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要加钱的 > 第6章
应淮成当时的表情很复杂,瞳孔里满是震惊,好像有什么要宣之于口,但不知为何又没有说出来。





时熠看不懂,他把应淮成推开了,然后气势汹汹地下了车,走到半路才发现自己肩上还披着应淮成的西装外套,剪裁精致,质感很好,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应淮成的车,是一般人开不起的豪车。





作为夜场头牌,应淮成虽不缺钱,但也不至于这么有钱吧,时熠不禁想起保安的话——都干这一行了,不为钱是为了什么呢?





他一回到出租屋,还没坐下,就又迎来了不速之客。他父母终于想起来找他了,他母亲把门敲得噼里啪啦响,他丧着脸去开门。





时熠抵着门,严肃说:“我听说荣家的事了,订婚的事情你们从今往后都死心吧,我不会为了利益和谁结婚的,如果你们再逼我,我保证,下次我绝不会让你们再找到我。”





母亲没想到时熠忽然变得有主见了,三个月的独居生活好像让他长大了一些。





“行,不逼你了。”母亲帮他收拾出租屋里的东西,看他过得拮据可怜,又不免心疼,“荣家整个大换血,荣老爷子的亲生儿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拿出荣老爷子年轻时给他抛弃的omega写的字据,说将来分她一半财产,媒体全都参与进来,总之闹得挺难堪的。”





时熠对此丝毫不感兴趣,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床上的西装外套上。





“我和你爸爸是肯定不会让你趟这趟浑水的,且不说原先那个荣少爷没了身份,一文不值,就说现在这个新上位的继承人,来路不明也就罢了,我还听说他以前是混夜场的,陪酒陪睡为生,太不体面了,也不知道他出于什么目的在这个时间点跳出来,按理说他要是想得这份家产,早可以出来的,何必等到现在……总之,荣家现在乱得很,订婚的事情不提了不提了。”





时熠听着听着心脏突然揪了一下,莫名发慌,“妈妈,荣家的新继承人是谁?长什么样?”





“我找找啊,”母亲拿出手机,翻了翻:“最近的新闻上应该有,嗯这个,长得倒是很英俊——”





时熠望过去,接着就傻愣当场。





“你确定?”





“确定啊,他这眉眼和荣老爷子年轻时简直一模一样,手段也挺像的,都挺狠。”





所以,一个小时前他在应淮成的车上说了什么?





他终于知道应淮成为什么表情复杂了。





靠!丢人!





他想起一个词能很好地形容他和应淮成之间的关系。





孽缘。





时熠抱着应淮成的西装外套坐进回家的车时还在发愣,缓不过神来,脑子一团浆糊,车子刚转弯,前面突然窜出来一只野猫,陡然的刹车,时熠的脑门直接撞在前座的靠背上,疼得他眼泪差点出来。





他捂着头,泪眼朦胧地看着腿上的西装外套,忽然生出一个荒唐的想法。





他对他母亲说:“我愿意和荣家的新继承人结婚,妈妈,你可以帮我去探探他的口风吗?”





他母亲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意思,忙问为什么,他偏又不说,只守着一句:“荣家再乱也是棵大树,大树底下好乘凉,不是吧?”





他母亲不解地看着他。





几天后的饭桌上,他母亲告诉他:“你上回说的事,你爸爸托荣氏的高层问了荣家那位的想法——”





他攥紧了筷子。





他母亲措辞委婉:“他说他目前没有结婚的打算。”





……





夜深了,时熠躺在床上,侧身看着窗外的月亮,他想起之前应淮成会从后面搂着他,陪他一起看月亮。





那时候的月亮比现在美。





他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应淮成,我睡不着。”





应淮成的声音有些许疲惫,但还是保持了一贯的温柔,“把窗帘拉上,不要漏光,这样会好睡一点。”





他越体贴就越伤人,越自然就越心酸。





“结婚是我爸妈的意思,你不要误会,我没这个想法。”





应淮成似乎轻笑了一声,“我知道。”





“知道什么?”





“才把你从火坑里救出来的,就别再往回跳了。”





“如果我想——”





应淮成打断他:“别犯傻,我以前是做什么的你很清楚,我不是什么好人。”





“你之前问我是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温柔,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答案,”应淮成顿了顿,然后加重了语气,“是的,我对每个人都这么温柔,想怎样都可以,只取决于钱多钱少。”





他的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时熠就把电话挂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