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流年不负你情深 > 第38章 你本来就是我老婆
“他有没有受伤?”简瑶紧张地问。

昨晚她最后的记忆就是自己替傅盛年挡了一棍子,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她不得而知。

老夫人笑着道:“他没事。”

她长舒一口气,“没事就好。”

“你的手机摔坏了,盛年让助理买了一部新的,放在那边抽屉里了。”老夫人冲床边的柜子抬了抬下巴。

简瑶点了点头,她其实并不关心手机的问题,只要傅盛年没伤着,一切都好。

“饿不饿?”老夫人问。

“有一点。”

“我让人给你做点吃的。”老夫人拄着拐杖起身,慢悠悠地往外走。

简瑶小心翼翼地下了床,发现身上的衣服被人换过,刚要问老夫人谁帮她换的衣服,一抬头就看到罗西站在门口。

罗西冲老夫人鞠了一躬,恭敬地目送老夫人走出房间,视线缓缓朝简瑶看了过来,见简瑶醒着,他淡淡地笑了笑。

“你怎么样?”

简瑶摇了摇头,说没事。

罗西没进房间,站在门口抱怨道:“傅盛年大半夜一通电话把我叫过来,我到现在还没阖眼,既然你没什么大碍,那我就回去了。”

“辛苦你了。”

“不用客气,都是自己人。”

罗西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返回来,好奇地问简瑶:“你没同意离婚么?”

简瑶被问得一愣。

罗西尴尬道:“我以为你们会离婚。”

两年期限早已到了,傅盛年当初决定娶简瑶的时候就明确表示过,只给简瑶两年时间,期限一到就离。

这话其实是他从简诗那里听来的,不知真假,他还没跟傅盛年聊过。

印象中,他每次在傅盛年面前提起简瑶,对方都会有意回避。

“我也以为我们会离婚。”

简瑶苦笑着说。

傅盛年一直拖着不离婚,她也没办法,几个月前她就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是傅盛年反悔,还撕毁了离婚协议。

“你的意思是,你们不会离婚了?”罗西追问。

简瑶沉默不语。

会不会离婚已经不是她能左右的了,决定权在傅盛年的手里。

她纳闷地看着罗西,感觉罗西对她和傅盛年的婚姻状况很感兴趣,明明他是一个除了工作,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人。

“你为什么好奇我们的事?”

罗西笑了笑,直言道:“我倒希望你们两个不要离婚。”

简瑶有些吃惊,“是么?”

“在学校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们非常般配。”

简瑶唇角微扬,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

她一直以为罗西不看好她和傅盛年的婚姻,没想到他是支持他们的。

罗西走后,她走进卫生间,脱掉上衣背对着镜子,看到后背连同肩后一大片淤青,她眉头皱起,心想这副样子,今天八成是拍不了广告。

按照事先安排好的日程,她今天要拍洗发水的广告,服装方面多多少少会有些露肩,肩后有淤青,会影响效果。

除非用粉底大面积覆盖,可是后背现在还很肿痛,实在不适合涂粉底。

她把上衣穿好,去拿抽屉里的新手机,原来的手机卡已经装好了,原通讯录中的联系人都转移到了新手机上。

她找到朱红的号码,拔通,跟朱红沟通了一下广告延迟拍摄的事。

刚挂了电话,她就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声音从走廊传来,步伐迈得有些急。

是傅盛年回来了。

他的脚步声,她可以轻易分辩出来。

她将手机放下,有些拘谨地盯着房门,很快,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傅盛年走进来,见她醒着,还直勾勾盯着他,他愣了两秒,说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她点头。

傅盛年走到她面前,瞥了一眼床头柜上放着的药,那是罗西开的药,一大早他就让权管家跑了一趟医院拿药,活血化瘀用的。

“擦药了没?”

简瑶愣愣地看着他,“什么药?”

他拿起床头的药,示意她转身。

她顿时紧张起来,“你要帮我擦药?”

“不可以?”

“……”

简瑶受宠若惊,双手揪着衣角不知所措。

见她站着不动,傅盛年绕到她身后,“上衣,脱掉。”

“不用麻烦了,等佣人不忙的时候……”

没等她把话说完,男人的手已经伸过来,要帮她脱衣服。

她抓住他的手,与男人漆黑的双眸撞上,整张脸都跟着发烫,“真的不用了。”

傅盛年不知道她又在装什么矜持,明明她的身体他已经看过很多次了。

“你是自己脱,还是我来?”

简瑶:……

“你身上的衣服都是我帮你换的。”

“……”

简瑶的脸越发烫了,心脏也扑通扑通地跳。

昨晚她昏睡过去,没有一点意识,衣服竟是傅盛年帮她换的?

仅仅只是联想到那个画面,她就面红耳赤,不好意思再直视傅盛年的目光。

男人耐着性子等了一会,果断要出手帮她把上衣脱下来的时候,佣人很不巧地跑来。

“少夫人,饭准备好了。”

话音落下,佣人感觉到房间里两个人的气氛有些微妙,非常识趣地退后几步,退出房间时还不忘轻轻关上了门。

简瑶急忙把傅盛年抓着她衣角的手推开,“你看佣人都误会了。”

“误会什么?你本来就是我老婆。”

“……”

简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好一句‘你本来就是我老婆’,这句话太容易让她误会了。

明明他们早晚都是要离婚的。

“我有点饿,先下楼吃饭。”她理了理被傅盛年扯皱的睡衣,与男人拉开距离。

傅盛年凝着眉,一把将她拉回到自己面前,趁她愣怔之际,动作轻柔地将她面朝下放倒在床上,她挣扎着想要起身,男人却在这时将她的上衣撩起。

睡衣是很宽松的款式,简瑶又很瘦弱,上衣这样撩起来,完全不会影响擦药。

“别动。”

简瑶一张脸红得快要滴下血来,她伸手抓过来一个枕头,把脸埋进去。

傅盛年见她老实了,便在床边坐下来,耐心地把药膏一点点涂到她背后的淤青上。

淤青很大一片,看着就疼。

他下手很轻,会问她疼不疼。

她一声不吭,疼也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