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1   
       “如果不是因为封神集团是红星车队的赞助商, 事情不会那么快发展到这一步的。”

搞不好当初害了红星车队的人会冒出来再次搅浑这趟水。

   

       说实话这个发展太让她意外的, 简小星一直以为, 要帮简飞承和红星车队洗刷20年前的冤屈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却没有想到, 这么容易。

很快她就明白了, 会这么容易, 是因为封棠和封神集团,掌握了话语权的人就掌握了舆论和真相,就和20年前那背后搞垮红星车队的人是一样的。

   

       “谢谢你哦。”

简小星说, 顿了顿,又说:“你的大腿实在太粗了。”

   

       “……”   

       “幸好我及时抱上了。”

   

       “……”   

       封棠毫不犹豫地结束了视频通话。

这个小白痴!   

       简小星看着被挂断的视频,破涕为笑嘿嘿了两声。

   

       ……   

       第二天中午, 可以休息两天不用比赛的简小星精神满满地下楼和队友们一起吃午餐。

   

       吃着吃着, 突然听到一件让她非常惊讶的事。

   

       简小星大吃一惊,“啥?

我跟周佳彬?”

   

       “可不是嘛, 一大波CP粉, 昨天晚上又热闹了, 因为你们下午又发糖了。”

刘浏把手机递给简小星。

只不过昨天还是红星车队的事更热闹。

   

       简小星接过来一看, 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尤其是昨天下午的“糖”, 不就是杀进重量级组前的最后一场艰难比赛周佳彬过来给她加油, 结束后跑过来给她递了一瓶水和一条毛巾吗?

谁拍的视频啊?

还有视频下面的评论“这一对真的好萌好甜老夫的少女心要受不了了”“小金毛好暖好乖啊”“星星姐姐好酷快点宠爱彬彬弟弟啊摸摸他的头嘛”“好甜好甜好甜”……   

       这说的都是什么鬼啊?

太奇怪了, 她和周佳彬明明只是朋友,关系无比纯洁好不好?

怎么到了网上, 他们就成男女朋友了?

网友们这脑补能力也未免太强了。

   

       “捷豹车队那边倒是已经第一时间澄清你和周佳彬的关系了。”

   

       “那就好。”

简小星松了一口气,点点头,把手机还给刘浏,继续吃饭。

至于其他网友的脑袋,他们就管不了了,有官方出来辟谣就好。

   

       “就这样?”

   

       “……要不然呢?”

简小星奇怪地问,难不成她还真去管网友怎么想啊?

拜托,可能吗?

   

       “……你跟别人闹绯闻,不用打电话跟封先生解释一下吗?”

刘浏说,作为一个过来人,他估计封棠这么多天没收到简小星的解释,已经憋闷到内分泌失调了。

当然,除非封棠不喜欢简小星。

   

       “?”

简小星不解地看着他,她跟别人闹绯闻,为什么要专门去跟封棠解释?

……啊!明白了!   

       “我马上打。”

简小星说,立刻拿出了手机。

   

       简小星便给封棠打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来。

   

       “喂,封棠。”

简小星声音自动软了三个度,比起跟队友们说话时不知道娇软萌了多少倍。

   

       刘浏和除了郝嘉以外的队友们对视了一眼,看到了相同的信息,简小星那颗脑子是怎么回事?

她跟封棠这还不叫在恋爱吗?

难道是打着朋友的名义在耍流氓?

   

       封棠大爷慵懒傲慢地哼了一声,“什么事?”

   

       “下班了吗?”

   

       “废话。”

   

       “你在干嘛呀?”

   

       “吃饭。”

   

       “哦哦,吃什么呢?”

   

       “人吃的。”

   

       “哦……”   

       “有话快说,你当老子时间很多吗?”

封棠大爷声音明显不耐起来。

   

       简小星立刻直冲主题,“是这样的!我今天才知道我跟周佳彬在闹绯闻,所以要跟你解释一下,我跟他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啦,看到那些消息我都吓一跳呢。

而且不管怎么样,我绝对不会因为恋爱而耽搁比赛的!”

   

       比赛,这才是重点!   

       那边沉默了两秒,然后封棠大爷傲慢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你这不是废话吗?

你以为这种垃圾信息能在我的脑袋里留多久?

还专门打电话过来说这个,我看你是闲得慌。”

   

       然而莫名其妙的,简小星从他这话里感受到了让她感觉到愉快的东西,“你心情很好吗?

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吗?”

   

       虽然他的口气还是那么傲慢恶劣,但是相处那么久了,简小星也能从他的口气里听出他的心情如何了。

简小星只要想到封棠那张脸上流露出那种傲慢又愉悦的神态,就莫名的也感觉到有些愉悦起来。

   

       他笑起来可好看了,让人想把整个世界都给他。

   

       “嗤,少自恋臭小鬼,你以为我会因为你打电话来而心情愉悦吗?

别忘了你昨晚可是对老子摆出一张哭丧脸的。”

封棠往椅背上靠去,桌上是一盒没吃两个的寿司,修长漂亮的手指在扶手上点出愉悦的节奏。

   

       周宁默默拿走几份文件,转身出去,微微松了一口气,可算来电话了啊!   

       “我又没有说你是因为我而感到开心的。”

简小星扁扁嘴巴,然后又有些羞涩的笑嘻嘻地说:“不过如果你是因为我而感到开心的话,那我就太高兴啦。”

   

       哎呀,她怎么能这么幸运地遇到一个这么美丽又这么好,只是脾气有点儿坏的大美人呢?

真是太让人费解了。

   

       一个包间里吃饭的红星车队队员们:咦,好奇怪,饭菜的味道为什么变了?

为什么有一股酸臭味?

   

       ……   

       休整时间结束后,红星车队正式开始在重量级组中的征程。

   

       相比在初级组和中级组,简小星在重量级组这边的熟人反而比较多,在入口处遇到捷豹车队,大家打了招呼,只有少数知道真相的人立刻就注意到,伊超群和伊宝露的表情都有些僵硬起来,伊宝露转开目光皱眉看着别处,伊超群沧桑的脸上也多了几分苦涩。

   

       “吃不吃橘子?”

周佳彬问简小星。

   

       “不吃。”

   

       “石榴呢?”

   

       “不。”

   

       “苹果?”

   

       “……你包里是装了多少水果?

别吃那么多东西,小心比赛时出状况。”

   

       “你们两个,”瞿跃阳突然出声,看着凑在一起的周佳彬和简小星,“稍微注意点,还嫌网上的绯闻不够多?”

   

       “这有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

简小星说,她和周佳彬本来就只是朋友,因为网上那些特意去保持距离,感觉才奇怪好不好。

   

       “就是。”

周佳彬迅速瞥了简小星一眼说道,手指抠着手上的橘子。

   

       “加油。”

   

       “加油。”

   

       跟捷豹车队分别,去往他们的休息室的时候,途径京城666车队的休息室,简小星遇到了何一心。

   

       看到何一心,红星车队的队员们表情怪异,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先行一步去到自己的休息室,所以走廊上很快只剩下简小星和何一心两人。

   

       “好久不见,小星。”

何一心说,口气还是简小星印象中的温和,但她现在的模样已经和简小星记忆中的何一心区别很大了,穿着666车队的蓝白队服,脚踏长靴,一头长发也剪短了,五官轮廓更突出了一些,看起来有些英姿飒爽。

很多人都说何一心看起来不像是会做出之前那种事的人,也有很多人说真是画皮难画骨。

   

       简小星心情复杂,毕竟何一心的变化是因为心魔的消失,心魔因为何晶心而产生,而现在它的消失,是建立在何晶心梦想的被摧毁之上的。

   

       “你跟何家那边真的彻底断了联系了吗?”

简小星问。

她只知道,何晶心回阑市后重新回去上大学了。

听白靖康说,性情大变,不再那么张扬自傲,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也不再玩车。

简小星想,何家父母和何晶心,一定已经通过网上的这些信息了解到了何一心这个人,和她所做的事。

   

       “对,我没有再联络他们了,他们也没有联络过我。”

何一心笑着说:“挺好的,本来就是存在隔阂的关系,现在这样,大家都比较轻松。

想必他们也很后悔收养我,这算是农夫与蛇的关系吧。”

   

       这么多年的抚养费,她也已经先还了一部分给他们了,剩下的,等这个赛季结束她拿到奖金再还,等她还完了,他们就两清了。

   

       简小星看着她脸上完美的笑,心想,你的内心真的没有一点儿苦涩吗?

这么多年来,你难道没有对他们付出感情?

没有将他们视作为家人吗?

   

       她不信她的心中没有一点儿惋惜和痛苦。

   

       “一心。”

何一心后面666车队休息室的门打开,一个穿着和何一心一样队服的男人探出头来,看了简小星一眼,对何一心说:“进来开会。”

   

       “好。”

何一心应了一声,对简小星说:“小星,赛场上见,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我也是。”

简小星说。

   

       ……   

       红星车队这支富有传奇色彩,被人称为“复仇之刃”的车队的成功杀进最高级别的赛车组,掀起23年全国赛车竞技秋季赛季的最大水花,使之迎来最高潮。

   

       各个赛车论坛上关于最后争夺冠军奖杯的几个车队的技术分析贴出了一贴又一贴,看得众多赛车发烧友们眼花缭乱,都不知道到底要押谁拿冠军谁最后一名好。

   

       每个赛季的前几名基本都是固定的,因为厉害的车队基本上一直都会很厉害,而黑马却不是年年有的。

但是今年动荡比较大,除了红星车队这只黑马之外,其他几个车队都有厉害的成绩十分突出的新人加入,而这几个新人还没有单独较量过,唯一较量过的简小星和罗曼又因为中途的意外取消,他们不知道谁更厉害。

   

       爱玛莎拉蒂:我肯定要押红星车队,这个小不点给我震撼够多了,我相信肯定会再给我一次,就算不行,为了她输钱我也愿意,反正也是靠他们赚到的钱。

   

       我帅我先说:这次不得了了,每个车队都有一个女车手,相比之下,捷豹车队的伊宝露逊色好多,总觉得今年捷豹车队悬了。

   

       GGO:团队赛又不是个人赛,光靠一个两个哪里能行?

再说伊宝露也很厉害的好不好,只不过是今年新人出的比较多,还都是女的,各个风头正劲,她的存在感才显得比较低而已。

另外,你们没有仔细看吗?

团队赛中,何一心的表现非常差,666车队几乎是不让她上场或者把她当成场上摆设的存在。

罗曼的配合度也不高,只有伊宝露在团队赛中是最出彩的,配合和拿分都可以。

   

       【变形金刚家族】超音速:不管怎么样,红星车队不会是最后一名的,别忘了那场交流赛,红星车队是第二。

   

       天蓝水影:那次银鹿车队和捷豹车队都小看红星车队,才给了红星车队可乘之机,这次不一样了。

红星车队跟其他车队相比,还是弱了点,中级组后段就已经有些后劲不足了。

   

       ……   

       ……   

       网上争论得热火朝天,每个车队都有人支持。

   

       在这热烈的讨论中,令人期待的一天终于到来。

   

       从全国各地而来的观众将观众席挤得座无虚席,黑色的赛道被阳光晒得仿佛散发着热气,比赛还未开始,他们的血液就已经先一步在血管中沸腾了。

   

       “在经过一场又一场艰难的既考验技术也考验运动员身体素质以及毅力的比赛后,坚持到底的,即将争夺全国团队赛冠军奖杯的勇猛之师,理所当然的——我们的‘冠军预备役’捷豹车队!”

   

       随着解说员话音落下,仿佛要掀翻屋顶的尖叫呐喊声便响了起来,有些粉丝看到偶像招手,激动得几乎要晕厥过去。

   

       “还有,每年都给我们带来强劲的视觉冲击,捷豹车队的劲敌,666车队!”

   

       “每个赛季都进步神速,让人充满期待,今年更添一员猛将的银鹿车队!”

   

       “最后,从初级组一路杀进最高组,如同利刃一样划开所有挡路石的,我们的传奇车队——红星车队!”

   

       尖叫欢呼的热浪一波接一波,粉丝大声叫着自己支持的车队的名字。

   

       封棠坐在VIP观赛席位上,看到简小星穿着红星车队红白色的队服,手上抱着头盔,在身边男性队友的映衬下,更是娇小可爱。

此时她目光坚毅,像即将奔赴战场的战士,英挺又帅气,雄赳赳气昂昂的。

   

       他不由得拿起相机,如玉石一样的手在黑色的映衬下更显优雅漂亮,她的面容在镜头中拉近,像是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简小星突然看了过来,目光凌厉,咔嚓一声,这一幕被定格在时光之中。

   

       简小星没想到封棠居然过来了,没有表情的脸上立刻笑容满面,准备上战场的战士像个小孩一样兴冲冲地朝他那边挥手。

   

       封棠一边拍照,嘴角向上勾起。

   

       然后他突然听到了一声显得有几分不屑的哼声,嘴角的笑意立刻消失无踪,封棠的目光阴郁危险地看了过去。

   

       正是一个五十来岁模样的男人,看起来严厉又刻薄,正看着红星车队的方向。

见封棠看向他,立刻想到了圈内关于封棠和简小星的一些传言,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可能冒犯到了封棠,立刻致歉,“不好意思,封先生,我不是针对简小姐,她是个值得期待的车手。

我只是看不惯一些没有实力,依靠着队友的能力分一杯羹的人,这种人没有资格称为车手,更没有资格出现在这种赛场上。”

   

       封棠眼眸微眯,“你是谁?”

   

       男人连忙递了一张名片,名片上写的是:国家一级赛车教练李将成   

       ……   

       “刘浏,别哭。”

简小星对边上眼睛红红哭唧唧模样的刘浏说道。

   

       “我们可是拼了命的训练过的,好不容易杀进这里,至少也要再拼一次才行。”

   

       “对,加油!”

   

       “加油!”

   

       “红星车队,加油!”

   

       伊超群看着这几个穿着红星车队队服的年轻人,脸上露出了笑容,眼光却仿佛穿透了他们,看到了时光之中的另一群少年。

   

       “只是国内赛而已,”那个帅气张扬的少年张狂地说:“国内没有能赢我们的对手,我们的战场在国际,要拿的是世界冠军的奖杯,全国冠军,只是热身而已。

所以,不能在热身赛输给别人。”

   

       “好!”

   

       “红星车队,必胜!”

   

       现在,张扬的少年被娇小的少女替代,两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像是他们的梦想重新点燃了火焰,他们的青春年华再次复苏。

   

       比赛即将开始。

   

       车手们和各车队的维修站和工作人员都各就各位。

在旗子挥下的瞬间,观众的高声呼叫中,已经准备就绪的汽车通通踩下油门,从原地消失。

   

       “天啊!我仿佛看到了无数支火箭同时发射,气势太惊人了!”

赛况解说员激动地大声说。

   

       轮胎和赛道的摩擦,发动机的疾速运转,阳光、大地、呐喊和欢呼,一切一切,都让人的心潮如狂风暴雨般动荡。

   

       “不愧是国内最顶级的车队间的较量,速度快到让人窒息!这条赛道中效仿大自然的各种路况设置了26个障碍赛段,挑战汽车和车手的极限和技术!每个车队挑选五名选手参加这场最终决战,哪个车队中的三名车手先完成赛程到达终点,那个车队就将成为23年秋季赛季场地团队赛的全国冠军。

现在处于领先位置的是我们的李青廷和潘磊!他们正在激烈的角逐,看来两个车队的王牌、宿命一样的对手,依然将成为他们各自车队中第一个完成赛程的车手……天天天天啊!”

   

       像突然见到了鬼一样,解说员眼睛大睁看着大屏幕,只因为一辆有着红星标志的车子突然跟喝醉酒一样,见缝插针地插—入车与车之间的缝隙,其中明明一些他们看来是没有插—入的足够空间的,她却硬挤了进去,而且超车超得非常疯狂不要命!   

       “是简小星!我们的‘小怪物’简小星!她居然一开始就毫无保留地向前冲!可以看到其他三个车队中的车手纷纷出手想要将她拦截挡下,但简小星就像一条蛇,天啊!这是什么跑法?

她滑得像一条泥鳅!根本抓不住!”

   

       “快快快,我们迟到了!”

几个少年人拿着各自支持的车队的旗子从人群中艰难地挤到前面,来到他们的座位上。

   

       “还不都怪你,磨磨蹭蹭!错过开场了!”

   

       “关我什么事?

我不磨蹭路上就不会堵车了?”

   

       “话说回来,阿杰你回去真的不会被骂死吗?”

今天是星期四啊,他们翘了课从京城飞到骊市看赛车比赛什么的,之前堵车输钱已经被骂得臭头了,这次更不用说了。

但跟展懿杰相比,他们都算是轻的了,因为他们没有那么牙尖嘴利的妹妹和这么严厉的父亲啊。

   

       “到时候再说吧,先看比赛。”

展懿杰说,反正这段时间都会被骂,干脆就让他们骂得更猛烈一些,他先把比赛看了再说。

   

       这么想着,他用力地摇起手上印有红星标志的旗子,大声喊着全情投入比赛之中,自从他了解了红星车队的过往后,他就成了红星车队的粉丝了,作为一个怀有英雄梦的少年,这支车队的传奇性无法不让他倾倒啊!   

       这是国内比较重大的赛事,所以体育频道都是有现场直播的,今天这最受关注的一场,更是不用说了。

   

       正好是星期四,很多没能来到现场观看比赛的人都守着电视或者电脑观看比赛直播。

   

       京城,展宅内。

   

       汪姝坐在沙发上无聊地按着遥控器的时候,便按到了体育频道。

   

       “……星车队从初级组杀进最高组,表现非常不俗,但是很显然已经到达极限,这么长时间的战斗,车手们想必身心俱疲,车子也磨损到了一定程度,这支全新人的车队,能够走到这一步已经非常出乎所有人意料了!想必是了解到了红星车队的现状,身为主帅的简小星才在一开始就毫无保留避免被成功牵制地冲刺,为红星车手领航。

但是在众多对手的情况下,他们能跟得上简小星的速度吗?”

   

       解说员的声音猝不及防地,一下子钻进了她的耳朵里,汪姝动作一顿,电视上正是偌大的赛车场上多辆汽车疾驰比拼的现场,周围的观众呐喊不断,引擎轰鸣彼此厮杀,正是一场速度与激情的较量。

   

       汪姝坐直了身体,眼睛落在那些车子中的某几辆,定定地看着。

虽然车型不同了,但是标志确实一样的,那略显年代感的红星标志……确实是红星车队,不是名字一样而已,确实是那支从20年前延续至今的车队。

   

       “……是罗曼!银鹿车队的罗曼!她摆脱了牵制她的曾杰成功突围!哦哦哦哦曾杰的车子在沙漠障碍段出现打滑,撞向了红星车队的刘浏,不过刘浏躲得及时,还可以继续跑!曾杰的车子进入了维修站。

现在李青廷、潘磊和简小星已经领跑在前,遥遥领先,但红星车队其他车手速度依然太慢,能够拿下团队赛的可能性非常之低……”   

       简小星?

汪姝突然注意到这个名字,她的目光落在最前方的那三辆汽车中有着红星标志的那辆车上,她身子往前倾,目光牢牢地锁住她。

   

       “红星加油!红星加油!”

   

       “快跑啊,红星车队!”

   

       “别放弃!加油!”

   

       给红星车队加油的观众很多,呐喊声几乎盖过了汽车的引擎传进了车手的耳中,并不全都是红星车队的粉丝,也有很多是其他车队的粉丝。

但是在这一刻,在了解红星车队过往的现在,了解到这支车队是多么艰难地从20年前存活到现在,看到他们在赛道上疾驰,他们便忍不住想要为他们喊一声加油。

   

       伊超群双拳紧握,目光紧紧地盯着大屏幕。

   

       卫树看着前方出现的沙漠障碍赛道,握着方向盘的手越发紧了起来,他的鼻头都是汗水,衣领已经全部湿透。

   

       ……   

       “这次比赛的策略是什么?”

郝嘉拿着两颗椰子推开休息室的门,看着一众队友问道。

   

       “没有策略。”

简小星说。

   

       刚想说出自己的想法的卫树嘴巴张了张,不明所以地看着简小星。

其他人也都看着简小星。

   

       伊超群站起身,说:“不管怎么去计算,团队赛我们都没有拿下的可能性,大数据的实力相距问题是硬伤。”

即便团队赛是可以用谋略去抢救技术的比赛,但是就像蚂蚁再多也打不倒大象一样,这是很严重的问题。

   

       “所以呢?

难道因为这样就放弃吗?

好不容易才走到这里!”

郝嘉立刻生起气来。

   

       “正是因为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了这里,所以最后这一场只能这样。”

简小星说,目光扫过在场的红星队员:“你们身上都有必须改变才能前进的缺陷,即便一般的团队赛可以遮掩,但也仅仅到此为止了。”

   

       简小星的目光落在卫树身上:“卫树,从初级组到中级组,所有的比赛策略都是你来制定的,你很聪明,能最快且准确地分析出对手的能力和缺陷,最快速且最完善地制定出比赛策略,达到胜利。

但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你的每场策略都隐藏住了你的缺陷——你对比赛中所有可能突发的状况,总是保持警惕,保留三分实力以防止突发情况发生时来不及做出反应。

你的实力本不该止于此,但是却总是因为恐惧那些还未出现的东西而却步,将路让给对手。”

   

       卫树垂下眼眸。

说出去很搞笑,玩赛车的人居然会这么胆小,所有知道他的恐惧的人都会嘲笑他,说他根本不配称之为车手,因为赛车就意味着玩命、刺激和追求速度,而他只想在保证安全范畴内玩赛车。

   

       “之前听说你不打算参加任何一场个人赛,只参加团队赛,就是因为这个吧。”

因为在个人赛上缺陷会被一览无遗,不仅不会赢,还会被对手发现。

   

       “抱歉。”

卫树说。

   

       “不管你这样的原因是什么,该用尽全力的时候没有用尽全力,不会感到遗憾吗?”

   

       ……   

       卫树看着前方不断变化着方位的汽车,引擎声和轮胎摩擦过地面的声音在耳朵回荡,他知道,在这样的比赛中,实力有所保留是对荣誉和对手以及队友的不尊重,更是极其可笑,因为你没有保留实力都不一定会赢,却偏偏还保留着三分实力,让自己输得更难看。

   

       “小树,妈妈告诉你,不管做人做事,都要永远保留三分。

保留三分,是为了不让自己受到伤害,不让自己的感情被辜负,不让自己付出太多期待,以至于失望……”   

       “小树,你可以去玩赛车,但是要记住爸爸说的话,拿命玩赛车的人都很愚蠢,拿脑子去玩赛车,在能让自己全身而退的情况下去赢得比赛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无论做什么都要保留三分,不管是助人为乐也好,工作也好,喜欢某个人也好,不能百分之百付出,因为百分之百付出就会受到伤害,父母总是把伤害说得那么恐怖,所以他从小就惧怕受伤。

   

       父母的教育太过深刻,他一直都潜意识地遵从着,他尝试过要改,但是总是改不过来,或者说很多时候他以为自己努力在改了,但是转头发现,他的这份努力都还保留着三分。

   

       可简小星和伊超群说得对,这种级别的比赛,集体实力的提高才有可能赢,蚂蚁再聪明难道能绊倒大象吗?

有时候脑子是比不过拳头硬的,更不用说,对手中,也有智慧超群的智囊存在。

   

       卫树汗流浃背,把油门踩尽!他对自己说,然后用力地踩了下去。

   

       踩尽了吗?

他想,然后发现并没有。

   

       他有些不甘心地咬牙。

   

       要解开父母从小留在脑中的束缚,并非那么容易的。

   

       “现在捷豹车队李青廷、666车队潘磊并列第一,红星车队简小星紧随其后!多么不可思议,简小星居然紧紧咬住了李青廷和潘磊的车尾!要知道,李青廷是国内赛车手积分榜排名第一的车手,潘磊紧随其后,而简小星目前为止一个车手积分都没有!她是一个完全的新人车手!最要紧的是,她还是一个女孩子!一个身高仅有155,外表如同未成年的女孩!小怪物名副其实!可她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

解说员激动地说。

   

       “简小星之后的是银鹿车队的薛洋,看来四个车队中都会有人及时到达终点,可重点是接下来到达的车手,一个车队想要赢得团队赛,可不是靠一个王牌就能做到的!就目前来说,最具竞争力的还是捷豹车队和666车队,但银鹿车队的潜力不容小觑,极有可能成为黑马冲出重围。

相比之下,红星车队就有些不够看了,和真正的尖端队伍的实力相比,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差距,参加最高组的比赛,争夺全国大赛的奖杯,对于他们来说还有些为时过早……”   

       李子昂额头鼓起一条青筋,看着前方的汽车,想着VIP席位上的某个观赛人员,想着简小星说的话。

   

       “大少爷,你什么时候才能认真起来?

这是全国大赛啊。”

简小星说完卫树后,把目光转向了李子昂。

   

       李子昂大少爷眉梢挑了挑,说:“关我什么事?”

   

       “你很强。

我一直觉得你很奇怪,明明很喜欢赛车,但是总是一副随便玩玩的态度,比赛也从来没有全力以赴过,从初级组到现在的最高组,越到重大的比赛,你就越故意漫不经心。”

   

       这些问题都是这么一场接一场的比赛下来慢慢发现的。

说到底现在红星车队成立时间还太短,不像其他车队队友间关系都好几年了,几乎对彼此都非常了解了。

哪怕这段时间一场接一场的比赛下来,大家在赛场上已经有了一定的默契,配合得比较好了,但也仅仅如此而已,他们对彼此的家庭背景认知都还很浅,也并不清楚他们私下里都会做些什么,就像他们都没有人知道,简飞承是她的父亲一样。

   

       “什么?

你这混蛋,把团队荣誉当成什么了?

!”

郝嘉立刻就对李子昂怒目而视,卫树就算了,胆子小几乎可以说是天生的,没办法,但是李子昂这家伙,居然一直没在比赛中尽过全力,还越重大越漫不经心,把团队当成什么了?

!   

       李子昂表情僵了僵,随即又恢复那副漫不经心吊儿郎当的样子,说:“哈哈我要是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厉害就好了,谁不想当名声远扬的赛车手?

我要是真的那么厉害,有必要隐藏实力吗?

又不是傻瓜。”

   

       “李子昂,”简小星盯着他,心里突然有了猜测,问:“你在害怕什么?”

她之前以为卫树是胆小的,结果他比起胆小不如说只是习惯性保留,现在看来,李子昂才是胆小的那一个。

   

       李子昂脸上的表情有些维持不下去了,他冷冷地看着简小星,“我能害怕什么?”

   

       伊超群突然说:“李子昂……你父亲是不是李将成?”

   

       李子昂一僵,没说话。

   

       “看来是了。”

伊超群点点头,他早有猜测,李将成是和他一个级别的赛车教练,是圈内人,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李子扬是个天才,年纪轻轻就已经是F1赛车手,在奔驰车队,李将成经常四处炫耀,以他为荣。

小儿子却一直被他称之为废物。

两个儿子在他的描述中简直是两个极端,就好像小的那一个不是他亲生的一样,偏心到没有边。

   

       伊超群跟简小星聊天的时候,曾经把圈内的一些事讲给她听,提到李子扬的时候自然就提到了他的父亲,也就自然提及过那个被父亲称之为废物的小儿子。

她很惊讶,惊讶地看着李子昂,万万没有想到那个曾经被他们提及的小儿子会是她的队友。

   

       问题是他哪里是废物?

就算比不上李子扬,也不能算是废物好吗?

在放养的情况下都能有在红星车队中仅次于她的实力,如果好好培养,也必定非常出色,那个当父亲的是怎么回事?

试想想哪一个儿子不会崇拜景仰父亲?

可这个父亲却一直在否定他,一直拿他跟另一个优秀的孩子对比,然后说他是废物?

   

       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只擅长直抓问题要点,不擅长安慰人和处理这些复杂的关系。

简小星抓了抓脑袋,只能干巴巴地说:“我觉得……站在我的角度,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很生气,会做的通常是打他们的脸让瞧不起我的人后悔有眼无珠,至于其他的……人生是自己的,你堕落自残还是自杀,对于不在意你的人是不痛不痒无关紧要的,你要是成功,他们反而会服从于你,屈膝于你……其实道理你应该是都懂的。”

   

       道理都是懂的……   

       李子昂握着方向盘想,道理都是懂的,可是说的容易。

   

       “入弯时间判断错误!这么简单的技巧都学不会,你哥哥随随便便一下子就会了!”

   

       “我说过多少次漂移如果只是炫技只会被对手甩得远远的!你这个笨蛋!”

   

       “算了,你不是当赛车手这块料,以后不要碰这些东西了,省得让我和你哥丢脸。”

   

       “……”   

       母亲忙着管理公司,孩子的教育全都由父亲执行,他没有得到过一句安抚,他一度以为自己确实是一个废物,又自卑又堕落,然后又因此被父亲骂,一直这么恶性循环。

但最终他还是偷偷开车,因为他真的很喜欢,看到方向盘他就想去摸。

但他不敢被父亲看到,因为他会砸掉卖掉他的车。

   

       情况在他成年离开家后才稍微好转,在大学的时候因为朋友的邀请加入校园车队,情况才慢慢变得明朗起来,但阴影不是不存在了,只是被藏得更深了而已。

   

       他不想引起父亲的注意,害怕再次被他毫不留情地打击羞辱,就这么在中下游的地方自得其乐,他就不会耐烦过来指手画脚。

   

       “你很强,至少在团队赛上,全力以赴不是没有赢的可能性。

你如果不想要得到荣誉,不想站在领奖台上,就不会加入职业车队了。”

简小星说完这句话,伊超群就宣布参加这最后决战的队员之一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