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67   
       这样的人, 谁都不认为他会输给一个模仿者, 即便这个模仿者的能力十年难见, 人气正旺。

   

       但比赛结果却惊掉了人们的大牙。

   

       李青廷输了。

   

       两辆车子几乎平行着到达终点, 但何一心那辆更超前一点点的画面, 在所有观众的眼皮子底下放映, 连裁判都怔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 观众们更是呆到面面相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结果让简小星也愣了好一会儿,脑子里回想着不久前何一心和李青廷的那场比赛。

那真是一场出乎意料的无聊的比赛, 就像一对双胞胎在决斗,可所有的技巧和路数都是一样的,他们一路从起点纠缠到终点, 简小星觉得李青廷就像一只被束缚住了的困兽, 使劲挣扎着想要挣脱何一心这张大网,但最终好像没有成功, 又或者即将成功, 但比赛结束了。

   

       上午两场比赛, 最不受期待的一组意外的让人心生触动, 最受期待的一组,反倒是让观众失望至极。

   

       他们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怎么会这样?

不可能啊!”

   

       “开什么玩笑?

李青廷输了?

输给一个模仿者?”

   

       “他根本没用心跑吧!因为一直是第一所有太骄傲自大了吧, 根本没用心跑, 却想不到何一心这么厉害, 所以输给了她了!”

   

       “妈的,这场比赛根本就是垃圾, 浪费老子票钱和时间!”

   

       “……”   

       即便是李青廷的粉丝也有很多无法接受,李青廷居然输给何一心,居然输给了一个盗版者,这简直就像正义没能战胜邪恶一样嘛!其实输给何一心这个模仿者的车手很多,同样的技术同样的路数,但是就是输给她了,可没人在意,因为他们不是李青廷。

   

       骂声从现场延续到网络到全国各地,闹得沸沸扬扬,李青廷输了一场比赛,就好像犯下了天大的罪过一样,被各种谴责和辱骂。

大多数人还是认为他没有认真跑,因为并没有投入到这场比赛之中,他们认为他是过于骄傲自负,没有把何一心放在眼里才会导致这样的败局。

   

       最后捷豹车队的公关部门都不得不出面了。

   

       这场比赛结果谁也没有想到,观众没想到,捷豹车队也同样没有想到。

   

       午休时间,沉默的客厅里只有曹鹤敲打电脑键盘的声音,周佳彬于波等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沉默的一边吃着饭后水果一边观察着在场的人。

   

       瞿跃阳从楼上下来,他的脸色很难看,他的车队里的王牌车手,居然输给了被他赶出车队的最讨厌的何一心,这件事无论怎么想都觉得非常憋屈愤怒,这样的滑铁卢,谁让李青廷遭遇的都好过何一心!   

       李青廷抹了把脸,跟他道歉:“抱歉。”

   

       瞿跃阳没说话,走到冰箱前拿了一瓶啤酒,李青廷跟他多年好友,总不能像网上那些人一样把他骂一顿。

更何况李青廷会输也不是没有原因,两年前李青廷就跟他说发现自己进入了瓶颈期,一直找不到突破口,无法再进步。

因为水平领先国内其他赛车手太多,所以才一直没有显露出来。

但是潘磊等人已经渐渐赶上,没有何一心,他也可能会输给其他人。

   

       李青廷早就已经不在意输赢,突破自我是比全国奖杯更重要的事,毕竟全国冠军的奖杯他已经有好几座了,可却连世界冠军的奖杯的底座都没有触碰到。

   

       和何一心的比赛中,他一直在何一心的模仿中寻找自己的问题出现在哪里,确实没有专心投入地比赛,所以网友们骂的也没有错。

他的道歉也不是因为输了比赛,而是因为李青廷没有想到自己输了一场比赛,竟然会给捷豹车队带来这么大的风波,李青廷不由得想苦笑。

   

       “我不做赔本生意,你就告诉我,有没有收获?”

瞿跃阳灌了几口冰啤酒,冷静了下来,看着李青廷问。

   

       提到这个,李青廷耸耸肩,脸上流露出一丝轻松又跃跃欲试的笑意,“谁知道?

也许我会成为我国赛车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也说不定。”

   

       曹鹤等人纷纷看向李青廷,神情诧异。

世界冠军?

这四个字在国内赛车界,还没有哪个车手敢轻易说出口,就像国内电影没人敢夸下海口说能在国外拿到一亿美元的票房一样。

   

       瞿跃阳也有些吃惊,随后点头,很好,如果是这样的话,丢掉一个全国冠军奖杯就算不了什么了,至于何一心,他就不信没人治得了她!   

       何一心因为打败了公认的全国第一而再次人气高涨,虽然依旧是毁誉参半,但不妨碍她名利双收,除了已经确认的至少百万的比赛奖金,还有权威汽车杂志的专访邀约,这场比赛结束的时候记者差点没把她堵死在公路上。

   

       666车队的赞助商特别开心,他跟瞿跃阳不对付已久,当初会让何一心加入纯属是给瞿跃阳添堵的,结果捡来个大宝贝,居然把瞿跃阳的王牌都打败了,想到瞿跃阳憋屈的样子,他就开心到恨不得上天去转一圈,立刻就出手大方地给何一心包了个大红包。

   

       何一心看着转入自己钱包的数字,感觉到身边有人凑了过来,她侧头看过去,车队内唯一的一位替补女队友已经坐直了回去,笑眯眯地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没想到一心居然连李青廷都能打败,潘帅,小心你的王牌之位不保哦。”

   

       潘磊看了她一眼,又看向何一心,见她好似没有听见这话,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的,收回视线,也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于是没人理会的女队员有些尴尬了,好在其他队友连忙出声帮她化解尴尬。

但她已经露不出好脸色了。

   

       何一心是自己来到666车队的基地请求加入的,大概是因为知道瞿跃阳和666车队的赞助商不对付已经多年,她的计划很成功,赞助商接纳了她,并且帮她出了违约金叫瞿跃阳拿她无可奈何。

也就是说,何一心不是经过车队的考验,也没有获得队友的认可的空降部队,再加上寒城那边传过来的事,他们身为名门车队正式队员的骄傲让他们都对何一心有些排斥,即便何一心有些能力,可那能力居然是让人不屑的模仿啊。

   

       结果她却一步步地靠着这种他们不屑的能力,拿到了比他们更高的成绩,甚至还赢了李青廷,这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但这又能怎么样呢?

你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就是受到了上帝的偏爱,有些人天生智商很高,有些人天生擅长唱歌跳舞,有些人听力比别人敏锐多倍,有些人生来注定光芒万丈,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的。

她只能这样愤愤不平地想着。

   

       何一心吃完饭,起身往自己的卧室走去,她已经很多天没有好好睡个觉了,睡醒了去看简小星和曹鹤的那场比赛。

   

       “你觉得简小星会赢曹鹤?

甚至觉得她比李青廷更难缠?”

身后突然传来低沉的男声。

   

       潘磊的房间就在何一心对面,何一心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你练习简小星的跑法比练习李青廷的早了半个月。”

   

       何一心愣了一下,意外地看着他,“你居然知道?”

她加入666车队后就很少在车队里训练,因为她要模仿得很像,就需要尽可能的在她模仿的对象的录像中的路线上模仿,不一定找得到一样的,但相似的可以。

所以她跟这个车队的人关系不亲也不抱怨,她自己也有问题。

   

       “所以呢?”

潘磊靠着门,叼着没点燃的烟看着何一心,眼瞳漆黑,深不可测。

   

       “会不会赢,下午你就会知道了。”

何一心转身开门。

   

       其实潘磊是错的,何一心模仿简小星的跑法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一开始是因为她发现自己根本不会赛车,一坐上驾驶座就进入一种手足无措的状态,油门刹车统统不会使用,脑袋一片空白。

心理医生说她这可能是因为小时候父母车祸的事件导致的后遗症,她的心底其实还是很害怕汽车的,只是这种恐惧已经麻痹,无法传送到大脑皮层,所以自己感觉不到。

   

       一般人可能会说这样就不要玩赛车好了,可是当时她心里对何晶心的巨大恶意让她不会轻易放弃,她无法控制自己像鬼一样紧跟着何晶心的行为。

有一天她看到简小星自己在山路上飙车,和跟何晶心比赛时的有所保留不同,她尽情地全油门漂移过弯,所以她被她过弯时堪称艺术的漂移震撼了,那一幕一直在她脑中挥之不去,当天半夜她从家里出来,来到那个弯口,她计算和尝试了很多次,然后完美地复制了下来。

   

       她那时才发现,自己是可以开赛车的,只要她在脑子里植入他人的赛车模式,就像给一台无法运行的电脑安装进一个新系统。

   

       当然,新系统要和电脑磨合也需要时间,想一步登天有时候反而会把电脑烧掉。

别人以为她的模仿是很神奇的看一遍就能跟电脑复制粘贴一样那么简单的事情,实际上目前为止,只有模仿简小星是最简单的,因为她已经模仿她好多年了,等于已经将地基打好了。

其他人由弱到强,需要几天上月不等的时间。

   

       何一心正要把门关上,突然又听到潘磊问:“你有没有学学我的跑法?”

   

       “放心,你跑不掉。”

   

       “那就好。”

   

       何一心一顿,抬眼望去,却见他意味不明的扬着眉笑。

   

       ……   

       作为半决赛最后的勇士之一,简小星吃完午饭后,就被强烈要求去睡个午觉养养精神。

简小星也觉得自己应该睡个午觉以防万一的,毕竟昨晚她睡得太晚了,早上又起得早,但是……   

       简小星眼睛从被子里露出来,像暗中观察的仓鼠一样看向就在身边的封棠。

封棠大爷正毫无自觉地靠在床头看iPad,距离那么近,头发梢都快落到简小星鼻子前面了,他身上的不知名的好闻的香水味飘荡在鼻腔里,简小星胸口里有只小白兔,一直蹦来跳去,根本没法睡觉啊!   

       可是他看起来很认真,赶人不好吧……可是,他们是不是发展得有点儿太快了?

这才多久啊,就可以盖一条被子了吗?

   

       “快睡觉。”

封棠看向她,一下子抓住了这双暗中观察的大眼睛。

   

       “……睡不着。”

简小星小声地说。

   

       “看来房间光线太亮了。”

封棠说。

   

       “……”好像也没错,这个美人光辉太夺目了。

   

       简小星正想着,一只手突然伸过来,轻轻盖在了她的眼睛上,香水就擦在手腕上,所以那醉人的香气更浓了一些,简小星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她心想完了,真的不用睡了,这怎么可能睡得着?

结果胸腔里的小白兔跳着跳着就平缓了下来,嗅着那道香气,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封棠把手收回来,看着已经毫无防备睡过去的简小星,伸手把被子往下扯了扯,让她的鼻子露在外面,看着看着,觉得这个小东西睡着的样子超可爱,忍不住想捏她的鼻子想用头发去挠她,不过这些小恶作剧最后都因为下午的比赛而没有进行。

他傲慢地哼了一声,拿起iPad继续看文件。

   

       ……   

       上午李青廷和何一心的比赛结果给观众的打击太大,所有人都只能寄希望于下午简小星和曹鹤的这一场,但是又开始担心会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就像上午那样。

这样忐忑不安着,在下午两点半的时候还是都朝湖蓝山脉那边涌了过去,检票、安检、入场,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简小星和曹鹤已经准备就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