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柯南之薄荷味白鲸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我是甲子园的恶魔
    抱着饮料回到座位席,松田立马就收敛住脸上的笑容,他面无表情走到自己的座位前坐下,却注意到服部平次的身旁坐着一位身穿白色衬衫,眉毛处有疤痕的中年大叔。

    这疤痕,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那位叫大泷的大阪警官,为什么警察会跑到这种地方,难道说有案件发生?

    “大泷警官你好。”

    大泷警官看到是松田后,笑呵呵道:“是松田君啊,麻烦你总是照顾平次这孩子了。”

    服部平次听到这句话就不开心了,他眯起眼睛接过冰镇矿泉水,无语道:“什么叫照顾我啊?按照月份来算的话我是他哥好吧!”

    “我没你这么黑的哥。”

    “噗嗤——”

    这句话本身就很好笑,特别搭配上松田那张扑克脸,就更有意思了。

    服部托着下巴不想搭理松田,他单方面宣布自己要和松田绝交三十秒。

    松田侧头看向大泷警官,问道:“警官,请问是发生了什么案件吗?”

    “不是的,我只是很喜欢看甲子园罢了,从前天开始已经连续看了三天的甲子园,把今年的休假都要用完了。”大泷警官不好意思的笑道。

    喝着柳橙汁的毛利兰探出脑袋来,惊讶道:“原来警官你这么迷甲子园啊?”

    “那是当然的喽。”远山和叶咽下口中的菠萝汽水,解释道:“大泷警官在高中的时候,他也曾经参加过棒球队哦!对吧?”

    大泷警官害羞的说道:“和叶,这种事别到处跟人家说嘛,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而且我也没来甲子园打过球,只打进区域赛的前八名而已。”

    大阪赛区的前八名也是很了不起的成绩,松田昨天晚上看完小说后就闲的没事做差了不少有关棒球的讯息,果然人不可貌相,真没想到大泷警官的棒球水平还挺高的。

    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比赛上,不愧是两支高校强队的对决,的确非常的精彩,比分也咬得非常紧,尤其是两边主将稻尾与长岛的对决。

    莫名有种工藤与服部在推理对决的感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稻尾会输。

    “打击手位置上是长岛,投手稻尾即将投出第四球,投出去了!”

    棒球棍瞬间挥舞出去,清脆的击打声传来,长岛成功集中稻尾投掷出的直球,棒球从三垒线上擦过,运气不错是在界内。

    “哇,他跑得好快啊!”

    “他会不会跑上三垒啊?”

    正在大家激动观看比赛的时候,一位戴着白色渔夫帽的男人驼着背手里提着一个纸袋从他们面前经过。

    松田蹙着眉头向右侧靠去,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臂已经贴在灰原的身上,他现在只在意这场对局的结果是什么。

    “二垒的长岛开始奔向三垒!左外野手开始追球,把球传到三垒,这一球传的漂亮!”

    “长岛选手滑到三垒,三垒手要封杀他!”

    长岛纵身一跃成功滑垒,裁判员看到结果后双手向两侧一挥,大声道:“Safe!”

    三垒安打还安全上垒了…松田眉头微挑,这位长岛选手果然厉害啊。

    大泷警官双手撑在大腿上兴奋道:“呜哇,没人出局三垒有人,这下子应该有希望得分了吧?”

    “还不知道能不能得分呢。”服部平次视线落在稻尾的身上,说道:“港南的投手是有备而来的,比赛才刚刚开始呢。”

    看着正在那讨论战术的稻尾,松田拿起可尔必思喝了一口,还没把瓶盖拧开,就听到自己的座位下方传来手机铃声。

    他疑惑捡起移动电话,自己买完饮料回来并没有看到座位底下有东西的,能在自己没察觉到的情况下放下一部手机…只可能是刚才从自己面前经过的那位驼背男人。

    “这是谁的手机啊?”柯南疑惑道。

    “不知道,可能是刚才路过我们这边的男人。”松田看着还在发出声响的手机,他按下接听按钮放到耳边,问道:“喂,你是手机的失主吗?”

    “对。”

    松田单手把瓶盖拧开,淡然道:“那麻烦你来探照灯这边,我把手机……”

    “你开心吗?”

    听到男人的疑问,松田察觉到不对劲,他微沉着脸回答道:“什么意思?”

    “我问你在这个地方真的有那么好玩吗?”

    “和你有关吗。”

    听到松田的回答,本不在意的灰原投来探究的目光,显然有些在意通话的内容。

    “你要喜欢我可以陪你玩个更刺激的游戏,而且保证是一场比球赛更好玩,更让你热血沸腾的生死游戏。”男人低沉的发出几声呲笑,继续道:“不过在这场生死游戏中,死的人应该是我吧,呵呵呵~”

    生死游戏?难道是自己想错了,这只是一位中二病大叔打来的恶作剧电话?

    松田没好气地说道:“想死就死得远点安静点,别妨碍我看球赛。”

    喂喂喂,你是什么祖安老哥啊?柯南露出无奈的表情。

    “哈哈…对,我就是这么想的,不过我不想自己一个人死呐,只有一个人上路实在是太寂寞了。”

    中二病病入膏肓想要报复社会的神经大叔么。松田瞪了一眼坐在旁边试图偷听的柯南,这尊死神真的也就休息一天又勤劳上班了?这球场里怎么说也有五万多名观众,倒霉的事情怎么偏偏就是他们遇到了。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想死的人还这么矫情,你说这么多话不就是想让我阻止你吗?”松田观察着四周并没有发现正在打电话的人,自己刚才注意力基本都不在这人身上,只记得他穿着白色的polo衫,微驼着背…手里有一个纸袋。

    “少说废话,游戏规则是什么?”

    “呵呵…游戏规则很简单,第三局第六局还有第九局结束的时候,不晓得放在球场哪个位置的手机就会响起来,这支手机将会暗示我所在的位置,比赛结束的时候我就会出现在响起的手机旁边。”

    男人的语气逐渐变得兴奋起来,他继续道:“手机只会响三声,如果没来得及接听就会被三振出局。当然啦,如果你可以在这支手机响起之前把它们全都找到,那么比赛结束之前你将会看到我——”

    “那时候就是你赢了。”

    “为了让你能相信我,第二局下半场结束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还真是有够麻烦的,看来这位大叔对棒球也有一定的了解,居然还知道要打延长战。

    “直接说吧,第一个提示是什么。”

    “第一个提示就在手机的简讯上,对了…麻烦你转告坐在你附近的那位警察,就说我很希望有机会跟他见一面,暂时就说到这里了,待会见。”

    “哦对了,告诉你我的名字吧——”

    “我是甲子园的恶魔。”

    电话被挂断,松田不由看向正在专注看比赛的大泷警官,看来这位无聊的大叔认识大泷警官啊,如果这样的话就能理解运气怎么会这么好,遇上这种事。

    原来,就是冲着他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