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69   
       “简小星节奏有些乱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都已经进入后半段了, 依然没能甩掉曹鹤。

一般来说比较陌生的场地或者比较难缠的对手, 我们都会选择后追, 后追比先行更有利, 能好好观察前车的路线和节奏, 技术够好就能模仿。

如果一直保持这样的逃跑, 跑在前面的车手的压力会难以想象的,被对手以同样的速度紧咬不放的话,精神上会被逼得走投无路……简小星之前的每一场比赛都让人觉得她不在意是先行和后追, 也没有好好制定比赛策略的感觉,估计是对自己的技术有很大的信心,并不担心有人能够紧咬着她不放, 但是现在曹鹤应该让她体会到了这种可怕的感觉。”

   

       “跟曹鹤比赛不从一开始就动脑子是不行的。”

   

       “问题是一般人的脑子都跟他没法比啊!”

   

       “我的妈, 曹鹤也太可怕了……”   

       “没听见他的外号吗?

18岁就从耶鲁大学毕业的天才,全球运动界极少数的学神之一, 你以为是开玩笑的吗?”

和全世界所有运动项目一样, 赛车运动对运动员的学历也没有要求, 正是因此曹鹤的学历问题也成为界内津津乐道的事。

   

       “不过曹鹤进步得也太神速了吧, 按理说,简小星的速度已经破纪录了, 他居然能跟得上?”

   

       这个速度原本不是他能开得出来的。

曹鹤看着前面的那辆车, 目光内敛深沉, 他不得不说简小星是他在国内见过的最天才的赛车手,李青廷都没能给他这种感觉, 不可思议到毛骨悚然。

总是能漂移在最理想的道路上,必须要像现在这样紧跟在后面,模仿出她的路线和节奏,才能咬得住,要让他单独跑出来基本不可能,看转速就知道,发动机已经被逼到了极限。

这也说明简小星已经被逼到极限了,她应该没有别的办法来终结他的紧咬不放。

   

       突然,曹鹤感觉到前胎的抓地力忽然变差了,但这在他的预料之中,模仿简小星的跑法必然会使前胎的负担超出负荷,但轮胎的这点损耗对他基本没有影响,相比他的,简小星的问题只会更多。

   

       简小星皱起眉头,看了眼后视镜,选择改变了跑法。

   

       “简小星的节奏和跑法变了!她没有再漂移,改成了抓地跑法!我们还是第一次见到简小星过弯的时候放弃漂移而选择了抓地过弯,这是为什么呢?

也许是因为轮胎的磨损?

后半段比赛还有八十几个弯,其中还有三个超难弯道,她改变跑法恐怕是为了减少轮胎的磨损,保留到最后关头一决胜负!看来这就是曹鹤一直在等待的,他将简小星的座驾性能计算在内,并且不断逼迫简小星加速消耗她的轮胎抓地力!真是个可怕的男人!”

   

       原来如此。

一直找不到要点的人们终于明白了,原来问题出在车子的性能上。

   

       “很高明的做法,逐月汽车的特性本身就很适合抓地跑法,用抓地跑法小心地平衡着重心,将转向不足的影响抑制到最低来跑,减轻轮胎的负荷,同时也发挥出了逐月的马力,虽然相比她的漂移跑法来说很无趣,但这是聪明的选择。”

KC李说道。

   

       “真是一场出乎意料精彩的比赛。”

于波看着屏幕抚着胸口说道。

大概是因为上午的两场都比较平淡,所以下午这场的精彩程度让人觉得真是前所未见,仿佛都已经是决赛了,可这才是半决赛呢,真正的决赛在明天下午啊!   

       “曹鹤和简小星都太厉害了,我都快留下心理阴影了。”

利安说道,曹鹤今天是要爆肝了吗?

简直太恐怖了,还是说这就是曹诸葛真正的实力?

   

       周佳彬也十分紧张地看着大屏幕,那被俯拍着的两辆车子依然在极速前进,他以前一直觉得自己真的是天才,所有人也都说他是天才,但是看着这一场比赛,他却觉得自己被远远抛在后面了,他不由得怀疑起自己来,是否因为太过骄傲而停滞不前了?

是否因为太过自大而曾经输掉过原本不该输掉的比赛?

   

       “紧张死我了紧张死我了……女神加油女神加油……”展懿杰坐立不安,时不时站起来,然后又被后面的人给扯得坐回位置上。

   

       “哎呀你烦死了!”

展懿兰推了他一把,她在认真听解说员说话,这个人在边上叽叽喳喳动来动去,碍事!   

       “你不是不喜欢看赛车吗?”

   

       “要你管!给我安静点!”

展懿兰瞪了他一眼,看向大屏幕。

她本来是不爱赛车的,但是也许是现场和在电视上给人的感觉相差太多,又或者是被其他观众和解说员和整个氛围的影响,又或者是因为比赛太精彩了,总之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热血沸腾着紧张不已地看着大屏幕了,并且不知不觉中因为简小星是同性,且处于弱势,所以很希望她能赢。

   

       前方突然出现一个L型弯,简小星判断出现了小小的失误,险些导致紧咬着她的曹鹤撞上来,这在现在超紧张的比赛局面下让很多人惊呼出声,连解说员都吃了一惊。

封棠唰一下站了起来,拧着眉看着屏幕。

   

       “看来简小星真的已经被曹鹤逼到极限,我们都知道在不熟悉的山道比赛很危险,以为是左转其实是右转,一个判断失误就会很危险,但是最难的一点是入弯速度的判断力,入弯前仅有几厘米的路线误差或者速度误差的话,出弯后就会发展成巨大的误差,这是很多时候技术再好的车手也赢不了长期在本地跑的车手的原因。

正式比赛前的半个小时的熟悉赛道时间根本不足以让车手做出那么准确的判断,但在前半段简小星的漂移中,每一个弯道她的判断都是完美毫无失误的,现在换了跑法,她反而才出现了入弯失误,可见她和曹鹤以往的所有对手一样都有些精神崩溃了。

她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曹鹤随时可能会在下一个弯道上超车……”   

       曹鹤皱了皱眉头,按照他原本的计算,他的胜机在后半段,在最难的那三个弯道中,但现在简小星的问题和他计算结果有点点偏差,不到那三个弯道他就可以超过她了,问题是,要超车吗?

超车即改变了原先的计划,那么接下来的计算数据也将全部作废,这就有些冒险了。

但……曹鹤看着前方的简小星,产生了些许怀疑,事到如今她还能怎么做?

   

       产生了这样的怀疑,曹鹤就有了想超车的冲动,但他毕竟是曹鹤,他很快就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这是作为一个赛车手的本能,握着方向盘就想飙起来,就想超过前面的所有车子,追求速度就是他们的激情所在,所以很多赛车手的普通驾驶证总是因为超速被扣分。

曹鹤想起来自己曾经冲着自己的队友大发过脾气,原因是他们没有按照他的计算和他制定的策略去比赛,导致丢失了奖杯,而自己差点做了和他们当时一样的事——因为场上的变化和计算出来的数据有些偏差,所以放弃了后面的计算数据。

   

       但是人的大脑是比不过计算机的。

   

       “事到如今曹鹤依然在等待,不可思议,他居然还不打算超车!”

解说员惊讶地大声说道。

   

       简小星觉得曹鹤这人简直不可思议,这么好的机会他都能放掉,比起抓地过弯她更喜欢也更擅长漂移过弯,漂移她的速度会更快,抓地则会慢下来,而他居然宁愿选择跟着一起慢下来也不超车,作为一个一心想着超越对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的车手,简小星简直不能理解曹鹤的想法。

难道是嫌他的轮胎磨损还不够?

   

       在人们紧张地等待之中,两辆车子终于即将来到那三个名震全国赛车界的弯道中的第一个的位置。

   

       “终于来到了最考验车手技术的时刻了!接下来的这个弯道是一个超难的弯道,难度在于无法使用抓地跑法快速驶过,如果使用它的速度必须降到最低,但使用漂移过弯的话,如果没有一口气拼死入弯的胆量的话就无法成功出弯。

即便有足够的胆量,但没有足够的速度和技术也征服不了这个弯道。

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弯道中间很宽敞,但出口却极端狭窄,看上去路线很多,但能成功的路只有一条。

据说所有初次尝试征服这个弯道的车手都失败了,多次尝试熟练之后成功的人也非常少,可怕的,是,这样的弯道,足有三个!我有预感,简小星和曹鹤或许将会在这里分出胜负!”

   

       解说员的话音方落,简小星已经再次改变了跑法,从抓地变回漂移,在入弯的瞬间前轮猛然发出了刺耳的嘶吼声,和路面几乎要摩擦出火花来。

如果有什么机器能将车轮与路面摩擦的这一瞬间放大,并且放慢动作,所有人都能看到轮胎上面的纹路飞快的被磨平。

   

       果然如此,保留着轮胎的抓地力,就是为了在这三个弯道上将他甩开。

曹鹤几乎在同一时间重重地漂移入弯。

可惜,他早有准备。

   

       这个弯道过得是如此漫长,两辆车子从斜着到横着再到斜着滑过了弯道,轮胎摩擦着路面,所有人都瞪大眼,那一瞬间就像放慢了动作的电影画面,他们看到在出弯的一瞬间,曹鹤的车子就像火箭一样从简小星的车和内线护栏之间窜了过去。

那真的是一瞬间的事,如果没有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大屏幕就会错过这精彩又极其经典的一幕。

   

       “超过去了!曹鹤终于超过简小星了!他终于超车了!”

   

       “耶!”

曹鹤的粉丝们在这一刻无法抑制地欢呼出声,激动得眼眶都红了。

简小星的支持者则拍大腿叹气十分懊恼。

   

       曹鹤一直都沉稳平静的心在这一瞬间也终于有些不平静起来,他心跳有些加速,看着后视镜中简小星的车子,他不得不说简小星的过弯给人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曹鹤刚刚有一瞬间几乎以为自己会失败,有一瞬间计算错误的惊慌,好在没有。

刚刚那个弯大概已经消耗掉了简小星轮胎的全部抓地力,接下去的两个弯她不可能有反超的可能性,她的轮胎和刹车系统不会让她成功的。

他的轮胎抓地力也消耗了不少,但比起简小星的依然足够。

   

       第二个超难弯道就在前方了,而且那里设置有观赛席位,李青廷等人正在那里。

   

       “来了来了!”

   

       “卧槽,你们听这引擎声,简直像要上天一样!”

   

       这要上天一样的引擎声转眼就近了,两辆车子也来到了他们的眼前,毫不犹豫地入弯,刹车漂移,摩擦的声音再次刺激耳膜和神经地响起,让人产生轮胎要冒出火来的感觉。

他们还能亲眼看到两辆车的车尾就在自己眼前扫过,能嗅到就在鼻尖的橡胶和汽油以及车尾气的味道,就这么一瞬间的事,就让他们觉得千里迢迢来这里看比赛真是值了!   

       “太、太刺激了……”   

       “我的心脏快受不了了……呼……呼呼……”   

       外行人只能感受到极速前进的赛车从自己眼前闪过的刺激,但拥有极好的动态视力的李青廷眉头微微动了动,“简小星没有减速。”

   

       “什么?”

   

       “在轮胎已经变得光滑溜溜的情况下,她居然没有减速,刚刚她的车尾距离护栏有多近你们看到了吗?”

   

       “可、可是她成功过弯了……”   

       第三个弯道同样有设置观众席,封棠等人就在这里,这个弯道是关键位,因为出弯后再有一条长长的直线就到达终点了,所以这最后一个弯道通常是决出胜负的关键点,票价比其他观赛席位的票价要高不少,并且很难抢。

听到声音的他们不受控制地站了起来,伸长了脖子看着入弯口。

   

       第一个超难弯道和第二个有一段需要刹车比拼的直线下坡,但是第二个和第三个之间则没有,两个弯道相距非常短,所以要征服第三个比征服前两个更困难。

即便是已经在这条公路上跑过好几次,曹鹤也依然觉得这两个弯道设计得简直没有人性,因为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提速,就被会迫开始进入下一次漂移,对车手的技术要求一下子提——等等!曹鹤冷汗突然冒了一身,他往内线护栏方向的后视镜看了一眼,没有看到简小星,于是立即转向靠外线的后视镜,果然看到了简小星的车子,那一瞬间他的头皮发麻。

   

       怎么回事?

即便她可以在不使用刹车的情况下漂移,但轮胎的抓地力是必不可少的,再好的车手也不可能在不换上雪地胎的情况下在冰面上前进!没有摩擦力人难道能走路吗?

可简小星怎么能——光亮从曹鹤脑中一闪而过,他不可思议地睁大眼,她的轮胎还有抓地力?

不可能!   

       在这样极速的比赛中,胜负只在一瞬之间,更何况这样难以征服的弯道?

曹鹤那一瞬间的不平静,导致他产生了一瞬间的失误。

   

       “天啊!曹鹤入弯出现失误,速度太快了,不可能成功到达狭窄的出弯口,他从内线滑向了外线,这——靠靠靠靠靠多么精彩的一瞬间!简小星在一瞬间和曹鹤交叉变线,两人一下子互换了位置,简小星切入了内线,成功反超!”

解说员简直跟疯了一样大吼。

   

       尖叫声瞬间从各个观赛点响起,正在通过电视和电脑观看直播的人们也忍不住拍案叫绝,如果刚刚曹鹤超过简小星的瞬间堪称经典,那么现在简小星反超回来的瞬间则更加精彩更加经典!这种瞬间可不是经常出现的!只有亲眼看到刚刚那绝杀的一幕的人们还处于震撼的状态之中,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封棠觉得有一颗火种掉进了他的心海里,然后轰一下燃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