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9   
       “爆、爆炒打火机……没、没有, 我就是觉得做菜好像很容易, 所以我就、我就……”简小星被吓得瑟瑟发抖, 缩着肩膀十分想逃, 但她耳朵被拧着, 所以只好大眼扑闪躲来躲去, 忐忑的小声地说。

很像一只做了错事被主人拎着两只长耳朵在半空中的兔子。

   

       封棠大爷差一点儿没被气到原地爆炸, 他冷笑地看着这个小矮子,“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让你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明明没有做过菜, 居然自信到敢请客人来吃,还一副误让人以为是厨房高手的模样?

难不成是想拿他当试验品,看看会不会被她做的菜给毒死?

   

       封棠想起来了, 这个小鬼好像干什么都一副相当有自信的样子, 但这个世界上可不是只要有自信就什么都能做成的,比如做菜。

   

       简小星想了想, 觉得自己可以再抢救一下, 于是又说:“我我我刚刚只是不小心的, 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能做出好吃——不不不, 至少能入口的菜!”

   

       “哼,我信你不如信母猪会上树。”

   

       “真的真的, 你相信我嘛!”

简小星双手合十, 一脸真诚可怜的拜托。

   

       因为简小星的恳求太过诚恳, 所以封棠就给了她一次抢救的机会。

   

       简小星坚信刚刚那次只是意外而已,做菜有什么难的?

虽然她从来没有自己做过菜, 但是也看过别人做过好多次了,不就是放油放盐然后把菜倒进去炒熟吗?

有什么难的?

   

       这么想着,简小星还是小心谨慎地避开那块猪肉。

   

       简小星把角落的桶拖出来,桶里有两只大螃蟹,被绳子捆绑得严严实实的,想着这几天太辛苦了要给伊超群和她自己加加营养来着。

螃蟹就很好处理了吧,都不用杀,直接扔锅里蒸就行了,她就不信她能废材到连蒸螃蟹都不会。

   

       封棠抱着手臂站在厨房门口,见是螃蟹,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出去避油烟。

   

       他又走到那个小板凳上坐下,结果才刚坐下,厨房里就传出了叫声,简小星噼里啪啦地跑出来,一脸惊恐地跑到封棠面前,然后把手连同夹着她手指的螃蟹伸到封棠面前,“快、快救我!好痛啊!”

   

       看着近在咫尺的大螃蟹的封棠:“……”   

       简小星的手指都被夹流血了,封棠阴沉着脸给她的手指消完毒缠上纱布。

   

       简小星非常沮丧,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是厨房杀手,偷偷看封棠,小心翼翼地说:“我就是突然脑子一抽,觉得应该把绑着螃蟹的绳子解开再蒸,我以前吃的螃蟹都是没有被绳子绑着的啊……真的是意外啦,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的……”   

       “抢救你个头!”

封棠狠狠扯着简小星的脸颊,“你的大脑比核桃仁还小智商低下堪比草履虫没脑子的原始人都比你聪明能活到今天简直就是奇迹了!请我吃饭?

好大的胆子,你是请我吃火气的吧?

那你成功了,老子气都气饱了!”

   

       被一顿臭骂的简小星差点儿哇一声哭出来,但是在她哇一声哭出来之前,她的肚子传出了咕噜咕噜好一阵响亮的叫声。

   

       “……”   

       “……”   

       好、好饿……QAQ   

       二十分钟后,外面的某家生意红火的面馆里,封棠优雅地吃着面条,优雅挺拔的身姿和高贵的气质,把这个颇有格调的小包间映衬得更加富丽堂皇起来。

他想着不久前的厨房杀手事件,然后再看对面埋头苦吃,吃得特别香,像个很好养活的不挑食的小孩子一样的简小星,明明之前被气到词穷,不知道怎么的,现在想着想着突然觉得很好笑,嘴角不由得勾了勾。

   

       只顾着吃的简小星没有看到,要不然她的脑子里肯定又要冒出各种文绉绉肉麻兮兮的赞美之词了。

她快吃完了才敢抬头,小心翼翼地说:“我请客。”

   

       封棠哼了一声,“你这不是废话吗?”

   

       于是,吃完饭后照例,简小星请客,封棠付钱。

   

       ……   

       一个月后,想挖墙脚的人通通铩羽而归,终于死心不再来纠缠简小星,热闹劲儿过去了,红星车队训练基地外面也没那么多围观群众了,几台汽车已经改装完毕,红星车队也成功签约了五个车手,这次的合约不再是车手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约了。

   

       伊超群今天心情有些低落,坐在门槛上抽着烟,看起来沧桑又孤寂。

简小星问过秦红后才知晓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林城出事了。

出事的原因是参加了一场死亡赛,赛上出资方要求参赛车手只能使用一只手控制方向盘,车手的左手都被绑在方向盘上的,绑得牢牢的,没有别人帮助,自己休想挣脱。

这可以说是惜命的人都不会参加的比赛了,但林城偏偏参加了,为了那三百万的奖金。

   

       林城在红星车队招人期间厚着脸皮来过一次,想要回来,理所当然被拒绝了,秦红表示没把他打出去而是让他自己走出去,已经显示出了他的教养了。

   

       简小星走到伊超群身边,跟他一起坐在门槛上,看着那边几辆车子在奔驰的赛道,说:“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与你无关,你对他堪称仁至义尽了,不需要自责。”

   

       林城如果没有走了又回来挑战伊超群,也许名声就不会那么臭,本来他这种不知感恩的白眼狼就是很多职业车队的忌讳,他还越搞越大,以至于现在赛车界就没有不知道他的臭名的人,所以根本没有一个职业车队会接纳他。

那些高级的基本上是家里不缺钱的少爷组成玩玩的业余车队也看不上他。

所以他只能继续在街头车队里混,且只能混宙斯车队这种低级的玩命赚钱的街头车队。

   

       然后这次终于为了钱把命搭上了,难怪圈内人都说玩赛车赌博的都是亡命车手,都是把命交给别人戏耍的笨蛋。

可不是吗?

有钱人出钱,想出各种变态玩法让那些车手去挑战,而车手们为了钱,用命逗那些有钱人开心。

   

       伊超群叹了一口气,抬手拍了拍简小星的头,没有说话。

   

       人上了年纪就容易心软,伊超群也一样,林城曾经让他冷透了心,但是毕竟也是十几岁的年纪就加入了红星车队,他用心地去教导过他,现在年纪轻轻就把自己的命玩没了,也不知道他的父母知道后会是什么心情,唉。

   

       简小星便陪他在这里坐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们车队现在有足够的人手参加团队赛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需要多签几位,临赛前有问题好替补。”

   

       伊超群果然很快被转移了注意力,红星车队可比林城这只自作自受的白眼狼重要多了,“对,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在和银鹿车队、捷豹车队的交流赛上,能不能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

这几人都是精挑细选的,全都是很不错才被签进来的。

   

       简小星说:“不知道,目前我们车队有七个车手,除了我之外,秦红虽然没有特别让人惊艳的技巧,但是特别稳,身体素质也异常出色,是在漫长的拉力赛上能不出差错跑完全程的人,但有就算跑完全程也拿不到前几名的危险;徐晴朗领悟能力很强,但是太爱炫技,所以总是输;卫树脑子很好用,但是胆子太小手脚跟不上,身体素质不行;李子昂大概是因为家里有钱的缘故,加入红星车队有来玩玩找找乐子的意味,训练也不认真,但是他的技术和身体素质都很不错,是个人才;郝嘉很好胜,不过一天挑战我五次有点烦,一旦节奏被打乱就会暴躁,容易露出破绽;刘浏只有一个致命问题——泪腺太发达,不管开心还是生气还是着急,他的眼泪都会冒出来。”

   

       “……泪腺太发达,这确实是个问题。”

伊超群觉得,红星车队里真没一个正常人的感觉,包括简小星在内。

   

       这么一想,有种红星车队是一个奇葩队伍的感觉,据说这几个挺出色的车手之所以能被红星签到,是因为他们总是被其他车队拒之门外或者赶出来。

就说那个刘浏吧,就是因为太基佬的外形,被不少车队以为了团队和谐为由拒绝,也算是和简小星一样被以貌取人了。

其他的,徐晴朗太爱炫,郝嘉脾气太爆,卫树长得太呆,李子昂太贱,总之都是特别有个性,但都不太讨喜的角色。

   

       “哎呀小星星,你快过来帮帮我!”

赛道上,一辆车子停了下来,一个年轻男子从车窗里探出头喊道。

比较与众不同的是,他说话的口气和整个人的气质都非常gay。

   

       然后一辆车子从他后面经过,车窗滑下来大骂:“别挡路死基佬!”

   

       “你才是死基佬,我是直男!有女朋友的!”

   

       “就你这恶心样还有女朋友,我呸!”

   

       “你才恶心,你全家都恶心!你单身狗嫉妒我就说。”

   

       “我嫉妒你个屁,车手不需要女朋友!”

   

       伊超群amp;简小星:看来团队和谐问题最严重。

   

       简小星走过去,看到刘浏被气得又在擦眼泪了,讲真,真的是非常gay了。

如果不是刘浏真的有一个肤白貌美胸大腿长的漂亮又帅气的女朋友,两人还特别恩爱,被她撞见过接吻,然后刘浏一脸娇羞地埋进女朋友胸里的话,她都忍不住怀疑他是gay。

   

       只能说,这个世界那么大,出现什么样的人都不值得意外。

   

       由于刘浏太女子力了,所以非常男人的郝嘉看他特别不顺眼,觉得一个大男人娘们唧唧的特别恶心,其他几个男的也挺疏远他的。

   

       “怎么了?”

   

       “小星星你快上来,我总是在第七个弯道的时候觉得僵硬不顺,也不知道怎么了,你坐助手席,帮我看一看。”

刘浏说。

   

       “好。”

简小星便坐上去。

   

       刘浏刚启动车子,手机就响了起来,因为是女朋友的特别铃声,所以他立刻停了下来,对简小星说了声不好意思,然后迅速接起来:“喂,宝宝?

怎么了?

我在红星车队呢,我们马上有一场交流赛,正在抓紧练习呢……嗯……嗯……蛋糕?

不行的不行的,你感冒了不能吃这些东西……你等着我,晚上回去给你做好吃的哦,保证营养又健康……宝宝么么哒,拜拜~”   

       “……”莫名其妙被塞了一嘴狗粮,而且是被一个gay里gay气的直男。

   

       也不知道为什么,简小星觉得刘浏说话的口气特别洗脑,她的脑子里一直回荡着刘浏gay里gay气的宝宝宝宝,以至于晚上她给封棠打电话的时候,居然脱口而出就是一句“喂,宝宝……”   

       宝宝封棠:“……”   

       毫不留情地挂了电话。

   

       简小星懊恼得再次拨过去,明明是要道歉,结果脱口而出的还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宝宝……”   

       封棠大爷再次毫不留情地挂断了电话。

   

       简小星差点儿咬掉了舌头,气愤地想,辣鸡伪基佬,坏我和封棠美人的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