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7   
       周启说出来的真相没有多少人相信, 在几百层楼中不过占了十来条, 没有引起多大的水花, 但时刻关注着论坛上的动向, 没有放过一条信息的何一心看到了。

   

       她低头看着手机一会儿, 抬眼瞄了那边被二队车手们包围住的何晶心一眼, 转身离开了。

   

       她给瞿跃阳打了一个电话。

   

       瞿跃阳正跟李青廷在他家茶馆里喝茶。

瞿跃阳本来是找李青廷喝酒的, 奈何李青廷张口闭口就是他家妹妹不喜欢他身上有酒味,就是一口不喝,所以只好以茶代酒了。

   

       他见何一心来电话, 接起,就听到何一心说:“小星下午来这里跟伊宝露比赛的时候,有录像吗?”

   

       “有, 曹鹤录了, 怎么?”

   

       “我想要一份。”

   

       “你要这个干什么?”

   

       “明天你就知道了,你让曹鹤发一份给我吧, 尽快。”

   

       电话挂上后, 瞿跃阳本来已经稍微的眉头, 又拧了起来, 他把手机丢一边,捋了几把自己的鸡冠头, 看起来十分烦闷。

   

       “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李青廷摇摇头, 往他茶杯里倒了一杯茶, 说:“我看你变心得未免也太快了,你忘了当初何一心出现的时候你有多兴奋吗?

我都差点儿以为你爱上她了, 怎么现在简小星一出现,你就立刻对何一心的热情没了?”

   

       瞿跃阳没说话,他觉得李青廷说的没错,按照两段视频来看,即便兰博基尼下山那段只有很短的时间,但也隐约能看出简小星和何一心的实力应该是相当的,既然如此,他没能握住简小星,至少握住了何一心,怎么也不应该是这样的心情。

   

       “别想了,错过了就错过了,你不是喜欢看势均力敌的比赛吗?

简小星以后总会在赛场上跟我们遇到的,你要是等不及的话,不如我们跟银鹿车队的交流赛,邀请红星车队一起?”

   

       瞿跃阳眼睛一亮,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再看简小星的赛车。

   

       ……   

       简小星吃完饭,便给何一心打了个电话,何一心接起,不等简小星问话,她就说:“小星,我知道你说什么,现在什么都别说,明天下午,我们见一面,好吗?”

   

       她的口气还是简小星记忆中的温和,没有丝毫假面被拆穿的慌乱,有条不紊得仿佛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简小星顿了顿,答应了。

这件事情里,比起她的一个她并不在意的成绩被何一心冒名领取,她更在意的是为什么何一心要冒那么大的风险这么做。

   

       挂上电话,简小星抬眼就看到周启巴巴地看着她。

   

       简小星说:“一心约我明天下午见面说。”

   

       周启顿时恨铁不成钢,伸手戳了下她的脑门:“我真是服了你了,她说约明天下午就约明天下午啊?

对这种虚伪的朋友,你要拿出秋风扫落叶的冷酷态度来啊!首先就应该质问她是怎么回事,不说就立刻揭穿她!还是说,其实你还抱有幻想,在心里替她找理由,想要再给她找理由的机会?”

   

       “没有。

还有,你太激动了,这是我和我朋友的事。”

简小星有些生气,“搞不懂你一副我是小朋友容易受骗被蒙蔽的态度是怎么回事,你当我是智障吗?”

   

       周启顿时哑口无言。

   

       周宁喝着茶助消化,朝周启抛去一个活该的眼神。

这个小姑娘很明显是个聪明的能自己拿主意的人,用得着你这个外人在那边指手画脚吗?

再说这是人家的私事,在人家没有主动向你求助的情况下,你自己打着为人家好的旗号擅自去插手,也可能是帮倒忙,徒惹人烦而已。

   

       周启意识到自己确实管太宽了,而且确实不知不觉中因为简小星的外貌原因,小瞧了她才会这么激动这么多管闲事。

   

       “抱歉。”

周启不好意思地说。

   

       “哼,你也是为了我好,算了,请你吃雪糕吧,嘻嘻。”

简小星拿着菜单,对上面的饭后甜品垂涎若渴,她把菜单朝封棠推去,说:“你想吃哪个啊?”

   

       封棠看了她一眼,随便点了一个。

   

       等几个甜点上来后,简小星一边吃自己的,一边看封棠的,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吃它的人是封棠这样贵气漂亮的人,她觉得封棠那个看起来好吃又高级上好多。

   

       封棠注意到简小星的目光,说:“小鬼,想吃吗?”

   

       简小星惊喜地抓着小勺子,“可以吗?”

   

       “想得美。”

   

       “……”她就知道!这个坏脾气的……美人!   

       封棠眼中暗藏得意,一脸傲慢嘲讽地吃起一向没什么兴趣的甜腻圣代。

   

       ……   

       何晶心身心疲惫地回到公寓,看到客厅的灯开着,当下一股怒火从心底喷涌出来,她把包包甩在沙发上,几步走到何一心的房间门口,用力拍门。

   

       一会儿后,何一心打开了门,何晶心眼眶泛红,怒道:“你自己先回来了,为什么没有等我?

!”

   

       “怎么了晶心?

我以为二队的训练会持续到很晚,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何一心皱起眉头,担忧地看着何晶心,“被人欺负了?”

   

       这算被人欺负了吗?

只是突然被从天堂掉进了地狱而已,何晶心想起自己在二队训练区遭到的打击和羞辱,最后还被明劝暗赶着离开,只觉得头疼欲裂,又委屈又难堪又绝望,眼泪簌簌地控制不住地往下掉。

   

       “二队有人欺负你了?”

何一心连忙把她拉进房间,抽纸巾给她擦眼泪。

   

       何晶心渐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何一心似乎有些生气了,她说:“太过分了,别哭,晶心别哭,姐姐会帮你出气的,明天我就要他们好看。”

   

       “你能干什么啊……”何晶心哭着说:“就会说好听话,你能做什么?

比我还不如,你以为你能怎么给我出气呜呜……”   

       “我会的,明天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着就行了,你一定,要睁大眼睛好好看着。”

何一心说,看着何晶心的眼睛一瞬不瞬的。

   

       何晶心只顾着哭,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翌日。

   

       何晶心很早就醒来了,脑袋里太多情绪太多念头,她根本无法睡个好觉。

   

       她刚走出房门,何一心也从房间里出来了,她像往常一样,给何晶心和自己烤了土司,煎了鸡蛋和培根,倒了牛奶。

   

       两姐妹安安静静地吃完后,何一心提议既然没事可做,就去寒城赛车基地吧,可以练练车。

   

       何晶心心里已经有了一些退意和害怕,在二队她感觉自己就是掉入凤凰群里的鸡,她想到他们看她的眼神,想到自己拍马莫及的车技,就害怕跟他们再见面了,甚至在他们面前自称是车手都感到心虚了。

   

       但她还是去了,她心里依然抱有一线希望,捷豹车队让她升上二队,肯定是因为她有潜力,否则为什么让她升上二队呢?

所以她不可以这么轻易就放弃,昨天才第一天而已,她努力一下,一定能跟上的。

   

       两姐妹来得太早,基地外都空荡荡的,基地内更是没什么人,三队训练区内有两个车手已经在练车了,看起来非常努力。

   

       见二队训练区内没人,何晶心连忙进去练习。

   

       何一心站在赛道边上,看着何晶心跑了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她的眼眸微眯,气质在一瞬间仿佛也有了些变化,变得有些难以捉摸。

   

       八点过后,基地内的人越来越多了,有人过来考赛车执照,有人过来训练,有人过来追星。

   

       伊宝露额头上还有淤青,用厚厚的粉底和刘海勉强遮住,但她糟糕的心情却是再精致的妆容也遮挡不住的。

而更让她心情糟糕的一件事,发生了。

   

       何一心挡在伊宝露面前,说:“来比一场吧,伊宝露。”

   

       何一心向伊宝露挑战了,这个消息一下子传了开来,有人立即给瞿跃阳打了电话。

   

       瞿跃阳正在看论坛,他昨天就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要去看那个帖子了,看到那些人对简小星的称赞,只会越看越难受,因为他本可以握住这颗明珠,可是被他自己错过了。

结果一觉醒来,就忘了这事,下意识就点开论坛,点开最热的那条帖子,开始一条接一条看了起来。

   

       所以此时,他正盯着周启留下的那几句兰博基尼神秘车手就是简小星的话,眉头拧得仿佛能夹死苍蝇。

   

       他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从昨天开始就感觉到的不对劲却因为这几条信息越发的清晰起来,为什么会感到不对劲?

对,因为何一心和简小星的跑法有些太相似了,就算车子不同,天气不同,可是都是盘云山,都是一样曲折弯绕的路,因此还是会有相似之处,就好像一个人的一些小习惯,无论大环境怎么变化,都不会改变一样。

   

       何一心和简小星是多年的好友,很小的时候就一起练车,相互影响,所以跑法风格有些相似是正常的,但是……会像到这种地步吗?

   

       忽然,他猛地一顿,眼睛微微睁大。

   

       ——“你生日那天晚上,是我把你的车开走的!”

   

       简小星说过这样一句话,可是当时没有人相信她,因为那时候他们已经找到何一心了……   

       瞿跃阳越发的头疼了,然后,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

   

       “喂,瞿少,何一心向伊宝露挑战,两人要比赛了!”

   

       瞿跃阳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   

       伊宝露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她气到嘴唇都在颤抖,昨天她跟简小星比了一场,然后惨败,今天简小星的朋友何一心就跑来挑战她,什么意思?

把她当成踏脚石吗?

!   

       “我看你是被外界追捧的头都昏了,行,既然你找死,我如你所愿!”

伊宝露咬牙切齿地说。

输给简小星算她技不如人,但她不信何一心还能是另一个简小星!   

       “希望这是一场愉快的比赛。”

何一心说,经过捷豹车队的训练区入口的时候,她跟保安说:“如果我的妹妹何晶心来了,请放她进去。”

   

       这个工作人员知道何一心的身份,瞿跃阳几次和何一心说话都站在入口处,所以他听到了。

在寒城赛车基地里捷豹车队的队员们都是主人家一样的存在,所以何一心这个随时都能从预备役出来成为正式队员的车手的吩咐,保安记下了。

   

       二队那边,仅仅是开着车子在他们眼前跑就有些害怕露怯的何晶心才小心翼翼地把车子停下,刚从车内出来,就看到那边聚集在一起的几个二队队员怪异的目光不断地朝她扫射过来。

   

       何晶心觉得他们肯定是在评判笑话她刚刚的技术,连忙从二队训练区中逃出来,结果发现外面的执照培训区里不少人都朝她看了过来。

   

       “所以说是姐姐?”

   

       “这就是传说中的真人不露相吧,何一心平时那么低调,成绩也保持在一般的水平内。

倒是妹妹,一下子从三队升到二队,我之前还以为何晶心是神秘女车手呢。”

   

       “所以说,其实妹妹是托了姐姐的福,才升上二队的咯?”

   

       “这不是废话吗?

何晶心的水平不是都摆在那了吗?

凭什么升入二队?”

   

       “……”   

       何晶心起初听不清,还想要去基地外面透透气,可是那些声音并没有因为她的存在而刻意压低,所以她渐渐听明白了。

她停在原地,呼吸越来越急促,胸口起伏越来越明显,有一种自己是在做梦一样的怪诞感觉。

   

       然后,她转身往一队训练区大步走去。

   

       有了简小星那个教训,伊宝露不再放大话让对手一分一秒了,给何一心驾驶的车子也提前做了检查,确认无误。

   

       曹鹤依然做了录像准备,真难得,这位兰博基尼神秘女车手主动要求上场跑,要知道之前她可是一直以妹妹的名义在推托,呆在三队不愿意来这里的。

   

       顿了顿,曹鹤觉得他找到原因了,听说昨天何晶心升上二队后,可是遭受了不小的打击,最后是很难堪地被请出去的,何一心难道是在帮何晶心出气吗?

因为懒得跟二队那些弱者跑,所以干脆来一队这边找伊宝露?

但是不管逻辑还是情理上来说,都有点儿不对劲,何一心跑赢了伊宝露,何晶心的气就能顺了?

   

       正想着,何晶心进来了,这会儿可没工夫理会这个非正式队员和非工作人员的人擅入,因为那边比赛开始了。

   

       在旗子摇下的瞬间,两辆车子在一瞬间冲了出去,仅仅是这样一个开头,就让人感觉到了与普通车手不同的气势。

   

       何晶心瞪着眼看着这一幕,身子摇晃了一下。

   

       而很快,曹鹤也有些不太对劲起来,只见他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赛场上的两辆汽车。

   

       瞿跃阳来到的时候,比赛已经进入最后决胜的时刻。

   

       “怎么回事?”

瞿跃阳注意到曹鹤的眼神不太对劲。

   

       “你看。”

曹鹤目不转睛地看着赛场上。

   

       伊宝露目光凶狠,操作动作杀气腾腾,她势要把输给简小星的不甘和愤怒从何一心身上讨回来,但很快,她的冷汗便如同见了鬼一样唰的冒了出来,她不敢置信地瞪大眼。

   

       何一心的车子在她后面晃来晃去,一下子跑到左边,一下子跑到右边,就好像车子出了问题一样……   

       昨天的比赛场景还历历在目,伊宝露做梦都会梦到,然后再被惊醒,而现在,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又是在做梦,否则为什么,简小星会出现?

为什么她又会和简小星进行比赛?

   

       昨天才让她惨败的对手又一次出现了,巨大的压力阴云一样笼罩在心头,伊宝露努力保持冷静,努力保持住自己的节奏,但效果甚微。

   

       最后10秒,何一心终于在最后一次过弯的时候超过了伊宝露,她的车头压制着伊宝露的车头漂移到了她的前方。

   

       瞿跃阳眼睛一下子瞪大,那一瞬间,他都有些恍惚,感觉昨天和今天重合了。

   

       “……搞什么?

模仿?”

   

       “而且模仿得堪称完美。”

曹鹤说。

   

       而且模仿得非常明显,一眼就能看出。

除了简小星的个人风格比较强烈和最后超伊宝露的动作特别让人惊艳印象深刻之外,还因为简小星开的车子是有问题的。

因为那台车子有问题,简小星才会开得晃来晃去,有一些看起来像是逗伊宝露的动作,也是她为了控制住车子不得不做出来的,可给何一心的车子是好的,她却晃来晃去,很显然她不知道简小星开的是有问题的车子,只以为这就是简小星的跑法,所以一个动作不漏地学了起来。

   

       简直就是天才。

何一心或许跑不过伊宝露,但是简小星跑过了,所以她就让自己“变成”了简小星,所以她也赢了。

   

       可不是什么车手都能将模仿做到这种地步的,这毕竟不是看图画画,而且从他发录像给她,才过了一夜啊。

   

       然而瞿跃阳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他有些不悦:“她为什么不用自己的技术?

模仿别人算什么?”

   

       曹鹤诧异地看向瞿跃阳,是错觉吗?

怎么他对何一心的态度转变了很多的样子?

为什么?

   

       伊宝露近乎崩溃地坐在车子里,而另一个人却已经完全被击溃了。

   

       从比赛开始的瞬间,何晶心就陷入了某种迷幻的状态之中,记忆拼命地旋转,世界也拼命地旋转,她想起何一心一次次输给自己的样子,想起自己骄傲自得的嘴脸,想起二队那些人的眼神,最后汇成赛道上那两辆展现出高超的让人望尘莫及的赛车艺术的汽车,其中一辆里,坐着何一心……   

       如果说她在此之前还保留有一丝骄傲和期望,在此时此刻则已经被彻底撕碎,一连两次,一次比一次狠,没有给她缓冲的时间,那么直接就彻底的毁掉了。

   

       明明是一起长大的,她也很刻苦很努力地训练和学习,诚挚地热爱着赛车,可是简小星那么厉害,何一心也那么厉害,一直以来何一心都只是在藏拙在让她,只有她最自大最弱。

在她连预备役二队的车手的认可都拿不到的时候,何一心已经跟捷豹车队的签约车手、国内最优秀的女职业赛车手一较高下,并且成为了赢家……   

       巨大的差距和落差让她感到绝望,她深刻地意识到,她一辈子也不可能加入捷豹车队了,她一辈子也不可能在有何一心和简小星的赛车界混出头来,她的梦想不可能实现,于是她的这不可能实现的,对于她的姐姐和朋友来说却轻易就能实现的梦想,已经成为了她痛苦的根源。

   

       何晶心连质问何一心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眼神麻木地转身离开,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离开,除了刚从车上下来的何一心。

   

       何一心看着她一步步地往外走,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觉得此刻的风比往常的更轻柔,她的心里有一种扭曲而邪恶的快意。

   

       眼前的阳光被遮住了,何一心对上瞿跃阳怀疑的隐含怒气的目光。

   

       “你的模仿技术可真高超。”

瞿跃阳说。

   

       “谢谢夸奖,说实话我这人真没什么赛车天赋,你让我自己跑,我完全搞不懂,但是只要有一个模板,我就能很完美的复制出来,你说奇怪不奇怪?”

何一心笑着说,语气和神态都和平常展现在所有人面前的不一样。

   

       这种时候,瞿跃阳还听不出何一心的意思,就是脑子有问题了,他眼中的怒火徒然迸发,仿佛要杀人,“你骗我?

简小星才是那天开走我的车的人!”

   

       “没错,小星是那天晚上开走你的车的人,怎么你现在才知道吗?”

何一心一脸意外,“说我骗你是什么意思?

我跟你说过,我就是兰博基尼神秘女车手吗?

我有说过吗?

你可不要污蔑我,否则我要告你诽谤的。”

   

       瞿跃阳表情微微一僵,然后渐渐变得扭曲起来,血丝爬山了眼球,他看着何一心,就像在看全世界最可恶的人,他简直想将她碎尸万段。

   

       何一心冷笑一声,迈着步伐离开了寒城赛车基地。

   

       ……   

       何一心提前给简小星打了电话,约她一起吃午餐。

简小星也想早点搞明白那件事,所以立刻就出发了。

   

       她们约在一个生意不错的面馆,简小星到的时候,何一心已经在了。

   

       “小星。”

何一心朝她招手,脸上是简小星熟悉的温和的笑。

   

       简小星便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一心。”

   

       “我给你点了面,放了你喜欢的料。”

何一心说。

   

       简小星顿了顿,说:“谢谢。”

   

       简小星看着她,眼神复杂,要她相信何一心是个卑鄙无耻的人,她对她的好都是假的,她有些不相信,一个人的演技得有多么精湛,才能这么多年时刻演着,并且毫无破绽?

   

       很快,面就上来了,简小星的那碗很大,因为加了很多料,海鲜肥牛金针菇全都是简小星喜欢吃的,这一碗下去,简小星不知道得感觉多么满足。

   

       但是她现在并没有胃口。

   

       何一心好像也没有胃口,她低头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

   

       “抱歉,小星。”

何一心看着她,说:“那天我误导瞿跃阳以为开走他那辆兰博基尼的人是我。”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谎?”

   

       “对不起,小星,因为这件事害你被误会。

但是我向你发誓,我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要伤害你。

以前对你的好,也全都是出自真心的。

我很喜欢你,虽然寄人篱下,但仍然活得那么阳光明媚,也有自己的理想和目标,能够为此毫不怀疑地去努力,你的精神和身上的能量,全都让我喜欢,我真喜欢跟你在一起,在你需要的时候,我会不计一切倾囊相助。

可是……”   

       她捂着胸口,眉头皱起,闭上眼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似痛苦似悲伤似愤怒:“我的心里有一股巨大的恶意,促使我不得不做出这样的事……我必须这样做,即使误伤你,即使会失去与你的友谊,即使会跟养父母关系破裂,即使声名发臭,即使失去现在拥有的所有的一切一切。

否则,我的这一辈子都不会有畅快呼吸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