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哭了 > 第311章 开局杀权臣白月光(2)
唐小糖惊魂未定。

刚刚,有人射出暗器,击落了裴云初手中重剑,救了她一命。

还不知道是谁救了她,就被问起裴云初要如何处置。

杀!

这个字卡在她喉咙里,她也分不清,是嗓子哑了,还是有一个力量扼住了他喉咙。

“先关得牢。”

唐小糖给了一个,和前世一样的处置方法。

侍女紫竹提议说,“保险起见还是杀了吧,荥阳钟灵毓秀宝地,肯定可以找到比他皮相更好的人。”

馋男色不至于把性命搞丢。

裴云初怒瞪着眼前,身穿月白色中衣的女子,恶狠狠立誓,“我活一日,必杀你!”

他初来荥阳,在街上无缘无故就被恶名昭彰的长乐郡主唐沁掳走。

被安排住在王府里,被强行收做面首。

他不从,唐沁竟然下令,去把他青梅竹马的女子杀掉。

“那我等着。”

唐沁淡淡说着,摆摆手,让士兵把裴云初带下去。

“等等。”

士兵压着裴云初走到门口,唐沁忽然出声喊道。

上一世把他关到地牢,这一世还是如此,不就走了上一世的老路吗?

她想了下,“把他送回芜蘅院,一切按照客卿的待遇。”

“公主,裴云初可是要杀你,你怎么能把他收作客卿。”紫竹站出来反对,刚刚千钧一刻,公主差点就死在裴云初手上。

门外,押着裴云初的士兵也停下动作。

刚刚那一幕就在眼前,大家还是希望公主能处置这个人。

唐沁脸色沉着,“不听我的话了?”

士兵直呼不敢。

裴云初被押着离开,他扭过头,目光紧紧盯着唐小糖,好似要把她这张脸刻入脑海里。

裴云初目光骇人,闪着凶光,紫竹害怕的哆嗦了一下,很忠诚地挡在公主前面。

视线受阻,裴云初瞪了紫衣丫鬟一眼,离开这里。

他脸色清冷肃杀,薄唇绷紧线条,藏在袖下拳头捏得紧紧的。

“裴云初的白月光真的死了?”

唐小糖问系统。

裴云初的反应已经很明显了,那位白月光在他心里的地位很重,他不惜冒死也要闯进来杀了她,给白月光报仇。

系统,[死了,死得透透的。]

她的希望少了一分,不服输地问,“能不能救?”

白月光死了,真的就是死局了。

救活了,还有一线生机。

[能!]

系统停顿了一下,又说,[只能保证躯壳活着,里面的芯可能不是原装。]

闻言,唐小糖心头一喜,“这不重要,只要躯体还活着。”

还没问续命的代价,唐小糖直接就做出了决定。

这位公主荒淫无度、作恶多端、把持朝政、祸国殃民……

这些都不重要,整个世界都是围着裴云初转圈圈,白月光不死,她在世界男主这里就有一线生机。

[宿主,作为代价,你会患上哮喘病,且无法治愈。]

唐小糖点了下头,一个哮喘,盘活了这个局面,算起来是她赚了。

千里之外,乱葬岗。

一缕孤魂注入浑身是血的身躯里,女子倏尔睁开眼,姣好面容染血,依稀可见左脸颊上一道深深口子。

入夜。

魏王府内,紫竹怯生生推开芜蘅院房门,“我家公主让我转告你,她放过你了。”

紫竹满脸不愿,可公主的命令,她不敢违背。

裴云初坐在书桌前,提笔写字。

他眼神冷淡,听到紫竹传话,涌起一丝丝诧异。

紫竹最厌恶裴云初这副不理人的样子。

她没好气说,“公主说了,你此生不许入荥阳和皇都,不许出现在她眼前,否则一定把兖州裴家杀得干干净净。”

裴云初写字的手一顿,往紫竹那边瞥去一个眼神。

这个丫头趾高气扬,不愧是唐沁的丫鬟,深得真传。

“你收拾一下,明早日出之前就走。”

紫竹不耐烦说完,然后出了芜蘅院。离开院子时,她想起漏掉了一句话,想了下,那句话不重要。

公主让她传句话:一见裴郎误终身,她心里永远有他的一席之地。

裴云初这辈子都不能出现在殿下眼前,多这一句话,少这一句话,也没区别。

裴云初坐在窗前,目光往外面投去。

今天他提剑去见唐沁,最后唐沁把他安置在芜蘅院,还是有重兵把守在外面。

眼下,紫竹把那些人带走了。

裴云初心里疑惑,唐沁的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这么轻易就把他放走?

从窗边望去,那边还亮着灯的就是唐沁的寝房,摇曳灯光下,隐约可以看到一抹窈窕身影。

他眼里杀意毕露,把窗户关上。

今天,他有把握能杀了唐沁,意料之外的是,唐沁寝房里藏了高手,坐在纱帘后面弹琴的男人。

裴云初嘴里溢出轻蔑冷笑,唐沁真的是够淫荡无耻,在寝房里白日宣淫,旁边竟然还有人在弹琴。

他垂着头,徽纸上是一行行飘逸字迹,他打了个口哨,唤来信鸽,把这封信送出去。

**

寝房里。

唐小糖准备睡时,发现房间里的琴音还没停。

她绕过屏风,走到纱帘后面,看到了弹琴男人的样貌,怎是一个俊雅了得,青色竹纹衣衫,更多了几分俊逸。

孟峥,人称孟小侯爷,真心喜欢那位公主。

裴云初带兵攻入皇城,他身披甲胄骑战马,守了皇城三天三夜,弹尽粮绝而死。

孟峥死后,妖后褚氏看不见希望,身穿龙袍从城墙一跃而下,长乐公主也跟随她的母亲跳下城墙。

换句话说,孟峥不死,离朝尚存。

眼前,孟峥穿着青衫,俊逸儒雅。

唐小糖心里暗叹,年纪轻轻呐,眼睛就瞎了,那位公主有什么值得喜欢,让他以命相护。

那位公主宠幸男宠,他都在旁边看着,还不知道那位公主是什么人吗?

年纪轻轻,就瞎了!

望着孟峥时,孟峥也抬眼注视着她,四目撞上,她大大方方笑着,“你回去休息吧。”

她不是长乐公主唐沁,也不习惯唐沁的生活习惯。

一曲终了,寝房里的琴音缓缓散去,唐沁问她,“郡主还记得我赶来荥阳时,对郡主说过什么吗?”

“保护我安全。”唐小糖接下了他的试探,“我今天受了惊吓,有些累了,想一个人休息下。”

唐沁犹疑了一下,心想是自己多疑,“唐沁告退。”

等到古香古色寝房里,只剩下唐小糖一个人,她慵懒坐在美人榻上。

循着记忆,她约莫想明白了一个点。

那位公主并非传言中的淫荡货色,她喜欢看美男,且有轻微幽闭恐惧症,希望有个人陪在身边。

手底下的人很懂事,就送了美男给他,长此以往就有了外面不堪言论。

她思绪又转到裴云初身上,吐了口浊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