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66   
       正式比赛开始前会给车手时间熟悉赛道, 潘磊和刘浏驾驶着各自的车在上面跑了一次, 潘磊一下子就把刘浏远远抛在了后面。

一个似乎轻轻松松的就以普通人不可能达到的速度在这条公路上跑着, 一个则以完全普通人的身手在这条公路上前进着, 即便还没开始正式比赛, 就看得众人摇头唏嘘。

   

       潘磊单手控制着方向盘, 扫了一眼后视镜, 看到后视镜内除了急剧后退的风景,并没有印有红星标志的车子。

他淡淡地收回视线,内心平静无波。

这是理所当然的, 只不过是一个靠着运气杀进来的车手而已,早知道应该听老妈的话穿红内裤了,老妈说本命年不穿红内裤会倒霉, 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明明其他四个车手他都很希望能比一场,却偏偏抽中了这么个对手, 得跑一场无趣的比赛, 啧。

   

       两辆车是一起出发的, 潘磊从起点到终点, 再从终点回到起点的时候,刘浏才从终点启程返回起点, 这让观众更加觉得无语了。

   

       “我希望潘磊以最快的速度结束这场比赛。”

   

       “太无聊了, 就像乌龟和狗赛跑一样, 根本没有可比性,甚至都不是一个物种的。”

   

       “不行了, 我要塞住耳朵睡个回笼觉,他们这场比赛结束后再叫我。”

   

       “……”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在耳边响起,队友被这么瞧不起,简小星觉得有些生气,但又有些泄气,她能怎么办?

跟他们吵一架吗?

简小星看向苏珈应,心爱的人被瞧不起她肯定更加难受和愤怒。

却不想她却看到苏珈应那张个性张扬的面孔上,没有丝毫负面情绪,反而带着一丝微笑。

   

       简小星愣了一下,苏珈应察觉到她的视线,看向了她,大约是看出了她的心之所想,笑着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还忍不住想顺便捏捏她的脸,注意到封棠的视线有些危险,才不得不遗憾地收回来。

   

       “我的耳朵早就学会自动屏蔽一些声音,或者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毕竟林子这么大,什么奇葩没有?”

苏珈应说:“他从小就是这样,长得过于秀气,喜欢做饭喜欢刺绣插花,别说打架,连骂人都不太会,还爱哭,所以一直备受歧视。

他受同学歧视受同学家长歧视还受老师歧视,没人相信他性向正常,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孩子心理有问题。

   

       “男孩子欺负他,女孩子也躲着他,可以说是校园暴力的深度受害者。

但谁规定男孩子必须喜欢蓝色喜欢奥特曼不能喜欢玩芭比娃娃?

这是谁制定的标准?

他只是比较与众不同,所以经常被当做异类,好在我们不活在别人的世界里,随他们去议论好了,反正关我们屁事。”

   

       简小星很惊讶,刘浏性格很开朗,也一点儿都不介意被郝嘉喊基佬,如果谁让他真的不爽了他还会骂回去,而且是特别彪悍的像村子里的张大妈一样站在别人家门口骂上三天三夜,直到对方道歉为止或者他气顺了为止的那种架势,她没想到他的过去会是这个样子的,但是想想又很容易理解,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不能融入集体随波逐流的人就会被当做异类。

   

       “很惊讶吧,他现在跟过去可不一样了。”

苏珈应挑了挑眉梢,美丽却又豪爽英气,“我以前也不是现在这样的。

不过这是我们的小秘密,不告诉你。

至于比赛嘛,他能进入半决赛,是意外之喜了,输赢无所谓了,他觉得开心就好。”

   

       苏珈应耸耸肩说道,她可不像一些女孩子会因为男朋友不如其他人就觉得丢脸,一个优点那么多的男朋友,有那么几个不如人的地方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她推掉所有工作过来这里,也不是因为要看到刘浏赢得比赛的那一刻,只是为了看到他为了梦想努力和开心的样子。

   

       简小星点点头,再一次觉得女王和她的爱宠这对CP真是太萌了,可惜那么多双眼睛都还不能发现这个有趣的真相,发现了估计也会先迎来一阵腥风血雨。

   

       正想着,脑袋上突然落下来一只手,简小星仰起头去看,看到封棠大爷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线条优美的弧线中那一抹幽深的色彩如寒星。

   

       简小星呆了一瞬,眨眨眼,问他干嘛。

   

       封棠只是把手收回去,依旧一副傲慢非常的样子,简小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封棠给拉扯了过去,开始很在意他刚刚是怎么了,也没空去想刘浏和苏珈应了。

   

       苏珈应笑着摇头,心里啧啧两声,心想男人的占有欲啊……   

       刘浏踩着熟悉赛道时间的最后一秒回到起点,起点和终点处的观赛人群是最多的,迎接他的是一大片的唏嘘声,然而他没脸没皮我行我素毫无羞耻心的样子挺让人看不顺眼的,最后没让刘浏流露出一点儿难堪的神情,反倒是让自己感觉气不太顺了。

   

       “气死你们这些白痴。”

刘浏在驾驶座上做出鬼脸,下一秒一手握着方向盘,深呼吸了几下,表情认真了起来。

   

       潘磊的车停在他边上,放松的姿态和神情都表现出了对对手的藐视,他还是第一次在半决赛不需要认真跑。

   

       遇到了一个弱小的对手,不需要认真对待也能赢,潘磊在小旗子落下来比赛开始后,就从行动上表明了出来。

他故意不开太快,故意只比刘浏快了一步,像戏耍老鼠的猫一样地戏耍着他,让他拼尽全力超过后,又轻而易举地来到他的前面,继续挡着他,让他又一次想方设法拼尽全力地超过他,然后继续挡着他……   

       刘浏知道潘磊在耍他,他并不意外,哪怕是周佳彬那样比较单纯的少年,都会有那种“高手的傲慢”,想必潘磊也很不耐烦跟一个弱者比赛,所以准备戏耍着他给观众和自己找点乐子,好打发这场无聊的比赛。

   

       如果是其他的因为一时好运而误入这个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上来的赛场上,从观众的唏嘘喝倒彩,到现在被这样一次次的戏弄,早就已经放弃甚至崩溃了。

但刘浏不会,他的经历和苏珈应,让他的抗压能力前所未有的强,也许简小星都比不过他,所以如果想要从内心击垮他,那么潘磊只是在做梦。

   

       他很认真地驾驶着他的车子,内心前所未有的平静,所以连眼眶都没有发红,潘磊故意开慢车给他超车的机会,那他就超,哪怕几秒后就会被追回来也无所谓。

他没有一丝松懈,绞尽脑汁地去分析和实践。

   

       于是原本唏嘘的声音渐渐的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很多人都看着大屏幕,看着那辆像困兽一样四处寻找突破口,没有丝毫放弃迹象的车子。

   

       连潘磊都觉得意外了,居然还不放弃?

他这样想着,又重复了几次,确认他那位弱小的对手确实没有丝毫放弃的迹象,顿时眉头皱起,随即觉得无趣起来,不再戏耍他了。

他踩尽油门,转眼就和刘浏的车拉开了距离。

   

       但之后几次,他都突然间发现不应该出现在他后视镜上的刘浏出现在他的后视镜。

毫无预兆的,他本来以为应该被远远甩在后面的车子,居然出现在了后视镜上,让他颇为诧异,这意味着车上坐着的人的进步空间非常大,因为前半段他还在他的故意放慢速度的情况下勉强能一次次超过他,现在在他全力疾驰的情况下,他居然能勉强追赶着,并且几次出现在他的后视镜上。

   

       红星车队……果然不容小觑,也许以后会成为劲敌也说不定。

   

       这场比赛的胜负毫无悬念,潘磊赢了刘浏,但和一开始的时候不一样,刘浏到达终点的时候获得了掌声和一些口哨声,网上也不是几乎一面倒的嘘他的话,有人说面对强敌和羞辱依然坚强不放弃的人会散发出让人敬佩的气质,看来刘浏是红星车队的车手不是意外,他也有着让人敬佩的红星精神。

   

       大部分人只看到了比赛结果,但曹鹤却收集了这场比赛的数据,他说:“伊超群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些人?”

   

       “怎么?”

   

       “每个都是进步神速的怪物。”

这个刘浏本来看外表应该是最弱的,没想到他的数据显示潜力比李子昂还要高,不,也许早就该看出来了。

仔细想想,在于波和利安都没能躲过那辆失控的车子造成的混乱的情况下,刘浏居然成功躲过,并且拿下了C组冠军,真的只是一时撞大运而已吗?

   

       “听说都是被其他车队拒绝或者赶出去过的人。”

周佳彬说着顿了顿,心想还真是啊,理论上甚至还包括简小星在内了,如果没有何一心,瞿跃阳就会是简小星的赞助商,就算她没有加入捷豹车队,同一个老板的话,也算是一家人了。

   

       “看来那些车队要后悔死了。”

   

       “队长,你要好好教训何一心!”

周佳彬有些生气地说,都怪那个女人,要不然简小星跟捷豹车队的关系肯定会更好的。

   

       李青廷笑容无奈,但也很期待,“我但愿能做到吧。”

   

       李青廷和何一心的那场比赛即将开始了,有不少因为不想看潘磊和刘浏的比赛而留在酒店睡觉的人纷纷赶了过来,观赛人数很明显一下子暴涨了很多,网上的探讨量也暴涨,上热搜更是分分钟的事情。

   

       李青廷光在微博上的粉丝就有四千多万,连在脸书和推特上也有不少外国粉丝,是我国粉丝量最多的赛车运动员,也是仅次于20年前的车神简飞承的,目前在国际赛场上拿到最好的成绩的中国赛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