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73   
       “这次举办方对赛道进行了很大的一次调整, 难度max!其中首次采取了隐藏赛段赛式, 即大屏幕中显示的三段隧道赛段, 隧道中有全方面的监控摄像设备, 但在赛后才会公布车手们在这三段赛道中的比拼画面, 也就是说, 我们无法即时得知车手们在这几段赛道中的比拼, 只能直接看到结果,有可能出来时和进去时车手们的序列已经完全改变,相信这会让我们急得挠心挠肺, 但如果这样也意味着我们将有很多惊喜可以期待。

同时,隐藏赛道中模仿自然气候设置了各种关卡,只有实力强劲反应敏捷的车手才能征服……”   

       “靠, 搞这么大!”

于波看着大屏幕上显示的赛道全方位路线图, 其中三段隐藏赛段用很明显的红色突出显示,让人看着就觉得危险, 更别说三段隐藏赛道之外的正常赛段也不是很容易征服的, 三个隧道分别通向不同的省份, 连接起来形成一个三角形, 也就是说还有好几段越野赛段,这么多种类的赛段, 就非常考验车手技术和座驾的质量了。

   

       “为决赛准备的赛道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就能征服的, 你以为举办方会那么简单就让车手把奖金和奖杯拿走吗?”

   

       “不过今年确实比往年都难了, 是因为想要刺激国内车手吗?”

   

       “实际上是一年比一年难了。

提高难度来决出冠军,是为了确认去参加世锦赛的车手的实力, 要不然又被一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喽啰拿了奖杯去锦标赛丢人现眼怎么办?”

   

       利安这话说得有些冲,显得有些气愤,但也不是不能理解。

李青廷和潘磊虽然从来没能打进锦标赛前十五,但也不会太落后,前三十还是能进去的,也就是说李青廷和潘磊代表国内车手能够立于全球那么多顶尖车手之上,在全球赛车手中能排到那么前面。

但之前曾经出现过几次赛季期间他们这些豪门车队因为去参加一些国际比赛没参加国内赛,导致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结果那几届全国冠军去参加锦标赛的时候做出了各种让国内车手丢尽脸面的事来,所以现在举办方在决赛的时候一直在提高难度,要么让真正厉害的车手拿到门票,要么直接都没有,省得在国门外丢人现眼。

   

       “不过不能及时看到隧道里的比拼……啧,主办方这也太会玩了,想急死观众的节奏。

小彬彬,你说那只小怪……”他才说话,就被边上的人用胳膊肘顶了一下,他反应过来,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周佳彬皱着眉头,看起来有些不耐烦,显得有些暴躁,看起来心情很不好。

队里的人一开始不是很清楚是怎么回事,后来瞿跃阳听到一个朋友说在吃饭的地点看到了封棠和简小星,两人手牵手看起来果然是圈内传的那样,这就很容易猜出来怎么回事了,当晚他们也在那里吃饭,周佳彬出去一趟回来心情就不好了,显然是撞上两人,失恋了。

   

       其实这样也好,这种事情还是快刀斩乱麻伤得比较轻,旁观者清,他们都能看出简小星对周佳彬就是对待朋友的态度,周佳彬一头热,不过他们又不好说,因为周佳彬不相信圈内的传言,他们说也没用。

   

       李青廷看了眼同样皱着眉头看起来有些不愉快的瞿跃阳,摇摇头,看向大屏幕。

   

       熟悉赛道时间临近结束,车手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要记住让他们觉得难的弯道和赛道关键点,厉害的车手能在脑子里迅速记住并且想出应对的方法,之前半决赛的时候三个车手在熟悉赛道上所用的时间都很短,基本还剩余了好几分钟,这次三辆车子却开得都不快,踩着最后的时间才回到起始点,和他们之前半决赛的时候对比明显,看来这次为他们准备的决战赛道确实很难,三位冠军候选人的态度都十分小心谨慎。

   

       他们这样的态度让观众们也跟着紧张了起来,这场比赛还未开始,就已经充满了紧迫的硝烟味。

被整个气氛影响,连封棠都开始莫名的紧张起来,是因为这次的比赛没有全程暴露在眼皮子底下吗?

那三段隧道看起来都不长,但没放在眼皮子底下就有点不能安心,谁知道他们在里面会遇到什么惊险的关卡?

   

       其实并没有封棠想的那么恐怖,简小星揉了揉手腕,把车子开到起点线上,不过他们设置了比较罕见的冰雪气候环境,地面有薄冰,白雪纷飞,略影响视线,同时在没有安装雪地胎的情况下,这就有点难跑了,不过也不是不行,毕竟之所以会这样设计,就是因为已经用事实证明过是有车手可以征服这种艰难的环境的。

   

       “现在,23年秋季赛季最后一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再重复一遍,我们的冠军候选人是666车队的潘磊、666车队的何一心,以及红星车队的简小星,这三位将争夺本季度个人赛的全国冠军奖杯,得到奖杯意味着拿到明年夏天的赛车世锦赛的参赛门票,计分规则是通过车手的技术、速度,以及全程比赛的完成度来进行评比。

现在车手们已经各就各位——”   

       观众们屏息等待,正在排队上洗手间的人们纷纷往回跑,宁愿憋着也不想错过哪怕一秒钟。

   

       三辆车子已经准备就绪,引擎声低吼着,像绷紧了背部肌肉的野兽,只等开闸的信号落地,抓地狂奔。

   

       “——开始!”

   

       黑白格子旗落下的瞬间,三辆车子如同火箭发射一样在只在原地留下一阵烟尘迅速消失在原地,连观众的尖叫欢呼声都没能赶上他们的速度。

   

       “冲啊啊啊啊啊!”

   

       “简小星!”

   

       “潘磊潘磊!”

   

       “何一心加油!”

   

       各方粉丝疯狂尖叫,比赛现场迅速升温,缥缈的朦胧细雨和寒风都不能影响他们丝毫的热情。

   

       曹鹤紧盯着大屏幕,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关于自己为什么会计算错误这件事他依旧耿耿于怀,昨天想到现在都没能想到答案,他一定要找出答案,今天是个好机会,因为有何一心在,如果简小星能够突破何一心的模仿,那么他也许就能找到他哪一个步骤算错了。

   

       但何一心一定会选择模仿简小星,而不是潘磊吗?

这是昨天到今天比赛开始以前网上一直议论纷纷的事,甚至有人围绕这个开了赌局,而现在,答案依然揭晓。

   

       就如同何一心和李青廷比赛的场景一样,简小星和何一心就像双胞胎一样滑过了第一个弯道,如出一辙。

这样一来,就让人产生一种潘磊在以一敌二的错觉。

   

       “三辆车子迅速排序成一条直线前进,在第一位的是潘磊,第二位的是简小星,第三位是何一心。

何一心选择模仿简小星,简小星能否攻克自己取得胜利,还是像李青廷一样输给自己呢?

而何一心又是否能够依靠着简小星的能力打败潘磊呢?

这是一场悬念十足的比赛,谁会成为最后赢家完全无法预料!现在他们已经连续过了三个浅弯,看起来都还处于热身状态,也许在第一个深湾处会开始爆发,进入惊险刺激让人难以呼吸的比拼之中……”   

       何一心看着前方那辆赛车,紧握着方向盘。

和曹鹤的那种几乎每个技术好的车手都能做到的紧跟在后面的临时模仿不同,何一心的车子甚至会根据她要模仿的对象的车子进行一定程度上的调整,以保证她的车子不会拖她能力的后腿,也就是说,在一开始她就已经准备好了战术,绝非毫无准备。

她的能力并非无敌,罗曼就曾经找到她的弱点攻破了她的能力,如果不是罗曼死亡赛车手的身份被揭发,她就没有机会出现在这个赛场上。

何一心对待任何对手都没有百分之百会赢的信心。

   

       但,只有能赢简小星这一点,何一心是非常自信的。

   

       她模仿简小星已经很多年了,她的每一个技巧每一个开车的小习惯她都了若指掌,全都前前后后解析过无数次,她模仿简小星简直是信手拈来,简小星的跑法是她的大脑中第一个植入的模式,已经根基牢固,所以她一夜时间就能模仿下来简小星赢过伊宝露的全套路数。

她相信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简小星。

   

       她很喜欢简小星,她知道简小星的梦想,知道她为此付出的努力,所有人都以为简小星是天才,却不知道她为了学习汽车改装曾经在汽修厂里免费给人打过多少份工,为了练车开过各种车,遭遇过多少次的马路惊魂一刻,她真的很佩服简小星,为了梦想她可以吃进很多人想象不到的苦。

而她并不喜欢赛车,为什么要去跟简小星争?

明明没有欲望,为什么却一定要拿冠军?

   

       明明这样想着,何一心却对冠军奖杯势在必得,她不会让简小星一丝一毫,她会在这里拼上浑身解数。

哪怕她的内心对那个奖杯毫无渴望,她的内心静如止水。

   

       “天啊!何一心模仿简小星几乎让人分不出到底谁是谁!比模仿李青廷时还要像,这不是双胞胎,这是完完全全的简小星的复制品!何一心的能力实在太惊人了,她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一步?

!”

解说员无比惊讶地说,所以人都能看到赛场上那两辆赛车几乎连微小的摆尾动作都完全一致,何一心就像简小星的复制品一样。

   

       “毛骨悚然,突然觉得何一心的这种能力好恐怖。”

   

       “你说得我都觉得头皮发麻了……脑子里冒出了很恐怖的画面啊……”   

       这是让人细思恐极的一件事,试想想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模仿你能模仿到让人分辨不出真假,这证明这个人已经盯着你学着你很久很久了,怎么想都非常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