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流年不负你情深 > 第17章 傅先生在现场
沈奕半天才缓过神,“我神经病?我他妈这么做都是为了谁呀。”

他气呼呼地抓起酒杯,一口气灌下一杯,然后拿起手机把赵二公子召唤回来,又叫来几个女人寻欢作乐。

——

傅盛年走出俱乐部,看到简瑶和顾湘正在路边拦出租车,他想叫住简瑶,奈何晚了一步,她已经坐上车。

老李这时把劳斯莱斯开了过来,下车,恭敬地为他拉开后座的车门。

他凝着眉坐进车里,看着那辆驶离的出租车,终是掏出手机,想要打给简瑶,看着屏幕上那串熟悉的号码,他又觉得自己的行为多此一举,甚至有点可笑,迟疑一会,还是将手机放下了。

简瑶坐上出租车后,透过车窗看到了傅盛年。

男人站在俱乐部门口,似乎在看她,但她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他出来不可能是为了追她。

“那个沈奕,真不是个东西。”顾湘气不打一处来,小拳头攥得紧紧的,“再让我见到他,我见一次打一次。”

简瑶沉默不语,心情很差。

尤其是想到傅盛年那张阴沉沉的脸,以及沈奕刁难她时,傅盛年的无动于衷。

“你今天住我那里吧,别回去了。”顾湘说。

简瑶点了点头,正好她不太想回去。

到了顾湘家,她直接把手机关了机,洗漱之后就进客房睡了。

傅家大宅。

二楼书房。

傅盛年最后一次看时间是十二点,书房的门开着,这里是简瑶回卧室的必经之路,一旦她回来,他就能看到。

但她还没有回来。

一直到凌晨两点,仍不见简瑶的踪影。

——

简瑶一觉睡到天亮,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将手机开机,她想看看自己一夜未归,傅盛年有没有打过电话给她。

可开了机,除了朱红的来电提醒短信,傅盛年并没有打给她,微信也没有他发来的消息。

可能她死在外面,他都不会关心吧。

她自嘲一笑,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傅盛年有多恨她,她心知肚明,就因为他拒绝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她就可以对他重新抱有希望了?

到底还是她太天真了。

她爬起来洗澡,换上顾湘给她准备的衣服,是条深咖色的连衣裙,外面搭了件黑色小皮衣,配上黑色短靴,很随性,也很舒适。

吃过早饭,她给朱红回了通电话。

朱红在电话里异常兴奋地说:“简瑶,这回你是真的要火了。”

简瑶以为自己又上热搜了,连忙点开微博看了一眼,热搜榜上并没有出现她的名字。

“接下来这三个月,你的行程已经排满了,我还拿到几个剧本,你抽空看看,都是女一的角色,喜欢哪个你就选哪个。”朱红的声音非常激动:“我马上把日程表发给你,今天下午要跑通告还要拍广告,我让司机和助理去接你。”

简瑶自召开记者见面会便人气大增,广告代言接到日程排得满满当当,她早出晚归,有时直接住在酒店里。

这一忙就过去了一个月。

经过在深渊俱乐部那一晚,她与傅盛年至今为止还没有见过面,对方不曾找过她,连通电话都没有。

为了不去想他,简瑶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

今天是她为代言的MOLO品牌女装走秀的日子,品牌方为了扩大最新系列秋装的知名度,特意举办这场时装秀,邀请了圈内很多知名人士。简瑶代言的只是其中一个系列,主题是枫,这一系列的服装都以红枫为设计灵感,颜色鲜艳,设计新潮,个性十足。

简瑶正在换装,乔妹兴冲冲地跑进休息室,隔着更衣室的门激动地对她说:“瑶姐,傅先生来了,他在现场。”

“谁?”

“你老公。”

简瑶愣了一下,“他来看秀?”

“应该是。”

简瑶‘哦’了一声,换完衣服故作镇定地走出更衣室,奈何一想到她在台上走秀,而傅盛年在台下看着她,她难免有些紧张。

“这是夏初云的助理送来给你的。”乔妹把手上拿着的外带咖啡递给简瑶。

“你喝吧。”

乔妹一脸纳闷,“瑶姐,你好像从来没喝过夏初云送的咖啡。”

之前合作拍戏时,夏初云经常让助理送咖啡、小吃和水果给简瑶,那些东西简瑶一点都不碰,全都给了乔妹。

乔妹被喂得脸都圆了一圈。

“热量太高,不能吃。”

乔妹捏了捏自己肉嘟嘟的脸,嘀咕道:“肉都长我身上了。”

“胖一点更可爱。”

对此乔妹很无奈,谁让她禁不住食物的诱惑呢。

——

MOLO品牌女装不止一个系列,除了简瑶代言的枫系列,还有代言其他系列的女星和模特,其中一个正是不久前设计简瑶‘婚内出轨’的夏初云。

这是自合作拍完电视剧后,简瑶与夏初云首次在公开场合一起出现,来后台的时候她们正巧碰见,已经打过照面。

夏初云表现的十分礼貌温和,主动与简瑶寒暄,简瑶只是微笑回礼,没给夏初云太多寒暄的机会就进化妆间了。

夏初云暗暗不爽,觉得简瑶太不给她面子,好歹她是当红影后,人气比简瑶高很多,而且从出道时间来看,她是简瑶的前辈。

该是简瑶屁颠屁颠跟在她后面讨好才对。

然而,现在的简瑶身份不一样了,她有独立的化妆间、更衣室,还有造型师和化妆师,品牌方给简瑶的待遇和她这个一线女星相同。

一个没什么作品靠着傅太太这个头衔而爆红的女人,在她看来只是运气好,嫁了个有权有势的男人罢了。

早在与简瑶合作之前,夏初云就对简瑶有所耳闻,听说简瑶为人低调,但我行我素,性格挺怪的,不接亲密戏,不炒作,看不上眼的剧本,无论片酬多高都不会接。

当时她就觉得简瑶背后肯定有个大金主,没想到她是傅盛年的老婆,难怪那么嚣张。

夏初云越想越气。

自己多次向简瑶示好,简瑶态度冷淡至极,她热脸贴了冷屁股,心口早就堵着一口闷气了。

凭什么她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拼了命才拥有的地位简瑶这般轻易就可以得到?

就因为是傅盛年的女人,就可以不把她这个前辈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