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无敌从铠甲勇士开始 > 第十八章 成功和失败
    “混蛋,你在说什么?”

    第一个开口的是来栖,他忠实拥护四方川,拥护菖蒲,不能容忍有人抢夺属于四方川家族的东西。

    现在显金驿垒失陷,最重要的就是甲铁城了,它必须是菖蒲大人的。

    “不要胡说,菖蒲对待大家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绝对是甲铁城最好的主人。”夏亚也开口说道。

    他是想掌控甲铁城,但是却不是这样直接掌控,他想的是通过菖蒲掌控。

    这样那些终于菖蒲的人和崇拜他的人,都不会对他的命令有所违抗。

    如果是直接从菖蒲手里夺权的话,说不定还会有四方川家的忠臣暗中做些什么,很麻烦。

    四方川家在显金驿守护了这些人那么多年,威望肯定是有的,忠臣也不会少。

    毕竟他又不是要在这里做一番事业,过段时间就会离开,没必要费这个力气。

    但是夏亚拒绝,菖蒲却陷入了思考,过了会儿,她缓缓开口,“我也觉得你可以带着大家走向更美好的未来,甲铁城就交给你了,夏亚,请你一定不要拒绝。”

    菖蒲说着,将从那些人手里拿回的钥匙再次递给夏亚,眼神严肃且坚定。

    “菖蒲,你才是最适合的···”

    他还没说完,菖蒲就抢着说道:“难道夏亚你不愿意继续守护甲铁城吗?你要离开我们吗?”

    “当然不会!”

    任务时间一到,我就该滚蛋了,不过那并不是我能控制的。

    “我想大家都很担心你有一天会离开我们,如果你成为甲铁城的主人,那大家对未来就有了希望,不会害怕你会抛弃他们,为了大家,请你一定要接受。”

    菖蒲态度无比诚恳,让人无法拒绝。

    “夏亚大人,请您接受吧,我们相信菖蒲大人的选择。”武士们也纷纷开口。

    既然菖蒲大人自己都做出选择了,武士们也不再犹豫。

    在他们心里,菖蒲是没什么心机的纯真小女生,既然她这样选择了,就说明这是出自真心的,不必担心附和会受到打击报复。

    而且菖蒲也不适合掌控甲铁城,她太没有主见了。

    当然,事实也是如此。

    夏亚再三推辞之后,终于还是接受了。

    现在大部分人都赞同他接受,这已经很不错了,要是以后有不听话的,带着菖蒲一起下命令就好了。

    还不听话的,直接从武士队伍撸下去,让他当平民去吧。

    夏亚接手了甲铁城,并没有改变什么,只是把武士的力量握在自己手里,这是维持甲铁城稳定的重要力量。

    只要武士们在手,其他人就算有什么想法,也翻不起浪花。

    【你已触发任务:甲铁城之主

    任务说明:作为甲铁城的主人,你要为自己的臣民负责,为他们寻找一处能躲避卡巴内的安全驿垒

    任务奖励:视完成度提高结算评价,本任务接受即可小幅提升结算评价

    是否接受】

    当然是接受了,这没什么可说的。

    不过令他意外的是,只要接受就能小幅提升结算评价,这点可太难得了。

    但是给他们找一处安全的驿垒?

    夏亚记得即便是他们现在的目的地金刚郭,甲铁城也只待了半年就离开了,那里算得上安全的地方吗?

    他还在思考的时候,几个武士带着三个伤员过来了。

    “夏亚大人,他们被卡巴内咬到了,请您一定要救救他们。”

    “生驹,快帮忙!”

    生驹马上跑过来,“大人,三个人太多了,先让他们压制住卡巴内病毒的蔓延,然后一个个进行手术吧。”

    夏亚点点头,看了看他们的伤口,竟然都是手腕被咬。

    这就让人疑惑了,他们在甲铁城内没有出去,攻击外面的卡巴内也只需要把枪口伸出去就行,为什么手腕会被咬伤呢?

    夏亚有所猜测,但还是让人迅速做起准备。

    “夏亚,我可以一起看看吗?”菖蒲小声请求道。

    夏亚点头同意了,在他接手甲铁城之后,武士们的行动力提升了一截,很快就准备好了。

    “手术不算复杂,但是如果是自己做的话,可能会出现问题,所以这个方法不能泄露出去。”

    手术开始前,夏亚对被咬的三人说道。

    “我们明白!”三人迅速回答,菖蒲也微微点头。

    “还有,手术过程十分痛苦,超出你想像的那种痛苦。”夏亚继续说道,“当然,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你们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

    有生驹和幸子在,夏亚倒也不用亲自动手了,和菖蒲一起站在旁边看着。

    手术很快开始,看得出,生驹在车上还鼓捣了一套设备,虽然很简陋,但比之前给幸子做手术时要好不少。

    第一个人躺上去,解开绑在手臂上的布条,卡巴内的感染迅速蔓延。

    生驹抓准时机,迅速开始。

    只见那人浑身颤抖,额头上脖子上血管暴起,四肢不断挣扎,十分可怖。

    菖蒲看着这一幕,眼里露出一抹恐惧,娇躯颤了颤,不由自主的向夏亚靠近了一些。

    夏亚目光一闪,伸手抓住菖蒲柔软的小手,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手术还在继续,接受手术的武士已经被痛苦折磨的不成人形了,但手术还没结束。

    过了一分钟,武士身上的状态才终于稳定下来,生驹也放开了他。

    武士浑身发软的跪倒在地上,大口呼吸着,头上的汗水如雨水般滴落。

    “谢谢您给我这个机会,夏亚大人!”武士郑重的鞠躬。

    “值得吗?”

    “值!”他捏了捏手掌,掷地有声的说道,眼神无比坚定,只有这样,他才能报仇。

    而且,对于人,他已经没有什么好留念的了,他现在只想杀卡巴内。

    夏亚点点头,“下一个,开始吧!”

    十几分钟后,车厢门打开,夏亚带着人走出来,看着满眼期待的人们,他轻轻点头,“好消息是,我们又多了两个可以正面和卡巴内战斗的同伴。”

    “不是三个吗?”有人惊疑道。

    “坏消息是,有一人手术不成功,变成了卡巴内,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夏亚面无表情的环视一圈,“在此,我要警告其他想要变成卡巴内瑞的人,手术有很大的风险,而且极端痛苦,大家不要主动去感染卡巴内。”

    “没错,非常痛苦,像是有无数的小刀在身上割肉,把你的血肉割干净,只剩一副骨头。”

    武士站出来说道,想起之前的痛苦,他们仍是心有余悸。

    不过别人说的,永远无法让人感同身受,他们虽然知道很痛,但有些还是觉得自己能抗住,并没有太多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