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 208、全新挑战
    但荆小强抵抗住了。

    到这时候,还没谁听出来他歌声的独特之处。

    毕竟在一首谁都不太懂的外文歌里,在以迪斯科舞曲节奏为主的歌舞厅里,似乎中规中矩的演唱技巧没什么特别啊。

    所有人关注到的还是这个年轻人,骚出天际的舞姿。

    其实有点像费玉清著名的那个撅屁股舞,只是那位是故意哗众取宠的夸张造型。

    荆小强却跳得更轻松自如。

    拉丁舞本来就这样,随性奔放,充满阳光。

    这点和内地改开后流行起来的交谊舞,乃至后面几十年风靡的广场舞,全都讲究个一板一眼,就像在做集体操似的,有很大区别。

    于是舞台上的荆小强看起来特别潇洒自信,刚随着前奏曲扭了两圈准备开嗓。

    黄雪蓉就情难自已的跳上半米多高的歌舞台,抓住了荆小强那展开的左手。

    非常喜欢跳舞的她,从小有舞蹈训练的底子,她自信能跟得上这种有趣又时髦的舞步。

    荆小强眼眉都跳了下,却没有半点惊吓流露的平滑过渡。

    让后面的乐队老师和经理都暗自点头,这叫临场经验。

    表演者根本不能受现场突发情况的影响,很多人跳不过这个门槛,那就只能是业余表演。

    在荆小强的心目中,胡德尔松他们都演了多少年,三天两头的出纰漏才是家常便饭,这点小场面算什么。

    轻轻握住姑娘的手,算是给下面的舞迷们做示范吧。

    要知道88年那部霹雳王子主演的《摇滚青年》才在全国风靡过,社会审美跟舞蹈欣赏能从那会儿的影视剧造型,两三年内扩散到民间已经算是潮流巅峰了。

    沪海的舞迷们还是有见识,纷纷跟着有样学样。

    荆小强一边稳定的把歌曲唱完,一边保持了足够的距离,起码胸前如同抱了个哈密瓜,腰部以下更是隔着马里亚纳。

    不然真按照朗巴达舞的特点,第一步他就得把膝盖塞姑娘腿根之间去顶住。

    荆小强清晰的记得,自己读大学时候,哪怕以开放著称的艺术院校,稍有不慎都还可能犯流氓罪呢。

    不过他倒是把对冯晓夏耍流氓的场面忘了。

    结果全场都以为朗巴达舞是要这样端着跳,男女方之间要隔空舞蹈,倒也蛮有趣的哦?

    而这种彬彬有礼不欺暗室的君子之风,顿时让黄雪蓉也非常有好感。

    天天来!

    不过早已轮不到她来挤占前排。

    交响乐团歌舞厅,来了个歌舞全能的年轻人,带着新曲引爆全场的消息,在沪海歌舞厅里不胫而走。

    关键就在于那新曲特别棒!

    沪海还是尖端,有人带着随身听录音机,录下了一段旋律。

    专业级演奏的欢快南美乐曲风,和之前几乎所有的流行舞曲都不同。

    在摄像机罕见,高保真录音、视频都很难传播的年代,眼见为实才是最主要的解惑手段。

    于是这歌舞厅每天从六点开门,就挤得那叫一个人山人海!

    荆小强没给经理吹牛,蜂拥而至的舞迷根本就不跳舞,全都是慕名来听歌的。

    但不能总是整晚都唱《Lambada》吧。

    荆小强又只唱五首,前三后二的分配,一晚上其实就二十分钟不到的演唱时间。

    其他时间现在想练舞步都施展不开了。

    让这么一两千人站在那,听乐队反复弹奏的话,估计没几天也会审美疲劳吧?

    并没有!

    这年头的娱乐方式就有这么单调!

    就这么站着听,都能津津有味,每天还能换不同的人来听,但更多是持续跟着听的舞迷,就为了能亲耳听到荆小强演绎歌唱。

    当然乐队受不了,加点其他曲子,肯定是不会被反对了。

    荆小强自己觉得过意不去。

    抽了一个上午时间,和乐队又合练了一首《江南style》!

    他不记得《Lambada》具体是哪年的,但《江南style》绝对可以称为自己署名的原创。

    因为仅仅是用了人家的曲,配词都是英文版的歌舞改编内容,算是当初最红的时候,西城剧院排出来蹭热度的小节目。

    但标志性的舞蹈动作肯定要用。

    荆小强还随机的就喊了尽量凑在台前的那个姑娘,叫她和她的小姐妹第二天上午跟着过来排练下。

    黄雪蓉那叫一个激动,带着小姐妹,又是来这样公开排演的地方,根本就没有防范心。

    结果更加激动的只排练了一个中午,荆小强还请她们吃了饭。

    三个都是城里爱跳舞的普通姑娘,和荆小强一起站在了那十几平米的舞台上。

    这首歌的火爆程度就不用说了。

    连二十年后的全世界都会为之惊艳,放到九零年代,荆小强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他甚至提前叫经理稍微注意点安全问题。

    这么多人,要是被火爆程度引燃了,全世界各种演唱会、舞厅踩踏事故,他作为歌舞剧院副总经理兼首席保安,门儿清!

    结果他没想到经理偷偷的叫人准备了台摄像机架在台边。

    这时候已经不能叫舞迷,真的是观众,一到六点就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

    表演了五六天,大家已经知道这个年轻表演者的规律,七点之前一定会唱,然后就要等到十点了。

    花两块钱,过来先听了,再走,场子空点了可以练练舞跳跳舞。

    到十点前,又有一大拨儿人拥挤过来,再听完歌,随便玩会儿就收工。

    但所有人都在传说,这个年轻人还有新歌,他跟歌舞厅经理有协议,会陆续推出其他新歌……

    其实这是沪海有些以茶座为主的歌舞厅特色,以听歌为主。

    不过那就贵得多了,毕竟一杯咖啡一杯茶,要是姑娘再点个蛋糕啥的,十来块钱都不止!

    要知道这年头茅台才十块钱一瓶!

    还是这里便宜。

    所以今天等到十点过,看见三个满脸激动的姑娘,画着跟平时绝对不一样的妆容上台。

    都把自己穿的衬衫下摆解开打个结,裤腿卷起来模仿七分马裤,不一样的发型尽量都用了同款发箍给固定上。

    再煞有其事的平行站在台上,双脚分立摆出要马上下田插秧的劳动模样。

    所有人都开始激动了!

    有新歌!

    荆小强随手帮三位姑娘化了妆,自己还是那件花衬衫,却扎进一条新买的黑色萝卜裤里。

    这年头就流行这个,其实把裤裆使劲放大放低些,就像后来流行的哈伦裤了。

    时尚是个轮回的闭环,这句话是哪个大师说过来着?

    不重要了,这句话以后就是全能型选手荆小强的名言吧。

    用姑娘们剩下的几块钱啫喱膏,把自己抹成发哥式的向后大背油头,戴着两块钱的地摊墨镜上台……

    依旧可以迎来瞬间爆棚的欢呼声!

    那声音据说都传播到了外面繁华的淮海路上,让人以为这里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但所有挤在歌舞厅外面,闻声回头挤到门外窗口的观众,还是有幸欣赏到了这火爆的一幕。

    荆小强自己的感觉也很好,仿佛胡德尔松那种与生俱来的主角爱现心态得到极大释放,拿起麦克风就是一句:“啊余锐……迪?!”

    绝对正宗的纽约西区发音啊。

    后世可能已经烂大街的DJ语言,这一刻却让所有人都有了参与感,狂热回应:“欧克……”

    “准备好了!”

    “他说什么呢?”

    “管他的,跟着喊就是了!”

    这回键盘、吉他加上贝斯的配合就有点电音那味道了,鼓手更是挥洒癫狂!

    三位伴舞其实只要跟着节奏,反复左右上下推手就好,什么抚摸身体起伏这种过火的动作就不要来了。

    就这,在强劲节奏的泵动下,还是能配合荆小强的英文说唱。

    如同强心剂一般,猛烈撞击现场所有人的耳朵跟心脏!

    唱的什么也不重要,但RAP说唱这时候在中国已经有萌芽,崔健在《不是我不明白》里面早就先锋过了。

    所以事事潮流领先的沪海人民根本不在乎是什么风格。

    触动灵魂就够了!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前面这听不太懂的说唱部分,只是为了烘托最后的副歌部分!

    拉长的叫喊声之后,整个乐队和歌手都有短暂的同时停顿。

    就在所有观众被强劲节奏冲击得心都提到嗓子眼的时候,整个歌舞厅的声响这样断掉!

    不上不下的架在空中,连耳朵都出现短暂的堵塞感了。

    就在大家都以为是不是幻听,又或者设备出了问题的刹那……

    后续乐声就像所有革命战争片,那火箭炮部队万箭齐发总攻的势头一般……

    铺天盖地的炸冰雹!

    一直站着歌唱的荆小强,突然跟上满发条的机器人一样,猛烈蹦跶!

    左右摆腿划拉!

    绝对没见过的强劲舞蹈动作,刺激得全场都疯狂了!

    屋顶都要掀开的那种疯狂齐声叫喊!

    不管不顾把嗓子都要拉爆的嘶吼!

    这可是一贯以小心翼翼、彬彬有礼著称的沪海宁啊……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前面这听不太懂的说唱部分,只是为了烘托最后的副歌部分!

    拉长的叫喊声之后,整个乐队和歌手都有短暂的同时停顿。

    就在所有观众被强劲节奏冲击得心都提到嗓子眼的时候,整个歌舞厅的声响这样断掉!

    不上不下的架在空中,连耳朵都出现短暂的堵塞感了。

    就在大家都以为是不是幻听,又或者设备出了问题的刹那……

    后续乐声就像所有革命战争片,那火箭炮部队万箭齐发总攻的势头一般……

    铺天盖地的炸冰雹!

    一直站着歌唱的荆小强,突然跟上满发条的机器人一样,猛烈蹦跶!

    左右摆腿划拉!

    绝对没见过的强劲舞蹈动作,刺激得全场都疯狂了!

    屋顶都要掀开的那种疯狂齐声叫喊!

    不管不顾把嗓子都要拉爆的嘶吼!

    这可是一贯以小心翼翼、彬彬有礼著称的沪海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