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65   
       在简小星哭出来的一瞬间, 封棠就后悔了, 他觉得自己脑子真是有病, 好端端的, 为什么就想要把人弄哭呢?

   

       “对不起我错了。”

封棠无师自通, 立刻服软道歉, “你只是大脸怪, 腿还是挺长的。”

这倒是真的,简小星虽然很娇小,但是身材比例很漂亮。

   

       这种安慰和认错的效果微乎其微, 回应他的是简小星更凶残的大哭声。

   

       封棠只好继续安慰她。

   

       远处拐角的周启默默地吐槽,心想老板,早知道现在, 何必刚刚呢?

图一时爽快, 这下好了,有得你哄的, 简小星作为迷妹的时候很轻易就能原谅你, 作为女朋友, 估计就没那么容易咯。

想到这, 周启心里就有小小的得意,心想有女朋友的老板还没没有女朋友的他了解女人。

   

       “我不是故意凶你的, 我只是太着急了, 你看现在这么晚, 机场里这么安静一个人都看不到,我想到你在这里可能会遇到危险, 还是因为等我而遇到的,我心里能好受吗?”

往日里总是显得十分傲慢的声音口气那么温柔缱眷,像第一缕春风袭来,深邃的桃花眼望着简小星倒映着她的身影,专注认真徐徐诱之。

   

       简小星的哭声一下子小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的眼睛。

   

       周启:“……”心有得意的我仿佛是个傻逼,简小星怎么会是这个心机婊……啊呸,心机boy的对手?

   

       封棠拿出手帕给她擦眼泪,“幸好在酒店里遇到刘浏了,否则我怎么知道你在这里?

你能来接我我很高兴,不过比起为了等我在这种地方待上几个小时,我宁愿你在酒店里早点上床睡觉。

知道了吗?”

   

       “嗯。”

简小星特别没出息地觉得心里又咕噜咕噜地冒出了甜甜的泡泡,那些委屈啊怒气啊统统都消失无踪了。

她乖巧点头,小鼻头红红的,大眼睛湿漉漉的,可怜又可爱。

   

       突然有种心都要化了的感觉,封棠把手帕收起来,弯腰把她抱了起来,但并不是那种公主抱,而是那种抱女儿的姿势。

封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种抱法,总之就是莫名其妙地这样抱了,大概是因为这个女朋友太可爱了,让他觉得养女儿的感觉也不外如此了。

   

       突然被这样抱起来,简小星吓了一跳。

她身高一米五五,封棠一米八七,三十二厘米的身高差距,她一直都是仰着头跟他说话的,现在突然被这样抱起来,她的视线第一次在他走动间触及到他的头顶。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好好回味和体会封棠难得的温柔,就又被骂了,“你是才三岁吗?

不知冷不知热,有衣服都不会穿,嫌这天气冷不死你?”

抱起来才发现这个小白痴身上凉飕飕的。

   

       “……”她男朋友温柔不过三秒……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么坏脾气的家伙,如果能因为她而偶尔温柔那么一小会儿,也很让人开心了。

   

       “这个是因为没有运动血液不流畅,我穿得很暖啦。”

本来冬天嘛,穿再多只要不走动身体就会冷下来啊。

   

       封棠冷哼一声,因为知道自己把人哄回来了,所以又开始肆无忌惮地嘲讽了,“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当了医生对身体健康状况这么了解,以后多吃点核桃猪脑补一补你的脑子,老子可不跟大傻瓜一起玩。”

   

       明天后天有那么重要的比赛,今天还在这里呆到这么晚,身体还不暖和,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去他的甜泡泡!这个男人的嘴巴毒死了!简小星觉得好生气哦,于是仗着自己现在处于高位,伸手把他的头发往后扯,叫他皱着眉把脸抬起来,然后低头亲住了他。

简小星一时冲动,想学封棠吻她时的那种吻法,她是个好学生,可惜实战经验太少,又不像男人天生对这些事情无师自通,所以很生涩,尤其是亲到后反应过来自己在干嘛后,羞涩感就一下子冒了出来冲向了大脑,她觉得如果就这样结束好像有点儿太丢脸了,所以硬着头皮继续吻。

   

       最让人感到害臊和不知所措的是封棠并不回应,他一动不动地任她吻着,简小星都不敢睁开眼看他。

   

       结果到最后封棠都没有回应她,嘴巴都不张开,简小星的信心大受打击,羞耻到脸色爆红,好在因为她自己开了车过来,因为她的车子明后天还要比赛在红星车队的临时工厂保养检修,所以开的还是秦红的,必须得把车子开回去,所以不用跟他和周启坐一辆车回去,才没有羞愤欲死。

她一路开得很快,转眼就开回了酒店,一路冲向自己的房间捂着脸简直要哭出来,她觉得好丢脸,超尴尬,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但封棠并不想跟她接吻,   

       算了算了……简小星努力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让自己不要想这件事了,现在已经快一点了,虽然她的比赛时间是下午,但是如果因为这件事一晚上都睡不着的话,明天会一整天没精神的,绝对不是一个午休时间养得回来的,更何况她也不想错过另外两组对手的比赛。

   

       简小星就这样一边努力不让自己去想这件事,一边进浴室去迅速洗了个热水澡,火速吹干头发后扑到床上,然后裹着被子强迫自己睡着。

   

       一只绵羊跳过去了,两只绵羊跳过去了,三只绵羊跳过去了……十一只绵羊跳过去了……   

       “咚咚咚!”

门突然被敲响了。

   

       简小星脑子里数绵羊的声音霎时消失无踪。

   

       门又敲了敲,封棠的声音传了进来,“开门。”

   

       简小星的脑袋一下子从棉被里冒出来,羞耻感又冒了出来,她说:“我要睡觉了!”

   

       封棠又敲门,简小星不知道他什么事,只好忍着羞耻心走过去小小地打开一条门缝,结果下一秒就被推开,封棠走了进来,并且一路直奔浴室。

   

       简小星有些懵逼,傻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把门关上。

酒店的浴室是磨砂半透明,那块玻璃正对着简小星的床,浴室她走过去就看到封棠在洗澡,裸—体模糊但又轮廓清晰,她能看到他脱下衣服后才能看到的矫健的肩背肌肉的轮廓,下面窄窄的腰和臀部,不需要触摸都能知道覆在骨架上的肌肉充满韧性和爆发力,还有那两条长长的腿……突然,他转了个身,侧对着简小星,于是男性特有的器官的轮廓……   

       简小星“啊”一声,连忙捂住眼睛,背过身去。

   

       干、干什么啊……简小星脑子乱糟糟地转着,全身都在滚烫发热,这个外出住酒店只住总统套房的男人,跑到她这个小标间里洗、洗澡,是、是、是、是想……   

       封棠洗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出来了,随意地穿着浴袍,颈项胸膛还淌着水珠,非常性感,但也非常危险,因为那双桃花眼非常黑,非常深,一步步朝简小星走了过去。

   

       简小星瑟瑟发抖,一步步往后退,“那个……封、封棠……我明天有、有比赛……”   

       “知道自己明天有比赛,还不上床睡觉?”

   

       “要、要了,你先……”简小星哆哆嗦嗦地说,现在这张床很危险她才不敢往上爬呢!一句话是说不完整了,简小星干脆就想往外跑,不过没能成功从封棠身边钻过去,一下子被捞了回来,天旋地转的,她一下子躺倒在床上,心脏猛地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尖叫,就又傻了。

   

       咦?

简小星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被严严实实地盖着被子。

   

       “快睡觉。”

封棠说。

   

       “……”一晚上心情大起大落,简小星觉得有点儿怀疑人生了。

所以封棠并没有想、想和她做那种事,只是单纯地来她房间里洗个澡?

才这么想着,刚刚稍微放下的心脏又提了起来,因为她的身上一重,封棠隔着被子悬空压在了她的身上,脸就在她的上方。

   

       简小星瞪圆眼睛,浑身僵硬,像被吓傻的大松鼠。

   

       下一秒她的眼睛被一只玉石一样漂亮的大手遮住了,她听到封棠的声音很低很轻,像海妖一样,“你睡你的,我亲我的,谁让你先亲我的?”

   

       然后她就被吻住了。

那吻非常热烈,像压抑了好久终于爆发出来的岩浆,滚烫炙热,想要把人熔化掉,灵活火热的舌撬开她的唇,卷着她的舌,好像要将她吞入腹中一样。

天知道这条小舌头羞怯生涩地从他的唇缝间扫过,像在轻轻地敲门的时候,让他浑身燥热蠢蠢欲动,他多想张开嘴让它进来。

   

       可是那里地面潮湿空气冰冷光线晦暗,时间还那么晚了,哪里是个让人能好好的尽情地吻的环境,这个小东西已经在那里呆够久了。

温暖的灯光,干燥的空气,还有柔软的能立刻入睡的床,这才是个能让人好好接个吻的地方。

   

       封棠的顾虑并非毫无道理,因为按键一按下,确实难以停止,这张床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因为简小星被吻了很久,从一开始的激动情起难以承受到最后晕晕乎乎的……直接睡着了。

   

       简小星觉得这一觉睡得暖洋洋的最后都有些太热了,还没睁眼就感觉到自己身上压着个什么东西,有点重,睁开眼一看,发现是一条胳膊。

这条胳膊肌肤白皙,不像健美先生那样鼓起的肌肉,但有一种猎豹一样柔韧富有爆发力的感觉,而且它不轻,很显然很有质量,顺着胳膊下去,是一只有着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的手掌,非常漂亮,像玉石一样,简小星觉得光这手她都能玩十年。

   

       昨晚的记忆瞬间复苏,简小星立刻心脏加速,感觉到了身后的呼吸,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她舔了舔嘴唇,小心翼翼地转身,那只手也从腰部滑到了她的腹部,然后那张沐浴在清晨柔和的光线中的睡美人的面孔便闯入了她的眼帘。

   

       天啊……   

       光看着这幅睡觉的面孔,又怎么能想象这个人把她压着吻得没完没了的样子?

封先生不是总骂她臭不要脸吗?

怎么谈恋爱后就不矜持了?

根本就是比她还臭不要脸了嘛。

她小心翼翼又羞涩幸福地窝在他的怀抱里,然后又忍不住抱着他的腰,贼兮兮地偷笑,就好像她的人生里什么不愉快也没有了一样。

   

       还没偷笑多久,脸颊就被捏了捏,简小星做贼心虚,唰一下收回手,眼睛飘移了下才敢抬起头看封棠,“你怎么这么早醒了啊?”

   

       “我的生物钟向来准时。

醒了就起来吃早餐。”

   

       “哦。”

   

       被爱情浇灌的简小星简直是容光焕发,这一点她自己是能感觉到的,不过封棠有没有不一样她自己就看不出来了,因为她对封棠的滤镜一直都存在,封棠一直都是闪闪发光的天下第一美人。

   

       在别人眼里,封棠的变化却有些明显了。

   

       为了不传出压不住的大面积绯闻,封棠是和简小星以及红星车队的其他人一起吃早餐的,于是那一双双八卦的眼睛暗地里流转着,传递着暧昧调侃的信息,原来有没有确认男女关系的不同之处是非常明显的啊,连两人的相处都有了很大的区别。

   

       简小星已经不会再因为不知道自己对他有非分之想而能对封棠毫无压力地讨好,围着他团团转了,现在封棠往她盘里丢个虾她都能脸红不好意思。

至于封棠,明显……管简小星管得更严了,他本来就对简小星有些“多管闲事”,这会儿更是开始管东管西起来,把牛奶喝掉,赛车手要注意补钙,多吃点核桃你要补脑,尽管依然很傲慢的样子,时不时还要骂她两句,但那并不伤大雅,说到底简直就跟管女儿一样嘛,两人好像一下子调换了过来一样。

   

       天天天气很晴朗:这就是爱啊!   

       我真的有女朋友:看来封棠不是耍我们家小星星的。

   

       郝嘉今天不高兴:俗话说得好,一个人是不是真的爱另一个人,看他有没有变得和之前不一样就看得出来了,就算是冰块啊,爱上一个人后都能变成火山,所以那些恋爱后好一成不变对女朋友也一如既往高冷的人,啧啧,很明显在他眼里你没有与众不同,你没有让他为你变得不一样的魔力。

   

       我真的有女朋友:哎哟不得了,说好不需要女朋友的人居然还懂这些,偷偷研究了吧?

   

       郝嘉今天不高兴:你他妈滚蛋,马上比赛居然还有心思开小差,也不怕在苏珈应面前丢人!   

       明明是几个男人,居然八卦得在简小星和封棠眼皮子底下,偷偷往车队微信群里发信息聊天。

最后郝嘉还戳到了刘浏的痛处,让他一下子没有关注这些八卦的心情,潘磊啊……我的娘哟,他的对手居然是潘磊,常年跟李青廷争夺全国第一的那个潘磊耶,真是吓死人了!他需要他家宝宝的安慰和鼓励啊!早知道昨天就不要把宝宝弄得那么累了,今天舍不得她早起┭┮﹏┭┮   

       在刘浏的忐忑中,个人赛的半决赛还是如期举行,地点是骊市著名的湖蓝山脉。

那条贯穿整个山脉的蜿蜒山路不像盘云山那么曲折,但是比盘云山更长更窄,没有非常明确的上山下山,因为前几秒还是下坡,下一秒可能就会突然变成上坡,上坡下坡有时候需要用的车档不同,如果一个赛车手只擅长上山或者下山,那这无疑会让他很难适应。

湖蓝山脉还有三个非常有名的超难弯道,比盘云山的那几连发夹弯的难度更大,每年不知道有多少车手前来挑战,但最终能够完美地征服这三个弯道的人却少之又少。

   

       没错,这一季的个人赛半决赛是山道赛,这让观众们非常兴奋。

   

       今天倒是天公作美,没有雨,天上的云层虽然还很厚,但好歹没有让人压抑的乌云了。

风也不是很大,连续几天冲洗的山体和树木看起来干净青葱,空气也很是清新。

整条山路的两边的护栏都已经检查过,牢固可靠,不会让任何一辆赛车冲出护栏,除了起点和重点,途中还安排了几个非常适合亲眼看那精彩的某一瞬间的观赛场地,让观众可以安全地观看,也有能纵观比赛全程的小屏幕在那里。

   

       现在举办赛车大赛,包括广告、门票、赛车彩票分成、网络播放版权等等各项所赚的钱,除去给车手们的奖金,完全足够举办方好好地对待观众,让他们有更好的观赛体验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有越来越多的人体会到赛车的刺激与乐趣所在,赛车运动才越来越受欢迎。

   

       只可惜让人期待的半决赛开场的这场比赛不怎么让人期待,因此即便专门为了看半决赛和决赛来的观众们还是基本到场,但显得有些兴致缺缺。

   

       “红星车队那个娘们唧唧的刘什么鬼,只是走了狗屎运进入了决赛,难道能期待他居然能跟潘磊一较高下吗?”

   

       “好在他们结束后,就轮到何一心和李青廷了。

下午就是简小星和曹鹤,真希望时间快点到来……”   

       “……”   

       简小星和封棠苏珈应等人选择的观赛地点是最后一个超难弯道所在的观赛点,在这里能亲眼将高手是如何征服这个弯道的瞬间尽收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