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开局一个明末位面 > 第三十八章汤沟镇的三大家族
    族长的院子里,几个吃饱的老头满院子遛弯,二大爷,四大爷这时在一旁小树林跑肚拉稀,年纪大了,肠胃不比年轻人,久不占荤腥,吃多了就会上腹下泻,不过吐着吐着就好了,下次吃就没问题了。

    三大爷指着两个老头哈哈大笑,嘲笑他们没有吃肉的命,结果刚说完,自己肚子也咕嘟起来,也惹来了二大爷,与四大爷的无情嘲讽。

    说来也怪,这一群大爷中,老族长与五大爷竟然没事,按理来说老族长的身体不如二大爷与四大爷才对啊,毕竟老族长的年纪最大。

    可是老族长就是没事,至于五大爷没事可以理解,他今年还不到五十,只是看着像老头而已。

    李朝生走了过来,隔老远就闻到了这股农家肥的味道。

    到了近前,三个老头还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族老是有尊严的啊,李朝生也不跟他们说话,毕竟开口就很尴尬,而是直接来到老族长这里。

    “大伯,你没事吧。”

    李进理这时笑道:“哈哈~我有啥事,老二,老三,老四平时看的挺结实,不过跟我差远了,行了不说这些了,朝生你找我们什么事啊?”

    “大伯,是这样的,上次我不跟大家说了吗?我想在咱们镇里安家,安家的有土地啊,所以我请大伯帮我参谋参谋,我想买一些地。”

    “买地!”

    听了这话李进理的眼睛瞪圆了,土地,这是华夏农民念念不忘的东西,这就是华夏的根,华夏文明的发展离不开华夏人对土地的执着。

    没有地你就是个漂泊无依的人,若是有地,那你就有了根。

    老族长听了李朝生的话很满意,觉得这孩子有正事,有了钱第一点就想买地,而不是去花天酒地,这就不是一个败家子,另外加上他以往种种表现,族长看他是越来越顺眼。

    而这边二大爷,三大爷,四大爷听了这话拉稀都不香了,抓了把树叶擦了擦,提着裤子就过来道:“买地好啊,这事我们支持。”

    李朝生礼貌的笑了笑,同时身子挪了挪与三位拉开距离,你们如此匆忙,那树叶可是很滑的,若是不留神,咳咳……不敢细想。

    李进理这时想了想道:“这事咱们的合计合计。”

    说着老头拿着拐杖在地上画了个圈。

    “这就是咱们的汤沟镇,背靠秦岭,多山脉,咱这附近有黑山与狐岭,咱们是在这两个山的中间。”

    “因此咱们这里肥沃的土地并不多,却被三大家族霸占着,第一就是王家,王老财就是他们的家主,王家其实与咱们李家一起来的汤沟镇,开始也并驾齐驱,后来不知怎么的了,咱们家的地越来越少,他们家的地越来越多,最后,咱们李家沦为了人家的佃农。”

    “除了王家就是方家,方家来咱们汤沟镇也年头不少了,开始他们家是做生意的,不过买卖赔了,就来汤沟镇当起了地主,他们家手里当年低价收了不少田地,不过他们家人丁不旺,现在一家才十几人,住在镇子上。”

    “最后就是钱家了,钱家是后来的,来咱们这也就三四年光景,据说以前家里是当官的,不过后来得罪了九千岁手下的谁谁,然后就跑这里来了,他们来时从王家手里买了些地,不过却被王家坑了,买的全是靠山的下等田,种什么什么不长,净长草了,他们可恨死王家了。”

    老族长说着笑道:“对了,前些日子,钱家还有人找过我,要卖他们手里的下等田,说可以便宜一些,真是笑死我了,那地麦子种不活,小米长不大,糜子也不产,土地硬,地里面石头子多,而且还高,高坡不聚水,种啥啥旱,一亩地就能出不到一百斤粮食,除了交税啥都不剩了,咱们李家买回来,还不哭死?”

    “也就他们钱家,以前没种过地,才会买那些田,要说王老财那老小子是真坏。”

    老族长骂道,李朝生却听得津津有味,古代田地分为上中下三种,上等田,土地肥沃,好好种植,一年可得粮三百余斤。

    中等田,土地一般,地势不如上等田,但是年头不错,一亩地也能有二百多斤的收成,甚至逼近三百斤。

    下等田,那就是这种山坡地,或者盐碱地,或者沙土地,或者各种有缺陷的土地,自然环境很恶劣,导致主要作物,麦子,小米,糜子都不长,好年头一百斤粮食,差了点说不定颗粒无收,统统旱涝而死。

    因此下等田是最不值钱的土地,不过中国人自古有一个优秀的良好品质,那就是人死地不荒地,这下等田虽然产量低,可是勤劳朴实的老农民还是愿意种植的,哪怕多一口粮也是好的,毕竟每一口粮都是能够救命的。

    “所以说,咱们要买地,只能从王老财以及方家买,他们两家的地都是中等,上等田,很少有下等田,毕竟那下等田当年都卖给了钱家。“

    老族长这时做出了总结,想买田,必须买王老财,或者方家的地,钱家的地不能买,原因也很简单,钱家被人坑的,买了一批下等田,现在全在那里撂荒呢,没办法,种地打的粮食都不够交税的。

    其实按理来说,明朝税不重,开国初期朱元璋对全国农民收税,一亩地也就5%-10%,很人性化了,当然江南除外,当年张士诚把朱元璋得罪了,因此他们税收是惩罚性的20%。

    不过那是明初,而现在的税收出奇的高,辽东这个吞金窟,每年辽响都在增加,而士大夫们官商勾结,拼了命的想不交税,农民只能不断的剥削,税收也在不断的增加。

    不过说来讽刺,今年应该是农民们税收最低的一年了,因为魏忠贤还在位,这位被无数人唾骂的大太监虽然人品很渣,不过对百姓还是可以的。

    因为他出身民间,懂得这里面的道道,泥腿子有多少钱,压榨他们费力不讨好,要说有钱还是经商的,那些跟士大夫千丝万缕的商贾。

    所以魏忠贤冒天下之大不韪,开始收商税,这可把士大夫恨疯了,因为魏忠贤这是把钱收到自己身上了。

    这还了得,于是大家伙开始疯狂的打击魏忠贤,直到崇祯上位,他们终于出了口恶气,同时把商业税再次取消了,又可以不交税了,开心。

    其实崇祯若是不着急杀魏忠贤,用魏忠贤平衡一下朝局,也许明朝还能撑个几十年也未可知啊,可是没有如果,魏忠贤死了,东林党脖子上的项圈没了,他们可以继续光明正大吸大明的血,直到吸干……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