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流年不负你情深 > 第40章 她还是傅太太
“我知道,我只是有点着急。”简诗委屈地说。

她以为傅盛年病了,可佣人不让她上楼,她只想知道傅盛年现在好不好。

“你来干什么?”

简瑶忍耐地打量简诗一眼,发现简诗手上拎着一个保温饭盒。

看来是去公司送便当,没见到傅盛年的人才跑来这里。

“听说年哥哥身体不适,我担心他。”

“他一晚上没睡,现在在睡觉,你最好不要打扰他。”

“他没生病?”

“没有。”

简诗松了一口气,“没生病就好。”

她把手里的饭盒放到大厅的茶几上,直接在沙发上坐下来,“那我等他睡醒。”

“他刚睡不久。”

“没关系,我等他。”

简瑶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既然简诗自己要等,那就随她吧。

她转身让佣人备茶点,佣人瞥了简诗一眼,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也拿这个娇纵的简家二小姐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多时,茶点送来。

简诗拿起精致的小糕点尝了尝,觉得味道不错,又吃了一个。

看她这样子,是不等到傅盛年不肯罢休。

简瑶叹了口气,在简诗对面坐下来,犹豫了好一会,她说:“诗诗,你能不能收敛一点?”

“收敛什么?”

“我和傅盛年还没有离婚。”

简诗沉默,盯着她的眼神冷了几分。

她知道自己的话会让简诗不高兴,但她现在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去。

“我还是傅太太。”

如果她和傅盛年离了婚,简诗怎么纠缠傅盛年她都没过问的权利,但她和傅盛年仍是夫妻关系。

简诗的种种行为,一直在挑战她的底线。

她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你的意思是让我别缠着年哥哥了?”简诗红了眼,声音有些哽咽。

“至少在我跟他离婚之前,我希望你能收敛一点。”

“你要我收敛什么?让我别见他,离他远一点,最好有多远滚多远是吗?”简诗的情绪有些崩溃,眼泪也跟着掉下来。

简瑶急忙安慰:“你别急。”

“我怎么能不急?两年期限已经到了,你们早该离婚的。”

“我同意离婚了,是傅盛年一直在拖。”

“你胡说。”

简诗声音抬高了几个分贝,恨恨地说:“年哥哥没有理由拖着不离婚。”

“我说的是真的。”

“我不信。”

“诗诗,如果傅盛年心里有你,他早晚都会跟我离婚,你就不能等等吗?”

“我一直在等,我已经等了两年了。”

姐妹两个为了傅盛年突然争执起来,佣人全都识趣地退下去,但又忍不住八卦,一个个躲在角落里偷偷看着她们。

“你不是成全我和傅盛年吗?你现在是后悔了吗?”

简瑶忍了又忍,一直让自己保持着冷静,语气也是温和的。

“我想过成全你们……”简诗用手背擦了擦眼泪,一字一句地说下去,“但年哥哥爱的人是我,你已经在他身边两年了,他还是不爱你,如果你真疼我,就放手吧,把他还给我。”

简瑶心口疼了一下,鼻子一酸,眼眶里泛起了泪。

果然简诗的真实想法是希望她和傅盛年尽快离婚。

她一直怀疑简诗后悔成全他们,今天她总算确定了这一点。

“你再等等。”

“你还要我等多久?”

“我会跟傅盛年离婚。”

听到这话,简诗止了泪,她看着简瑶泛红的眼睛,心里有些不忍,但她不能因为不忍伤害简瑶,再一次把傅盛年拱手让人。

她真的忍不下去了。

“什么时候?”她问。

简瑶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思绪,艰难地挤出一丝笑来,“我会尽快提离婚。”

其实她已经提过好几次要跟傅盛年离婚,傅盛年不理会,她也没有办法。

“三天,足够了吧?”

“你不要逼我。”

“那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

不等简瑶反应,简诗站起身,大步朝着楼梯走去。

她想看一眼傅盛年,只是看一眼,不会打扰。

简瑶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下意识追上去,把人拉住。

“你别上去。”

简诗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似的,用力推开她。

她人已经追到楼梯上了,被猛地一推,身体一下子失去平衡向后倒去。

简诗本能地想拉她一把,但是没能拉住,眼看着简瑶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尽管不是很高的楼梯,但摔到地上,后背撞在冷硬的大理石地面,痛得简瑶大叫一声。

佣人们吓得连忙跑出来,一拥而上。

简诗吓傻了,惊慌失措地看着躺在地上的简瑶,浑身不住地发抖。

“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刚刚还在气头上。

“我们都看到是你推了少夫人。”佣人瞪着她,气愤地说。

“没错,是你推的。”

“你明明就是故意的。”

简诗哭起来,“我没想推她,是她跑过来拉我,我也不想这样,我不是有意的。”

看到简瑶被佣人扶起来,一张脸白得没了一点血色,她想上前解释,可她现在已经在楼梯上了,并没有人要来拦她,佣人都很紧张简瑶。

她转头看了一眼二楼,狠下心,一鼓作气跑了上去。

刚跑到傅盛年的房间门口,门就被里面的人一把拉开。

傅盛年还没有睡着,他睡觉一直很轻,哪怕是很轻的响动都会吵醒他,刚刚动静就不小,吵得他根本没办法睡。

拉开门的瞬间,看到简诗哭红了眼站在他面前,他心一紧,忙问:“怎么了?”

“姐姐不让我见你。”

“就因为这个你就哭成这样?”

简诗委屈地点点头,扑到他怀里紧紧抱住他。

他有些头疼地把她推开,并没有用力,她却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他,“你为什么总是推开我?”

“你别闹了。”

“我没有闹,我去公司给你送便当,你助理说你身体不适,我才来看你的,可是傅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不给我好脸色,禁止我见你,我做错什么了?想见你一面都变得这么难。”

简瑶摔得全身都痛,被两个佣人搀扶着上楼,恰好看到简诗站在傅盛年的房门前,一边哭一边向傅盛年控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