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流年不负你情深 > 第9章 卑微地爱了十年
“这就走了?”

“刚来就走啊!坐下喝两杯吧。”

“这就是传说中的青梅竹马,从校服到婚纱吧。”

“好羡慕啊!”

……

傅盛年没有理会那些声音,扶着简瑶走出雅间。

上了车,傅盛年把一直紧贴在自己身上的简瑶推开,他讨厌她身上的酒气。

简瑶被推开的猝不及防,重心猛地向一旁倒去,‘咚’地一下,脑袋在车窗玻璃上重重一磕,她疼地闷哼一声,眼前也跟着黑了一下。

他下手好狠。

她无力地靠在椅背上,眼泪掉了下来。

即便喝了很多酒,可她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她借着酒劲抱了他一下,他好像很嫌弃。

她不敢再靠近傅盛年,规规矩矩地跟他保持好距离,回去的路上,她一直暗暗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傅盛年再没有看她一眼,车子停在傅家大宅门前,男人没等老李来开车门就自己下了车。

“傅盛年。”她忍无可忍地叫了一声。

男人却头都不回,仿佛没有听见她的声音。

她推开车门下车,跌跌撞撞地去追他。

“为什么?”

“我到底哪里不好?”

“傅盛年,你站住。”

“不离婚的人是你,现在不是我要赖着你。”

她彻底崩溃了,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

傅盛年身形微僵,停了下来。

他回头看着简瑶,她满脸泪痕,拖着疲惫的身躯摇摇晃晃地走到他面前。

“我做错了什么,要你这么对我?”

他冷着脸,一字一句道:“你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两年了,还不够我赎罪的吗?”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伸出手臂试图握住他的手。

他却在她快要握住自己的时候,下意识将手背到了身后。

“不够。”

他丢下这两个字,转身上楼。

简瑶疯了一样地追上去,“如果你不爱我,那就跟我离婚,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

男人丝毫没有再理会她的意思,每一步都走得那么决绝。

“傅盛年,我……”

简瑶脚下突然踩空,身体重重地向后倒去,后面的话根本来不及说,迎接她的是一阵蚀骨般的疼。

她从楼梯上摔了下去,巨大的动静终于让傅盛年回了头。

——

睁开眼睛,简瑶看到一片白色,视线从模糊到清晰,她才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傅盛年坐在一旁,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看着她。

“简瑶,我告诉你,不要以为用这样的方式我就会可怜你,这只会让我更加讨厌你。”

没想到自己发生意外从楼梯上摔了一跤,却换来傅盛年一句这么无情的话。

他以为她是故意摔给他看的?

“我……”她想解释。

傅盛年却猛地站起身,不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大步走出病房,重重摔上了门。

‘砰’地一声响,她的心也跟着狠狠地颤了一下。

这一晚,她几乎没有再磕眼,呆呆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

手臂上缠着厚厚绷带,身上也疼得厉害,但这都不及她心上的疼。

她在医院住了两天,佣人会按时送来饭菜,还有一个照顾她的看护,傅盛年没有来看她,出院回到家,男人像是故意躲着她,一连几天没有回来。

一周的时间转逝即逝,她该回剧组了。

定好当天早上的机票,临行前她给傅盛年发了一条信息——离婚吧。

登机之后,她将手机关机,两个小时的航程,她抵达H市,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把手机开机,她以为傅盛年会回复她的消息,但他没有。

手臂上的伤并没有影响戏份的拍摄,古装穿得厚实,能将伤口很好地遮挡住。

简瑶让自己忙起来,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拍戏上,这样就能暂时不去想傅盛年。

两个月后,她的戏份杀青。

临走的前一晚,剧组要给她办一个杀青派对,她作为主角不好推迟便答应了。

派对在附近一家俱乐部举办,剧组订了个大包厢,导演、副导演、制片以及主要演员都来了。

简瑶只是过来应付一下,喝了几杯酒就借口身体不适提前离开。

唐霄追了出来,主动提出送她回酒店。

“你好像不开心。”唐霄转头看她一眼,语气很温和地说:“除了拍戏的时候,最近我就没见你笑过,有心事?”

她摇了摇头,盯着车窗外面极速倒退的街景,脑海中时不时闪过傅盛年那张冷漠的脸。

戏拍完了,她无事可做,又开始想他。

她觉得自己特别没用,从高中她就爱他,日月流转四季变更,她竟这样卑微地爱了他十年。

“下次见面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如果你当我是朋友,有心事就跟我说。”唐霄非常关切地道。

她挤出一丝笑来,“没什么心事,只是有点累。”

“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你有没有心事,我能看不出来?”

简瑶沉默下去,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到了地方,她谢过唐霄,下车走进酒店,没想到唐霄追着她进了电梯。

“我还是送你上去吧。”

“不用了。”

“我坚持。”

简瑶无奈一笑,“那你想送就送吧。”

“这是我的荣幸。”

简瑶有些心不在焉,唐霄又说了些什么她并没有专心在听,到了房间门口,她转头对唐霄说:“我休息了。”

“我很期待以后能再跟你合作。”唐霄一本正经地说,“你是个好演员。”

“谢谢。”

“不过我希望下次再见到你的时候,你不是一张苦瓜脸,多笑笑吧,你笑起来最好看。”

她点了点头,道了再见。

从包里找出门卡打开了房门,她正要进去,一只手忽然拉住她,她被一股大力向后一拽,后背撞上一个温热的胸膛,一双手也将她紧紧地抱住。

“简瑶,我想抱抱你,就一会。”唐霄的声音在她耳边喃喃,嗓音温柔带着磁性。

她瞬间像是触电般挣开唐霄的手,本能地跟他拉开距离。

“你做什么?”她感到惊慌无措。

唐霄神情严肃,一字一句地说:“我知道傅盛年对你不好,你手臂上的伤是不是他打的?”

“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

“你可以骗我,但能骗得了自己吗?”

“你误会了。”

傅盛年并没有真的对她动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