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 311、我们都是小强的人(求月票啦)
    荆小强还是满意的。

    他要的就是大家在这个过程中得到锤炼。

    很明显安宁提升了,罗莉也在蜕变,回到剧目中的她更有表现力了。

    其实这就是演员的本质提升。

    同样的剧本、角色甚至小品,想象力丰富的好演员,可以做得十分生动有趣,一点点肢体语言,表情变化,都叫做有戏。

    反之,那些后来的流量明星、绝大部分网红,就很贫乏单调没意思,他们根本从想象力上就没有切换到剧情中来。

    可能从小就不爱言语,甚至有点内向的罗莉,实际上内心戏非常丰富。

    现在被逼着演出来,就开始展现特点了。

    安宁也在演出后的团队夜宵中介绍了自己的情况:“首先还是要感谢大家,因为有了《祖国》这部剧在平京的巡演,我才有机会被导演看上,这次去演的女一号的丫鬟,算是女四号,最后也仅仅是得到两千块的片酬,但我觉得自己学到了很多,我给大家表演一段其中的戏……”

    精彩!

    用安宁自己的介绍,就这仅仅吐唾沫的一场戏,她自己设计了三种不同的表演方式,导演引导她都拍出来了,很满意。

    已经演过几部电影的陈丹尼看得叹为观止,HK演员不是这样演,他们是戏班的程式化,几乎所有的表演都是各种套路套套路,除了极个别天赋极高的演员,大多数人都是从进组当配角,慢慢学习积累经验成为主角,当然他是仗着歌坛名声过去客串男配的比较多。

    等安宁讲过了之后,大家自然是全都把目光看向罗莉。

    荆小强还带头起哄。

    急得罗莉差点朝他吐唾沫,捏着小拳头站起来:“我跑龙套,一共演了两条,饰演封建地主大宅子里不起眼的小丫鬟,主要是设计这种年少活泼的人性,是怎么被压抑着束手束脚的感觉,汇报完了。”

    荆小强赶紧鼓掌怂恿:“演一下,演一下!”

    荆妈妈也赶紧多看几眼这个小姑娘,几乎是看见儿子说话最多最积极的姑娘了。

    杜若兰小声解释:“小强从去年开学就觉得她有演戏的天赋,不过罗莉读的是编剧专业,时常拉着她排戏演戏,就为了帮她把表演潜能激发出来,因为不是每个人都适合演戏……譬如我……”

    荆妈妈诧异的看眼这个最顺眼的姑娘。

    杜若兰注视着开始演小跑过镜头的罗莉:“一般人都觉得漂亮好看就该上电影电视,不是这样的,重点还是得看有没有戏,小强说我如果晚十年二十年可能行,但现在……很容易把关注放到我的身材上……”

    她跟安宁都属于天赋过人的,但安宁能化天赋到整体感观中去,整个人都很媚,或者眼神勾人,笑容吸引,身材就是加分项。

    可看杜若兰嘛,一眼就盯着挪不开了,她其他部分的戏压不住。

    你说主打这个也不是不行,港台有,二十年后内地也有。

    但演艺生涯就很容易定型。

    而且现在这年代……荆小强记得九十年代有一期国内发行量最大的电影画报封面用了个姑娘强调天赋。

    本来挺不错的那位女演员,后来一辈子的戏领口都得拉开点。

    再也收不上去了。

    但歌舞剧不这样,类似话剧这样的现场表演歌舞,她的综合特点就能发挥出来。

    讲完这个,荆小强又讲接下来的三部戏,花果山美猴王,表现江南水乡的感情戏,当我们年少,还有HK的狮王争霸,谁能够在其中演什么角色,自己琢磨设计出什么亮点,就像安宁和罗莉这样。

    恰恰是给大家树立了两个榜样,硬生生从女四号抢出彩,又或者仅仅只在电影里面跑龙套,都精心设计自己的表演。

    这样才有未来的机会,细节决定成败。

    其实就在蜀大后门外的大排档吃点冷锅串串,众人听得非常认真,还有做笔记的。

    先遣队的几位成员也跟着大部队学习,紧张又开心。

    荆妈妈逐渐有点明白儿子在做什么了。

    但是有纳闷以前那个三棒子打不出个屁的儿子,怎么忽然变得如此全面。

    亦师亦友亦领袖的在带领这么多大学生。

    黑仔都给自己的小伙伴解释这有多难得,HK的模式就是稍微红点的明星,就赶紧唱而优则演,赶紧榨取粉丝价值。

    基本就是后世网红经济,流量经济的雏形。

    除了上台唱《Faded》,杨小娥基本没存在感,能出来到处游山玩水她已经很开心。

    现在又想尽量给师奶奶尽孝,荆妈妈吃个菜,她都能马上把碗碟捧着。

    吓得荆妈妈又打量这豆芽菜不可能吧。

    所以夜宵之后盯着儿子回去给好好交代。

    让本来晚上想用强的安宁很郁闷。

    带球都到禁区边上了,她现在算是搞懂关键点在哪里。

    这一天没摇滚那边的参与,虽然他们大多都到现场看了。

    第二天,移师蜀师大,这也是拥有艺术系的综合院校,照例上演唱会。

    不一样了,这回荆小强和beyond一起,开始展现摇滚为主的唱腔!

    当然姑娘们上台唱民谣也不会少。

    前期用舒缓的柔情摇滚、民谣、爵士乐铺垫,十来首之后,就开始上《NUMB》、《What I've Done》这种充满了狂暴刚劲的硬核摇滚。

    其实欣赏暴力摇滚有个很简单的指标,就是高音区的音色。

    很多懂欣赏的音乐爱好者,都知道,单纯的飙高音并不说明唱得好。

    但重金属、死亡、硬核摇滚里面,伴奏都暴躁到跟工业噪音差不多了,如果主唱的音色还压不住这些噪音,基本上就没法听。

    别说国内,就是整个国际上唱高音厉害的摇滚歌手,一般到了高音区就是吼!

    声嘶力竭的吼为主。

    能借助高音区最后一个字发挥自己长处特点,已经都是腕儿了。

    这样的高音就很难把那些字眼咬清楚,更别说在高音区还要遇到转折音,盘旋回绕的那种技巧。

    基本上摇滚高音都在这个时候破音。

    特别是走沙哑腔的。

    黑仔恰恰就是在这种环节处理得很有天赋的那种。

    但论技巧又怎么能跟荆小强比呢。

    可明明之前还唱了沙哑深情的《When We Were Young》,现在却在摇滚高音中,开启华丽的唱腔。

    甚至还汲取了点曹晴雯那种金属感唱法。

    现场所有高校摇滚乐队的成员们简直奉为天人!

    就凭这两首歌的词曲到演唱技巧,已经足够他们揣摩回味许久。

    他们当然是带了现场收录音的。

    第三天,又换了家规模庞大的高校,开始带着各家摇滚乐队的大学生,上台表演。

    荆小强和黑仔全程站在台上指导提点,一个强调唱腔、配乐,一个负责词曲表达、乐队组成。

    beyond乐队更是全都在台上分别给各位乐手沟通交流技巧。

    可能在任何演唱会上,都看不到这种场面,观众会不买账,哪怕你是免费的,也不能我们一直站着看你们上课吧。

    但在高校就太容易让人接受了。

    这不就是导师对研究生的模式吗?

    往往都是一支乐队上来表演之后,荆小强马上点评有哪些可以提高,黑仔再补充强调下,然后他们几个连奏带唱的把副歌或者开头演绎下。

    立刻就能感觉气场和音色效果陡然提升好大一截!

    其实这里面就有个市场和自我的关系。

    这些大学生乐队里面很有些未来的大神。

    但这时候的作品跟表达都有点稚******eyond都是花了四五年的时间,才从自我走到商业,又在商业里面被毒打两三年,才逐渐找准了市场接受、自己也能接受的平衡点。

    对于有梦想的创作来说,这种平衡点极难。

    既要取悦听众,又要保持自己的风格、格调。

    比那些一味迎合观众的口水歌,难多了。

    这也是beyond中后期作品流传二三十年都不过时的最大原因。

    老实说,上辈子陈丹尼都没能翻过这个平衡点,就郁闷的去世了。

    他的商业化很成功,成功到后面几年一直没能超越自己。

    但现在就如同当头棒喝,给了这些大学生乐队醍醐灌顶般的点拨。

    大学生和非大学生的最大区别,就在于他们熟练的掌握了学习能力。

    不需要像大部分歌手那样在歌曲之外尝试各种各样的旋律唱腔,找准方向就能举一反三,迅速让观众买账!

    他们充分展现了聪明人迅速掌握规律、摸透玩法、适应环境的能力。

    第四天的演唱会,就是荆小强和beyond带着大学生乐队,交替演唱了。

    要知道,之前他们根本不可能这样演唱,因为差距太大。

    现在不说旗鼓相当,也能让观众听得津津有味。

    这样的荆小强,起码在这一刻,结结实实的收割了所有高校摇滚乐队的心。

    心悦诚服的跟着他打开了健康摇滚的这扇门。

    荆小强到蓉都周边几个部队驻地去做慰问演出的时候,beyond去给陈丹尼的演唱会做嘉宾时候。

    这些高校摇滚乐队正式在蜀大召开了“全国高校摇滚音乐研讨会暨第一届全国高校摇滚音乐社成立大会”。

    史称“蓉都滚社”。

    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跟平京那群自诩为正宗的滚圈大爷们各占半边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