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 320、十全九美独一样
    老话不是说嘛,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就是指到了这个岁数以后,大多数人才心智成熟。

    四十岁已经经历了不少,多少有了自己的判断力,五十岁明白平静的接受无法改变的事情,六十岁忠言逆耳啥都能听进去了。

    只有少数人能在这之前明白事儿,好比二世为人的荆小强才显得这么难得。

    他的那些天赋才能最大限度的运用。

    也有极少数人在过了这个年龄还幼稚可笑。

    不过对大多数人的弊端就是,四五六十岁后就很难改变思维,容易成为老顽固。

    当然周晴云和成老太都是少数佼佼者,她们每时每刻都在吸纳观察新生事物,保持学习的心态进步。

    而荆小强的老爸,就差得有点多了。

    在这点上他甚至远不如他老婆,荆妈妈好歹是在医生这个日常都需要不断更新提高的职业里。

    有这个习惯。

    商业局小司机根本就是混日子。

    荆小强学习艺术,有点自己的思维能力,启蒙应该就是他妈。

    但骨子里有点惫懒,也不太上进,导致上辈子后半截高度有限,可能就是性格上偏向他爸。

    所以这辈子立刻离家,本想是早点赚钱买房。

    顺带也离开了父亲的影响。

    开车到了火车站,口罩帽子全副武装的遮挡起来,然后混在乱七八糟的人群躲在角落。

    看着拥挤的人群开始乱七八糟的涌出来。

    火车还是这个年代最主要的长途迁徙工具,荆小强不是和航空公司的关系,买票都不容易。

    但他爸就还是坚持要坐火车来,因为在江州那边的机场他没去过,就不想去冒险。

    远远的荆小强看见老爸大包小包的身影,连忙提高音量:“这边!这边……”

    对于不熟悉他的人来说,回头看见这大汉也没那么快联想到荆小强。

    可没想到人群中惊喜跳出安宁的身影:“你来接我了?!”

    荆小强这才反应过来,这年代的江州火车到沪海,是要绕着从黔州经过的,而且还是唯一一班列车。

    安宁的确也是说这两天过来。

    这同车的几率就大得不得了。

    一边给远处挥手,一边伸手格挡老军医的热情跳抱:“你做梦!我接我爸!这边这边,爸……”

    安宁也不气恼,探头看看,把手里的行李包往荆小强身上一挂,就转身往人堆里挤:“让让,让让!”

    荆小强本以为还造福大众了,结果托身材跟颜值的福,她就像一枚撞门锤,愣是能让拥挤不堪的人流分开道儿,看她阳光明媚的迎接:“荆叔叔好,我在蓉都见过阿姨的,我帮您拿东西吧。”

    老荆马上觉得眼都要闪瞎了。

    安宁也是明星演员的模板,平常看着就是个微胖界的爽利姑娘,可表演光环一开,立刻闪耀全场。

    就是那种沪海火车站熙熙攘攘成千上万人,她就活该是镜头里主角的样子。

    老荆满脸都是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的既视感。

    荆小强真想一巴掌扇这姑娘后脑勺上。

    满级光环动不动在普通场合开什么,这下好了,好多好多人都转头看这边。

    他只好使劲把身上的包举起来挡住脸往外走。

    安宁还算机灵,马上拉老荆的包远远跟上,还小声:“小强在列边,列边。”

    老荆也没多少江湖经验,居然就在火车站这种仙人跳蛮多的地方,傻傻跟着走了。

    然后在对面停车场看就儿子打开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门,又遮遮掩掩的过来接行李。

    才看眼旁边喜笑颜开的姑娘,使劲把注意力转到越野车上:“切诺基哦!县里头都没得,地区行署那边的石油公司好像有一辆,你们单位的啊?”

    荆小强已经把车钥匙塞给他爸:“你开你开……你坐后面,你看你差点让我曝光了!”

    安宁才不管他语气多不给面子呢,伸手拉他:“一起,一起嘛。”

    荆小强瞪眼,她就躲着噘嘴。

    顿时让荆小强有种倒吸口气的惊悚,这姑奶奶可是不按规矩出牌的。

    随时说爆炸就能爆炸。

    只能跟着上后排,安宁躲在司机后面,还对他做飞吻。

    荆小强俯身在前排中间,给司机说点火旋钮、排挡杆的时候,她更是偷偷把手顺着坐垫摸腰,可急色了。

    揪住了手还反扣,总之就是抓住一切机会热烈接触。

    恋奸情热四个字给她演绎得很真实。

    老荆还是娴熟,稍微熟悉下已经稳稳的把车开上马路,赞不绝口:“好开,蛮好开!”

    荆小强干脆把自己镶嵌在前排座椅间当导航仪,方便安宁上下其手,也不会被他老子发现。

    顺便给建议:“回头你把这车开回去,一路上还能跟妈看看风景,我给你规划个路线。”

    老荆顿时有点心动:“县里面这下都知道你赚钱了,这车开回去太招摇了点,不好不好。”

    语气很假惺惺。

    荆小强嘿嘿笑:“能怎么招摇,找你们借钱就说我没给了,推我身上呗,吃大户是不可能的,回去我拿现金给你,别让人知道就行了,还是要注意安全,小地方虽然单纯,但也不要让人恶向胆边生。”

    老荆哼哼:“哪个敢来动我……”

    家里老房子就在县府旁边,他还天天去单位篮球场打球。

    小地方真是哪哪都认识。

    荆小强的长远建议是:“你把现在家里那平房给拆了重建,修大点把爷爷奶奶和伯叔他们都邀请过来住一起,生活费用我承担了,几个弟弟妹妹的学费也我出,这样我放心些。”

    老司机娴熟的抬头看看后视镜:“老冯家的学费你出没得?这趟回去又问你怎么春节不回去吃个饭。”

    荆小强啼笑皆非:“给你说了没有的事儿,走这边,注意红绿灯……”

    父子俩肯定说方言,恰恰安宁也听得懂,本来摸得荆小强裤子都有静电了,却逐渐听得停了手,温柔的靠驾驶座靠背上,从缝隙凝望的眼神满满的爱恋。

    她真是敢爱敢恨。

    荆小强见识过这种惹毛了会提刀的性格:“你回学校?”

    没想到安宁居然摇头:“你赖个房子是乃样买的,我们没得沪海户口要乃样搞?”

    脆生生的黔州口音让荆爸爸都竖起了八卦的小耳朵。

    人家要在沪海买房啊,荆小强肯定不阻拦:“成叔帮我去注册了个HK公司,你去办个护照和港澳通行证,给你搞成公司股东,然后再绕圈回来买,不然就是一万多一平米贵死人。”

    安宁确实无愧于她的天赋,听了就皱眉:“好复杂,我把钱给你,你去买。”

    荆小强也不费力:“也行,我签个代持协议给你,以后政策改了随时过户给你。”

    安宁甜甜的好。

    荆小强终于有点好奇:“你回去要了好多钱?”

    安宁有气魄:“十万,加上你给我分的五万,够了嘛,我看陆曦那个报纸上头说她那些房子买成十五万还差点。”

    荆小强笑出声:“她是买了二十四套,批发价,而且她买在音乐歌舞中心背后的乡下,你……打算住那?”

    他当然知道安宁买这房什么意思,这纯属金屋用强,然后过个十年二十年还赚一大笔的局面。

    跟那些买房包小三,最后大赚离场的差不多。

    只是这跑那跟陆妈妈、汪茜眼皮子下搞地下工作,怕是不想活了。

    安宁才失算的啊:“那……我再叫我爸汇多少?”

    荆小强最赞成周围人买房了:“算了算了,差多少我借给你,你肯定也是个会赚钱的,记得加利息还我。”

    安宁眼底都柔情似水了,如果不是前面有司机,绝对以身相报。

    不说话,只手上用力眼中带笑的点头。

    荆小强索性:“那你顺便去劝一下小杜,叫她跟你一起买,拿了十万块,我看她成天乱花,最后说不定啥都没有!”

    其实都给他妈买东西了,那姑娘才叫一个大方。

    荆妈妈说了好几回,她都看出来,杜若兰自己蛮节省,可给荆小强花钱就不含糊。

    荆小强早就想找个借口,劝她买房了,又怕让姑娘想多。

    安宁顿时柳眉倒竖,倒也不是发飙,而是你个卵样什么时候……

    荆小强马上就痛得啊哟一声。

    老荆诧异的回头,荆小强赶紧示意:“右拐,右拐进去停车,晚上吃西餐,好不好?”

    最后仨字是问安宁的。

    这姑娘才满脸算你识相的安抚下。

    等老荆吃惊外面老洋房的规模,还有已经随处可见的外国人,赶紧靠边停车,下去乡巴佬仰头。

    安宁终于警告的抽手哼哼:“你老老实实的,我就不吱声,不让她们知道,不然我就闹你个鸡犬不宁!”

    荆小强哭笑不得:“明明是你趁人之危占我便宜,最早我就说过不想跟你深交,就是挺烦你这种只顾自己不在乎别人感受的性格。”

    安宁瞬间安宁下来,目光抱歉的看着荆小强:“一下没忍住,以前从来没人这么说我,都说我这是有性格。”

    荆小强点头:“演戏时候这叫有表现张力,可男女相处就是浑身带刺,伤人又伤己,没准儿会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合适的伴侣。”

    安宁探头亲他下:“我已经找到了,试着调整吧。”

    荆小强笑:“本性难移,走着瞧……”

    然后就看见他妈目瞪口呆的在车窗外探头。

    完蛋,要被爹妈收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