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神王令 > 第九百九十九章 一起下地狱
“那个老不死的,跟你一样迂腐,居然要把我赶走?”

“哼!我一刀捅了他个透心凉,拎着脚拖回去,告诉你阿姆,他是被马洪涛杀的。”

“果然,她立即就出去找你,让你找马洪涛报仇。”

“完成她的使命后,我一刀割喉,把她丢在吊脚楼外,直接放了一把火。”

“那时候的你,嫩的像一朵花,却也蠢的出奇,哭昏在这俩老东西的尸体前。”

“老子既然做了,就必须做到底,怎么会放过没人依仗的你呢?”

“啧啧啧,然后,我划开你的脸,就是为了警告你,不要妄想再找别的男人。”

“等你醒来,果然视马洪涛如仇,跪在我脚下哀求,让我帮你报仇。”

“报仇?报什么仇?人是老子杀的,你还能杀了老子不成?”

“呵呵,这些年,你下蛋一样给老子生了三个崽子,以为老子就对你放心了?”

“幸好,他们不像你那样软弱无能,刚学会走路,就敢下毒杀人。”

“现在你知道了真相又如何?你那副破身子,早被老子玩烂了,还有脸春心萌动?”

“今天,不只你要死,在场的每一个,都别想逃掉!”

扎巴一口气讲完当年的恶行,很是洋洋得意。

苗红怔怔听着,脸上却再没有任何的眼泪,甚至,嘴角扬起一抹释然的笑。

“我就知道,自己的直觉没有错。”

“就算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我,至少,我没有恨错人。”

“从头到尾,都是你这个恶魔,杀我全家,毁了我的人生!”

“扎巴,你不是喜欢我吗?那就,跟我一起下地狱吧!”

苗红凄厉说完,瘦弱的身形陡然冲向扎巴。

赤手握住马洪涛架在扎巴脖子上的苗刀,用力往前推。

她要杀死这个恶魔!

要亲手送他下地狱!

锋利的刀刃,瞬间割开了苗红的手掌。

殷红的鲜血迅速伸出,从苗红的掌缝滴落。

马洪涛下意识收刀,不想误伤到这个可怜的女人。

可是刀柄被苗红攥得太紧,他反而不敢贸然抽离,只能维持刀刃不再伤到苗红。

两人僵持间,扎巴一拳砸向苗红的脸。

“贱人!死性不改!”

“还想拖着老子去死?哼,老子先送你下地狱!”

扎巴这一拳来的猝不及防,重重砸在苗红那道疤痕上,将她捶翻倒地。

马洪涛怒了,趁着苗刀从苗红手里脱开,劈刀看向扎巴。

这一刀,杀机森然,凌厉无比!

切豆腐一般,砍下了扎巴的整条右臂!

双臂被砍,扎巴却依旧凶性不改!

满身是血倚在墙上,吹出一道尖锐的口哨声。

原本盘旋在半空中的那些黑色毒蜂,听到命令,朝在场的每一个人扑去!

苏玉坤吓得当场昏迷,苏文成则下意识躲在了桌子底下。

金棠则拔出身后的长剑,挥洒如流星,护着他和白灵,劈的那些毒蜂纷纷落地。

白灵被保护的密不透风,心里恨极了扎巴的无耻,破口大骂,“人渣!你就该被千刀万剐!”

“小金,吃光他的那些毒蜂,一个都不要留!”

她一声令下,那只小金猴腾空跃起,长臂挥动间,手里已经抓了七八只毒蜂。

然后丢进嘴里,嘎嘣叫了起来,根本不惧怕毒蜂的毒性。

见同伴被吃,毒蜂们纷纷涌现小金猴,弄得它狼狈不堪,一边灵巧躲避着,一边继续抓毒蜂吃。

毒蜂群和小金猴僵持着,一时难分上下。

屋内乱成一团,唯有秦天,始终泰然自若坐着。

早在那些毒蜂蜂拥袭向他时,他已经气息大开。

周身上下,形成了一道圆形的透明保护罩。

那些毒蜂一旦触及,瞬间死透,被弹开掉落在地。

扎巴原本见众人狼狈,还有些得意。

等看到秦天不动如山,而自己的那些毒蜂,已经死了满地时,这才心惊。

“宗师之气?”

“你不过是个年轻的小白脸,怎么就到了宗师之境?能驭气驱敌!”

秦天淡淡一笑,俯瞰着满身血污的扎巴,“怎么,你奉命害我,都没有摸清我的底细?”

“说,究竟是谁下的命令?是不是,岭南齐家?”

从扎巴被马洪涛识破身份,秦天就觉得这里面有阴谋。

而且,分明是早就筹谋好一切,专门针对他而来。

这次横岭之行,完全是推辞不过,他才临时答应赶来的。

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苏北山的怪症只是个引子,目的就是将他截杀在岭南。

而盘踞在岭南的,只有早就没落消失在人前的齐家!

他与齐家没有任何恩怨,甚至,连利益之争都谈不上。

能被他们如此煞费苦心,背后的推手,必然与北方夏家脱不了干系!

再想到苏文成之前在沛城的惊魂遭遇,秦天很快想明白,这分明就是专门为他挖好的坑。

他不惹事,偏偏麻烦接憧而至!

管他北方夏家,还是岭南齐家!

什么阴谋阳谋,诡计算计。

不怕死的,尽管来!

扎巴被说中身份,眼睛陡然睁大,“你,你怎么知道?”

秦天冷哼站起,步步朝扎巴逼近。

所过之处,毒蜂避无可避,纷纷死透掉落。

转眼,就在地上堆积出厚厚一层尸体。

金棠那边,也斩杀了不少毒蜂,却远远比不上秦天的手腕。

倒是小金猴,毛茸茸的肚子变得鼓鼓囊囊,显然没少吃掉毒蜂。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而已,扎巴的毒蜂就死伤了大半。

剩下的那些还想逃离,被秦天扬手驱气,几个挥手间,纷纷打落在地。

原本宽敞的大厅里,落了将近半尺深的毒蜂。

其他人还可以挪开,唯有失去双臂的扎巴,和昏迷的苏玉坤,几乎快被淹没。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今日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秦天说着,看向马洪涛,“老马,这种败类,别让他死的太痛快。”

马洪涛重重点头,“放心吧天哥!”

他刚才一直没下狠手,就是在等秦天的命令。

一路苗刀横出,带出滔天杀机!

朝着扎巴的脑袋就要砍下!

“你敢杀我!苗红那个表子必死无疑!”

扎巴厉声嘶吼,不甘心地往一边挪动。

他无法接受,自己无往不利的毒蜂,居然转瞬间,就被这帮人杀了精光!

那是他全部的心血!

没了毒蜂,失去两条手臂的他,几乎等同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