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哭了 > 第146章 督军家的未婚妻(2)
讨债人拿出一截铁棍。

随着唐小糖最后一个歌词唱完,音乐缓缓停下来。

唐小糖脸上画着精致妆容,稚嫩脸上涂着烈焰红唇,傲人身段被赤红色旗袍紧紧裹着,处处都透着成熟风韵。

她踩着高跟鞋走下舞台,却被一截铁棍挡了路。

讨债人目光肆虐把唐小糖打量了一遍,“唐小姐,小曲儿也唱完了,你和我们大三元的债,也该清算清算了吧!”

唐小糖瞥了眼这群讨债的人,以这个为首,他身后还有一群七八个小喽啰。

原主也没有赌博的嗜好,这件事显然是子虚乌有。

百乐门立足于山城多年,背后有人,这些人敢砸百乐门的场子讨债,只能说明一点:有人要害她,害她的人有权有势。

动静闹得不小,不少的花花公子们都凑过来看,歌曲儿天天能听,好戏却不是每天都有。

以这两人为中心,包围起来。

讨债人无赖惯了,也不怕被看,“你今天要是拿不出一千个大洋,以后就甭想继续在百乐门唱下去!”

唐小糖丝毫不慌,扫了眼他,“你是大三元的人?”

“是。”讨债人盯着她,挥动起手里铁棍,“你休想耍什么花样,否则有你好看!”

看他张牙舞爪,又耍起了棍子,唐小糖看他和看杂耍一样,“既然是大三元的人,我欠了多少钱,你应该记得很清楚吧!”

讨债人倨傲扬起下巴,“当然。”

唐小糖顺着他的话往下说,“那就请你说一下,我欠了你们多少,在什么时间,利息多少。”

讨债人看她伶牙俐齿,抬手就想把人拉走,顾虑到周围这么多人看,把这个念头忍下去。

“你一共欠了我们一千大洋,利息三分,分了六次借钱,第一次是一个月前借了五十大洋,第二次是二十三天前……”

反正无中生有,不就是瞎编吗,他们这种混混子最擅长了。

男人一把抓住唐小糖的手腕,“你们这些人里,有她的相好就站出来,不愿替她出我就把人带走了!”

唐小糖甩开他的脏手,“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大庭广众之下被她甩开,讨债人感觉跌份,等她一眼,“借钱的是你,如今还不出钱,哪有这么多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问完了,我就把一千大洋拿给你!”唐小糖很自信说着。

话一出,引得周围的人大笑。

一个歌女,唱破了嗓子也赚不到几块大洋,要是拿得出手这么多钱,就不是站着里唱歌,而是躺着听别人唱了。

二楼,江景泽嫌包厢里面的人很无趣,谈的又是一些他不感兴趣的东西,出来走动走动透透气。

恰巧,看到楼下这场好戏。

江景泽双手撑在栏杆上,眼里闪过趣味。

他难得露出赞许,“啧啧,好伶俐的一个丫头!”

楼下,在众人哄笑声中,唐小糖脸上不见窘迫。

她平静地问出最后一个问题,“麻烦你把刚刚那番话在复述一遍,从我第六次去你们赌坊开始说。”

讨债人刚刚随口瞎扯,那里记得这些。

被周围那些人围观,顿时怒了,“讨债就讨债,老子才不和你玩文字游戏!”

“给过你机会了,你既然拿不出钱……”

讨债人向旁边那些打手使了个眼色,一群小喽啰一哄而上。

唐小糖朝后面走了一步,“我半个月前才从唐家屯来山城,你看本姑娘长得美艳动人,想栽赃陷害也麻烦你动动脑子。”

讨债人被说中心事,怒了。

挥动着手里棍棒,作势要把她打一顿,打到服为止。

唐小糖往后面闪躲几步,抄起旁边的高脚杯,就朝着那人头上丢。

讨债人额头破了,鲜血顺着留下来,他恶狠狠瞪着眼前的女人。

一摆手,身边那些小喽啰冲上来,把人带走。

意外之外,走过来几位制服酒侍,把小喽啰拦下来。

酒侍把唐小糖护在身侧,“百乐门禁止打斗。”

唐小糖略有意外,她只是一个小歌女,百乐门要制止这场动乱,在他们露头的时候就把人拉下去了,现在才出来……

她转动着圆溜溜大眼睛,冲着二楼张望,莫非说有大佬帮她?

系统助手铺捉到宿主的问题,侦查了一圈:山城督军程琛在楼上包厢,百乐门外面埋伏了狙击手。

看来,今天程琛要挨枪子了。

思绪被恼羞成怒的讨债人打断,“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百乐门要藏污纳垢?”

局势脱离掌控,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女人打了,讨债人有些急了。

被人指着鼻子数落,唐小糖暗皱眉头,“你说我借了你的钱,可偏偏我半个月前才来山城。”

“借了多少钱,你也说不清楚,大庭广众之下,这不是你的一言堂,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随着唐小糖说完,人群里,大家议论纷纷。

场面已经很明白了,讨债人逮着这个小姑娘,狮子大开口说欠了大三元一千大洋。小姑娘反问讨债人的问题,他却一个都打不上来。

偏偏这样,讨债人还不觉得理亏,要把人家小姑娘带走!

围观人群议论着,指指点点,有脑袋的都是指摘讨债人。

“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要是能详细说出,我在你们大三元借钱的明细,我当场砸两千大洋到你脸上,拿不出任你处置。”

唐小糖把话撂这了。

她瞅着脸色涨得发红的讨债人,嗤笑。

讨债人恼羞成怒,“反正,你就是借了我们大三元的钱,你既然拿不出钱,按照规矩拿你抵债。”

他走上前,拉着唐小糖的胳膊往外走。

今天,只要把这个妞掳走,他就发达了!

唐小糖被拽着往外走,力气上比不过人家,她用高跟鞋往人家脚下狠狠踩一脚,趁着他疼痛之际,抽出了被他拽着的手。

同时,酒侍把人拦住。

不让这个二流子靠近半分。

有人护着,唐小糖底气十足。

她盯着头上流血,脚也一瘸一拐的讨债人,“这里是百乐门,山城名流聚集的地方,楼上包厢里指不定就坐着某位政商界的大人物,不是你们张牙舞爪的地方!”

啪——

一声枪声,毫无征兆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