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退到三分钟之前。

大佛控制着老齐三人,担忧地看着门里。

白蝰则焦躁地催促冰仔赶紧开门。

枪声一响,必将引起整个医院大乱。

用不了几分钟,就会有大批增援的警员冲上来救人。

“哐啷!”

冰仔不愧是开锁高手,没用2分钟,就捅咕坏了手术室的电子门锁。

手术室门上的红灯立刻变成绿色。

此时,只要用手一拉,就能拉开纯钢打造的手术室大门。

白蝰见状松了口气,赶紧命令。

“冰仔,进去结果唐战,马上撤退!”

“好……好的白哥!”

冰仔慌乱的收起工具,摸出枪就要拉门进去。

“等等!”

大佛却突然喊住了他,“冰仔,你看着这三人,让我去!”

冰仔顿时了然,看向白蝰。

白蝰皱起眉头,自然猜到大佛又在担心什么。

“大佛,你确定,要进去和她见面吗,你不怕害了她!”

白蝰的突然发问,让大佛愣在原地。

是啊!

他如果进去给唐战补枪,让里面的那个女人如何接受?

“冰仔,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进去!”

白蝰又催促了一声,没时间了。

“哦,哦!”

冰仔歉意地看了一眼大佛,比出一个让他放心的手势,然后就要拉开手术室大门。

异变突生!

毫无征兆的,冰仔的背上突然暴起一团血雾。

紧接着,是他的脑袋!

冰仔吭都没吭一声,直接仰头倒在地上。

他竟然直接死了!

“有人打冷枪!”

白蝰和大佛大惊失色,马上蹲下查看四周。

可奇怪的是,谁也没有听到枪声响起,冰仔就中枪而亡。

太诡异了!

就算白蝰经历过多少生死瞬间,也没见过如此恐怖的事情。

与此同时,在场的所有人大脑突然一顿,眼睛迷离,都陷入了混乱之中。

几秒钟后,这种混乱烦躁的感觉才消失殆尽。

所有人脑袋里,好像多了什么记忆,又好像少了什么。

大家的记忆在同一时间内出现了混乱。

在老齐等人的记忆里,昨夜的乱战,竟然不是发生在中州郊区的西郊村,而是变成了城区的洗浴中心。

在白蝰和大佛的记忆里,唐战出卖他们成了警署的卧底,冰仔则直接死在了洗浴中心。

冰仔?

所有人下意识看向死去的冰仔,赫然发现他已经毫无踪影。

哪里还有他的尸体!

闹鬼了!

白蝰惊骇、慌张地站了起来,身子战栗不已。

就算再沉稳狠辣的他,也被眼前的情况吓到浑身发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姐!”

大佛来不及多想,惊慌失措地跳了起来,拉开手术室的大门。

迎面看到的,是沈浪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大佛!”

“苗苗!”

“姐!”

三人同时惊叫出声!

沈浪的入梦,再次改变了原有的枪击事件。

导致本来活下来逃走的冰仔,直接在现实中消失。

他早已死在洗浴中心的门口,此时和沈天一样躺在警署的法医室里。

唯一不变的是,白蝰和大佛依旧逃跑,秦保国仍被他们抓走。

唐战脑部受到枪击,陷入昏迷。

入梦,并非简单进入唐战的梦境,而是回到了几个小时之前!

沈浪顾不得多想,直接跳下了床,拦在苏荷面前。

“大佛,你要干什么!”

“姐,他是谁?”

两人再次大喊出声。

沈浪惊呆了。

“小荷,你弟弟就是大佛?他就是苏苗?”

他豁然看向苏荷,被眼前的情况搞懵逼了。

或者说,被命运的安排弄傻了。

苏荷怎么还能顾得上回答沈浪的问题,她满脸惊异的看着面前的青年。

“苗……苗苗,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荷看着大佛手上的枪,再看着外面蹲着的三个同事,不敢置信地摇着头。

“你就是……你就是昨天晚上……”

“你不是告诉我,你在国外念书呢嘛?你这些年到底都干了什么?”

她被巨变震得神志都恍惚起来,失声大喊。

大佛,就是自己的弟弟苏苗。

苏苗就是国际犯罪集团的杀手。

这种落差,让苏荷根本无法接受,直接崩溃当场。

“姐,你听我解释,我……”

苏苗见姐姐处于崩溃状态,慌张的就要去拉苏荷的手。

“给我滚远点!”

沈浪一脚踹出。

不管他到底是不是苏荷弟弟。

沈浪怎能允许这个冷血的杀手再靠近苏荷,他下意识一脚踹在苏苗胸前。

对方狠狠撞在了钢质大门上。

门外的白蝰听到动静,心道不妙。

“大佛,赶紧干活,马上撤离!”

他再顾不得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诡异的事情,提枪冲了进来。

“亢!”

他见到沈浪后,下意识开了一枪,虽有又要向床上的唐战补枪。

沈浪已经恢复了兵王级的身手和身体素质,扭身躲了过去。

“白蝰,你还敢来,这次别想跑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沈浪可相当记仇!

这家伙要想打死唐战,就是打死自己。

更何况还拿枪托砸过沈浪的脑袋。

给你脸了!

沈浪欺身扑了上去。

白蝰没想到对方身手居然这么利索,猝不及防就被沈浪扑倒在地。

你谁啊!

我给你有仇?

白蝰拿着的枪脱手而出。

两人扭打起来。

“大佛,你特么愣着干什么,开枪!快开枪啊!打死他!”

白蝰被沈浪打了几下狠的,顿时满头是血。

大佛,也就是苏苗,愣愣地看着地上扭打的二人,不知如何是好。

姐姐就在身边,他宁愿现在就死,也不愿意在姐姐面前行凶杀人。

“开枪!大佛,快开枪啊!你想我们都死在这里吗?!”

白蝰气的大吼,满口是血,牙都被沈浪打掉了几颗。

“开你大爷!你给我去死吧!”

沈浪骑在白蝰的身上,对这种毫无人道可言的家伙没有半点同情。

他左右开弓,几拳下去,打得白蝰几近昏迷。

“妈的,看看谁先死!”

白蝰狞笑着喷出血沫子,艰难地从裤腿处又摸出来一只手枪,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沈浪眼眸一缩,只来得及拿手堵了上去。

“亢!”

他的手瞬间被打穿了一个血窟窿。

子弹穿透后飞进了沈浪的肩膀处。

“给你脸了!”

白蝰又要再次扣动扳机,沈浪死命掰着他的手,将枪口调转吗,按了下去。

“亢!”

枪响了!

白蝰顿时瞪大眼睛。

第二枚子弹直接射进了自己的心脏。

他感到身体一凉,全身的力气顿时如潮水般褪去。

白蝰终于意识到,自己栽了!

他嘴巴一张一合,想要说些什么,可再也说不出口。

下一秒,歪头死去。

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沈浪抢过白蝰手里的枪,站起身指向苏苗。

“跪下!”

他大喝一声。

老子拼了命挽救你的童年,让你长大当杀手了?

苏苗看着姐姐崩溃的样子,又看着面前黑洞洞的枪口。

双膝一软,终究是跪了下去。

走廊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大批机动特警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