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流年不负你情深 > 第52章 不会离婚
车子行驶了二十多分钟,快到墓园了,天空突然下起暴雨,电闪雷鸣。

豆大的雨点细密地砸在车顶和车窗上,噼哩啪啦直响。

简瑶忽然就明白傅盛年那句天气不好是什么意思。

他似乎不放心她独自开车到这么远的地方。

明明连爱都没有,还操什么心呢。

她心口发闷,转脸看着车窗外面灰蒙蒙的雨雾。

雨太大了,什么都看不清。

傅盛年放慢车速,几分钟后,他们抵达目的地。

车子停在墓园大门外。

简瑶解开安全带,拿起在路上买的百合准备下车,手腕却被傅盛年抓住。

“等一会吧,雨很大。”

她点了点头,收回要去开车门的手。

车内气氛莫名有些压抑凝重。

片刻后,雨势不见小,反而下得更凶了。

“那个男人是谁?”傅盛年打破沉默,冷声问。

昨晚在包厢,他只是匆匆一瞥,光线太暗,他并没有看清楚坐在沙发角落里那个中年男人长什么样子。

简瑶愣了一下,意识到他问的人是陆桐,忙说:“一个记者,因为工作才见的。”

傅盛年没再追问,听说是记者,他大概已经猜到是谁。

等雨小些,已经是一小时以后。

简瑶推开车门,取了一把车上自带的雨伞,撑起伞下车,进了墓园。

傅盛年坐在车内,看着她渐渐走远的身影,犹豫要不要跟上去。

墓碑被雨水冲刷的很干净。

简瑶把手里的百合放在墓碑前,慢慢蹲下,看着母亲的照片,心里一阵发涩。

照片上的母亲还很年轻,长得十分漂亮,一张鹅蛋脸,肤色很白,黑亮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

其实母亲只陪伴了她不到五年的时间,记忆里母亲的样子已经不清晰,隐约她还记得母亲的笑,非常温和。

她在墓碑前待了很久,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证据,让孟美竹受到法律的制裁,还母亲一个公道。

“我下午还有会议。”傅盛年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她点点头,缓缓起身。

蹲了太久,腿已经麻了。

她扶了一下傅盛年的手臂,男人没有露出不满和嫌弃的表情,还将她的手挽到自己胳膊上,带着她往墓园大门的方向走。

她把碍事的伞收起来,和傅盛年同撑一把伞。

她走得慢,他就放慢速度,配合她的步伐。

有那么一瞬间,她心里流淌着一股暖意,觉得傅盛年对她还是有温柔体贴的一面。

只是一想到简诗早晚会找到傅盛年,让他提离婚,她的心就不由地冷下来。

好不容易他对她的态度有所好转,又要离婚了。

她其实……已经不想离了。

但傅盛年为了简诗坚持要离的话,她没有任何办法。

出了墓园,他们坐进车里,原路返回。

车子驶进市区时,雨已经停了。

“把我放到酒店就行。”简瑶一脸平静地说。

傅盛年‘嗯’了一声,先把她送到酒店。

“车你可以开走。”

傅盛年赶着回公司准备会议,点了下头,开着车离开。

到了傅氏集团,他乘电梯上楼,刚出电梯田野就快步迎上来。

“傅总,简小姐来了。”

傅盛年眉头皱了一下,“谁让她上来的?”

田野低下头,一时说不出话来。

以前都没拦过简诗,傅盛年也没说过以后不见她,他就没拦。

事实是,没人敢拦。

现在简诗就在傅盛年的办公室,都等两个小时了。

傅盛年沉着脸走进去,看见简诗坐在沙发上,双手捧着一杯热咖啡,他脱下大衣挂起来,直接走到办公桌后,准备会议需要的资料。

简诗眨巴着水灵的眼睛看着他,见他在忙,不太敢打扰。

可她已经等很久了,想了想,还是开了口,“年哥哥,你去哪了?”

“陵西墓园。”

简诗一愣。

她记得简瑶的妈妈就葬在那里。

他该不会是陪简瑶去的吧?

她心里有些不舒服,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你现在很忙吗?”

“嗯。”

“我能不能耽误你几分钟,就几分钟。”

傅盛年凝着眉抬起头,脸色十分难看。

简诗从未见过他对自己露出这样的表情,整个人都慌了。

“年哥哥,你心情不好吗?”

傅盛年放下手中的事情,在椅子上坐下来,盯着简诗那张白嫩无辜的小脸,沉声说:“你来做什么?”

“我想见你。”

“仅仅只是想见我?”

简诗摇了摇头,鼓足勇气说:“我希望你能和姐姐离婚,回到我身边。”

她已经受够相思的苦,也看透了简瑶是多么自私冷漠的一个人,如果她再不行动,傅盛年就真的要被简瑶勾住魂儿了。

两年前,简瑶能利用她得到傅太太的位置,今后就能做出更过分的事。

她不要再忍了。

就算是用抢的,她也要得到傅盛年。

“我们不会离婚。”傅盛年说得很干脆。

简诗心一紧,忙道:“两年期限已经到了,该离了。”

“你不是成全我们?”

“我……”

“从你成全我和简瑶的那一刻,我跟你就已经结束了。”

他和简瑶有了夫妻之实,他摸过她,抱过她,亲过她,她是他的人了。

傅家几代人都是从一而终的,没有过离婚的先例,这个传统,他决定保持下去。

简诗万万没想到,她等了两个小时,却等来傅盛年这么无情的一句话。

“你不要我了吗?”她红着眼,整颗心像是要被撕碎了。

傅盛年心口也有些泛疼,但他一旦做出决定,就不会改变。

况且,两年前的简诗刚满十八岁就确诊血癌,她那时年纪太小,他至今没碰过她。

在他看来,他和简诗不算结束,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曾开始过。

“不行。”简诗哭着起身,几步冲到他面前,咬着牙恨恨地说:“我等了你两年,你不能这么对我。”

他冷了脸,“我一会要开会。”

简诗惊恐不已。

他居然对她下逐客令。

那张冷漠无情的脸,是他以前常常甩给简瑶看的,现在,竟是把这样的脸色甩给她看了。

她接受不了,一把将桌上的文件扫到地上。

零零散散的东西掉了一地。

傅盛年耐着性子去捡,站在一旁的人突然摇晃了几下,直直地倒在他面前。

【作者有话说】

更新来了,求好看的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