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从成为妖怪之主开始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幽斗: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直来直去的
    (感谢人生若初相见每天持之以恒的打赏,咸鱼也知道最近的型月篇写的不是很好,但是做人总是要有始有终的,即便是成绩不好,也要给这个世界画上终点(╯﹏╰)

    “杂修的冒牌货,像现在这样,犹如败犬一般的跪到在本王的面前,才是你该有的姿态。”

    维摩那之上的金闪闪,看着此时狼狈不堪,已经面临退场边缘的英灵卫宫,展现出了他一如既往目中无人的姿态。

    之前在固有结界——无限剑制中,吉尔伽美什最终还是挥下了手中的Ex宝具乖离剑。

    而这把据说能够切开世界的宝具,在化为宝具以后,力量虽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离谱,但是确实轻易的切开了英灵卫宫的固有结界。

    仅仅一剑,固有结界就抵御不了冲击,直接被土崩瓦解,甚至连英灵卫宫本身因为处于固有结界之中,也收到了乖离剑的攻击。

    好在英灵卫宫在最后的关头,投影出了“炽天使七覆圆环”,现在才能勉强活了下来。

    而即便是号称每层护罩都堪比城墙,甚至能够正面抵挡库丘林的“刺穿死棘之枪”的七覆圆环,在乖离剑面前,显然也是有些不够看。

    金闪闪仅仅是挥了一剑,而英灵卫宫面前的七覆圆环就在用一瞬间遭到毁灭,连带着现在的他也是遭受重创。

    而看着这样狼狈的英灵卫宫,就在幽斗还心存侥幸的认为,猪脚该有的绝境已经来了,英灵卫宫搞不好还能再爆种一波时,金闪闪再次投射的宝具,就已经将单膝跪地的英灵卫宫穿透了……

    英灵卫宫作为第五个退场的从者,是幽斗之前如何都想象不到的。

    因为他一直认为他的那套“猪脚论”,不管在那个世界都是通用的,但是现在作为主角之一的卫宫土狗居然真的凉了!

    虽然以前幽斗在看番的时候,就一直觉得,卫宫士郎能在近战中搞死金闪闪,完全就是作者在瞎掰,金闪闪完全就是死于剧情杀。

    吉尔伽美什好歹也是曾经以神明为敌的存在,甚至跟让世界陷入饥荒的“天之公牛”战斗过。

    本身虽然是美索不达米亚的王,但是大小战役也是经历无数,怎么可能会被卫宫士郎这种没什么战斗经历的学生仔随随便便的斩断一臂呢。

    但是因为卫宫士郎的主角光环加持,幽斗之前还一直认为,这次换上了英灵卫宫对付金闪闪,局势应该会更稳的才对,但是谁知道事情却有些出乎他的预料,红A居然提前领便当下场了。

    因为金闪闪以无匹的姿态,直接再次让一名英灵退场,并且其手中乖离剑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足以让周围的众人心惊,所以此刻的他,再次成为了现场的焦点。

    赫拉克勒斯在金闪闪被英灵卫宫拉入固有结界的时候,天之锁因为失去了控制的对象就已经消失了,而Berserker也得以脱困。

    目前阿尔托莉雅跟莫德雷德两个saber还在进行一场父子相残,Berserker跟Rider则是一脸戒备的看着金闪闪手中的乖离剑。

    卫宫切嗣一直不断呼唤莫德雷德回来,但可惜的是其本身就是个不听命令的熊孩子,在见到saber以后,此时更是将所谓的御主,完全扔到了一边。

    卫宫士郎在见到年轻的养父卫宫切嗣,表情毫无疑问是激动了,因为对方一直是自己的偶像,会有成为“正义的伙伴”这种梦想,也是受到了卫宫切嗣的影响。

    而当被卫宫士郎叫“父亲”的时候,卫宫切嗣的表情明显是懵逼的。

    因为他卫宫切嗣从来都不记得,自己有一个像卫宫士郎这么大的儿子啊!

    而且从卫宫士郎的红色的发色来看,这也明显跟自己完全不沾边啊。

    自己是黑头发的,爱丽丝菲尔是人造人,但是生出的女儿伊莉雅跟她一样,都是银色的头发。

    听到卫宫士郎叫自己父亲,再结合自己的女儿伊莉雅刚见到自己,就一副跟自己不共戴天的模样,卫宫切嗣也开始脑洞大开。

    难道说自己面前的少年,其实是他跟其他小三生的,所以认为自己辜负了爱丽丝菲尔的女儿,才会对他这个父亲如此痛恨?

    可是这样也不对啊,他卫宫切嗣就算是有小三,那应该也是作为助手的舞弥啊,可是舞弥也是黑头发的啊……

    而且从卫宫士郎的年龄来看,对方的年龄跟远坂凛他们相当,如果真是自己孩子的话,即便是在十年前应该也早就出生了吧。

    这一边作为御主的两人还在纠结父子关系,但是作为他们的从者,莫德雷德跟阿尔托莉雅却打出了真火。

    对于莫德雷德,阿尔托莉雅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怨气,因为对方也只是自己姐姐利欲熏心的产物而已。

    对于莫德雷德的身份,阿尔托莉雅是绝对不可能承认的,而且根据圣杯给予她的历史知识,saber也清楚了,自己的王国会倒塌,莫德雷德绝对是其中的主要原因之一。

    所以此时对于这个体内流淌着跟自己一样血液的少女,saber并没有过多的手下留情,两人从刚刚开始,也一直就是一副势均力敌的状态。

    直到一个手拿长刀,长相俊逸的少年加入战场以后,僵局才终于被打破。

    “Assassin,这是我自己的战斗,莫德雷德也是骑士,所以这是骑士之间的对决。

    而且这段恩怨,我也想自己了结,虽然你过来帮忙让我很感谢,但是麻烦你在这场战斗结束之前,还是先待在一旁观战吧。”

    看着突然乱入,并且用长刀轻松挑开两人骑士长剑的幽斗,saber还以为幽斗是过来协助自己的,所以主动开口说道。

    “不不不,我可不是过来帮忙的,我们之前的合作,在Caster退场以后就终止了。

    现在可是圣杯之战,不管是你还是那边的红方saber,现在都属于我的敌人。”

    加上之前的英灵卫宫,目前退场的英灵已经达到了五个,而现在柳洞寺之中,除了征服王跟迪卢木多以外,其他的从者也都到齐了。

    那么想要加快圣杯之战的进程,今晚就是最好的时机。

    幽斗虽然很喜欢跟欣赏saber没错,但是现在大家立场不同,他也不是什么犹如果断精虫上脑的人,该出手的时候,他也不会有一点犹豫。

    “看在我们之前相处不错的份上,你们是打算车轮战,还是一起上?”

    看着幽斗口中说出堪比Archer的狂言,saber还没有说什么,另一边的莫德雷德却早就听不下去了。

    本来她对于自己跟saber的父子对决被打扰,就已经相当恼火了,幽斗如此目中无人的行为,更是让本来就是一点就爆的熊孩子恼了,直接举起手中的骑士长剑,朝着幽斗的方向就砍了下去。

    不管是saber还是莫德雷德,都具备等级颇高的“魔力放出”技能。

    这个技能能够在不使用宝具的情况下,通过使用魔力包裹自身的武器,在战斗时同样发挥出无可比拟的力量。

    莫德雷德的魔力在这次圣杯之战的英灵之中,毫无疑问是属于相对优秀的。

    而经由她魔力放出增幅的“灿然辉耀之王剑”,此时也是变得重量十足,直接朝着幽斗的脑门劈来。

    “轰——————!”

    灿然辉耀之王剑下劈的同时,包裹在剑身上的魔力也是猛然爆发,在接触到目标的同时,魔力的冲击更是直接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跟我之前的猜测一样,你应该就是叛逆的骑士莫德雷德吧,果然跟我所知道的一样,是个脾气相当暴躁的熊孩子呢。”

    听着面前从沙尘中传出来的使用,感受着自己长剑上传来的触感,莫德雷德此时脸上也露出了一脸的凝重。

    因为作为一个骑士,敌人她已经不知道斩杀了多少,但是从刚刚长剑传来的触感却让莫德雷德皱起了眉头,因为根本没有利刃入肉的感觉。

    而似乎是为了验证莫德雷德的猜想是正确的一般,伴着着之前被卷起的沙尘落下,幽斗的身影也慢慢的浮现出来。

    此时莫德雷德的佩剑灿然辉耀之王剑,居然稳稳当当的被幽斗单手接下!

    幽斗的手中此时同样覆盖着一层实质化的魔力,而莫德雷德之前的长剑,就是这样被其单手用手掌握住。

    虽然幽斗的身后地面,因为莫德雷德之前的魔力发出,多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但是他本人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损伤。

    魔力发出的原理其实只要搞明白的话,想要复制其实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幽斗刚刚就是利用了同样的技巧,以空手入白刃的姿态,完美的接下了莫德雷德的攻击。

    “虽然这样说的话,或许有些自夸,但是如果你们依旧打算单打独斗的话,可能真的不是我的对手啊。

    还有作为一名优秀的骑士,难道你不知道,贸然接近一个实力未知的对手,会有多么的危险吗?

    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直来直去的对手了啊!”

    几乎在幽斗话落的同时,他的身上也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魔力,右手在握住莫德雷德长剑的同时,左手也是直接握拳,一拳轰向莫德雷德的腹部。

    虽然身穿质地坚硬的全身铠甲,但是圣杯之战进行到这个阶段,幽斗对于自身的魔力也不再保留了。

    仅仅一击冲拳,莫德雷德身上C级的宝具铠甲,直接被轰得支离破碎,并且在大吐了一口苦水之后,身体也犹如一颗炮弹般倒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