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塌房偶像到文娱巨星 > 第十七章:来和我一起整活吧!(求推荐,求月票)
    “啊~爽~”

    “啊~”

    丁炙和李修缘同时发出了一些听上去有些不可描述的声音。

    完了李修缘侧了下身。

    “我说这家温泉洗浴的足疗师傅手艺不错吧!刚才拉着你还推三阻四的。”

    丁炙眯着眼,享受着老师傅那力道十足的足底按摩,懒洋洋地嗯哼了一下。

    讲真,丁炙无论这辈子还是上辈子,都是南方人,李修缘这东北孩子一见面就不由分说地拉他去洗浴中心的动作,着实是把他整的有点懵。

    尤其是被拉进男宾之后,一排排的更衣柜前面,几个直接光着屁股腚,顶着小肚腩的客人晃悠晃悠地走进浴室,着实有些辣眼睛。

    不过炙哥以前打天下的时候,也有过不少和一些地头蛇谈判讲数的经历。

    那些有活力组织一般讲数时的首选都是澡堂子,因为这么一来,大家除了围住腰间的毛巾外别无一物,坦坦荡荡地也藏不了什么武器。

    而且据说水流声是后期都比较难以处理的噪音,所以澡堂子里嘈杂的水流声也能有效地削弱窃听设备的效果。

    这是不是真的丁炙也不知道,反正电影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

    所以有过类似经验的丁炙,此时也没有太过于拘谨,脱吧脱吧后,在李修缘那有些隐晦的羡慕目光中,随手拿过一条毛巾围在腰间,挡住那摇摇晃晃的大钟摆后,两人抹身进了浴厅。

    然后丁炙经历了这辈子的第一次搓背,由一开始的不习惯,再到“咦,有点东西”,最后竟然舒服得差点睡着了。

    简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完事后,两人穿着浴服,优哉游哉地跑到休息室,叫了俩足疗师傅。

    嗯嗯哼哼地开始按起脚来。

    “小哥你还真吃劲啊!”

    丁炙这边的足疗师傅不禁感慨道。

    李修缘不知是被戳到了什么奇怪的攀比心,也让给自己按的师傅使点劲。

    然后.....

    “┗|`O′|┛嗷~~”

    事实证明,人与人的体质还是不尽相同的。

    一套东北待客之道后,两人终于静下来聊起了天来。

    “阿炙啊,最近混得怎么样了?”

    “还是那样呗,半死不活的,刚拍完一部戏,估摸着下一单不知道得啥时候了。”

    吸收了前身记忆之后,丁炙本就对李修缘没有太大的隔阂,再加上这个人无论是在记忆中,是还真的接触后,他那来自东北那旮旯的豪气和仗义都深对丁炙的脾气。

    所以在丁炙的心底,也算是认了这个朋友,于是说话什么的也随意地多了。

    “诶!我说这些日子没见着,感觉你好像变了好多啊!”

    “人总会变的嘛,总像以前那样死气沉沉的难道就好吗?”

    “是这个理。不过阿炙,你和你们公司的合约啥时候到期啊,我记得那时候你和我说过的,现在也快差不多了吧!”

    “怎么?有什么好介绍吗?”

    丁炙懒洋洋地侧头看向李修缘。

    “这个嘛......有没有想过,不干这行了?”

    李修缘沉吟了一下,突然说出句有些让人出乎意料的话。

    “阿炙,我是认真地在建议,你在那件事......”

    李修缘说到这里突然一停,看了看丁炙脸色没什么变化后又继续说了下去。

    “在那件事后,你们公司不是基本放弃你了嘛。

    咱们当初那次选秀,说得好听是全民选秀,造星运动,实际上不过又是把咱们当做另一种类型的圈钱工具罢了。工具一旦出毛病了,不都是丢了就好麽。

    说实在,我也是从一开始就看透了这点了,所以才坚决不成团的,咱知道自己没那能耐,能杀出那个怪圈。”

    丁炙不予置否。

    李修缘却是越说越起劲,“以前你还觉得我不上进,实际上哦,这个世界总要有人当废物的,为什么不能是我呢?你看我现在偶然给朋友们编个舞,没事的时候直播整个活,不比你们几个累死累活的来得快活嘛!”

    说着说着,他又突然叹了一口气。

    “阿炙,说真的,你前两年的状态真的太吓人了。有时候我都会乱想,担心你什么时候会想不开呢哈哈哈。”

    “放心啦!我心里有数的,现在,我觉得拍戏很有意思,也没有那些执拗的想法了,我觉得也许这个也挺适合我也说不定。”

    李修缘的担心其实早已成真,他真正的朋友实际上已然逝去,这让丁炙的心情多少有些复杂。

    “嗯,现在看你的模样,确实也是走了出来了。不过嘛,如果以后干不下去了,来投奔我!我带你干直播!”

    丁炙笑了笑,看着李修缘在那耍宝,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以前那些咋咋呼呼的小弟,突然之间,也觉得没有那么孤独了。

    “话说你都是直播些啥啊?”

    丁炙随口一问。

    “不是吧?阿炙你不是说有看我直播的吗?敢情都是骗我的?”

    “啊这.....这不是前阵子拍戏太忙了嘛。”

    “主要就是和水友聊聊天啊!然后偶尔整整活什么的。

    比如像我这会其实就是刚旅游回来不久,实际上就是我团队带着摄像机,在凌晨六点钟把我从被窝里扒拉出来,啥也不让带,让我穿着睡衣拖鞋飞的到机场,每到一个地方落地,就随即抓一个人问对方的行程,那个人到哪我就到哪,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丁炙被勾起了好奇心,“那你到了机场后,抓到的那个人是去哪的啊?”

    “三亚......”

    “所以你就穿着一身睡衣和一双拖鞋去了三亚?”

    “对啊!我手机都没带!然后三亚落地之后,随机抓到的人居然是去当地的水上乐园!你说大冬天的,怎么会有人去水上乐园?”

    “哈哈哈.......”

    不过丁炙有些怀疑了,“这么无厘头的玩意儿,真的有人会看?还能赚钱?”

    “看的人可多了!现在那些沙雕网友们就爱看这个。”

    丁炙只能摇了摇头,感叹世界无奇不有。

    李修缘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眼睛越来越亮,“阿炙!反正你现在这么闲,要不,来和我一起整活吧!”

    “不!太无聊了!”

    丁炙现在的自我定位可是从十恶不赦的矮骡子,好不容易晋级到了文娱艺术家的级别了。

    怎么可能自降身价去整活?

    想想都不可能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