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要加钱的 > 第18章(完结)
婚礼前一天晚上,应淮成显得有些不镇定。





时熠以为他紧张,可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应淮成怎么会紧张呢?这种词都不会出现在应淮成的字典里,他翻了个身,滚到应淮成胸口,问他怎么了。





应淮成沉默许久,然后说:“这是我们的婚礼,不要管别人说什么,好不好?”





时熠没听懂,懵懵地望着他。





应淮成用指腹摩挲着时熠的唇,眸色深沉又复杂,“对不起宝贝,你本来可以在所有人的祝福中进入婚姻,而不是和我一起背负恶名。”





时熠这才反应过来,应淮成怕有人会在婚礼上冷嘲热讽,闹得不愉快,毕竟他们的婚姻至今都是商界茶余饭后的话题,一个混夜场的alpha和未婚先孕的omega,无论哪个听起来都很不入流。





时熠本来不用背负这些的。





可他什么都不怕,他整个人趴在应淮成身上,然后抱住应淮成的脖子,安抚地摸他的头发,他身上的香软气息瞬间把应淮成笼罩住。





时熠慢慢地说:“我一点都不后悔,我可骄傲了,你相信吗?我以前特别听话,我妈给我安排什么兴趣班我就上什么,选文还是选理,填什么志愿去哪所大学,都是父母的安排,他们对我很好,但从来没有真正地考虑过我的想法。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懒得反抗,直到遇到你。”





“我的叛逆期姗姗来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包养了你,第二件事是喜欢上你,第三件事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我怀了你的孩子。”





“第四件事是嫁给我。”应淮成插话。





“不是,”时熠严肃地摇了摇头,然后捂住应淮成的嘴,反驳道:“这才不是叛逆期,这是我深思熟虑之后作出的事关我人生的郑重决定!”





应淮成的眼神里只剩下缱绻的爱意,无法用言语表达。





“所以啊,不要担心别人的眼光和想法,那些都不会成为我的困扰,他们越不看好我们,我们越相爱,甜甜蜜蜜,气死他们!”时熠啄了一下应淮成的嘴唇,又说:“老公,知不知道?”





应淮成把时熠抱得很紧,“知道了。”





婚礼当天,偌大的宴厅中央,时熠笑得很甜,一直开心地望着他,丝毫不去管宾客们探究的目光。





交换了戒指,走完了流程,他们退到台下,荣老爷子上台慷慨陈词,搞得好像是荣氏的年会。





席间,应淮成用只有他们俩能听见的声音,说:“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时熠挑了下眉,故意拆台:“这句都听腻了,换一句。”





应淮成也不恼,认真想了想,“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你,那天晚上你指着我说要包我,你朋友问你包多久,你说一个月,我特别失望。”





“哦?”





“一个月太短了,不够我回忆一辈子。”





时熠红了脸,用戒指上的钻石划了划应淮成的手背,又抠了抠应淮成的戒指,“那我就包你一辈子了,够你回忆两辈子的了。”





应淮成握住他的手放在掌心,“我的荣幸。”





……





四年后。





时熠毕业之后,先去一家银行券商基金工作了两年,然后又出国读了两年的书,日子过得丰富多彩,性格也比以前开朗。





应淮成很满意,只是偶尔看到时熠和朋友们聊天聚会,还是忍不住要吃醋。





时熠能看出来,在视频电话里问他,应淮成还装作无所谓,时熠跟他撒娇,他还说:“你要和朋友出去玩就出去玩,不用陪我聊天,我工作也挺忙的。”





时熠眨眨眼睛:“真的吗?那我去玩喽?”





应淮成板着脸说:“嗯好。”





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时熠大喊了一声他的名字:“笨蛋应淮成,演技好烂!”





他跳下床,把手机对向门口的两个行李箱,然后兴奋地说:“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老公,我明天下午就回家了。”





应淮成语塞,怔怔地看着屏幕里的小孩朝他扮鬼脸,过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





“下午三点哦,来机场接我。”





“好。”





……





时熠检查出来怀孕之后,应淮成紧张的不得了,把时熠当成瓷做的,磕不得碰不得,时熠若是有了点不舒服的迹象,他立马就开始心疼,说他太辛苦了。





“这没到辛苦的时候呢。”时熠倒无所谓。





应淮成曲起手指,叩了叩时熠的肚皮,幼稚地警告:“你给我听好,乖一点,不许皮不许闹。”





时熠笑出声来。





又过了一阵子,时熠带着应淮成去了X城最有名的庙,说要烧香祈福,他们一同跪在佛像前,闭目合十。





拜完之后,时熠凑上去问应淮成:“你许的什么愿?”





应淮成脱下外套给时熠披上,含笑道:“你猜?”





“母子平安?”





应淮成摇头,“我请求佛祖保佑我下辈子还能遇到你。”





时熠一愣,随即转身又跪了下来,嘴里还念叨着:“顺带着把下下辈子的也预约了吧。”





走出寺庙,又是四月,一片不知名的粉色花瓣悠悠荡荡地飘下来,落在时熠的发顶上,应淮成看见了,却没有伸手。





时熠踮起脚尖,亲了一下应淮成的脸颊。





花瓣忽地掉下来,顺着时熠的头发,滑到手臂,最后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





那时阳光明媚,风很静,花开正盛,爱人并肩而立,一切都温柔得不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