万他的同类人......”

    傅生结合自己的经历,认真述说着他最真实的想法。

    一句一句。

    “为阿爸写的吗......”

    有的人心颤动了,斗大的眼泪一颗颗不要钱的往下掉。

    是谁,我不说。

    反正在一处,看着屏幕的小助理人都快傻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她姐,在参加节目时,在台上......情绪都快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