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 31、套路反套路
        就像那些拉力赛、场地赛的各种车型一样。

    看似跟量产车外形差不多,其实除了壳子里面可能连底盘都完全换过了。

    这花旗总统的车肯定也是里面改得妈妈都不认识。

    但就是这个外壳也够唬人,整个八十年代在花旗,这车就是各种社会名流彰显我跟总统坐同款的高档货色。

    当然顺便也就造成了凯迪拉克皇帝女儿不愁嫁,整个八九十年代都不思进取。

    彻底被宝马、雷克萨斯等其他品牌从外部、内饰、动力、科技等全方位甩开差距。

    荆小强晓得这车在九十年代初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但在花旗就像国内的老红旗轿车一样,有情怀,二三十年后依旧有不少老白喜欢这车,复古、翻新的不少。

    可现在真正看到新车,荆小强还是被震撼了。

    深蓝色车身、黑色皮革包裹车顶,全身镀铬装饰都闪耀着那个年代美式豪华的定义,停放在夕阳下的车身格外耀眼。

    引擎盖上的立标让荆小强都爱不释手,单位司机还苦恼:“也不知道设计这么个东西干嘛,别说小孩子,连各单位的大人都喜欢伸手摸呀掰的,掰歪了好几辆,这辆没受伤。”

    荆小强懂:“这种礼宾车,以前经常要参加巡游,立标就是为了让司机能判断对齐马路线的,后来有立标的车,就成了显示有地位的意思。”

    成叔听得津津有味,还给陪同的单位人士树大拇指。

    以前在花旗玩车的时候肯定开过这车,但那都是翻新古董车。

    荆小强还以为其中有些配置是后来加的。

    现在明白,这就是那还处在高峰期的花旗豪华车标配。

    棱角分明的车身造型,直瀑式镀铬进气格栅,八十年代就有自动空调,全真皮内饰,一直到车顶甚至A柱都覆盖,让人简直不忍把车停在户外。

    连一个车窗玻璃边的手动门锁开关小拉手上,都覆盖着压了凯迪拉克标记花纹的皮革装饰。

    怀挡设计、脚踏驻车、光纤传导显示、全套电动座椅腰垫调节、那年头就有的全电子仪表盘、定速巡航等等已经够让人惊叹了。

    藏在凯迪拉克尾标下的后备厢钥匙孔,要把后车牌翻开才能看见的油箱进口。

    就必须得是老玩家才知道的隐藏细节。

    荆小强顺手打开检查,结果那套杜比降噪的卡座一摁,触感极其清脆的音响面板,带动出“情歌王子罗伯特”的沙哑嗓音,回荡在车厢里!

    司机炫耀:“最流行的罗伯特!有老沪海额腔调,酿吾尼心动了!”

    成叔上来就坐后面,悠然自得的听着打拍子:“小强,你也叫罗伯特呀。”

    荆小强心头暗骂,卧槽尼玛说了只卖二三四线城市,音像社还是卖到沪海市里面来了!

    交响乐团那边已经有人说外国交流回来,在欧洲看见《Lambada》这部电影上映。

    这两年内《I Do it for You》的侠盗罗宾汉也一定会在全世界成为大片。

    尼玛,老子还要在沪海读好几年书,要是崩开自己是抄袭这俩电影的,在戏剧学院不得社死啊。

    歌舞厅真不能去了,最近两天已经看见不少学生打扮的年轻人开始蜂拥进来。

    脑瓜子想着这个,手上不含糊,把车打着在停车场里面转了两圈,机关车队的保养极好,一共才七千多公里数。

    买了吧,这机会确实难得,以后给爸开都行。

    他尤其记得上辈子老爸开了几十年的单位车,自己唯一回国那次给他买了辆马六,高兴成什么样了,满城到处炫耀。

    这一世要加倍补偿。

    成叔看他点头,马上搂着车队主任进去商谈价格。

    荆小强本来想的是成叔可能中间怎么都要沾点,这也是人之常情。

    可陪着他的司机一边抽烟一边啧啧:“这个车,除了他,连区长市长都搞不走,好多人都看着的……”

    荆小强腹诽,堂堂沪海市长,还会在乎你这么个车?

    成叔就出来了,一脸满意:“五万块,给钱开走,过几天来拿过户手续。”

    这是真照顾荆小强,个把月里成叔经手换掉的美钞就差不多这个数儿。

    拿出来一点都不心疼。

    荆小强惊得头都要掉了,还得开车出去到银行取钱,然后回来给机关财务交付开收据的时候,人家一定要成叔在后面签字。

    这事儿就各方满意,收到五万块的机关那边欢喜得不得了!

    成叔明显很享受这种面子,舒坦的出来坐在后座,指挥荆小强开车:“我这是帮他们呀。”

    荆小强其实不想问,很多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好,他也不感兴趣。

    架不住成叔要显摆:“单位都没钱的,你知道沪海外事活动又多,连市领导每周参加一两次商务活动,都会额外增加几百块的个人开销,衣服、酒水这些按照财务纪律是报不了账的,有人说没钱就不要去了,呵呵……改革开放不走出去引进来,怎么行呢?”

    荆小强不吭声。

    希望自己买这车不违法吧,看起来似乎也不触动什么。

    听着自己唱的歌,成叔指路,距离酒店不远,就在交响乐团后面一片老洋房,靠路边的黄金地段真有个空荡荡的车库。

    小三四层的那种老独栋别墅,车库门开在马路边,成叔自己都是从另一面的花园进去。

    叫了他老婆拿车库门钥匙来开门,然后和笤帚一起丢给荆小强:“自己收拾,以后自己把车停在这里就不管你了嗷。”

    成叔他老婆矫健结实,五官端正但一看就不是沪海人最强调的本地气质,表情生动的看两眼消失掉。

    这跟老克勒的风格不搭呀,怪不得这货经常建议出去嗨一把。

    不过这会儿自己没房,酒店停车不知道多贵,租的那个弄堂全都是晾衣杆和各家物件,根本不可能停车,学校估计连校长都没这么好的车。

    这就在音乐学院隔壁,距离戏剧学院一公里多,到排演厅也是这个距离,几乎在各处中心点上,方便得不能再方便了。

    卷起袖子就干,顺便问靠在边上抽烟不动手的成叔:“你……不经常去听交响乐吗,就在前面。”

    成叔叹气:“我运动细胞不错,从小就不喜欢音乐。”

    荆小强再问问:“那……歌舞厅也不经常去了?”

    成叔压低声音悻悻:“我妈从来都不允许我……”

    话音刚落就若无其事的弹开,车库底部有个连通到室内的门打开,果然是成叔的老婆端盘水果出来:“小伙子累了吃点水果,听说你最近和老成经常在一起呀。”

    以荆小强的经验,这大妈性格可能有点彪悍,但那是对外,在家里绝对服帖老公不会炸刺,成叔肯定不怕老婆。

    而是怕他妈。

    果然马上就有位穿着旗袍,还戴着珍珠项链,白发梳得一丝不苟的老太太被彪悍老婆扶着出来,目光炯炯的看荆小强,还戴上了金丝眼镜认真看。

    就是这一下,荆小强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自从陆曦以后,他还是有警惕性的。

    等老太太慈祥的开始盘道:“听阿成说你在花旗生活过不少时间呀?”

    荆小强警报嘟嘟响:“没有没有,我跟成叔说着玩,您看我这岁数怎么可能,一直都在家里,川东县城小地方。”

    狐朋狗友吹牛逼无所谓,这种追根溯源查户口绝对不乱说话。

    成叔还乐呵呵的帮腔:“那你英语那么好,开车这么熟练,说起花旗那边头头是道。”

    荆小强有理由:“你看我这个子就不是川东人,我爷爷是北方人留过学的医生,抗战时期逃到陪都附近的小地方行医,奶奶就是沪海人家做过护士,也逃到那里相遇,然后才有我爹,我爹现在都在给单位开车,我妈还是小地方的医生,从小更是听爷爷奶奶讲很多花旗沪海的故事,但家里啥都没有了,所以我才决定来沪海读大学,以后有机会出国去看看……”

    嘴上瞎扯,心里打定主意这辈子再也不出去了,手上也没停歇,麻溜的收拾出空间来。

    他寻思把自己条件已经尽量说得很差了,沪海人家不是非常在意各种条件,优选本地人嘛。

    谁曾想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没说啥,吩咐儿媳妇再给车库装个亮堂点的灯泡,自己就优雅的告别回去了。

    荆小强决定索性把形象破坏点,等那边婆媳都走了,低声怂恿成叔:“晚上……跟我去歌舞厅不,那才是我上班的地方。”

    这种浪荡子肯定不会当成女婿备选了吧。

    这时候荆小强终于反应过来,之前成叔三番五次提到出去白相白相,那都是在考验自己呀!

    套路无处不在!

    必须反套路!

    结果成叔飞快瞥了眼那关上的门,眼里绽放出璀璨的花火,点头点得跟弹簧木马一样,鼻毛都窜出来好多。

    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