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妖孽高手在都市 > 第216章 一拳废掉!
第216章一拳废掉!

此刻的杜宏,眼中泛起了些许的冷意。

对面的这个男人,无论是口吻还是举动,都充满了高高在上的俯视。

杜宏并未打算跟此人冲突,所以当这个男人下车窗阻拦的时候,杜宏便打算就此离开,即便这个男人说话的语气很是不善,杜宏也只当没有听到,忍耐了下来。

尽管从这个男人的话语中,杜宏已经猜到前方的区域并不是对方的私人领地,但他依然选择了让步。

但是,杜宏的忍让,换来的却是此人的得寸进尺。

这个男人非但阻止了他离开,甚至开始审问他!

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杜宏沉声问道:“这里不是私人领地,我来这里有什么问题吗?”

“现在是我在问你,你叫什么名字,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那个男人冷冷的盯着杜宏,神色严厉。

杜宏再次皱眉,但却再一次选择了忍让,尽管这个男人看起来身体很是强壮,而且看他站立的姿势,似乎是个练家子,但杜宏却依然不打算跟他冲突。

这人的着装,他的细微动作,以及停放在这里的那辆车,包括此人阻止他继续往前走的举动,通过这一系列的因素,杜宏推测对方应该是一个类似于保镖或者警卫之类的身份。

杜宏还犯不上因为几句话,就跟一个保镖动手。

此人无非是仗着人势,端架子摆谱而已,仅仅只是因为几句话就跟这种人动手,实在是犯不上。

更何况,从这人身上就能看的出来,在此人背后,肯定是有些来头的人物,杜宏尽量避免再招惹新的麻烦。

所以,他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离开。

可对方却显然不打算善罢甘休,看到杜宏竟然一语不发转身离开,这个男人立刻脸色一寒,冷喝道:“我让你走了吗?”

杜宏充耳不闻,径直朝着来时的路走去。

那人见状,立刻眼中凶光一闪,暴喝一声:“想走?给我留下!”

他猛然一个跨步,骤然上前,同时一把抓向了杜宏的脖子。

呼!

下一刻,杜宏身子一侧,就如同背后长了眼睛似的,轻而易举的就避开了对方的这一抓。

“我已经对你再三忍让,不要再得寸进尺!”

杜宏冷冷的盯着他,“老老实实站好你的岗……”

“呼!”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人就陡然一拳狠狠的轰向了杜宏的心口。

唰!

刹那间!

杜宏的双眼中寒光大盛,一股怒火从心头升腾而起!

又是这样!

又是如此!

这些权势人物,完全不把底层的人当人看,就连他们身边的狗腿子,也是同样的凶残!

这人的一拳直奔杜宏的心口,如果杜宏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一拳就足以让他受伤,心口被重击,很可能会当场昏死过去!

甚至,胸骨都可能会直接被打断!

一旦胸骨刺破了心脏,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刻,杜宏心中的杀意凛然而生,他冷喝一声,直接无视那人轰来的拳头,侧身,出手。

啪!

杜宏的右手扣在了那人的脖子上,一把就将他提了起来!

霎时之间!

那人浑身骤然僵硬,眼睛猛然瞪大,眼中充满了惊骇之色。

同时,他脸上那原本的凶狠,完全变成了难以置信!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男人,竟然会如此的恐怖!

高手!

顶尖高手!

这一刻,这个西装男人的心中,升起了一股难以抑制的恐惧!

他瞬间意识到,自己竟然招惹到了一个顶尖高手,他心中惊惧,同时忍不住升起了一股后悔之情。

种种念头如闪电般在他的脑海中划过,他想开口说话,可杜宏扣在他咽喉上的手,却让他不敢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动作。

杜宏手上传来的那股巨大的力量,在清晰的告诉他,如果杜宏愿意,足以在瞬间掐断他的喉咙!

“你想要我的命是吗?”

杜宏目光冷冽,声音中更是充满了刺骨的寒意,“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准备好,用你的性命作为代价!”

西装男人的脸色涨成了猪肝色,双眼外凸,额头上青筋高高的冒起,因为杜宏扣住他咽喉的手,在不断的发力,让他已近乎彻底的窒息!

他心中惊恐无比,本能的想要反抗,挣扎,然而他仅存的理智却提醒着他,如果他敢有丝毫的挣扎和反抗,那等待他的,必然将会是瞬间毙命在此!

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个可怕的顶尖高手!

如果不反抗,他还可以多活一段时间,但如果反抗,他必将瞬间被击杀!

在这种顶尖高手面前,他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这,是绝境!

他却无可选择!

这一瞬间,他的心沉到了谷底!

一股强烈到极点的悔恨,从他的心头升起,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绝对不会再如此的自寻死路!

然而,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如果,所以他现在唯一能期望的,就是老爷子能快点下来,如此,或许他才有一线生机!

杜宏不再有任何言语,他就那么冷冷的盯着这个西装男人的眼睛,他要让此人知道,如此暴虐,随意把别人的人命踩在脚下,究竟会有怎样的后果!

他要让此人,悔恨终生!

因为,如果今天换做其他任何一个普通人出现在这里,结果都会完全不同。

要么,那个普通人会屈辱的陪着笑脸,却仍然有可能被毒打一顿,今后半生只要一回想起来,就会有种发自内心的屈辱感,却无可奈何,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要么,只要稍微硬气一些,恐怕就会被重创,哪怕不会死在这里,也必然会在病床上躺几个月!

而这一切,只不过就只是眼前这个男人一时凶性发作,仅此而已!

这种人!

活在这个世上,就是一种祸害!

杜宏的眼中,闪过了一道凛冽的杀机,他起了杀心!

刹那间!

被扣住咽喉的西装男人那往外凸出的双眼中,露出了极度惊恐的神色。

他从杜宏的身上,察觉到了那股充满了刺骨寒意的杀机!

对方竟然真的要杀了他!

他亡魂直冒,简直难以置信,杜宏竟然如此的凶悍,根本不是要制服他,竟然真敢杀他!

这一刻,此人惊骇欲绝,骤然就要挣扎。

“还敢反抗?”

杜宏寒声道:“到地狱里去忏悔吧!”

他的无指骤然爆发出恐怖的力量,就要彻底的拧断此人的脖子。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忽然从远处传来,“住手!”

杜宏骤然转头循声看去,就见远处的山间小道上,一个身穿唐装的老人正快步朝这边走过来,同时他的口中还大声呼喊着:

“住手!”

杜宏眼中寒光凛冽,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果不其然,他的猜测丝毫不错,这山里还有其他人在。

如此一来,他再想当场击杀这个西装男人,就有些麻烦了。

杜宏要杀此人,跟宰猪屠狗不会有任何区别,只要他的手指稍微用力,就可以捏碎这个西装男人的喉咙。

但是,如果处置正在赶来的这个老人,却是一个麻烦事。

为了一次冲突,杜宏还不至于直接要了这两条人命!

他杀这个西装男人,只是怒而反击,但如果要连这个唐装老人一起杀了,那他跟这个西装男人又有什么区别?

“这位小友,有什么话都可以谈,请手下留情。”

唐装老人快步走来,尽管他已是满头白发,然而赶起路来却脚步飞快,丝毫不显老态,完全不符合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状态。

他很快就来到了杜宏二人跟前,急促的赶路之后却是脸不红气不喘,整个人站在那里更是有种莫名的威势。

看了一眼被杜宏扣住脖子的西装男子,这老人问道:“小友,不知道我侄子是怎么得罪你了,为什么出手这么狠辣?”

闻听此言,杜宏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沉声问道:“你认为我出手狠辣?”

唐装老人抬手指了指那个西装男子的脖子,说道:“你的三指,随时可以捏碎他的喉咙,断掉他的气管,甚至可以直接断掉他的大动脉,如果这都不叫狠辣,那我真不知道什么才是!”

然而不等杜宏说话,这老人又补充道,“不过,我看小友的面相,并不是那种凶残嗜杀的人,我的这个侄子是什么性格,我也了解,我想,应该是他某些地方冒犯了你。

如果真是他的错,你给他一些惩罚也就罢了,但终归罪不至死,你说呢?”

他的声音不急不躁,整个人都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势。

他的话术同样不弱,几句话就要掌握主动,给杜宏划下了界限……西装男子只是冒犯了杜宏。

杜宏给他一些惩罚,双方便两清了。

“冒犯?”

闻听此言,杜宏不禁冷笑:“如果今天来的不是我,而是其他人,现在就已经倒在地上了,这叫冒犯?”

唐装老人闻言,不由皱眉看了那西装男子一眼,但看到后者那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双眼外凸,额头的青筋都冒了起来,他又收回了目光。

“如果真如小友所说,我一定会处置他,绝不会包庇!”

“就不劳烦你了!”

杜宏冷笑一声,左右握掌成拳,闪电般的轰在了那西装男子的小腹上。

“嘭!”

一声闷响。

这势大力沉的一拳,竟瞬间把这西装男子打的双脚离地,如果不是他的脖子被杜宏扣着,他整个人都要倒飞出去!

噗!

下一刻,这西装男子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浑身剧烈的颤抖,几乎要昏死过去。

而在他吐血的同时,杜宏却是手腕一转,直接把他的脑袋拧到了一旁,没有让丝毫的鲜血落在身上。

看到这一幕,唐装老人的眼角猛然抖动几下,目光凌厉,但却一语不发。

嘭!

杜宏随手一甩,将那西装男子扔到了地上,后者闷吭一声,直接昏死了过去。

杜宏看都没有看那男子一眼,只是盯着对面的唐装老人,沉声问道:“这就是我的处置方式,你有什么说法?”

他自然看的出来,这个唐装老人绝不是一般人,此人不仅仅有一定的来头,而且也一定有功夫在身,修为不会太低,很可能是个高手!

但是,杜宏却没有丝毫的退让。

甚至与之相反,正因为这个唐装老人肯定大有来头,杜宏反而不打算就这么罢休,只要这老人对他流露出丝毫的敌意,他就绝不会给自己留下后患,放虎归山!

对面的唐装老人瞳孔微缩,他隐约察觉到了杜宏眼底深处的那一抹凛冽杀机,这让他不禁心中凛然。

这个年轻人,好重的杀气!

此人,恐怕是冲着自己来的!

尽管心中凛然,但唐装老人却不动声色,只是沉声说道:“此事,我不能只听你的一面之词,如果真是我的侄子冒犯了你,我无话可说,事后也绝不会再追究。

但是,如果是阁下故下毒手,恶意冤枉他,我也绝不会坐视不理!”

说话间,这唐装老人缓步来到了那个西装男子跟前,同时,他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在密切的留意杜宏,既然已经猜到这个年轻人是冲着他来的,他又怎么可能放松警惕!

然而——

当唐装老人的手搭在地下那西装男子的手腕上,他的瞳孔骤然急缩,心中咯噔一声。

旋即,一股怒火从他的心头升起。

“阁下还真是好手段,一拳,竟然就废掉了卢杰!”

唐装老人的目光变得凌厉无比,丝毫没有老年人常有的浑浊,他沉着脸,冷声说道:“阁下冲着我来,又何必伤及无辜!”

他只是一搭手就发现,卢杰的经脉无比混乱,甚至丹田可能都碎了,这对于一个武者来说,不啻于成为一个废人!

闻听此言,杜宏眉头一皱,他立刻意识到,这个唐装老人恐怕是把他当成别人了,或者是错估了他此来的目的。

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杜宏冷笑道:“冲着你?哼!真是笑话,如果我是冲着你来的,你现在早就躺在地上变成一个死人了!”

唐装老人顿了顿,盯着杜宏看了片刻,这才有些狐疑道:“阁下此来,不是来要我的命?”

杜宏冷声说道:“要你的命,不需要这么麻烦!”

他上前两步,一把朝着卢杰抓去。

“住手!”

唐装老人见状,猛然一掌拍向了杜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