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 33、我真没有那么高尚
        荆小强之所以义无反顾的来沪海歌舞厅唱歌。

    就是他发现自己拥有弹唱歌舞技能之后,好歹也是戏剧学院出身,经历过那些年的圈子。

    明白这是改开之后整整一代天王天后都是从歌舞厅唱成名的短暂年代。

    无数响当当的名字都在这个阶段大红大紫,奠定后来可以吃多少年的老本。

    无论是捞够了现金,买车买房投资收益,还是一直可以腆着老脸出来走穴捞金。

    只有这一小段时间是整个国内商业歌舞最野蛮生长的阶段,没有那么多包装,没有那么多派系公司。

    单凭唱歌,就能在歌舞厅赚钱发迹。

    荆小强没想过出名。

    他从来没把自己当成歌星。

    可过去这接近五十天时间里,沪海市中心的几大歌舞厅里,交响乐团歌舞厅绝对是人气、口碑、体验的第一名!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年轻歌手小强,用迪斯高舞曲起步,再用沙哑抒情的嗓音形成个人特色,最后还能用诙谐的叙事歌曲模式调节气氛,这已经不是普通歌手能做到的事情了。

    最重要还在于他这一系列外文歌曲,不但给同行树立了难以超越模仿的门槛,在崇尚国际化的沪海,普遍崇洋媚外的这个年代,还真是山羊打了绵羊屁,骚气又洋气。

    等到他开始用这种个人特色嗓音,挨着演绎当前流行的港台歌曲。

    其他还驻扎在沪海的歌手已经觉得相当挫败了。

    因为听过小强唱歌,再到别的歌舞厅,都会觉得差点意思。

    譬如说当时著名的骆中旭,后来大红大紫的黄妈,这会儿都在另外几家唱歌。

    结果都找了理由离开沪海了!

    成天被舞友来说那谁谁谁唱得怎么样,带动气氛又是一绝,您这是不是有点太做作了之类,很搞心态啊。

    有电视台之类关系的去平京,想赚钱的南下到粤州鹏圳,反正稍有名气的这会儿都不想呆在沪海。

    只剩下一些不出名的新手在各家支撑,看新学期开学以后音乐院校有没有人能够来顶上。

    整个沪海歌舞厅行业都震动了,隐隐然有点当年程大家、梅大家唱红沪海滩的味道。

    来挖荆小强的人其实川流不息,唱片公司也来过不少。

    可惜挖不动。

    荆小强没有其他歌手那种趁着当红拼命找钱的心态,每天固定五首,唱完收工,不然能给多少?

    两块钱一张门票,一个歌舞厅自己可能都才门票收入两三千,场地、电费、乐队啥的各种成本刨掉。

    能给歌手一千吗?

    这年头,歌厅唱歌,每天最多也多不到涉外酒店的健身小费。

    至于唱片公司邀请发专辑,没资格参与分成,能拿几千到一万就到顶了。

    也争不过沪海现在已经在合作的音像公司啊。

    所以荆小强这种漫不经心的做派,反而有点饥饿销售的效果,让舞友们每天都听不够,没觉得审美疲劳。

    整个沪海滩口碑极好!

    听过没听过的都在朝着这里涌来,只有挤不下了才转向其他歌舞厅。

    好多舞友都是奔着听小强唱歌来的,黄牛都自主维护秩序。

    现在听说这是小强的老丈人,成叔挽着的妙龄女郎都惊喜不已。

    荆小强没好气,伸手隔开棒打鸳鸯:“别理他,糟老头子坏得很,小姑娘别上了他的当!”

    那姑娘嗲得要命:“人家才不小呢……”

    还横摇。

    成叔太喜欢这种调调了,一个劲推荆小强回去唱歌:“你忙你忙,别管我……哦哦,要一起回去,记得哦!”

    荆小强无语,内心哀嚎我真的错了!

    这个老逼登真是被他妈管了一辈子,就跟那查尔斯王子似的,沪海地界上做点什么事情,只要是他原来圈子的任何人,估计消息都会传到他妈耳朵里。

    唯有荆小强这个纯粹的外来户最安全!

    怪不得那么热心的帮忙搞辆车,司机、女婿、挡箭牌、娱乐业向导,简直齐活儿……

    荆小强觉得凯迪拉克都不香了!

    等他唱完五首歌去找这个老家伙的时候,居然已经学会了恰恰,正在扭着屁股跟横摇妹子周旋,开心得不得了。

    荆小强没好气的一把揪住他衣领撤退,成叔还勉力给妹子告别,约好后天见……

    绕到后门外路边开上车,荆小强纳闷:“为什么约后天,后天我要去大学报到,没准儿就不来了。”

    成叔身不由己:“明天囡囡回来,晚上送她去学校……要不你帮帮忙吧!”

    荆小强人间清醒:“啊呸!你少绕这么大的圈子,没门儿,别以为帮我便宜收了车,还停你那就理所当然的使唤我,你都知道找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怎么就非得让我找年纪大的?”

    成叔在副驾驶唉声叹气:“我这个做父亲的失败啊,没有早早的帮女儿解决终身大事,难道我也要到公园相亲角去摆摊了吗?”

    荆小强冷眼旁观:“演,继续演,请开始你的表演。”

    成叔摆事实讲道理:“我们家真的还可以,国内的资产好早就全部捐献了,但海外还有存款,打报告就能取外汇回来,你跟囡囡绝对不愁吃穿……”

    怎么突然就被并列起来了。

    荆小强嗤之以鼻:“没错,你的确很有眼光,我非常优秀,但你觉得我是当上门女婿的样子吗,我现在这种收入能力跟舞台专业能力,自由自在的过日子不香,非得去你家被约束起来,换你你愿意吗?”

    成叔真是个好玩伴,没啥坏心眼。

    呆呆的坐在那想想承认:“不愿意,说实话,我羡慕你得不得了,让我再活一次,我宁愿要自由自在的去打拼一辈子,而不是这样无时不刻都被约束了,做什么都不是我的本意,我这辈子憋死了!”

    荆小强伸手拍拍成叔的肩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还有,你现在拥有的是无数人渴望的,别无病呻吟了,既然来了,就演好自己的角色吧,来,到家了,我忽然不想把车停你车库了,陷阱太多,我得掂量下。”

    果然有得必有失,成叔拉荆小强陪着进屋去露个脸,家教极严的证明他没有鬼混,在外过夜就更不要想了。

    荆小强开车走的时候,都完全能感受到成叔站在窗前,看着他远去的极度羡慕眼神。

    有车,感觉的确完全不同了,自由的维度都瞬间扩大好多倍。

    在还很稀少的市区公路上稍微跑跑就到郊外,漫无目的的开到一处灯火辉煌的港口码头对岸,把车停在水岸边享受这种凉风习习的放空感觉。

    结果刚开始就被蚊子袭击,关上车窗又闷热,正畅想以后带妹子来坐在这里的小资情调被打得稀碎。

    紧接着电筒光照射过来,厉声喝问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荆小强第一时间都准备跟犯罪分子作斗争了!

    以前在新泽西或者布鲁克林这边,稍微跟女友逛到偏僻点的地方,入夜以后就可能会被帮派分子袭击抢劫。

    这也是他狂练身体的起源点。

    回到国内还不安全吗?

    好像九十年代还真有点乱。

    结果马上看见挎着冲锋枪的民兵跟表情严肃的警察,他立刻就怂了。

    在花旗待过的就知道千万别跟警察横。

    高举双手投降,接着被高度警惕的警察和民兵押着开车回警署,出示那张机关单位的购车收据都不够,哪个单位,能找谁来担保领人?

    荆小强摸遍全身,实在是不想提到成叔,那不就成了那家的赘婿么。

    而且也没成叔家的电话啊。

    只找到了周晴云的那张名片。

    打电话给音乐学院教授,周晴云以学院名义口头担保都不行,得自己亲自打车到郊区来领人,不然就是明天保卫科出介绍信来取人。

    看着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头发混乱的匆忙抵达,荆小强觉得抱歉极了,终于有点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使劲给周晴云鞠躬。

    大学教授工作证还是有威力,主要是荆小强无意中闯进了造船厂的范围,那里可是有军舰制造的高度机密。

    荆小强欲哭无泪:“我就是刚刚开了车,想到处走走,漫无目的的走走……”

    乌漆嘛黑的那个地方,连照相机、望远镜啥都没有,当什么探子嘛。

    反而是周晴云连忙帮他解释:“我们是艺术院校,艺术家有时候需要灵感,需要思考,最近他正在创作跟空军战士有关的作品,可能需要感受采风,我们回去会加强思想教育……”

    这才把荆小强领走,居然从头到尾都没人查荆小强的驾驶证!

    还要千恩万谢警察叔叔的高度警惕,挽回了可能更加严重的后果,荆小强开着车出来回市区,抱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四五十岁的人了,还出这种洋相,差点把头埋进桃木方向盘里。

    又是声乐教授安慰他:“我知道,我明白,艺术家都是格格不入的,要用与众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不喜欢墨守成规,也不愿安于现状,可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需要每个人都整整齐齐,你是个好孩子,苦闷也是正常的……”

    荆小强猛抬头,很想说,不是的!

    我是在惆怅的想妹子……!

    想大波浪的那种妹子,而不是纯情、坚定、女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