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塌房偶像到文娱巨星 > 第四十九章:卡门.....以及吻戏
    丁炙昨晚有场夜戏加雨戏,拍到了凌晨两三点,今天一大早又继续起来开工,即便是以他的精力,这会也略显疲惫了,所以这会正在房车里闭目养神。

    对的,他这会也有了自己的房车了,是公司配给的,再加上有小胖这个助理,以及还有个和邹雨桐共用的造型团队,基本配置都还算齐全,咱们炙哥这会多少也算个角了。

    这说明了欢颂确实开始重视他了。

    其实也不难理解,这会儿《八佰》正是票房爆火的时候,丁炙虽然在里面所有镜头加起来都只有几分钟,但无疑却是整部片里最为亮眼的角色之一。

    这段帧帧抓人的“跑桥”戏,甚至可以说是除了陈树生纵身一跃之后,最大的泪点之一了,令某瓣网友在其剧照下刷起队形:丁炙,我记住你了!

    也越来愈多的人开始注意到了这个仿佛突然冒出来的“前”流量爱豆,在《八佰》上映前嘲讽过丁炙的那一撮闲的发慌的喷子,这会更是早已偃旗息鼓,当起了闷头葫芦。

    这和之前在短视频平台突然冒起来的虚火不同,这会可是扎扎实实地开始了路人缘回流。

    甚至有些手头有项目的片方,也开始把丁炙纳入考虑的范畴内了,说明他的演员身份,已经渐渐覆盖了他以前“塌房爱豆”的标签了。

    而在开拍的《窥探》剧组里,男主演和编剧的双重身份加持下,丁炙的地位也在无形中越发地稳固。

    在片场上,他的大魔王气质初现端倪,有些像一些武林高手神功初成时,掌握不了真气外放的情况类似,时不时就把和他演对手戏的演员压得死去活来的。

    除了汪迁远这个老大哥,还有在剧中饰演他亲生父亲的刘义军两个老戏骨外,其他人和他有着对手戏的演员,包括女主邹雨桐和女二文咏杉,在都会时不时被丁炙给虐一下。

    这样一来,大家都有点提心吊胆的,生怕自己出错,反而在某种程度加快了拍摄进度。

    对了,饰演丁炙戏里父亲的这位刘义军,其实也是广大观众们听名字不知晓,一照脸就能认出来的那种典型老戏骨,算是斯文败类、笑里藏刀类型大反派的专业户,甚至有人调侃只要他一出现,总会担心主角斗不过他。

    至于和男主角各方面都对标的男三号朱以隆,则是已经被调教成了炙哥的形状了,不谈也罢。

    丁炙突然察觉到了啥动静,睁开眼睛,侧头看向车窗外,吓了一跳。

    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把手作望远镜状,趴在贴了防窥膜的车窗使劲地往里瞅,那架势就像在霓虹街头发现了一辆在晃动的魔镜号一样,贼兮兮的在窥视着什么。

    丁炙看着那快贴到车窗的琼鼻,眯了眯眼,伸手把车窗给摇了下来。

    “诶呀!”

    邹雨桐本来就倚着车窗的头,一下子就有些收不住,直直磕了进去,丁炙反手一托,稳稳地托住人姑娘的下巴,修长的手指恰好盖住对方的口鼻,只露出了那双漂亮的眼睛。

    距离极近,四目对视。

    邹雨桐瞬间愣住了。

    “你干嘛呢?”

    丁炙也恰到好处地抛出问题。

    邹雨桐纵使也是个社交牛逼症点满级的家伙,此时也不觉尬在那里了。

    看着丁炙那愣住的表情,她的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起来,那鼻息的热气在丁炙的指缝中穿过,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既尴尬又迷茫。

    对啊!

    我是谁?

    我在哪?

    我特么的到底在干嘛呢?

    “我......我来看看你......”

    邹雨桐被半捂住的嘴有些含含糊糊地嘀咕着,那嘴唇触碰到丁炙的手,软软的,凉凉的。

    气氛里的尴尬浓度越来越高,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邹雨桐眼睛一闭,那头往外一缩。

    “哎呀!”

    邹雨桐又是一阵痛呼。

    “又怎么啦?”

    “卡.....我卡住啦!”

    邹雨桐终于自暴自弃地大喊出声,反正也不可能比这更丢脸的了,只希望丁炙这辆位置停得这么偏的房车周围,没有剧组的人恰好路过吧。

    “呲~”

    丁炙嘴角抽了抽,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不明所以的鼻音,似乎在使劲忍着笑出声。

    “等等哈!”

    他手轻轻拖着对方的脑袋,伸过手又把车窗完全摇下去,然后覆在对方的头顶,垫着车窗的顶部,以防她撞到头。

    还没等邹雨桐感叹炙哥的温柔,突然听到了他低沉的声音。

    “走你!”

    丁炙的手轻轻一送,邹雨桐顺势整个人往后摔了个屁股墩。

    “啊!”

    “丁炙你!”

    咱们炙哥打开车门,看到姑娘的狼狈样,一边拍着车门,一边嘴里咧开,笑得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哈哈哈哈哈哈!活该!让你偷窥!”

    邹雨桐起身拍了拍屁股,猛地跺了跺脚,露出了痛苦面具,张牙舞爪地要扑过来报仇雪恨。

    然后炙哥笑容不减,抬手平推,卡在姑娘的额头上,同时身体往后一弓。

    “啊啊啊呀呀呀呀!”

    邹雨桐一米六七的身高在女生中也算得上是身材高挑的了。

    但是丁炙是一米八二的大高个,臂展又极长,这样一来,邹姑娘的“夏姬八打”拳法压根就碰不到丁炙的一根汗毛。

    ......

    “我来找你对戏!”

    邹雨桐摆出肘击威胁,让丁炙不许把方才那一幕宣扬出去后,说起了正事。

    虽然丁炙也没搞懂,要对戏在车外面喊就好了,干嘛要趴在车窗外呢。

    万一有人在车里面玩手艺活怎么破?

    “对啥戏?”

    邹雨桐眼珠子滴溜一转,突然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

    “吻戏呀!”

    “?”

    丁炙一愣,想到了李子峰似乎是和他说过,感情戏的亲密戏份全部删干净不现实,有些剧情推进确实需要一个突破的契机。

    而且,观众也真的爱看这些啊!

    最后删删减减的,还是保留了一场吻戏。

    丁炙一边想着,一边不自觉地目光下移,看着姑娘那小巧精巧的红唇,不知为何,突然想起方才手指上那软软糯糯的触感,目光突然忽地错开,喉结不自觉地滑动一下。

    “怎么啦?害羞啦?要不要姐姐先陪你练习一下啊?”

    邹雨桐似乎是找到了复仇的机会,一脸坏笑地又跳了过去,追寻着丁炙躲开的目光。

    “要不要......”

    但她触及到丁炙的眼睛时,不知为何,也同样想到方才对方把手轻轻托在自己下巴时的场景,不知为何,嘴里调侃的玩笑话也突然一滞。

    “哎,真不禁逗,没意思!”

    邹雨桐突然装作没了兴趣一般,也把眼神错了开来,和丁炙一起倚在房车的车门上。

    一个看向左边,一个看向右边,突然无话。

    抬头望天,天好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