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把影帝拉下了神坛 > 第76章 你醉了


    今天这场戏需要清场,屋里只能留下导演、摄影师道具师在内五六个人,沈意欢和段清隔着化妆师相互对望,沈意欢看着他大敞开的衬衫,脸不禁红了起来。

    化妆师在他胸前涂抹了些油,说是上镜会好看一些,另一个化妆师则站在旁边给他补妆,他配合地闭上了双眼...看他站的笔直板着脸的模样,沈意欢差点笑出声来。

    听见了她的笑声,段清缓缓地睁开双眼,向她投去了威胁似的目光。

    “沈姐你再忍一忍,我马上就要化完了。”晓晨提醒道。

    “好。”她轻咳了几声,努力憋住了笑。

    趁着这个功夫,杨楚怀上前来给二人讲戏。

    在国外一次执行任务的途中严恒被犯罪分子追踪无处可去,“恰好”被苏暖救下,苏暖带着他躲到了朋友的家中。

    “你们先走一遍戏我看看。”杨楚怀环着胳膊站到了一旁。

    段清径直走进卧室,坐在了床边。沈意欢随意拨弄了几下头发后便慢慢地走了过去,假装手里有酒杯,将手伸到了他的面前晃了晃,然后念起了台词:“喝一杯?”

    段清摇头婉拒,她挑了挑眉收回了手。

    到最重要的部分了,苏暖假装醉酒,借机扑入他的怀中,勾引他以便从他手中骗走她需要拿到的密文...

    沈意欢摇晃着身子,下一秒便直接按着他的肩膀将他按到了床上,然后一头扎入了他的怀里,力道可不算小,惹得他一阵闷哼,一抬头便对上了那双狡黠的眸子,暗自一笑。

    回过神来的段清拉着她的胳膊,反将她推到一旁,动作快到她根本来不及反应,身子好似腾空了几秒,睁开眼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横在了床上,沈意欢瞥见了他的偷笑,然后找准时机挎住了他的脖子,两人这样僵持着...就在她即将要说出台词的时候,杨楚怀打断了她,“先停一下。”

    突然被打断,沈意欢及时收住表情,将头从他怀里抬了起来,无辜的表情像极了做坏事之后被人抓包了一样。

    杨楚怀回头,段清正好坐起身来,双手就撑在趴着的沈意欢旁边,两人动作亲昵而又自然。

    他顿了顿,随后接着道:“你是要打算把段清给顶死吗?观众要看的不是你们两个打架互殴,而是暧昧,懂吗?男女之间的暧昧。苏暖喜欢严恒,而严恒则是心里喜欢却不自知。”

    杨楚怀的表情十分严肃,两人也不再嬉闹,开始酝酿情绪。

    “你先在这里暂住几天,等风头过去了也不迟。”

    她回过头来,只见他紧攥着拳头,每走一步,目光都十分警惕地环视着四周。

    她浅浅一笑,“别看了,这里只不过是我朋友的一处私宅罢了,什么都没有。”

    他收回了目光,直直地看着她,似乎在回应她的话。但她感觉得到由他身上传来的紧绷感。

    她径直走向衣柜,从中拿出了一件全新还挂着吊牌的男士衬衫,转身,扭着腰肢朝他而去。

    他神秘地瞟了她一眼,垂眸道:“你似乎对这里很熟悉?”

    “嗯...”她做沉思状,接着道:“还好吧,之前有机会拜访过。”

    “对了,要喝点酒吗?”她主动邀请道。

    话罢,也不管他答应与否,她直接站到了酒柜旁,大致扫了一圈后拎了一瓶出来,随后俯下身子从消毒的柜子中挑选了两个大小适中的酒杯。

    “你...”

    她扭过头来,却发现沙发上已经空了,他又去了哪里?

    听到隔壁卧室里的浴室传来了阵阵水声,她低头笑了笑,迎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一进卧室,他浑身湿漉漉地坐在床边,手拿着浴巾擦了擦头,丝毫没有因她进门而感觉一丝的不自在或是别扭。

    “这么快?”她隐晦道。

    他轻轻应下,将衬衫穿在了身上却又故意似的偏偏不系扣,露出了大片胸前的肌肉。

    “喝点吧?”她再次发出邀请。将盛着酒的酒杯递到他的面前,来回晃了晃,妖冶的颜色随之弥散开来...

    他下意识挑眉,随后拒绝道:“不喝。”

    她将手收回。

    当着他的面,她仰起头来,将两杯酒一饮而尽,挑衅般地凝视着他。

    为了让醉酒的状态拍摄的更为真实,她并没有叫停,而是一杯接着一杯将红酒喝掉了近半瓶。

    沈意欢现在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

    “你醉了。”

    一只大掌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似要抢走她手中的杯子。

    她昂起头来,要去看那个突然站起身的他,蓦地撞入了一片深潭之中。

    她眯起了眸子,声音透着几分慵懒和倦意,顺势握住了他的胳膊,娇嗔道:“我没喝多。”

    他本是个不怎么愿意与人亲近的人,但这冷不防地被她缠住了,居然没有任何抗拒之意?

    他惊讶于自己当下的反应...

    就在他愣神之际,她突然扑了过来,害怕她摔倒,所以本能反应是接住她,于是两人齐刷刷地向身后的床上倒去。

    由于身后有床,所以他丝毫不必担心安全问题,默默地收回了双手,而她却像得寸进尺一般,伸出手来环住了那精壮的腰。

    两句身子紧紧相贴,他第一反应表示握住她的腰将她推得远些,可谁知就在掌心刚刚接触到她腰间的肌肤时,他成功地出了戏...

    段清抿了抿唇,舌尖轻轻抵住牙关,黑眸又深了几度。

    这女人的腰生得那么细做什么?

    而她的身子也被那掌心传来的温度烫的忍不住一抖,她将自己的头埋在了他的胸前,因为她实在不敢看他的表情...

    沈意欢,你要清醒点,现在正在工作,不是儿戏,她默默在心中对着自己道。

    许是酒意上涌,她也逐渐地放开了自己。

    此时此刻,戏里的苏暖无比清醒,她的目标很明确,她知道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从他身上骗走那个组织需要的重要文件,但是那个东西到底被他藏在了哪里呢?

    她几乎要将他的身子摸了个遍,也没能发现那个东西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