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 75、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都不是。

    荆小强开学不过短短个把月,已经是第二次来教务处办公室了。

    和其他同学把这里当成鬼门关战战兢兢不同,老油条进来都泰然自若。

    然后很清楚的看到老师们脸上都写着:“你特么到底是哪一家的孩子呀?”

    荆小强就读过平京戏剧学院,那被誉为国内将军夫人最多的高校。

    就拿成老太说过的这沪海戏剧学校,也是从抗战前建校以来都是才子佳人出处。

    读这类学校的很容易有各种各样来头。

    肯定比一般高校的比例大太多了。

    他也以为是电视台的事情:“我这几天被借调到沪海电视台去了,大四播音专业的袁学姐过来开了介绍信和请假条的。”

    无形中又装一逼。

    那位鬼见愁主任大妈,都忍不住敲桌子:“上回是音乐学院来借调你去声乐系做教学助理,上周是电视台借调你去编舞指导,你来看看,大学四年到底能有多少单位来借调你?”

    荆小强继续以为自己是影响了教学秩序,凑上去赔笑脸:“我也是想给学院争光……卧槽!”

    然后就自己戛然而止。

    因为看见教务主任办公桌上多了份公函,红头,上面有个红色五角星的那种,兹有我部文工团借调贵校90级学生荆小强同志,协助完成重要任务事宜,请予尽快办理为宜……

    明明是平行文单位,但隐隐就是有种赶紧的,别啰嗦!

    荆小强忍不住卧槽出来,当然是一看见文工团仨字,就立刻明白前天陆曦那傻子为什么兴奋激动、欲言又止,为什么芳姐要拉着她。

    分明她们是知道这事儿,然后当着其他人给男人面子不公开说出来啊。

    鬼见愁大妈都不管他说脏话了:“怎么?你还惊讶,如果不是这文工团仨字,我还以为你要被调去研发原子弹呢,什么事啊?”

    荆小强还真不知道:“这是空军的文工团吧,我跟交响乐团合了首《蓝天狂想曲》交给他们,可能是因为这事儿。”

    于是再装一逼。

    原本过来教务处听八卦的几位老师终于忍不住:“哪个交响乐团?”

    “什么《蓝天狂想曲》?”

    “还是你上回说你那个歌舞剧的梦想吗?”

    有个屁歌舞剧梦想的荆小强,只好点头说:“嗯嗯嗯,暑假我跟沪海交响乐团排练过这首曲子,表现空军地勤战士热火朝天备战训练的场面。”

    他说得轻描淡写,各位三四十岁的老师都肃然起敬。

    会写歌已非常人,能跟交响乐团合作写歌的,那绝对不是普通写歌人。

    大家都是沪海影视戏剧界的内行,不是藐视谁,在座各位没一个有能量拉来交响乐团配合做曲子。

    别看交响乐团近在咫尺一公里多点,别看都是文艺界,那是另外一亩三分地,院长都不见得好使,甚至音乐学院这种自己系统的,能调动上的都不多。

    但能调动交响乐团也就罢了,还能把作品直接送到文工团手里。

    那又是另外一个更加有鸿沟天堑般的系统。

    稍有社会常识、体制阅历的都明白,跨系统的能力才是最牛逼的。

    哦,还得加上沪海电视台。

    这一桩桩的关系户,简直就是反复横跳。

    得多大的背景才能压住这种多栖场面?

    反正就没人想过,荆小强是纯粹靠才华呢?

    所以看他还有点疑惑,鬼见愁大妈可慈祥了:“还愣着干嘛呀,这介绍信已经开好了,赶紧去吧,记得给学院争光,学院都是你的坚强后盾。”

    荆小强还得问这文工团在哪里,幸好借调函上有个电话,要人工转接的那种。

    在场愣是没一个知道的,这已经涉及到不能问的机密。

    再次抬高荆小强的逼格。

    中午食堂吃饭的时候,老师们全都在讨论这个事情。

    每学期影视剧组、电影厂、电视台找学院借调学生,那都是要各种审批的。

    学校还很不乐意,作为校风管束的重点项目。

    上回音乐学院借调,荆小强已经算是破天荒头一遭,但还是叫了系主任去签字。

    这回,连教务处长都不问系主任签字,直接批了。

    纷纷在交流这姓荆的老同志有哪些位呀。

    小荆同志想的却是早去早回,出来本准备去酒店开车的。

    然后瞬间又觉得没必要。

    他为什么一直对陆曦充满了戒意。

    喏,就是眼前这种情况,蜜里调油的时候能火箭助推器一般一飞冲天。

    恶言相向的时候,还能公平对待吗?

    不能说得好处的时候不要脸的占,然后被收拾的时候说不公平吧?

    得到跟付出永远都是成正比的。

    现在以荆小强的能力,他完全犯不着去惹身骚。

    对吧。

    五十岁的人,很清晰的能权衡利弊。

    包括没必要开辆豪华轿车到文工团领导面前显摆。

    这跟故意在成家面前抹黑自己,都是两回事。

    成家只会觉得你调皮。

    所以坐在出租车上荆小强是这么告诫自己的,尽量简单的糊弄事儿,甭管是什么事情,大概齐的糊弄过去就行。

    其实距离不算远,在市区另外一处机场附近,荆小强甚至看到了航空公司宿舍的建筑,再次说明这种军地一体的特殊情况。

    然后转进一处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大院,红砖小楼、庄严礼堂和到处穿着军装进进出出的矫健身影。

    都让荆小强有点肝儿颤。

    他就是个普通海归屌丝啊。

    只想唱唱歌、收收租,买几套房逍遥自在而已。

    出租车在院门口被严肃的战士拦下来,检查了介绍信和借调函,也只是让荆小强自己下车进去。

    这没胆的家伙,居然有点羡慕掉头就跑的出租车司机。

    当然也不许荆小强随便乱跑,一位小战士带着他到团领导办公室。

    英姿飒爽的陆妈妈坐在办公桌后,还从平房窗户探头看了眼外面:“小曦不是说你买了个车吗,不准你开进来?”

    呐呐呐,陆曦那傻子还说跟家里无关,这不是啥都跟她妈说。

    荆小强简洁明了:“没有,除了跑远点和工作上用,其他时候我都不开车……”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自己还没驾照呢!

    赶紧问成叔搞一个才是正事。

    文工团副团长笑:“你倒是老成持重,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有个车都巴不得到处显摆,挺好,坐啊,这段时间跟小曦怎么样?”

    这哪里是借调工作,分明是顺便盘问女婿。

    这辈子,哪怕死在外面。

    荆小强都不愿受这种约束:“您可能有点误会,我现在上学、兼职打工、做点小买卖,没有谈恋爱处对象的想法,起码跟陆曦没有,我也没想从她这里沾光,我的的确确是想过自由点的生活,不想感情婚姻受到这么大的压力。”

    最后一句,他还狗胆包天的指了指办公室,充满军旅气息,墙上还挂满各种军旗、锦旗、全都是军装偶有中山装的合影。

    这话已经说得非常清晰了吧。

    没想到陆妈妈笑了,还起身给他倒杯水,端到这边搭着勾花白布的茶几上。

    再隔着茶几在另一边的人造革单人沙发上坐下来:“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二十多年前我也有这样的顾虑,一门心思的想跳舞,想攀登艺术高峰,直到跟小曦爸爸结婚都还心不甘情不愿,觉得不是我想象的样子,但过去二十年的生活跟工作都告诉我,这是最幸福最美好的二十年。”

    荆小强有礼有节:“嗯,看陆曦就知道她成长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不过这是您的生活体验,不是我的,我祝愿陆曦未来幸福美满,但我自己更向往自由,没有任何压力的个人小自由,这不违法吧。”

    陆妈妈真的一点都不生气,甚至连上次看到过的威严都没有,始终饶有兴致的笑眯眯,还点头:“嗯,我明白我明白,我们家是特殊了点,所以不给你们压力,慢慢来,不着急,我们先说这次的事情,歌很好,十一月平京有个重要的演出,我决定就派人用这首歌,你去指导下,我相信你比任何人都更明白这首歌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荆小强内心暗暗松口气:“好,现在就可以吗?”

    陆妈妈连连点头:“就那边的排演厅,我不陪你去了,免得又觉得有压力,哈哈哈!”

    刚调侃一句,她就忍不住乐。

    看得出来是真的很满意。

    她拿起桌上的手摇电话呜呜呜了下,马上就来了个年轻的女兵,表情严肃的把荆小强带着过去了。

    马上把刚才有的那么一丁点生活气息打得稀碎。

    荆小强怎么敢招惹嘛。

    只想着赶紧糊弄两句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