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从一曲成名开始 > 第七章 他踹的我。(求一切啊!)
    杨宁走后,在场入场后在城堡一楼大厅等着接下来安排的选手们终于松了口气。

    大家有半个小时的自由活动的时间,可以去逛逛未来几个月他们生活的地方,也可以提前去找心仪的寝室,或者室友。

    傅生听着一个工作人员的讲解。

    知道了目前城堡里边2楼改的临时寝室都是8人寝,大寝室。

    想想,也能理解。

    因为三个赛道进入新手战的人太多了,而且大多都可能只住半个月,半个月录制完新手战就淘汰离开了,所以没必要全部都弄那种两人一间,独立卫浴的豪华寝室了。

    毕竟,这些寝室都需要节目组自行装修的,虽然财大气粗,但杨宁导演也是不会瞎勾八花没必要钱的。

    等每个赛道只剩下12位晋级参加《明日盛世》升级战的时候,给三个赛道突围的36强一个好寝室才是最优的,毕竟3个赛道新手战要播放3期,也就是3周,这3周肯定有不少人气选手了,那时录制寝室的周边节目,才会有搞头。

    也快了。

    今天6月1日。

    半个月之后,也就是6月15日就会开始三个赛道新手战的录制,录制3天,6月17号就结束三个赛道的全部新手战录制。

    然后留点给后期处理视频的时间......挑一个周五的黄道吉日,也就是6月25号晚上8点,《明日盛世》的第一期也就在三大视频站上同一时间首播了。

    三大站同时首播,超级网综,名不虚传的。

    从工作人员的介绍当中提取了后续大致的环节,傅生认真的吸收了一下,甚至拿了一个本本记载了一下这几个重要的时间点。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反正他现在也的确没有什么事做。

    选手们很多都是相互认识的,比如同公司的就在抱团,还有那种虽然年纪小,但很早就一股脑想进圈子的选手,彼此都挺熟悉的。

    要知道,能在这么个年纪就参加节目到处跑的,家里不说有矿,但大多都是有钱的,富二代一点不少,甚至一些星二代......人家都很早就有圈子意识,都有自己的小圈子的。

    包括傅生,他其实都是可以有圈子的,毕竟燕艺的,加上一副好脸,是有过公司很早就找过他的,可不是找他作曲,而是以偶像或者演员的新人合同来找他。

    傅生大一大二,他多傲啊,作为高中常常被老师说“这孩子努努力,没准后面能上个燕大”的存在,他从决定学作曲那一刻开始,就一直没把作曲当做难事儿。

    然后呢?找他演戏唱歌的公司都拒了,还不是拒一次的那种,甚至那一副不知哪儿来的傲气气得一些公司撂下话,“这辈子再来签你,我们特么是狗......”

    结果呢?时间会教一个人做人。

    傅生终于在大三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成绩真的不等同于能力......

    他终于褪去浮躁,开始认清了自己,原来有的事,是一个人真的穷极一生都干不成的......

    路走错了,也为自己年少轻狂付出了代价,现在已经看得很开的傅生,只是单纯的噫吁高呼一下,很快在大厅搞清楚新手战流程的傅生,就一个人默默的找了一间宿舍,拉着行李箱就搬了进去,连看到杨宁导演多给他说了句话之后,主动热情过来“交”朋友的选手也都敷衍过去了。

    这次也不是他傲,现在他已经不太傲了,只是交际傅生向来喜欢循循渐进走心的那种,表面朋友,搞不来。

    ......

    另一边,好像微博上发生了一件热事儿。

    “爆料君,爆个大料给你。我高中是渝市,四中的,跟现在一个正发红的高冷女明星是同班同学,很好猜谁吧。她高中很装,跟一朵白莲花似的,也没现在好看,但男生就喜欢围着她。女明星,我就简称x吧,很虚荣的,整天一副有钱人的样子,天天都是豪车接送,傲得很,从来都不和任何人主动说话的,基本上女生都很讨厌她吧。

    我们班当时有个学霸,真的学霸,成绩虽然不是全校,甚至全班第一,但天天上课睡觉,还逃课打游戏,坐最后一排跟个混混学生一样,结果考试成绩一看,600+,从来没低于过600,我们老师都被他整麻了,他就是风云人物,各种比赛什么的只要他有兴趣,那都是第一,还特别的帅,篮球足球都玩得好。就现在偶像剧老爱演那种男主角吧,甚至更夸张。

    结果男神和那个x女星做了一个学期的同桌,不知道那x女星使了什么手段,人就变了,学习不学了,放着好好的重点大学不去,非要去学作曲走艺术了,很快男神就和那x女星告白了,被人撞见了,女星没拒绝,天天腻歪在一起,两人还考去了同一所大学,听大学的同学说,俩人刚去了大学,结果大一x就给人踹了。

    然后x就很红喽,不知道怎么红的呵呵,毕竟人那么讨厌,不知道爆料君你敢不敢发了。”

    萧听寒刚结束了一个剧的拍摄,正准备去《明日盛世》的录制现场,刚上保姆车,就被经纪人递上来的黑料糊了一脸。

    “看看,你高中同学爆料,萧听寒手段高明玩弄男人......我说听寒,你怎么高中同学也有黑呀。”

    萧听寒没说话,只是很快窝进自己的专座,自顾自的把高跟鞋脱了下来,露出裹着肉丝的脚丫,然后熟练的拿起了保姆车上早就备好了的平底鞋,套上,接过手机,安安静静的看完,关闭界面,然后平静的转头看向窗外,一副岁月静好。

    这幅淡定,让经纪人看着自家这大小姐那几乎完美的侧脸,不由的觉得自己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无奈道,“我的听寒,我喊你祖宗行吗?你爆料看完了没有呀。”

    “嗯。”头都没有转过来,还是望着窗外的萧听寒,此刻也不知道想着什么。

    经纪人诺姐很心累,保持她伸长脖子的姿势,推了一下萧听寒,“嗯啥呀嗯,人爆料的是真是假呀?”

    “有真的有假的。”

    萧听寒的手美丽得少见,秀窄修长,却又丰润白暂,指甲放着青光,柔和而带珠泽,此时正轻轻的敲着车窗。

    这下车上所有人,除了被隔断挡着的司机,都竖起了耳朵。

    “假的是人家给我表白......他从来没有和我表过白,一次都没有过,还有......我不会踹他的,是他踹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