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64   
       就如同曹鹤预测的那样, 第二天E组比赛的时候下雨了, 他们进行了一场雨中赛, 曹鹤拿到了组冠军, F组的比赛倒是没有下冰雹, 只是依然下大雨, 潘磊拿到了组冠军。

   

       至此, 23年秋季赛季最后一个比赛项目,各分组赛冠军分别是A组李青廷、B组何一心、C组刘浏、D组简小星、E组曹鹤、F组潘磊。

这六人将采取抽签的方式,用两两对抗升级的方式来进行决赛, 最后三人争夺冠亚季军的名次。

抽签结果在F组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晚上公布。

   

       刘浏看到自己的对手是潘磊的时候,一口气差点儿没上来,不过下一秒他就淡定了。

哦, 反正最后这几个都不好对付, 对上谁都显得他会被虐得很惨,所以还是淡定吧。

现在网上肯定又热闹了, 别说众多网友们了, 看到这名单的时候, 他也很期待半决赛的到来, 何一心VS李青廷,简小星VS曹鹤, 这两组的比拼超级让人期待的好吗?

何一心和李青廷就不用说了, 准确来说期待的是何一心能不能模仿国外的比李青廷更厉害的高手, 如果不能的话也没关系啊,李青廷VS李青廷, 听起来也足够有趣刺激了。

   

       至于曹鹤和简小星,曹鹤外号“诸葛鹤”,那颗大脑跟电脑一样,是个名副其实的IQ非常高的天才,是捷豹车队的军师,是很难缠的对手。

看过他的比赛视频就知道,每个对手的弱点、下一步会怎么做好像都已经被他预知,无论怎么挣扎都只能被死死地压制住,根本无法反抗。

各个车队都有数据分析师在对各车队的名将做分析,但从来没有一个能做到曹鹤这份上,完美地体现出了高智商和普通人的区别,他是用头脑赛车的名将。

   

       “比赛越来越艰难了啊。”

刘浏又想到了自己的敌手是潘磊,表情十分忧愁。

不用说了,反正他是最艰难的。

   

       “废话,你以为全国冠军是大白菜,那么好拿的?”

郝嘉表情极其悲愤地说道,真是快羡慕死他了啊啊啊啊啊!这个死基佬居然不仅有苏珈应那样的女朋友,还有那见鬼的好运气闯进半决赛,还能跟潘磊这种级别的对手一对一比赛!他真是恨不得仰天长啸以示悲愤,他也好想跟潘磊跟李青廷跑一场啊!   

       “总之呢,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就开始比赛了,难得有这种机会,可不要临阵退缩。”

徐晴朗说,刘浏和潘磊那场是最先开始的,紧接着是何一心和李青廷,下午是简小星和曹鹤。

   

       “知道了。”

刘浏看了看时间,唰一下站起来,“小星星,到时间啦。”

   

       简小星缩在角落里,亮晶晶的大眼睛闪烁,脸颊粉扑扑的,小声地说:“我我我我还是不、不、不去了吧?”

   

       “干嘛呀突然不去?

快点啦,我等不及见我的宝宝啦。”

刘浏一把拉起简小星往外走,别看他看起来像一只白斩鸡一样瘦弱,但是赛车手真没一个力气小的。

   

       简小星就一副不想去又有点想去的模样,被硬拖着去了。

   

       他们是去接机的,刘浏第一次参加这么重大的比赛,还进了半决赛,苏珈应推掉工作飞过来看。

封棠也过来了,虽然是不同城市飞过来的,但是抵达的航班却很接近,简小星听到刘浏说要去机场接人的时候一时冲动就想着也去接封棠,但是现在想想……羞死人啦!突然间就成了男女朋友,封棠发给她的两人的热吻视频都还在手机里,在手机上聊天的时候因为人不在眼前所以还好,现在想到封棠那个人就站在自己面前,她就觉得羞耻度要破表了。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要过来不要过来啦!听到封棠要过来的消息,简小星整个人恨不得在餐桌上滚起来,可倒映在水杯上的脸却是红彤彤的还带着笑,完全就是一个怀春的少女紧张又期待又害羞的模样。

如果封棠说不过来,她肯定既觉得松口气,又觉得很失落。

人真是太复杂了,爱情这种东西太让人不知所措了。

   

       脸色通红的到了机场,刚要下车又被刘浏给拽回去,“你真是一点儿自己现在是个小明星的自觉都没有啊,尤其是这里还是骊市机场,人来人往,一大半都是冲着赛车来的,肯定都认识你,也不遮遮脸。”

刘浏给她一个黑色的口罩。

   

       于是简小星就戴上口罩。

   

       机场人流量很大,因为明天和后天的半决赛和决赛,哪怕骊市这几天天气不好,依然有很多人冲着这两天的比赛来到这里,简小星和刘浏还看到了之前场地团队赛结束后经理带到他们面前要签名的那群高中生,而且还多了好几个,也有几个女孩子,一群人热热闹闹地出来,那个跟简小星拍过合影的娃娃脸男生脸颊上还贴着红星车队的标志,一看就是忠实粉丝。

   

       不过就算是忠实粉丝,也没有办法在这么多人中看到坐在角落里的简小星和刘浏。

   

       大约等了20分钟,刘浏接到了苏珈应的电话,她已经到了,不过她的身高和外貌有点太过于突出了,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她得通过VIP通道出去。

刘浏有点为难了,看着简小星,简小星一脸无所谓地摆摆手,“你们就先走咯,反正封棠也快到了,走吧走吧。”

她才不要妨碍人家谈恋爱呢。

   

       “可是你一个人在这里……”刘浏一脸不放心,好像在说万一你被拐卖了怎么办。

   

       “……快滚。”

怕她被拐卖?

简直是在侮辱被整个村的年轻人称之为“星姐”的她的智商,哼!   

       刘浏便找他宝宝相亲相爱去了,刘浏走了后,简小星淡定的表面才有些崩溃,她抓着自己的脸,心想怎么办就她一个人了!看到封棠她要干什么?

要说什么?

在脑子里模拟了无数中跟封棠打招呼的方法,然后又想封棠看到她来接他会不会很惊喜呢?

毕竟周启问她要不要去接机的时候,她可是立刻就因为太害羞而回了不要的,还做贼心虚似的说了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什么明天要比赛要早睡养精神什么的,肯定猜不到她会跑来接机。

但是……会不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简小星被这个可能性打击到了。

   

       胡思乱想了一通,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等简小星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十点了,她都等一个多小时了,咦?

不会她想得太入神,结果错过了封棠的航班吧?

   

       简小星赶紧拿出手机看看周启发给她的航班信息,想要询问一下工作人员,然后被告知这个航班确实还未抵达。

   

       简小星又坐回到座位上,好吧,飞机从来没有准时起飞准时到达过,迟到个半小时一小时还挺正常的。

   

       简小星就坐在这里等啊等,等啊等,从一开始的紧张变得有些无聊了,换了一个又一个座位,托着下巴看着前方发呆,然后拿手机开了几把黑,出场大厅的人越来越少了,外面晴了一天的天又开始雷雨大作了。

   

       出场大厅内只剩下很少的几个人,似乎和简小星一样在等接人,但一直都没有航班再抵达,简小星给周启打电话,结果手机关机。

一般情况,封棠的手机关机周启的都不会关的,所以现在他们应该还在飞机上?

可是怎么会这么久啊,都十一点多了。

   

       十一点多了,封棠和周启才到达红星车队居住的酒店,滂沱大雨将路面砸得噼里啪啦响,即便跑过来给客人开门撑伞的门童已经把伞都遮到他头上了,封棠的衣服还是有些湿了。

他不喜欢身上有一点不干净的污点,也不喜欢衣服这种半湿半干的感觉,他觉得非常不爽,所以脸色也不好,把酒店的服务人员弄得战战兢兢的。

   

       “这该死的鬼天气……”如果不是因为简小星在这里,他才不要过来呢!封棠不太高兴地想,先是快要到了却被告知前方有大片雷云,飞机在天空转了几十分钟,然后又跑到邻市的机场降落,让他不得不坐上两个小时的车来到骊市,现在都多少点了?

这么晚了,那个小东西早就睡得跟只猪似的了!   

       “老板,您是先去休息还是去找简小姐?”

知道简小星跟封棠确认了男女朋友关系后,他就很自觉地改了对简小星的称呼。

   

       “去开房。”

封棠依然一脸不悦的皱着眉头说。

怎么都得先回房间去把衣服换了,裤腿都是湿的,袜子好像都湿了,啧!   

       周启便拿着封棠的身份证去给他开房,开完后又火速带封棠回房间,他动作很快,因为还得去看看有没有哪里能买只新手机,因为他原来那只不久前打电话叫车时,一不小心被人撞得掉进水坑里坏掉了,他身上是必须有手机而且不能关机的。

   

       电梯在三楼的时候停住了,因为有人要上去,门打开后才发现是红星车队的人。

正是刘浏,他手上拎着在三楼餐厅里打包的宵夜,看到封棠和周启的时候愣了下,注意到周启手上拎着的行李和身上淋了雨的痕迹,更惊讶了。

   

       “封先生……你们才到吗?”

刘浏走进去问道。

   

       “嗯。”

封棠正拿着iPad看邮件,听到声音抬眼看了他一眼又垂下眼睑。

   

       “那小星星呢?

怎么不见她?”

   

       往上滑着的手指顿住,封棠终于正式看向刘浏,“什么意思?

她应该跟我们在一起?”

   

       “呃……不对吗?

她不是去机场接你们了……吗?”

刘浏有点想往角落里缩,怎么回事啊,他还以为简小星早就已经接到封棠回来了呢,怎么到现在才到?

那简小星呢?

   

       简小星……简小星正遭遇一个超大的打击,她越等越觉得不对劲,于是又去找工作人员问了,结果这个工作人员和先前那个工作人员给她的答案不一样,这个说封棠的这个航班因为天气原因没有在本市降落,而是降落在另一个城市里,并且早在两个小时前就降落了。

   

       “……”一口血险些没呕出来。

   

       简小星在原地蹦跶了几下,让觉得有些冰凉的双腿暖一些,然后很沮丧地往外走。

她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怀疑,人家说女人一谈恋爱就变傻,难道是真的吗?

虽然那个工作人员给了她错误的信息,但是这么久了一直没有飞机再抵达,外面雨还那么大,想想都知道这种天气不会有飞机起飞或者降落好吗?

封棠在邻市降落后应该会直接在那里找个酒店休息了,而她明天下午要比赛,居然还一直傻乎乎地等在这里等那么久。

   

       啊啊啊啊啊崩溃地抓了几把头发,简小星心想这件事千万不要被封棠知道,要不然他一定会嘲笑她的,很丢脸啊,就好像她想见他想得都傻了一样嘤嘤嘤……   

       夜很深,乌云厚重地阻挡住所有自然光线,大雨像忘了个关的水龙头,下个不停。

机场又大又空旷,仿佛只有她一个人似的,简小星扁着嘴垂头丧气地踢着脚把地面踢得一响一响地往停车场走,没注意到大理石地面滑溜溜的,踢着踢着一不小心脚一滑摔了一跤,痛倒是不怎么痛,但是她更加垂头丧气了。

   

       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简小星吓了一跳,紧接着前方拐角就冲出来一个长发美人,看到简小星的一瞬间,他脸上的焦急就变成了怒火,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大步地走了过来。

那张不凶的时候就美得非常有攻击性的脸,凶起来更是十分威严恐怖,吓得简小星把肩膀缩起来,下意识地抬手捏耳垂,几乎忍不住要噗通一声给他跪下认错了。

   

       “简小星,你在干什么?

!”

封棠问道,分贝显示了他有多生气。

   

       简小星第一次听到封棠用这么大的声音说话,觉得耳膜都震了震,然后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委屈,这种情绪来得又猛烈迅速,一下子将她包围住,于是她虽然还有点儿怕怕的,但也不是那么怕了,站在原地鼓着两腮,嘴角往下撇,眼眶红红的,一动不动的,正是红星车队输掉场地团队赛那天她那副用手指都没办法把嘴角推上去的,憋着一口气不哭出来的样子,只不过现在还多了几分不服气在里面。

   

       凭什么凶我嘛?

我好心好意来接你,我又不知道你们在别的城市降落,我又不是没有给周启打过电话,可是打不通啊,等了那么久,还要被骂,讨厌!   

       封棠见她这样,刚要脱口而出的话卡在了咽喉里,他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还不能发泄过。

深呼吸了好几下,封棠已经尽量压住了火气,但还是忍不住想骂她:“你是不是傻?

这都几点了你还在这里,看外面的天气都知道飞机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城市里,你居然还在这里等!你的脑子呢?

脑子呢?

!”

   

       简小星的脑袋被推得晃来晃去,又委屈又生气,一把拍掉他的手,生气地回他:“还不是你害的!谁让你不知检点勾引我,害我喜欢你的?

女人谈恋爱了才会变傻,我是被你害的,你这个害人精,狐狸精,在自己家里装监控头的变态!”

   

       “……”封棠深知自己的脾气有多糟糕,但他不以为意,反正脾气再坏也有人追着捧着,脾气再坏他赚的钱也够他花,所以他也就放任自己的臭脾气,如果在以前有人跟他说有一天自己会变得很好哄,他是不可能会相信的。

但是现在看着这个气到好像要哭出来的圆鼓鼓的小仓鼠,听着她刚刚说的话,因为太过焦急担忧而产生的怒火突然就消失无踪了。

他突然想抱抱她,哄哄她,亲吻她,同时又有一种足够体现他的坏脾气的,骨子里抹不去的恶劣的冲动。

   

       所以他没有抱她哄她亲她,而是说:“这机场那么大,空荡荡的一个活人也没有一样,你一个人在这里面瞎晃悠什么?

万一遇到一个心怀不轨的人怎么办?

在赛场上的成就冲昏了你的脑子是吧?

让你产生了自己在赛场外也无人能敌的错觉?

你怎么不照照镜子?

你握着方向盘的时候是王者,不握的时候你以为你是什么?

只是一个毛茸茸的大脸怪和小短腿而已。”

   

       在这么委屈生气的时刻,毛茸茸的大脸怪和小短腿给了简小星一个巨大的冲击,她终于忍不住哇一声哭出来了。

封棠这个坏蛋!超大超大超大的坏蛋!不要理他了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