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哭了 > 第216章 清冷学神吃醋了(32)
唐小糖望着镜子里帅气的许彦。

她咬着唇瓣,在心里酝酿了片刻后,她开口说:

“上次说每天早上都和你说早安,其实……除了第一天以外,我都是喊外挂在和你说:早安。”

已经穿帮了,等许彦发现不对,还不如她和许彦坦白。

“嗯!”许彦淡淡应了声,想到她清润眸,他嘴角浮现浅笑。

唐小糖很意外,“你不生气?”

许彦的脾气,她自认为摸得很准,此处应该生气啊!

镜子中,许彦浮现出几抹笑意,把她按在凳子上,开始给她编头发。

唐小糖说,“那好,这件事就此翻篇了,你不许再提。”

许彦眼里荡着宠溺,认真给她编头发。

除了第一天,剩下的时间里,都是很标准的05:20:00,精确到了分秒,一看就不对劲。

她的小懒虫赖床时,他特意提起这件事,做贼心虚的她瞬间就从被窝惊醒。

许彦嘴角勾了勾,他半垂着头给唐小糖弄头发,她的角度看不见他在笑。

从公寓出来,唐小糖才发现天空混沌迷蒙。

天还没亮,距离天亮还差很远。

这个早就被喊起来,唐小糖气急,在他胸口锤了一拳。

许彦笑了笑,把暖手袋放到她手上,替她把一缕碎发捋到耳后,“今天带你认识不一样的京都。”

随后,许彦就打了车。

唐小糖两只手都缩在暖手袋里,靠在许彦肩头。

“你昨天拉着我去公寓,就是为了今天早早就出门,带我去玩?”

她实在想不出,是什么游玩场所,要大清早五六点就来排队。

她不理解!

出租车停在宽敞的街道上,唐小糖侧头望着窗户外面,苏红宫墙琉璃瓦,飞檐斗拱的檐角,这是皇宫。

在这个时代,它改名叫:故宫。

苏红、琉璃黄、靛青,唐小糖见的第一眼,就喜欢上故宫的配色,清楚分明,和靛青天空平分秋色。

唐小糖进去后,天空就飘起了雪花。

“小糖。”

两人并肩走着,许彦忽然拉住她的手。

“嗯!”

唐小糖望着雪花簌簌落在檐角,落在路边,落在宫灯……

苏红墙面为背景,半透明雪花片映在宫墙上。

唐小糖往前跑了几步,举着相机把许彦和故宫的雪一起拍入相机里。

许彦等闪光灯过去三秒,她还没有举起相机,准备继续拍照,才向着她走去。

唐小糖把相机给塞到了许彦眼前,“不错吧。”

她得意笑着,那双晶亮眼睛圆睁,仿佛在说:夸我,快夸我。

“好看。”许彦认可地夸了一句。

又看到她眨巴着眼,眼里写满了期待。

许彦接着补充夸她,“小糖真不错。”

那目光还灼灼地望着他。

许彦停了一下,又补充,“小糖真的很有拍照天赋,这么低配置的相机,在你手上都能拍出这么好看的照片。”

唐小糖:……

他是一个理工男,还盼着许彦嘴里能夸出什么惊才绝艳的漂亮话呢!

唐小糖举着相机,按动了快门。

在按下之前,她凑到许彦脸上亲了一口。

许彦不许她亲了就跑,大掌扣住她的小脑袋,在她嘴唇上深深吻着,餍足后又啄了一下,才把她放开。

他帮唐小糖拿摄像机,把她的手塞到暖手袋里去。

两人走在苏红的宫墙里,许彦忽然问起,“小糖,听说过一句话吗?”

唐小糖思索了一下,“在下雪天,和喜欢的人一起牵着手走,走着走着就白了头?”

她觉得这句话挺应景。

“不是。”

许彦注视着唐小糖,伸手拍掉她围巾上的雪花,“初雪要和喜欢的人一起看,一起淋。”

唐小糖疑惑歪着头。

许彦问她时,她刚刚要是说:初雪要和喜欢的人一起看。

许彦会不会开口说:下雪的时候,两个人走着走着就白头了?

看他这么体贴的份上,唐小糖就当是自己多想了吧。

“许彦,我有一个想法。”

“什么?”

“我明天回一趟唐家,我把户口本偷出来,我们悄咪咪把证领了吧!”

说起这个,她脸上涌现一抹期待。

许彦陷入沉默,唐小糖拍了他一下,“怎么了,你不愿意?”

这段时间,许彦的好感持续在85%以上。

“不是。”

她不依不饶问,“那是什么?”

唐小糖疑惑地眨眨眼,偷偷领证,许彦心里应该偷着乐才对,终于把媳妇抱回家了,以后就可以合法睡觉。

在她满心不解下,只听到许彦吐出一句话,“我还没到法定年龄。”

她瞪大眼睛,"咦"了一声,“你多大,不会是弟弟吧?”

男22,女20。

许彦是大三的学长,没到法定年龄,不应该啊。

许彦的一番话解了唐小糖的疑惑,“我成绩比较优异,经常越级和破格录取,今年才满20。”

唐小糖心想:老凡尔赛了。

本来想骗婚,唐小糖只能暗暗叹气啊,慢慢养吧。

“但是,我们可以提前……”许彦凑到她耳边,喉结滚动了两下,低低说着什么。

唐小糖怔了一下,耳朵被他气息熏红。

暧昧气息在两人间蔓延开来,他们之外,是京都的冬天,霜寒地冻,雪花簌簌。

她脖子有点红,唐小糖把人推开,“你才二十岁,都还没到法定呢,少儿不宜!”

许彦抱住她,两人挨得很近,他嗓音低哑磁性,“满了十八!”

唐小糖不置可否,用力把人推开,然后一个人跑进了满地堆雪的紫荆城。

跑开一段路后,唐小糖转过身,冲着许彦喊,“我听说,从宫门缝隙里看故宫,那才是真真的紫荆城。”

唐小糖在紫荆城里走了一圈,最后找到了一个上了锁的宫门,蓝底金字的匾额上写着:静安宫。

她推了推铆钉大门,苏红宫门露出一条细缝,露出沉睡紫荆城的一角。

唐小糖凑近一只眼睛,缝隙里:

青石板缝隙里冒出荒草,荒草蔓延到了井口,苏红墙面写着岁月斑驳。

*

出故宫时,雪也停了。

打车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小故障。

许彦一上车就说,“司机,去锦园公寓。”

唐小糖的思绪飘到雪地里,他们两人抱在一起温存的情景。

她嗔了许彦一眼,“不去锦园,去科大。”

许彦说,“不用听她的,她没钱,付不了车费。”

“谁说我没钱,我……”唐小糖不服气地打开手机,才想起来关机了。

她伸手在许彦大腿上掐了一下,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过分!

最后,出租车停在了景园公寓。

许彦去拉她的手,“别气了,给你做晚餐!”

唐小糖努努嘴,“我不饿,今天走了一天,脚酸。”

“好,抱你上去!”

说完,许彦打横将唐小糖抱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