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1   
       会议室内所有人都目露惊诧, 面面相觑。

   

       周佳彬挠挠脸颊, 有些不能理解地问:“我和于波还有利安三个人, 一起牵制小星星?”

   

       “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于波皱起眉头说道。

就算简小星不容小觑, 但是三个捷豹车队队员一起牵制她, 也太小题大做了, 观众看到会怎么想?

   

       “三个一起确实有点太多了, 我差点儿忘了这次有三个队伍一起比,银鹿车队那边一定也会派人盯她了。”

曹鹤说道,修长的手指敲击电脑键盘快速且富有节奏感, “那么于波和利安就先不用,如果小彬彬和银鹿车队那边派出的人拦不住她,你们就加入。

如果红星车队没有选择放弃团队赛上的得分, 那么简小星一定会是得分手之一, 她的过弯技术高超,所以必须由过弯技术同样高超的小彬彬来压制, 如果让她在弯道上甩开, 那么想要追上就很困难了。

在列队顺序上, 为了让简小星免于被压制, 应该会让她排在第一位,所以我们这边, 领头车是小彬彬, 青廷在第二位……”   

       他们点点头, 又听到他们家军师说:“重点在于,如果没有保持记录, 我会不爽难受一个月。”

   

       这重点一出,没人敢有异议了,强迫症患者真是要命,曹鹤一犯病,他们都得跟着受苦,因为曹鹤会打着为了所有人好的旗子,制定各种丧心病狂的体能训练计划来操练他们的躯体。

   

       “那银鹿车队那边呢?”

这次是三个队伍一起比,每个车队派出7名车手,也就是说会有21辆汽车在那条宽敞的大公路上比拼,每个队伍要对付的敌人,分别是14个,想想都是非常盛大的一场比赛。

   

       “银鹿车队的各位大家都很熟悉了,弱点和一些习惯我们都已经掌握了,半年的时间他们也变不了多少,唯一的变数是他们的那个叫罗曼的女新人车手。

她是个很危险的车手,大家需要注意一下。”

   

       “哦?

难道又是一个简小星?”

   

       “不,她不是简小星。

根据我的调查,那个罗曼是常年混迹在京城赛车赌博黑市的女车手,性格桀骜,跑法凶暴,号称没有她不敢参加的死亡赛,只有出不起价钱的有钱人。”

   

       当然,去参加这种比赛的车手都是匿名的,越是厉害的车手就越会对自己进行伪装,不会把自己完全暴露在人前,毕竟这是犯法的活动,经常死人,一旦被抓是会坐牢的。

而曹鹤之所以会知道,当然是因为他是个高智商的天才,他有他的渠道能得到各种他要得到的信息数据。

   

       曹鹤这话一出,其他人的脸色就微微严肃了起来,赛车界内职业车手和街头车手向来是比较泾渭分明的。

职业车手基本是为了荣耀而跑,想为国争光,想站在国际领奖台上,奖金和一些厉害的街头车手四处参加各种比赛赢得的奖金,基本只少不多。

   

       除了那些是因为能力问题无法成为职业车手的人之外,街头车手多是为了刺激和钱而跑。

职业车手参加的大赛有各种规矩,条条框框,奖金还少,甚至于车手本身也有很多限制,比如不能参加赛车赌博游戏,一旦被发现会被禁赛,严重者将被没收执照甚至进入黑名单。

而街头赛全由车队自己来制定规则,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开什么样的车上场就开什么样的车,一年下来能赚到的钱比一般职业车手都多。

   

       两者的区别,导致了双方的性格和跑法都相差甚大,你会发现,尽管每个车手的风格都不同,但职业车手更克制,街头车手更疯狂。

   

       所以他们一般是不一起玩的。

   

       现在,董子翔居然把一个街头车手招进了职业车队里,而且还是一个把死亡赛当饭吃的相当危险的街头车手,这不得不让人有些警惕起来了,毕竟她不可能会稀罕呆在职业车队里,万一在赛场上发疯,不遵守规则,把死亡赛的那一套带进来怎么办?

   

       新赛季马上开始了,如果在一场交流赛中受伤,就得不偿失了。

   

       银鹿车队会议室内。

   

       他们的气氛安静得有些僵硬,车手们各自坐在位置上,或懒散靠着,或翘着二郎腿,目光流转,刻意避开了那位看起来十分危险的新队友。

显然新人和前辈还没有磨合好,或者说他们对她还有些排斥。

   

       作为这支车队的创建人和赞助商,对此董子翔有些苦恼,他其实是去京城玩的时候受朋友邀请,去观看了一场死亡赛,在赛中被罗曼的车技给震惊到了,所以费尽千辛万苦开了好高的价把罗曼拉进车队,却忘记了这个圈内职业车手普遍有些瞧不起街头车手这件事,搞得现在车队氛围有些怪异。

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寄希望于时间一长,大家相互了解多一点了,就会好起来了。

   

       “我们真正的敌人还是捷豹车队,红星车队的威胁不大,只有那个简小星需要特别注意一下,我希望贺来或者罗曼去牵制她,队里只有你们两人的弯道处理得最好。”

莫涵说。

   

       “我只会进攻,不会防守。”

罗曼面无表情地说。

口气虽然并没有明显的攻击性,但有一种绝不服从谁也指挥不了她的感觉,这让作为队长和军师的莫涵感觉有些不愉快。

   

       其他队员也感觉不大愉快,这个女人长得不好看就算了,性格还这么唯我独尊,自大得很,董子翔是想要女车手想疯了,才找了这么一个人来。

   

       懒得争论,莫涵便说:“那简小星就交给你了,贺来。”

   

       “了解。”

   

       “另外,罗曼,我希望你牢记职业比赛的规则,不要把你以前的那一套搬出来。”

   

       罗曼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说:“放心,我是拿钱办事,既然收了钱,该做的我都会做好。”

   

       两个车队在二十分钟的讨论时间结束后,同时从会议室内出来,发现红星车队居然已经在了,各个都还是先前那副样子,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没有一点儿比赛开始的紧张感,曹鹤怀疑他们是否已经放弃团队赛了。

   

       一直在外面等待的观众们也是这样想,红星车队的会议开了不到几分钟就出来了,这么点时间能制定出什么计划?

不过放弃团队赛也是正常的,本来主角就是捷豹车队、银鹿车队,如果不是因为简小星,这场交流赛根本没红星车队什么事,所以也没必要大惊小怪。

   

       团队赛进行比赛的这条公路非常宽敞,两边望去是两条黄色的荒漠带,不久前种植下去的小树苗都还在风中瑟瑟发抖着努力向地下扎根,也许多年以后,能如人所愿地长成两片青葱翠绿的森林。

   

       围观群众们已经迫不及待地等在道路两边,摄影直升飞机已经飞上天空准备就绪,战况解说员拿着矿泉水喝了一口又一口。

   

       三个车队的汽车排成三列,领头的车分别是捷豹车队周佳彬、红星车队简小星、银鹿车队贺来。

   

       负责倒数的人激动得不行,不知道要站在哪边,干脆直接往公路外边一站。

   

       “五——四——三——二——一!”

   

       三列颜色和标志均是不同的汽车在同一时间猛地往前冲去,整齐的列队在一瞬间迅速乱掉,前面的车和后面的车迅速拉开距离,后面的车迅速往前超车,前面的突然慢下往后掉落……但看似混乱,仔细一看却会发现是有规律的。

   

       “现在我们从大屏幕上可以看到,21辆车子中有一半几乎呈两两牵制的状态在前行,基本上都是捷豹车队与银鹿车队,红星车队中除了我们的小萝莉简小星和捷豹车队的小天才周佳彬在斗之外,仿佛都被当成了透明人,这是个好机会!但红星车队能不能抓住呢?

还是即便是河蚌相争,腿脚不便的渔翁也不能得利呢?”

战况解说员开始拿着话筒声情并茂地讲解。

   

       简小星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短短几个瞬间,她已经从第一落到第五的位置,周佳彬一直在她前面,而左边则是银鹿车队的贺来,右边是荒漠带,她放慢速度,他们也同样放慢了速度,看样子似乎打定主意要让她一分也拿不到了。

   

       “现在小星星已经完全被压制,相信很多人都感到失望,还以为来到这里就能看到她的精彩绝伦的赛车技术呢,被周佳彬和贺来同时封锁,几乎等同于绝境,她该怎么样突围呢?

我们能看到她成功突围的瞬间吗?

李青廷不愧是我们的李青廷,我们国内排行榜上积分最高的高手,现在已经是第一了,第二位是——哇酷酷酷酷!第二名是刚刚以一种疯狂超车技术强势从斜后方插—进李青廷和莫涵之间的,银鹿车队的新人女车手罗曼!又一个不得了的女车手出现了!我的天!”

   

       一瞬间,所有观众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李青廷和罗曼身上。

除了瞿跃阳。

他盯着被压制得落在最后方的简小星的车子,目光灼灼,似在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