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8   
       曹鹤回到宿舍的时候, 伊宝露刚从车上下来, 身上穿着从时装秀中直接买下的长裙, 更衬得她高挑妖娆, 十分美艳。

   

       曹鹤见她这身打扮, 顿了顿, 平淡地打了声招呼便进屋了。

   

       不一会儿周佳彬便打了电话过来, 激动地问:“喂喂,是不是真的?

我看论坛上说今天伊超群没上场,是一个未成年模样的女孩子代替他上场了, 而且还赢得特别精彩!是不是小星星啊?

!”

今天的录制录到不久前才结束,他累得像条狗,几乎是爬着回酒店的, 否则他就能直接在论坛上看直播了。

   

       周佳彬声音很大, 伊宝露进大厅的时候隐约听到了,不由得蹙眉看向曹鹤。

   

       “没错, 这次我们都看走眼了, 人不可貌相, 她很厉害。”

   

       “还真是啊!我去, 厉害了我的小星星,原来真有两把刷子, 等我回去一定要跟她跑一场!你说她现在到什么级别?”

   

       “数据还不够, 不过可以确定, 她的控车技术精湛,是个不容小觑的对手。”

曹鹤很客观公正地说, 没有因为对方是女性而小瞧她,耶鲁大学毕业的高智商精英,有一颗非常理智的大脑。

   

       周佳彬很兴奋,简小星真的会赛车而且跑得很好这件事让他很开心,因为他还没有过年纪相仿(至少看起来年纪相仿)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伊宝露听着却翻了个白眼,有些不屑地扯了扯嘴角。

   

       等曹鹤挂上电话,她已经打开了电脑,上论坛去看了看今晚最热的帖子,一层层看下来,看着那跌宕起伏,先是不屑,后来又对简小星的外貌和技术夸张的极尽称赞的话,不屑地说:“也是搞笑了,瞧瞧这说的都是些什么话,明明是个三等残疾,居然因为会开车而被夸上了天,看来她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人们因为她长得矮,对她的要求都低了,随便干点什么就被放大成就。

不过说来说去就这么几句,一看就是外行人的评价,也不值得当炫耀的资本。”

   

       曹鹤也打开了电脑,开始录入简小星的数据,准备模拟出今晚她的这场比赛场景,闻言头也没抬,一边敲键盘一边说:“夸张的成分确实有,但也不能完全说是胡扯,她很有实力,至少今晚你在场上的话,也不一定能赢她。”

   

       伊宝露脸色难看起来,简小星屡次三番指着她说跑得比她快,本就让心高气傲的她非常介意,现在她的队友居然说她确实有跟她一分高下的能力,简直让她难以忍受,她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猛地合上电脑站起身,“我会赢不了她?

呵,真是笑话,不过是因为天气问题,借着自己的外貌麻痹对手,趁人不备出其不意地侥幸赢了一场而已,别说的好像赛场上没人了,什么人都能来分奖杯一杯羹!”

说罢,她便不再多说,仿佛多说一句都是在降低她的格调,转身就上了楼。

   

       不一会儿,三楼传来重重摔上门的声音。

曹鹤一边快速地敲键盘,一边想,伊宝露还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关心伊超群的死活,至今为止,都没有表露出一分在乎的样子。

   

       ……   

       今晚那场盘云山雨中下山赛太过出人意料和让人惊喜,以至于在论坛上依然在发酵,许多关注赛车论坛的赛车爱好者们都知道了这件事,就和上次驾驶瞿跃阳的兰博基尼的神秘车手出现一样,不少车队都蠢蠢欲动起来。

虽然对方说加入了红星车队,但是红星车队算什么?

他们能给出更好的待遇更高的工资提供更好的车子,还怕不能把人从红星车队挖过来吗?

唯一要警惕的是,瞿跃阳那个丧心病狂的赛车痴迷者了。

   

       瞿跃阳正在参加一场商业晚宴,突然就接到了不少认识的人的电话,有某车队经纪人的,某车队队员的,某车队赞助商等等等等的电话,无外乎一件事,这次你可别再跟我们抢了啊!   

       正好晚宴临近尾声,他便先行一步,一边走一边听电话那头的人说话:“这次你真的要高抬贵手了,每次一有什么耀眼的新人出现,你就跑出来抢人,钱跟大风刮来地一样往他们身上砸,圈里赛车手的待遇因为你都硬生生拔高好几成了,以前的车手可没这待遇。

而且你现在手上不是已经有一个厉害的神秘女车手了吗?

还有一个伊宝露,这次这个就别跟我抢了,我队里全是糙汉子,就差一个厉害的女车手啦。”

   

       说这话的人是瞿跃阳圈子里的一个朋友之一,也是养车队的人,手下的银鹿车队也是帅得飞起的豪门车队。

   

       瞿跃阳已经大概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就是说今晚的盘云山下山赛中出现了一匹黑马,这匹黑马原本完全不被人看好,却没想到转眼就把那些不看好她的人的脸都打了。

瞿跃阳当然在接到两个电话后就上论坛去看过了,不过由于天气和猝不及防,没有人成功录像或者拍摄到精彩的照片,所以只能看到一堆激动到让人怀疑有点儿太夸张的跟帖。

   

       瞿跃阳倚靠在他的炫酷的帕加尼身边,闻言懒散痞气地扯了扯嘴角,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说:“我不跟你抢,但是保不准人家就是喜欢捷豹车队,想进来呢?”

   

       跟朋友侃了一会儿,瞿跃阳挂上电话,给曹鹤打电话,问他盘云山下山赛中那个女孩是不是简小星。

   

       “还真是啊。”

瞿跃挂上电话,坐在车内,口中缓缓地吐出一口烟雾,香烟的味道充斥着整个车厢。

朦胧烟雾间,他想起简小星那副让人看着就觉得心情不错的可爱模样,然后又想起她找他拉赞助时被嘲笑和鄙视时的场景,他想着,便给周佳彬打了电话,要来了简小星的手机号码。

   

       简小星还在臭不要脸地纠缠封棠美大爷让他把周启的饭碗暂时给她,突然就接到了瞿跃阳打来的电话,相当意外。

   

       “听说你今晚跑得不错。”

瞿大少的声音通过话筒传来,非常有质感的男性嗓音,在不放歌没人说话的安静车厢内,透过简小星质量相当一般的手机,被听了个一清二楚。

   

       “有什么事吗?”

简小星奇怪地问。

   

       “你明天到寒城赛车基地来一趟,我可以抽一点时间给你。”

   

       “……什么意思?”

   

       “不是想要赞助吗?

你跑给我看,确实不错的话,我就赞助你。”

瞿跃阳说。

口说无凭,他不会轻易相信网上和别人的评价,今晚的这些让他知道他可能确实看走眼了,这个小不点真的会赛车,但是她到什么程度,是否还有进步的空间,值不值得他去“浇水”,亲眼见过她的实力后才能知道。

   

       简小星没想到居然是这事,当下一怔,随后眉头就拧了起来。

瞿跃阳的态度让她感觉很不爽,她主动去求他赞助,求他给她一次机会的时候,他不当回事,现在知道她其实是真的有实力就打电话过来让她过去跑给他看,让他评估评估价值再决定要不要给她赞助。

说真的,如果没有她先去求他赞助而他连几分钟时间都不给她的事的话,她现在绝对会高兴到蹦起来,可是现在,她只觉得不爽。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她难道是条他养的狗吗?

   

       而且,她真的很介意瞿跃阳说的那句“红星二锅头”,羞辱红星车队比羞辱她个人更让她觉得痛苦和气愤。

   

       可是不爽又怎么样?

红星车队确实需要赞助,现在瞿跃阳无异于是在向她递出橄榄枝。

   

       大丈夫能屈能伸的简小星,便压着不爽,跟他约定了明天下午在寒城赛车基地的会面。

   

       挂上电话后,简小星就鼓着两腮,看起来很不高兴地坐在那里。

   

       封棠抹着手,斜眼看着她,阴郁而神秘的桃花眼像一座笼罩在雾气中的城堡,叫人难以看清此中藏着的东西。

   

       不管女神做了什么,都选择原谅她才是一个合格的脑残粉,所以周启已经立刻忘记了不久前女神还在抢他饭碗的事,关心地问道:“小狐狸,刚刚那是谁啊?

赞助商吗?”

   

       简小星闷闷地应了一声。

   

       “那你怎么不高兴呢?”

   

       简小星叹了一口气,说:“跟你没关系。”

   

       “怎么这样说?

咱们也算是朋友了,这路还长呢,你就说出来当给我们解闷?”

周启说,因为怕开快了让老板再次晕车,回去被干掉,所以他开得很慢很稳,这会儿都还在盘云山上呢。

他一边开一边就忍不住想,这种可怕的山道,正常人像他这样开,上下一趟得花三四个小时,只多不少,厉害的赛车手们上下山一趟却只需要花十几分钟,真是太可怕了!   

       简小星简直想打人了,瞪着眼说:“让我说出不高兴的事给你解闷?

!你是不是想挨揍?

!”

   

       周启正要喊冤,就听到老板懒洋洋的声音十分恶劣地说:“肯定是长相和能力太不相符,被他不当回事拒绝和羞辱过吧。”

   

       简小星扁起嘴巴,我能怎么办,父母给的基因就是这样,我也很绝望啊!   

       周启特别讲义气,当下便道:“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呢?

!小狐狸,你别跟他约了,你有这实力,稀罕他的赞助!”

   

       “可是瞿跃阳是特殊的啊,”简小星说:“他的赞助通常是直接赞助车手资金,就和有钱人赞助贫困学生念大学一样,让车手有足够的钱去进行赛车这项事业,他算是所有车手都梦想拥有的伯乐。

也只有他会赞助别人车队里的车手,红星车队现在的情况很难拉到全队赞助,如果我能有自己的赞助商,对红星车队来说也有好处。”

   

       简小星叹了一口气,说:“总的来说。

瞿跃阳挺好的,是个好人,我明天还是得去见见他。”

   

       周启的脸开始变得古怪起来,他问:“小狐狸,你为什么非要找瞿跃阳?”

   

       她难道不知道,她身边坐着的是封神集团的董事长,封神集团旗下有一个汽车公司,逐月汽车占据现在汽车市场30%的份额,而且他很快就会拿到易世集团40%的股份,成为易世的大股东?

   

       然而简小星还是没有get到周启的暗示,她悠悠叹了一口气,一张小脸愁苦万分地说:“因为没有比瞿跃阳更好的人了啊。”

在乐于当伯乐和对车手好的这件事上,“而且我也不认识比他更有钱的人。”

   

       简小星话刚说完,耳朵就被拧了,封棠拧着她的耳朵,口气很坏:“你当老子是死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