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哭了 > 第334章 开局杀权臣白月光(25)
公主府。

唐小糖吩咐印刷的诗集,印刷出的头一份,就送到了公主府里。

对这些不感兴趣,就连举办诗会,也只是让大家知道,皇都有苏青禾这么一号人,变相告诉裴云初,苏青禾还活着。

那本诗集,唐小糖往旁边一丢,丝毫不上心。

曲江池举办诗会的事,也传到了皇宫,蓬莱殿内褚后慵懒靠在美人榻上,手里捏着一本诗集。

这是前几天,唐小糖让书馆为苏青禾印刷的诗集。

褚后扫了眼第一页,是那位苏姓才女夸赞她女儿容貌的诗,褚后脑袋里浮现她女儿的身影。

有闲暇举办诗会,褚后让身边宫女召她入宫,又把兴庆宫里处理政务的皇帝请过来。

[宿主大大,走剧情了,褚后让你去请册皇太女]

进宫路上,系统提醒着。

唐小糖记得这段,那位公主仗着恩宠,目光落在储君的位置上。皇帝有些迟疑,没有当场答应。

褚后和那位公主,两个都是疯批美人,两人一拍即合,毒死了那位皇帝。

褚后把持朝政。

唐小糖记得,褚后假孕六个月的时候,就是裴云初带兵逼宫的日子,她舔了舔唇瓣。

“要是没杀皇帝,裴云初清君侧的口号是不是不成立?”

[宿主大大,有剧情的时候,最好是沿着剧情走,以免偏离得更离谱。]

[有句话宿主大大肯定听过,世界上有两种人,皇帝和普通人。]

唐小糖怀着心事,踏入蓬莱殿。

走进蓬莱殿,褚后很热情地拉着她的手夸赞了一番,把唐小糖比作瑶台神女,唐小糖是她肚皮里蹦出来的,也自夸了一把。

唐小糖尴尬不失礼貌地笑。

褚后剥了个橘子给她,“长乐,十二年前南蛮灭族时,曾经泣血诅咒我们离朝唐氏,你听说过吧!”

“听过,后来唐氏皇族嫡亲这一脉,真的没有一个男丁诞生。”

这件事情,在离朝已经不是秘密了。

先帝正因为膝下无子,把皇位传给了一母同胞的弟弟,就是唐小糖的便宜爹,当今陛下。

陛下驾到——

蓬莱殿外面,宦官尖锐嗓子唱礼。

外面站着的宫女,齐刷刷跪下来行礼恭迎。

褚后听到皇帝的仪驾过来了,眉心皱动了一下,不满他来得这么快。

她没有起身接驾,拉着唐小糖的手,长话短说,“你父皇没有皇子,你坐上储君位置,未尝不可。”

“你是母亲的心头肉,母亲一定会帮你。”褚后眼神坚定,紧握住唐小糖的手。

唐小糖心里在犹豫。

她一直都知道剧本走向,知道请封皇太女没成功,接下来就是杀父弑君。

她不是npc,不可能乖乖按剧情走,最后落得祸国妖孽恶名。看完位面走向,她就下定决心要开辟出另一条路。

进宫时,系统一句话提醒了她:世界上只有两种人,皇帝和普通人。

活了几万年,她听过见过不少事,万恶之源是权利,能让很多东西改变本来的样子。

“长乐也在啊!”

一道浑厚嗓音传来,唐帝向殿里走来的步子加快几分。

又听到唐帝懊恼道,“早知是这样,就不把朝堂上的事情带来蓬莱殿。”

朝堂上的事?

唐小糖顺势看去,看清楚唐帝身边的人影,她瞳孔缩了下。

裴云初?

怎么会是他,他怎么入宫了?

想到裴云初身上背负着为裴家昭雪蒙冤的使命,唐小糖有些明白,但又没完全明白。

褚后转过头,颇为吃味地向唐小糖告状,“长乐看见了吧,你父皇就是不把我当回事,来我宫里,还把朝堂上没处理完的事情带来。”

面对褚后埋怨,唐小糖尴尬摸了下鼻尖,心思都放在裴云初身上。

裴家惨案,参与最多的就是先帝的亲弟弟,当今的唐帝。

裴云初在发什么疯?

跑到唐帝面前喊冤?

是怕唐帝不知道,裴家还有一只漏网之鱼,把他也一并除掉吗?

不知道裴云初对唐帝说了什么,唐小糖不敢轻举妄动。

唐帝向着这对母女走过来,听到褚后抱怨的话,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就想着能补偿点什么给她。

褚后指着站着下方,不卑不亢的裴云初,“今天陛下没空,你先回吧!”

唐帝摆摆手,让他退下。

长乐难得来一次宫里,肯定先紧着陪她。

唐帝讨好地望向褚后,就像期待被夸的孩子。

褚后别开脸,没去理唐帝,看向她的女儿长乐。

唐小糖将裴云初叫住,“他诉求的事情,其实女儿也知道一些。”

褚后:你走,你不是我女儿。

裴云初正要迈出蓬莱殿的门,心忽然提了一下,脑袋里有些蒙。

他的事情,长乐公主怎么会知道?还是说对上次闯入她寝房的事情,他心里还在耿耿于怀?

唐帝颇为意外,“你认得他?”

她望向裴云初那边,如实点头,“认得。”

“父王还记得,半年前我曾大病一场吧!”

看到唐帝点头,她继续讲下去,“我梦见了小时候抱过我的裴宏叔叔,他说他是蒙冤,裴宏叔叔在天有灵降下了天怒,把当年污蔑他的坏人烧死了。”

“那之后,我就大病了一场,足足病了好几个月。”

裴云初不动声色望着她,很意外她不提那天晚上的事。

半年前,他听闻过长乐公主生病的消息,大家都拍手称快,缘由是被一场梦吓病?

唐帝望着身形消瘦的女儿,“让太医过来给公主看看。”

“已经没事了。”唐小糖连忙阻止。喊太医来了,没病也会说成是病。

“父王,我很少做梦,偏偏每一次梦都灵验。”她适可而止,没有继续说下去。

唐帝知道她的言下之意,想起半年前她那场病,躺在床上几个月,又想起早年帮皇兄巩固地位,做下的那些脏事。

愧疚二字远远不够弥补。

唐帝吩咐下去,“这件事情让大理寺和刑部一起彻查,朕届时也亲自过问。”

唐小糖得偿所愿,甜甜说了句"谢谢父皇,父皇天下第一好"

这句话唐帝很受用,他笑的脸上都出了皱纹。

唐帝指着下首,站立如松竹挺立的裴云初,“你既然说有证据,那就辅助和督查此事。”

裴云初微垂眼睑,说了句谢恩。

心里,他想不明白长乐公主为什么替他说话。

当年指认父亲在战术上有失偏颇,又质疑父亲通敌,故意让士兵送死的曾荣半年前,确实死于火海。

知道真相的人不多。

曾荣是武将,不管死于自焚还是谋杀,传出去都不光彩,上报皇都的时候已经扭曲成了镇守边境,劳累抱病而亡。

他视线不自主望着唐小糖,她是怎么知道,曾荣死于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