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封先生总是很美丽 > chapter1 枪与护手霜
       chapter1 枪与护手霜   
       一箱箱装着满满的水和鱼的塑料箱被几个穿着白色厨师装的男人搬下车,胖胖的厨师长端着一块小蛋糕从厨房后门走出来,检查了下里面活蹦乱跳的鱼,把蛋糕递给了边上的简小星,笑着说:“果然就得你送货啊,给你代班的那个小哥,送过来的鱼都蔫蔫的,有几条娇贵的还翻了肚皮。”

   

       简小星接着蛋糕,听到夸奖,一双乌溜溜的大眼更是笑成了弯弯的月牙,甜甜地说:“嘻嘻嘻……谢谢林伯伯夸奖,赵大哥都跟我说啦,他让我跟您说不好意思来着。

他是我们园里除了我之外车技最好的一个了,不过还是比不上我啊。”

   

       吃一口蛋糕,露出极为享受又真诚的表情,“唔——蛋糕好好吃!”

   

       看起来眉目和善很好相处,实际上对员工要求极为严格苛刻的林厨师长觉得心都要被这个小姑娘给甜化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呢?

   

       这是一个极为有名的七星级酒店,名为“鲸豚湾”,位于阑市五星级国家森林之内的一座山的山腰上。

   

       这样的星级酒店的餐厅食品,后厨房合作的供应商基本都是固定的,直到两个月前原本与他们合作的水产供应商老板开始在野生鱼里掺入人工饲养鱼,被顾客投诉后酒店便和这个供应商终止了合作。

   

       可之后他们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水产供应商,不是质量不过关,就是没有他们要的品种,要么就是区域太远,等他们送来鱼已经不够鲜活了。

   

       酒店断了几天的水产菜肴供应,正是着急的时候,简小星载着一车水产从他们绝对不会合作的区域里来了。

   

       简小星长着一张圆圆的超级可爱粉嫩的苹果脸,上面有一双大大的乌黑明亮的眼睛、挺翘的小鼻子和樱桃小嘴,浅笑的时候有非常甜美的梨涡,笑容灿烂的时候会露出一排整齐的贝齿,眼睛弯成明亮的月牙,更要命的是她嘴巴还特别的甜,尤其喜欢对年长者撒娇,话没说两句,就已经让不苟言笑的林厨师长微微柔化了眉眼。

   

       可这样一个讨人喜欢的小家伙,你绝对想象不到她的车技棒到多么让人难以置信。

   

       简小星工作的家乐水产养殖园不仅距离阑市国家森林公园有七个多小时的车程,且位于偏僻崎岖的山沟沟里,路途遥远还颠簸不说,要是下雨,山路泥泞湿滑,危险得不得了,要花费的时间动辄要延长至十个多小时。

   

       他们要的很多鱼都是比较娇贵的,就算有再好的运送条件,在狭小的车厢内这样颠簸那么几个小时,铁定要翻肚皮,不死也半死了。

   

       可简小星同学身体力行地证明了什么叫化不可能为可能,只要由她送的货,每次鱼到酒店时都还活蹦乱跳格外新鲜,连水都洒不了多少出来。

于是这半年里,鲸豚湾的水产就都从家乐水产养殖园购买的,如今他们是家乐水产养殖园的最大最重要的客户。

   

       家乐水产养殖园老板和老板娘都是老实人,不敢存一点儿侥幸心理掺假,除了之前简小星有事请了两天假,那两天的货由其他人送不太鲜活之外,双方合作都是非常愉快的。

   

       “明天就出发了?”

   

       “是啊,林伯伯不要太想我哦,我回来会来看你的。”

简小星说,今天是她工作的最后一天了。

   

       林厨师长还真有点不舍得,但是他可不是那种煽情的人。

所以哼了一声,又从厨房里拿出了一小袋巧克力给简小星,说:“既然决定出发了,可不要哭着鼻子回来,丢人。”

   

       简小星接过巧克力,看了看,就知道肯定是林厨师长自己做的。

林厨师长不仅擅长菜品料理,对甜品也很拿手,他的甜品供应向来是这家酒店的每日限供品,酒店不少客人都是冲着他的手艺进来的,就她手上拿的这小袋巧克力,不知道多少客人排队抢着要买呢。

   

       “谢谢林伯伯,如果我被人欺负了,肯定会找你哭诉的嘿嘿烦死你。”

   

       “哼,别打电话给我。”

   

       “我就打。”

   

       点清了货物,结了账,原本满满的面包车后车厢已经空了,简小星甜甜地跟他们告别,正要启动车子,林厨师长突然又叫住她。

   

       简小星从窗户伸出脑袋,听到林厨师长跟她说:“小星,你跟你老板说一声,明后天的货让司机辛苦点,白天送过来。”

   

       “怎么了吗?”

简小星眨眨眼问,他们一般都是下午送,然后晚上到,否则如果因为路况等原因送迟了,酒店厨房这边的水产供应就要开天窗了。

   

       林厨师长目露难色,看看周围,又看看简小星,看着那双乌溜溜的眼睛,朝她招招手。

   

       简小星把脑袋再往下伸点,听到林厨师长在她耳边说:“明后天酒店怕不安分。”

   

       简小星露出小松鼠一样的表情,瞪着眼睛张着小嘴,小声问:“怎么了吗?”

   

       “具体我也不清楚,总之听说是有两个很厉害的大家族定在酒店里谈判,两个小时前人就到了,你在后厨这里没看到,前面大堂里都是黑衣保镖,那气氛,怪吓人的,跟黑社会似的。

万一谈判失败闹出什么大动静……今天没来得及跟你说,你一会儿下山就出去,别到处晃知道吗?

咱们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知道吗?”

林厨师长严肃地警告她,作为一个在这种超高级酒店工作了十几年的大厨,他还真见过不少豪门事故,因此警惕心也强。

   

       自古以来都是大人物开战,小人物遭殃,在他看来,晚上是危险频发的时间段,白天是比较安全的,毕竟这里是旅游胜地,人来人往。

   

       难怪刚刚进入这片酒店区的时候,安静得不像话,居然一辆车都没有。

   

       简小星认真地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林伯伯。”

   

       “嗯,下山吧,路上注意点。”

   

       于是简小星开着面包车下山了。

   

       现在正是晚上十点多,环山公路上静悄悄的,两旁是茂密的树木,能听到青蛙呱呱叫的声音。

森林公园很大,里面有好几个山谷,还被取了特别诗意的名字,什么蝴蝶谷啊、情人谷啊之类的。

里面的景致确实也美,之前仗着来送货不需要买门票,她也去逛过,然后她宣布,她最爱的还是公园里的山路了!   

       尤其是晚上,因为闭园了,没有了来来往往的观光电瓶车和游客,安安静静,随便飙车没人管,还不用担心被交警开罚单扣驾驶证的分,简直太棒了!   

       于是面包车开得越来越快,最后快到一个不应该是一辆面包车能开出来的速度。

   

       前方一个U形大弯,简小星正想愉快地玩一下漂移,前方右侧山壁里突然闪出两道光束,简小星吓了一跳,连忙踩下刹车,结果车子还没停下,闪出光束的地方就冲出了一辆车子,一棵细细的白杨树都被撞断飞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辆,然后又是一辆,统统追赶着前面那辆车子而去。

   

       简小星目瞪口呆,她早就已经摸熟了公园里的路,这里是环山路区,且是直通鲸豚湾酒店的,应该是酒店的客人吧,而且还从上一圈路上直接冲下来,这是什么?

拍电影呢?

忽然,简小星想到了下山前林厨师长跟她说的话,这架势、这情景,还真的不像一般人会制造出来的。

   

       随后,她听到很多车子来势汹汹的引擎轰鸣的声响从上面传来,一圈圈下来,即将绕到了简小星后面。

   

       简小星在熄火装死还是赶紧走人之间,选择了赶紧走人,当即启动车子,在发现那些车子很快被她甩得没影,车技比她想象中差很多之后,漂亮的大眼睛里闪过狐狸般狡猾的光芒。

   

       ……   

       黑色的阿斯顿马丁飞快地冲出了森林公园大门,后面紧追着两辆车子。

   

       阑市是个旅游城市,以森林公园为辐射点,方圆二十公里内除了好几个星级酒店之外没有任何普通住宅,此时公路空荡荡的,三辆车子在路上狂奔的景象格外显眼。

   

       追着黑色超跑的其中一辆车子里,一个人从窗户里伸出了脑袋,手上拿着枪,对着前面的车子就是一阵射击,可不到五发子弹,那人身子一颤,软软地趴在了车窗上,额头一个新鲜刺眼的洞。

   

       被追逐的车内坐着四个人,副驾驶座上的男人一头黄色的发,嚼着口香糖,表情狰狞,手上拿着枪,枪口还冒着烟,时不时地伸出窗外发射出几枚子弹,嘴里骂骂咧咧:“我操—你娘的,逼着老子动手,让老子破戒!别让我知道哪个王八羔子是叛徒,否则我非把他扒皮抽筋了不可,干!这群人以多欺少啊!”

   

       这时,他们的蓝牙耳机里传来一道声音:“支援已经在路上了,你们能否再坚持十分钟?”

   

       十分钟?

   

       秋奕咬牙看着前面路口出现的数辆车影和后面穷追不舍的两辆,易明旌他们是连一晚上都等不及地想要置封棠于死地,看这路上不见一辆车的情景,恐怕也是早有安排,一分钟都等不了,更何况十分钟?

   

       在酒店里的那场谈判,那样缜密的陷阱,不是易明旌那个草包想得出来的,现在还动了枪,恐怕也是有恃无恐,果然,呵,外孙怎么也是比不过亲孙的。

   

       焦躁地往车后座看去,秋奕表情微微扭曲了一下。

   

       只见后座上坐着一个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一头用缎带束着的长发没有丝毫凌乱,明明现在是面临生死存亡的至关时刻,他却还拿着护手霜在擦手。

那双手白皙修长,无暇如美玉,轻轻地摩擦着,一寸都没漏掉。

男人垂着眸,睫毛如燕羽,眼弧如虹光,美丽,却莫名妖气横生。

   

       “老、老板,现在好像不是保养双手的时候……”秋奕艰难地说,虽然他们已经习惯自己面上杀伐果决冷酷无情的老板,私底下是个对自己的外貌极其在意的爱美护肤狂魔,但是在这种非常时刻看到他居然在擦护手霜,他有点儿崩溃。

   

       封棠微微抬眼,晦暗的车厢内,那双哥特式味道浓重的桃花眼中的阴戾,与他保养双手的温柔动作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