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 161、好基友一辈子
    赞助方把奖品用红布盖着排在舞台后面。

    荆小强交流完毕,才跟赞助方还有周晴云一起用剪彩的形式,拉下长长的红绸布。

    哎呦,见多识广的荆小强都眼热了下。

    居然是两部这年头很高档的“野狼”125摩托车!

    因为和绝大多数125摩托车不同,这种款式有个类似赛道摩托的发动机包围护罩,整个车头都被包起来,显着特别高档!

    其实性能一般。

    但外观太漂亮了,堪称摩托车里的跑车。

    不,在这个私家车都极少的年代,就是跑车。

    荆小强印象深刻就是当年他在平戏读大二的时候,有个青年老师买了辆,三天两头换后座儿的姑娘。

    堪称那年代的木耳收割机。

    可让男生们口水了。

    没想到这辈子居然一来就俩!

    那我就一定要一辆骑给你们看,另一辆让你们看着我骑,一三五这辆,二四六那辆,哈哈哈。

    瞧他这点出息。

    至于彩电冰箱嘛,还在台上荆小强就低声抖搂:“您拿一套去,另一套我问余舒凡要不……”

    周晴云居然说:“别太惯着她,彩电就够了,我不要,你自己……小白不错,其实在平京我想联络她的。”

    师徒俩表情端庄的跟赞助商合影留念,还接受了一堆记者的采访。

    赞助商又热情的邀请荆小强骑在摩托上,站在电视和冰箱旁边拍下艺术照。

    才心满意足的收工。

    荆小强还是一定要拿台冰箱送给周晴云的教研室,然后说拿台彩电送给戏剧学院。

    让余舒凡再搬台电视去,剩的冰箱……荆小强还是决定给陆曦好了。

    这可是上下双开门冰箱,比她那个大得多。

    余舒凡连忙喜滋滋的找黄鱼车,杨小娥还自告奋勇的说自己会骑,可以把冰箱拖回店里去给老板献媚!

    但研究生们还是先齐心合力的欢欢喜喜把冰箱搬到教研室去。

    荆小强羡慕他们的简单快乐,他一把子力气也很想去当劳动人民简简单单的快乐。

    更想马上跟孩子似的骑上野狼摩托去泡妞。

    可惜做不到哇。

    这边还得留下来跟贺长龄等一班音乐学院领导开座谈会。

    主题是周教授独具慧眼的发掘了歌舞厅的荆小强,更是从那时候就从开店之类的就全力支持他,现在歌舞剧的局面肯定要共同发展繁荣……

    最后的结论就是以这部《祖国》歌舞剧作为契机。

    全面尝试音乐学院涉足歌舞剧的学术课题。

    作曲系和声乐系都要作为主力参与。

    荆小强也打起精神介绍了整个初始剧本,中间多次大概演唱了下类似《遇见》这类歌曲,还把《Faded》这首曲子用钢琴弹了一遍,寻求这边的沪海弄堂风情配词。

    愣是让体制味儿甚浓的座谈会变成了群情热烈的学术研讨会。

    在座搞音乐的还是很容易被一系列的旋律吸引,就是喜欢刨根问底儿的打听原曲来自哪里,荆小强的视唱练耳在哪里学的,钢琴好像也有个十级以上了吧,调性感非常好,就是手型有点问题,是不是练得不对……

    烦死了。

    搞到六点过天都黑了,荆小强才终于陪周晴云恭送各位领导离开,兴奋的去骑摩托:“那辆先罩上纸箱,我过两天再来骑走,哈哈哈……”

    周晴云溺爱:“就是要保持这种赤子之心,相比你在领导中间游刃有余,我更希望你像这样纯粹。”

    荆小强乐:“太纯粹了也不好,过刚易折,慧极必伤的道理永远不过时嘛。”

    周晴云又婆妈:“你还是要注意安全,要不不要骑摩托了,要是摔倒了怎么跟你父母交代哦……”

    荆小强嘿嘿笑:“您看好吧……”

    发动摩托,左脚换挡,猛的来了个提头起步!

    结果这车真是样子货,外观好看,车灯雪亮,发动机效果却很是一般。

    差点让不熟悉这种低端货的荆小强摔出去!

    还好他核心力量好,控制能力够强,硬是在音乐学院的空地上哧啦甩尾稳住!

    轮胎哗啦磨得起烟同时,他身上的衬衫和礼服终于不堪重负的从肩头撕裂开!

    可把周晴云吓得,一个劲在原地跳:“你还是开车吧,开车吧,太吓人了!”

    荆小强居然邀请老人家坐后面:“来体验下?您教我要多理解感情,其实玩摩托车也是种体验……”

    老教授想了想,提着旗袍下摆,试着侧坐在后面,使劲抓住荆小强那破开的礼服肩头:“明天还是去做身礼服,我给你安排个师傅,很有名的……啊呀!”

    不说话了。

    其实不快,但荆小强感受着老师的手劲,还是稳稳的提速送到教授楼下。

    周晴云还是有种心脏病要发作的感受,但又带着忍不住的笑:“让我想起小时候我父亲带我骑自行车!你小心点啊,千万注意安全!”

    荆小强做烦躁状:“啊,和尚念经,不听不听,哈哈哈,走了!”

    一溜烟跑掉,老教授站在那笑了好一会儿,过路的其他老师都羡慕又佩服:“您还敢陪学生骑摩托车呀,真是感情好!”

    “怪不得小强那么尊重您……”

    周晴云笑笑,慢慢走回去,血压有点高。

    荆小强却骑着摩托车去找成叔了:“要不要,两部!我俩一人一台!”

    成叔果然识货:“哇,一万六一台,我找关系也要一万五呢!好好好,走!”

    成老太站在楼上玻璃窗背后看得也有点血压高。

    两兄弟乐淘淘又回隔壁音乐学院,把那台也骑走,找个加油站把油箱加满后,成叔立马就想去歌舞厅撩妹……

    最近屡败屡战的成叔兴头还是那么高。

    荆小强也觉得要控制内心老想去找陆曦显摆摩托的冲动,你是去显摆摩托嘛,分明就是馋身子,最后还不是管不住作案工具。

    算了算了,过两天要见陆妈妈,过了这关再说。

    就陪着去了,顺便给歌舞厅经理说起自己要搞个音乐酒吧的想法。

    这不是同行竞争,而是完全不同的受众群体,也算是提醒他尽早转型,这种歌舞厅注定没多少光景了。

    中间还顶着山呼海啸的欢呼,上台唱了两首歌。

    这会儿就干脆没戴面具了,老舞客都知道小强的名号,看他出名以后还是这么淡定的随意演出,逢人就对他竖大拇指说人品好!

    然后荆小强到十点过准备撤,却发现成叔不见了。

    好一阵找,最后在门房老头那打电话,才终于等到成叔骂骂咧咧的从附近个弄堂出来!

    荆小强看他衣衫不整就知道咋回事:“你……这还是跟我回酒店去收拾下吧。”

    成叔气得不行:“问我侬进来了?吾册那,撒意思?”

    荆小强已经开始狂笑了!

    单手骑摩托都拍胸口:“侬是知道的,就凭格则身胚,勿要港是小女宁,就算是发情额雌老虎,吾尼额噶桑远胜虎鞭,弄得雌老虎嗷嗷叫!问吾尼进来了哇?太伤自尊了!勿是吾尼额小,是侬自噶老切老组,呗弄得跟凯旋门一样度!”

    荆小强赶紧捧哏:“是是是,是你遇见凯旋门了!哈哈哈!”

    一直到辗转回了学校,荆小强还忍不住哈哈笑。

    但显然就算是辆摩托车,万元户才能买的野狼125也吸引了全校师生来轮流围观啊。

    而且这是荆小强在青歌会上的奖品,一点都不算是炫富。

    他也大方,班上男生只要你有把握不摔车,尽管骑,但摔了就自己赔钱维修没商量。

    实在是办公室里已经堆上了一大叠剧本投稿,角色小传投稿,自我推荐角色表。

    荆小强拿到课堂上来看,杜若兰给他细心讲解,有两位大二大三的男生,舞蹈基础非常好,申请参加是首选,这个女生不错,其他六十多份演员自荐就更多是尝试新形式,基本没有任何唱跳基础。

    罗莉更发愁,那么多剧本投稿,写得比她好多了!

    要失业!

    荆小强安慰她:“你就捏把捏把的把人家的合成起来,或者邀请写得最好的两三本一起来写,然后你专注你那个角色。”

    罗莉光是想想就需要深呼吸缓解压力:“我……从来没上台表演过。”

    荆小强提醒她:“很过瘾的,体验完全不同的人生,或者把你想过的那种人生在舞台跟镜头前面展现,很有意思。”

    罗莉不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在揣摩不同人生了。

    这样温和成熟的大男生,让杜若兰偷偷的痴迷陶醉下。

    赶在荆小强转头过来前尽量让自己专业起来:“我的嗓子不怎么样,需要怎么办?”

    荆小强不发愁:“练,任何一种嗓子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唱歌也是这样,五音不全也有五音不全的用处,对吧,舞台上侏儒、残废、甚至瞎子、刀疤脸都有自己表演的价值。”

    杜若兰笑下:“我才没侏儒、残废那么惨!”

    荆小强摊手:“那就反而没有人家那么有特色,对吗?”

    杜若兰马上就懂了,深思。

    潘云燕就一直探头看教室外停着的红白两色摩托车,抽空小声:“带我去骑一圈呗?”

    荆小强很想说,带你干嘛,杜若兰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