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2   
       轮胎与地面摩擦出滚烫的热度, 速度燃烧起激情, 寒城最受瞩目的一场车队交流赛正在进行。

   

       现在进行的是第一场团队公路赛。

   

       随着赛车界比赛形式和规则的不断变化, 这种类型的团队赛近年来越来越受欢迎。

比起个人赛, 团队赛的场面更盛大, 不再是个人的炫技时间, 团队赛需要计划和智慧, 再厉害的独行侠在训练有素的一支车队中都只能束手就擒,个人的英雄主义或许让人向往,但团队的合作和默契往往能展现让人拍案叫绝的瞬间, 同时车队和车队之间你来我往的智慧较量,也让人欲罢不能。

   

       “哦哦哦哦哦薛洋终于摆脱了彭谈!现在位于第三了!捷豹车队不愧是我们的王牌车队!果然实力超群!现在看来团队赛获胜的队伍很大可能还是连胜九场交流赛的捷豹车队,第一位和第三位目前都是捷豹车队的队员, 规则是哪个车队先到达终点两名车手就是谁赢, 银鹿车队虽然连败九场,但是可以看出他们一直没有气馁一直在进步, 这一次的新人车手竟然能够到达第二的位置, 且展现出了非常出色的控车技术, 有望成为第一个到达终点的银鹿车队队员, 这一次他们能够一雪前耻吗?

!”

   

       解说员声情并茂地解说更加刺激了观众的情绪,让他们越发激动了起来, 管论坛上那些没能来到这里观看现场的网友怎么激动询问, 都没有心思去敲几个字理会他们。

   

       也有看起来比较冷静的, 那群一看就是一群有钱人的公子哥儿,正是超级腕车队, 一群不缺钱开着超跑玩的业余车手们。

   

       “每年都要看捷豹车队虐银鹿车队两次,没意思,这次因为有红星车队加入,以为会比较有趣才来的,结果他们都隐形了。”

其中一人说道。

   

       可不是隐形了,跟战得如火如荼让人看着紧张不已热血沸腾的捷豹车队和银鹿车队相比,他们中规中矩地落在后面,一点儿超车的可能性都让人看不到,唯一的王牌还被两队的人分别压制住,落在了最后面。

   

       “都不知道他们来干嘛的。”

这人说着,手机点开了论坛,好心地为好奇得不行的网友解答:   

       公路赛结果没有悬念,红星车队表现意料之中。

   

       这个答案其实也在网友的意料之中,但是他们比较在意简小星现在的状况,就算红星车队其他人不能入眼,但是简小星的存在一定为这场交流赛增色了不少吧!然而他们失望了。

   

       ——简小星被周佳彬和贺来压制,没有超车的可能性。

   

       一般来说,如果赛道比较狭窄,在前面的车手故意把车子开在路中间,再利用“后面的车子撞到前面的车子在比赛中是不允许出现的低级错误”这事来阻挡后面的车子超过他,是会被指责卑鄙的。

   

       但团队赛不同,就和篮球比赛时可以派多名队员去守对手中最厉害的那位前锋一样,赛车比赛上也一样。

不过进行这种团队赛的赛道向来比较宽敞,至少也是可三辆车并行的,所以也不会出现一辆车开在路中间就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情况。

   

       所以在团队赛上出现这种情况,没人会认为是压制成功的队伍卑鄙,只会认为被压制的一方的能力不够,没有从封锁中突围的能力。

   

       但因为这次被压制的是一个女孩子,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赛车比赛中,还没有出现过女车手被这样慎重对待的情况发生,所以还是引起了一番议论。

   

       老王不见老王:不管怎么说,简小星是一个小女孩,而且是新人,两个成名已久的车手一起压制她不太好吧。

   

       魅影飞花:赛车场上从来不分男女的,如果想要用女性身份来博得同情或者让别人让她,那她应该趁早从赛车场上退出来。

   

       5432119:赛车本来就是男人的运动,要我说就他妈不应该让女人开车!   

       vivian:女人开车怎么了?

车技比你好车子比你好,嫉妒死你,屌丝男。

   

       爱玛莎拉蒂:看来是别指望在团队赛上看到简小星有什么精彩的表现了,毕竟是新人,第一次面对这种被围剿的情况肯定也很不知所措,只能期待期待个人赛了。

   

       晴天V:要我说,派出两个车手压制简小星也太夸张了。

   

       ……   

       ……   

       各个赛车论坛上都在关注这场交流赛,多的是人在替简小星干着急,因为简小星现在的情况确实几乎没有突围的可能性,前面有周佳彬,左边有贺来,她无论想采取什么行动,在刚出现苗头的瞬间就会被挡下来。

然而身为主人公的简小星却还是很冷静的样子,她的目光扫过前方的周佳彬和左边的贺来,沉着而锐利,明明时间紧迫,输赢只在一刻钟之间,却还耐心得像一只盯上猎物只等待时机扑上去一击致命的小型食肉动物。

   

       终于,她捕捉到了左边贺来的车子往边上移了一些,她知道,她的机会快到了。

   

       贺来开始想要踩下油门往前冲了。

   

       如果只有贺来一个人压制简小星,他或许会耐心地遵从队长的安排,然而现在有周佳彬在前面挡着,而简小星很规矩地在跑,没有耍各种手段突围的苗头。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特别有耐心的人,因此不由得有些心动起来,觉得可以把简小星交给周佳彬一个人,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就算很厉害,但是周佳彬也很厉害,所以自己应该可以到前面去尽情地跟别人比一比。

   

       这么想着,于是他就动了,在前方一个非常利于在内侧的他的左深弯之前,猛地踩下油门往前冲去!   

       “什么?”

周佳彬往边上看去,见贺来突然放弃了压制简小星,意外了一下,紧接着他心脏猛地咯噔了一下。

   

       “什么?

!银鹿车队的贺来突然放弃了压制简小——天天天天天天啊!多么疯狂的一瞬间!简小星动了!在贺来从她身边离开的瞬间,她以风一样的速度从周佳彬身后离开,在她最擅长弯道处,插—入贺来和周佳彬之间,三辆车子平行着漂移过了弯!贺来犯下了大错误,他给简小星让出了超车位置,而我们的小怪物抓住了那瞬间的机会,终于出闸了!周佳彬和贺来还有机会重新压制住她吗?”

   

       “卧槽!”

   

       原本姿态闲散觉得无聊得很的业余车手们猛地绷直了身体,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叫他们的眼睛都瞪大了。

   

       瞿跃阳明明是捷豹车队的赞助商,却在一瞬间差点笑出来,拳头也激动得紧紧握了握。

   

       在那一瞬间,贺来就发现自己犯错了,简小星不是放弃了,而是一直在等待机会!他慌忙地想要补救,想要再将简小星逼到墙角,和周佳彬一起再压制住她,但野兽一出闸,想再把她关进去就难了。

   

       更何况现在,简小星还有同伴。

   

       在出弯的瞬间,前面就出现了两辆红星车队的车子,而且他们刚刚好位于道路左右两边,也就是说,在周佳彬和贺来前方。

因为他们开得慢,所以很快这三辆齐头并进平行着的车子就赶上了他们,周佳彬和贺来被两辆车挡住了前路,只能慢下来,于是无人挡路的简小星一下子就摆脱了他们,往前直直冲了过去。

   

       周佳彬和贺来并不把两辆挡路的红星车手当回事,却不想简小星才过去,这两辆车就动了,它们不算特别默契,但是动作还算挺一致地往中间合拢了半个车身,于是可三辆车并行的公路,没有足够的位置让第三辆车子通过了。

   

       周佳彬和贺来目瞪口呆,随后咬牙切齿,却毫无办法,总不能把前面的那两台车撞开吧!   

       “多、多么无耻又机智的一幕!”

身经百战的战况解说员都被这一幕给惊到了,“到底是巧合还是这是红星车队的计划?

如果是早有计划,那么这个计划要成功的前提就是简小星必须先突围!可是这具有非常不确定性,还必须建立在贺来不再压制简小星的前提下!他们怎么能知道贺来什么时候会犯错呢?

!可是两个红星队员表现得实在太有默契了,并不像临时决定帮简小星拦下周佳彬和贺来的!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嘿,想压制我们家小星星?

得问问我们答应不答应。”

刘浏得意洋洋地说,因为给他的任务压力不大,所以他也不用担心生理性眼泪冒出来阻碍视线。

   

       和他一起的是李子昂,这个富家公子只要想想后面那两个名气响亮的车手被他们挡在后面无法超车的憋屈心情,就非常贱的感觉爽得不行。

哈哈他就爱干这个!气死他们!气死他们!   

       而此时,负责操控摄影直升机的人突然发现,咦?

为什么有一架非他操纵的摄影直升飞机?

   

       负责操纵摄影直升机的周启正位于简小星等人的比赛终点,他一边看着电脑上的画面,从一开始急得不行,即便知道赛车比赛没有性别之分,还是忍不住偏心地骂着压制简小星的两人,到现在激动得猛地跳起来,然后一脑袋撞在车顶上险些脑震荡,心历路程可谓跌宕起伏。

   

       而和他一样跌宕起伏的,还有远在寒城市中心的封神集团旗下各公司的负责人们。

   

       “哼,蠢货。”

装潢大气肃穆的会议室内,一声不悦的低骂突然响起,叫原本正在做汇报的人猛的收了声,原本气氛就微微紧张的会议室内瞬间就紧张成了一条绷紧的弦,所有人都提起了心脏,小心翼翼地看着坐在前方主位上的封棠。

   

       封棠那双攻击性十足的桃花眼从电脑上抬起,瞥了眼说话那人,见他脸色都不好了,表情不变,“不是说你,继续。”

   

       而如果有人绕到封棠身后往他的电脑屏幕上一看,就会发现电脑屏幕上正在放映的画面是一场汽车公路赛,宽敞的大公路上多辆车子在疾速奔驰,他们家坏脾气的董事长不仅在如此重要的会议期间开小差看直播,还看出了一肚子火。

   

       好在没过多久,他的眉头就舒展了开来,眉梢微扬,似看到了让他心情不错的东西,于是整个会议室内也如同春风拂来,正轮到汇报的那一位不由得有些意外和得意,以为是自己管理下的分公司的成绩让他很满意。

   

       但是等各位都汇报完,他合上电脑,脸上的表情渐渐收起来,已经开始怀疑他在开小差干别的事心存不满的总裁们,很快就以为自己被啪啪打脸了,可事实是,他确实开小差了。

   

       不管怎么说,虽然早就已经见识到了他们这位归来的年轻东家的铁血手腕,从一开始的轻视到现在面对他都有些紧张,但今天这场季度报告会议,又给他们留下了一些心理阴影,让他们觉得这位董事长就像他的外表一样,越发的高深莫测危险诡谲了。

   

       ……   

       寒城西郊外。

交流赛依然在继续,第一场的团队公路赛已经逼近尾声。

   

       “小怪物的出闸给我们打了一剂振奋剂!为这场比赛增色很多,但现在李青廷已经第一个抵达了终点,罗曼也即将抵达终点,捷豹车队只差一名就可拿下这场公路赛,银鹿车队也还尚有机会能反败为胜一雪前耻,那么红星车队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