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哭了 > 第144章 亡国公主VS偏执王爷(完)
光屏上,画面是她满身窟窿,倒在血泊之中。

唐小糖撇开眼睑,“这死的真惨!”

系统夕夕把画面暂停在宿主倒下的那一帧。

夕夕说:宿主你要接受天罚,以凡人之躯活到49岁,才算是去掉了你身上的业障!

系统有些不满,当初她偏是要救李启云。

唐小糖望着光屏上,顾禹惊慌的神色,“顾禹上位,有一份我的功劳,但他不是明主,绝对不能让他一直在那个位置上坐下去。”

“他倒台,我的任务就没成功,只有我死后他再倒台,这样我完成了任务,他也垮了。”

业障什么的,就留到下一个世界吧!

系统沉默。

它以前遇到不少宿主,业务能力不错,可总感觉差了点什么,就是这份大爱吧!

完成任务之后,休息时间有限,她催促说,“让我看看,我死之后发生了什么!”

勤政殿内。

唐小糖身上被捅了好多的窟窿,倒在血泊里,体温一点点冷下去。

顾禹呆呆跌坐到椅子上。

良久后,他下令,“找一副冰棺,把琼华公主安置进去。另外,今天碰见了琼华公主的人,全都秘密绞杀。”

紧接着,他提起笔写了一封信给拥兵自重的唐云霓。

唐云霓不是恨琼华公主事事都压她一头吗,那就让唐云霓来当这个替罪羊吧!

死侍从房梁跳下来,不敢妄动,“碰见过琼华公主的人太多了,皇后娘娘也在其中!”

顾禹想到南知鸢在勤政殿外面,先帝的死不小心被她知悉了,她过来勤政殿找他,是为了和他对峙。

“除了皇后,其他人杀无赦!”顾禹想到南知鸢身后庞大的家族,又吩咐一句,“先帝崩逝,皇后伤心欲绝,这段时间在凤仪宫静养,闭门谢客。”

顾临安秘密潜入皇都,打听得知唐小糖被接入皇宫。

在手下的劝诫之下,顾临安还是执意入宫救人。

最后,被一群手下合计,打昏了带走,又回到熟悉的军营里。

重新回到军营,顾临安决定先把戎族击溃,然后再用手里的兵力和顾禹叫板。

他连夜召集将领,商讨破敌之策。

商量到了后半夜,将领都各自回了营帐里,顾临安独自望着那幅巨大的羊皮纸图纸,“等顾禹死了,你所有的念想都没了,那个时候你就会乖了!”

每每想着,早日破敌,就能早一日见到唐小糖。

顾临安上阵杀敌就和不要命一样,在他重回军营第九天,夺回了北晋所有城池,并且掠了戎族一片水源,重伤戎族数十万大军。

二十年内,戎族都养不回这一次的伤痛!

顾临安领着手底下这些兵,一路浩浩汤汤回去,五十万兵力,全部驻扎在皇城之外的郊区,把皇城围得水泄不通。

兵力悬殊,皇宫那位一定会败,败的彻底!

营帐内,顾临安见了皇宫派来的使臣。

顾临安态度冷硬,“本王要求只有两个:一、把囚禁的琼华公主交出来,二、陛下写罪己书昭告天下,然后在宗庙自杀谢罪。”

使臣额头冒冷汗,“两日前,琼华公主已经被南晋女皇劫走,王爷你就算是把皇宫掘地三尺,也找不出琼华公主。”

随后,使臣呈上了一封信,是顾禹亲手所写,内容是关于唐云霓和琼华公主之间的过节,按照信中的内容,唐云霓对琼华公主恨之入骨。

顾临安冷不丁瞅着使臣。

营帐两边,士兵杀意浓浓,使臣后脊发凉“陛下本意是用琼华公主来对付王爷,若是琼华公主在陛下手中,现在肯定挂在城墙上,王爷你说对吧!”

顾临安抿着唇,他包围皇城已经第五日,确实反常。

“明日,本王没有听到顾禹退位的消息,就只能违背祖宗定法,亲手斩杀这个畜生!”

他拿出一把盘龙匕首,丢到使臣脚边。

使臣走后,江元带了小娃子进来,脏兮兮的样子,顾临安依稀可以辨别出,这是唐箬。

“王爷,她说要见你。”

顾临安看到她,有些意外,“本王记得你,你见本王有什么事?”

最后和懿儿相处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小丫头。

“唐云霓瞒了王爷一件事情,本来是琼华姐姐告诉你,现在琼华姐姐不知下落,我不想看到王爷一直被蒙在鼓里。”

顾临安听到琼华两个字,心里一紧,“什么事情?”

“当初王爷在南晋时候,王爷亲信部队被我哥哥拦截,后来才有了唐云霓说服旻王,为了你举家反叛的感人肺腑的故事。”

“我路过我哥哥书房时,无意间听到,就是唐云霓告密,王爷你的亲信部队才会被截杀。”

“这些,都是唐云霓自导自演的手段!”

唐箬一口气讲完这些,心里的大石头落地了。

“如果说,琼华姐姐真的落入了唐云霓手里,希望王爷救她!”讲到后面,唐箬跪了下来。

顾临安审视起这个小女孩,眼里卷起轩然大波。

唐箬昂着头,不惧和他对望,“我哥哥是唐宿,当时奉命绞杀王爷的神威大将军。”

顾临安头疼,摆摆手,“把她带下去,好好安顿。”

夜里,顾临安辗转睡不着。

南晋是懿儿的母国,如今唐云霓是南晋女皇,他是打算放南晋一马,现在看来……

不必了!

第二天清晨,顾临安收到消息:顾禹火烧皇宫,趁乱出逃了,还派人炸了顾临安母妃的陵墓。

一刻钟后,顾禹被押进来,他精神状态极差,身上还换上了宫里嬷嬷的衣裳,肩上背着一个包裹,显然是混入逃亡的人群中被揪出来了。

顾禹膝盖被踢了一脚,被迫跪在地上。

他不甘昂着头,“顾临安,我们又碰面了!”

顾临安扫了眼他不男不女的样子,多看一眼都脏眼睛,“懿儿呢!”

“呵呵,我还以为你会骂我弑君夺位,你第一句问的竟然是女人的事情,父皇在天有灵也不会瞑目吧!”

顾禹笑着,痴痴笑着。

“身为臣子,本王上对得起君王,下对得起百姓;身为人子,本王是他的荣光。”顾临安扫了眼扮成女装的他,嗤了一声。

顾禹陷入缄默,没否认他的话。

他嫉妒得眼眶泛红,抬手指着他,“你什么都这么圆满,但有一点,你至少不会圆满!”

顾临安身躯一震,揪着他的衣领逼问,“你把懿儿怎么了?”

顾禹被他拎鸭子一样拎起来,看到他眼里满满的紧张,不禁笑了。

“顾临安,我至少有人一心一意对我,而你……啧啧,真的是可怜!”他遗憾的摇着脑袋,笑得放肆。

戳中了他的伤口,顾禹继续在上面撒盐,“琼华公主心里恨你,和我合谋报亡国之仇,她心里根本就没有你,她只想让你死!”

“而且,她恨极了你!”

顾禹想到倒在血泊里的人,想了几天,他想明白了琼华公主的动机。

“她想用她的死,来逼你揭竿造反,让你的名字这辈子都刻在耻辱柱上,活着被戳脊梁骨,死了也永远和"谋朝篡位"四个字挂钩。”

看到顾临安猩红双眼,顾禹胸膛有种快感。

总算有一件事情,他比过了顾临安!

他放肆笑着,“二哥,被喜欢的人算计,你好像比我惨呢!”

顾临安重重捶他一拳,“你刚刚说什么,她怎么了?”

——她用她的死,来逼你揭竿造反。

这什么意思?

“她啊,她死在了勤政殿,你的兵马杀入皇宫,还可以看到那滩血迹呢!”他又摇摇头,“不对,皇宫都被我一把火烧了,你看不到了。”

“然后啊,她的尸体被我送给了唐云霓。”

“唐云霓那么恨她,你说唐云霓会对她的尸体做什么呢!”

顾禹看到顾临安通红的双眼,笑得愈加放肆。

趁他走神之际,他跑到放置兵器的架子旁边,抽出了长剑抹脖子。

江元眼明手快,把人擒住,“王爷,这人如何处置?”

顾禹被屈辱的按在地上,他咬咬牙,“呵,你后半辈子光荣无限又怎么样,注定比我凄惨!”

顾临安浑身颤抖,从牙缝里咬出一串字,“罪名宣告天下,然后押去刑场用最残忍的凌迟,把他弄死!”

收拾了北晋的残局后。

顾临安日夜不歇挥师南下,一路势如破竹,杀入南晋京城。

京城沦陷的那一日,唐云霓下令把琼华公主的尸首挂在城墙上,然后仓促逃走。

顾临安下令:活捉唐云霓,抓到后挂在城墙上曝晒,每日派人鞭挞,死后也不许收尸。

随后,顾临安独自一人一马,走到城墙上,把那具伤痕累累的尸体拿下来,抱在怀里。

城墙上,有士兵射来冷箭,正中顾临安的背心。

顾临安应声倒地。

他小心地挪动身体,抚摸着唐小糖的脸,“懿儿,我没有压痛你吧!”

“你这么坏,但是我,爱你!”

“下辈子,我们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