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 48、先爱的那个一定会卑微
        杜若兰对这个场面很无语。

    有室友早就注意到荆小强给了她一袋子花花绿绿。

    哪怕她躲被窝里换上,还是被质疑到。

    太石破天惊了,简直有惊世骇俗的观念颠覆。

    就算是学生情侣,还没见着牵手而行呢,就先送内衣?

    其实在欧美国家这是很浪漫的招式吧。

    但90年的女生们被震撼得说不出话,甚至怀疑荆小强是不是变态,怎么哪哪都不管,先招呼这呢。

    群雌粥粥的肯定很闹腾。

    杜若兰也是被围攻之下有点昏头,被摸得血压飙升,听见歪曲污蔑小强?!

    急着分辩这是运动内衣,没看见我这负担嘛……

    你们看看荆小强那身板儿,健身锻炼的好建议,你们真是自己念头龌龊,想什么都龌龊!

    这是正儿八经的发明创造好东西!

    边说还理直气壮的边叉腰挺胸!

    使劲蹦跳证明。

    得,她以为只有自己有这种烦恼呢。

    殊不知是个女生都会烦恼这两坨,军训这段时间更是把所有不爱运动的都搞得苦不堪言。

    西子捧心这动作,真不是娇滴滴的装模作样,是真的痛苦。

    更重要是手感之下,杜若兰这模板结实稳扎不晃悠,的确是运动跑跳的必备佳品啊!

    于是直接包围荆小强去了。

    这可是从数千报考美女中间脱颖而出的表演班啊。

    在各自之前的学校、城市谁还不是个备受宠爱,独享校花美誉的小仙女呢。

    家庭条件也都还不错,各种优先获取权都习惯了。

    荆小强端得住:“没问题,先交钱,还有尺码报上来……”

    这下表演班美女们的内衣尺码,小强都有了。

    虽然女生们都很羞涩,但这为了身材健康,那就不含糊。

    因为这货一脸不脸红的传授健康理念:“总不能老了跟个米袋子似的甩来甩去吧……”

    想想都恶寒,女生们一起啐他不要说了。

    荆小强又强调:“但不要隐瞒尺寸啊,既不要因为虚荣心往大了说,也不要因为害羞就往小了报,这都是不科学的,最终只会导致自己受伤害……”

    女生们娇滴滴的齐声叫他闭嘴,求你做个人吧!

    咋不能当个这时代应有的安静美男子呢。

    那个潘云燕还别有用心的大呼小叫:“小兰呀,你可管管小强咧,他这要成了大众情人啊!”

    杜若兰叉腰,宽广胸怀有了用处。

    皮笑肉不笑的同样阴阳怪气:“没办法,我看中的男人就是这么优秀,这辈子他招惹的女人肯定不会少,我要是挨个儿吃醋,都能开个油盐铺子了,而且指不定有多少人就等着我发飙闹矛盾呢,偏不!”

    说完还堂而皇之的伸手揽了荆小强的胳膊走开!

    其实手指头还是含恨拧转了,但荆小强稍微绷紧点肌肉,那叫一个费劲!

    但荆小强也是趁着这个动作给她竖大拇指,对的,这种态度才是对的:“还应该加上,爱谁谁,只有自己独立自信好看了,才不会成为别人的附属。”

    杜若兰笑靥如花,却压低声咬牙:“你就想不打扰你泡妞吧!”

    荆小强心想你真是打扰老子炮妞了。

    就讨论科学研究:“到底哪一件最舒服?会不会有憋着了喘不过来气的,你这尺码对不对,到底是偏大点还是小点好?”

    杜若兰浑身都发烫了,特别胸口感觉被捂住似的,发软:“你!你……不许给她们做!”

    荆小强已经收了钱:“生意,这是生意,先在戏剧学院推广试验,搞清楚了各种尺码和用户反馈,这算是扩大了样本数量吧,然后音乐学院……哦不,是舞蹈学院,体育学院,哇喔,我应该到什么地方去组织生产呢?”

    杜若兰小白牙都呲出花来:“你怎么是个钱串子呢?!”

    荆小强理所当然:“不然呢,一平方的房子2300,要呆在沪海这个大城市,起码就要有个住的地儿,还有健身餐顿顿都是钱,我这学费、伙食费都是自己挣的,不寒碜。”

    杜若兰毫无原则底线,马上又有点心疼:“啊,要不我明天去找找有没有广告拍摄的机会,以前在我们那边我拍了不少。”

    荆小强满脸嫌弃:“可拉倒吧,你这正儿八经的表演课都还没上过,先把自己的业务能力锻炼好,而且你这个胸约束点,可能戏路都要宽些。”

    有个套路怎么说来着,如果男女之间话题已经随意进出三点之间,基本上就没有亲密边界了。

    杜若兰已经没那么脸红,低头看看承认:“确实要方便好多,二号还行,五号就太紧了,一号还是有点晃悠……内个内个四号磨得有点疼捏……”

    荆小强就哦哦哦:“那就买那家的,你肯定不会往上滑,我看潘云燕就危险得很,这松紧带还得可调吧。”

    不能亲手检测真是太艰难了,搞科研不容易啊。

    全靠目测,当然现在有了一手数据,稍微印证了下误差也不大。

    主要是荆小强熟悉的都是欧美尺寸,对东亚数据要重新统计,面儿越宽越好。

    杜若兰又嗷呜:“我要跟你一起去!”

    光是想想他给别的女生一件件把内衣,就觉得有点膈应。

    荆小强无所谓,还觉得兴许糟心了会失望放弃呢。

    所以第二天中午两人抽空跑到服装市场买泳衣的时候,他就加倍细致的挑选品评,开始套磁想知道生产厂家的情况。

    没想到杜若兰是真的心宽,昨晚在被窝里就甜滋滋的想,都收了钱就没收额滴,那还不是区别对待嘛。

    今天这么出来走走都大清早想方设法做准备,穿了裙裤在军装里,出校门前到洗手间再换上件淡黄色衬衫,就是青春美少女了。

    一公里不到的路程,光走过来都全程开心,荆小强还催她跑起来!

    幸好穿了二号,所以愈发显得重要,不等荆小强说就自己买了三四件要混在里面一起改,以后就有得换了。

    可能只有大熊妹子才明白,别人眼里的优势就是巨大负担。

    穿宽了显胖,穿紧了显骚,各种场合,人家不管不顾的首先就把目光往胸口看,那感觉真是别提了。

    自从穿了小强牌运动胸衣,整个人都清爽自在许多。

    从出校门就抓荆小强的袖子说自己上午军训累着了,于是顺理成章的牵着手。

    开心得不得了。

    然后既然都来了服装市场,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还不眼冒精光。

    使劲东张西望,然后征求荆小强的意见。

    当初陪冯晓夏来逛,那是要送县城少女去首都站稳脚跟,于情于理还有考虑到后面没啥威胁,荆小强都要掏腰包。

    现在一毛不拔。

    但能提点建议,哪哪你穿可能合适,这收缩了胸口规模,怎么搭配可能更好。

    这年头的姑娘大多没后来那种物质,不但不盯着要男生掏钱,还投桃报李的帮荆小强建议搭配。

    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对自己的都有点不上心了,到裁缝铺子都心心念念:“你跟阿姨慢慢说,我去上个厕所。”

    然后偷偷倒回去拿自己的零花钱给荆小强买了件灰色高领绒衣,早就立秋了嘛。

    荆小强看见,一点都不感动:“多少钱,我补给你,爹妈的钱不容易,你还没赚钱就别乱花钱。”

    之前那么彪悍的西北妹子,居然想落泪:“你给我买的都没要钱。”

    荆小强不屑:“你个零收入跟我比啥,而且我给你买是因为做试验,理论上应该给你点费用的,你收不收?”

    杜若兰气得砸了衣服袋子到荆小强脸上,满腔柔情给狗吃了的糟心感冲出去。

    荆小强啥场面没见过,小姑娘就是这么烦人情绪化,摇着头捡起东西继续跟看戏的裁缝阿姨商量修改。

    杜若兰跑出来就消了气,又偷偷等了好一阵,才看见一身军装的男生,慢条斯理的提着塑料袋出来。

    她很是挫败懊恼的挪出身子面对。

    老实说,这一片儿都是老洋房老院落,不是遮天蔽日的道旁树,就是繁茂的老建筑爬山虎常青藤。

    一身清淡衣裳的少女站在充满岁月沧桑感的墙角,极美。

    荆小强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叹口气走过去伸手摸摸头:“所以说玩什么呀玩,投入感情的那个一定会变得卑微……”

    就算这年头还没摸头杀这种梗,杜若兰还是瞬间泪奔,直接伸手抱住了荆小强的腰,紧靠在那宽厚的胸膛上,嗅着军装的汗味大哭:“额稀饭你嘛,额真滴稀饭你……”

    胸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