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狂人日记 > 第七十章 公主病


    这名隐藏在黑暗中的催眠师像是个恶魔,随时可能对我们发起进攻,而我们只能小心提防,别无他法。

    我和徐先生讲了小王女友的事情,问他什么时间有空?他笑着说:“赚钱不分时间。”

    按照徐先生的要求,我约小王和他女友明天上午就来,可小王却很为难:“医生,按照我女朋友脾气,你猜猜我说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她会怎样?”

    我理解他的难处,想了下,告诉她一个比较妥当的办法,第二天中午,我接到了小王的电话,他夸赞我的提议真棒,他告诉女友,东区新开了一家心理诊所,可以用催眠帮人缓解压力,想带她一起去,她很欣然的答应了。

    这个方法也是徐先生告诉我的,毕竟很多人会把心理疾病和神经病联想在一起,而这个理由能让更多人接受催眠。

    下午三点多钟,小王陪着一个女人来到诊所,女人打扮举止都很成熟,和小王描述的反差很大,也很好证明了她患有公主病的事实。

    我和徐先生早就商量好了,他微笑着走过去,问小王有什么需要帮忙?小王说:“你们这里的催眠术能让人释放压力,真的假的?”

    徐先生点点头:“当然,压力是靠潜意识进行释放的,这就好比我们在很累的情况下会做梦,而梦则是潜意识宣泄的办法,我们能用催眠术,压抑住意识,让潜意识表现出来,唤醒后会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小王假装称赞,表示自己想试试,徐先生说没问题,但要收费三百,小王毫不犹豫的交了六百,把她女朋友的那份也预付了。

    徐先生把小王带到催眠室,他让小王用种自认为舒服的姿势坐在沙发上,然后放起了一段优美的音乐,把催眠球放在小王面前,引导道:“现在,把你的注意力放在这颗小球上,跟随它摆动,摆动…”

    小王开始按照他的指令打眼摆,几分钟后,他的眼皮开始变沉,徐先生说:“你很累了,对吗?那就闭上眼睛吧,你需要休息。”

    小王喃喃自语:“没错…我需要休息…休息…”

    徐先生继续引导:“现在,你感觉到浑身都在变紧,肌肉蹦在一起,血肉似乎要凝聚起来,变成钢铁,那些烦恼,全都被你吸附在身体表面,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小王软绵绵的姿势开始有了变化,先是弯曲的四肢逐渐伸展,然后紧绷,僵硬,最后变的和一根笔直的棍子似的,忽然,徐先生大喊道:“松!”

    小王猛然放松,徐先生唤醒了他,问怎么样?

    小王容光焕发,说出了自己的感受:“就像是身上有很多脏东西,猛然弹掉一样。”

    小王女友看到整个过程后,也感到很神奇,特别想实验下,这里要声明下,徐先生对小王的催眠,并非商量好的,你们也可以用一个简单的办法来消除烦恼,增加幸福感,大概和这个过程类似。

    首先,闭上眼睛,调整呼吸,然后想象着有股力量把手臂抬了起来,默数四个数字,胳膊越来越紧,在第四声时紧到极致,忽然放松!怎么样?是不是感觉烦恼消失了?重复几次,是不是感觉世界美好了不少?

    这次换小王女友躺在沙发上,徐先生调整了下摄像机,看了下我和小王,走到女人身边,伸出食指,让女人专心的看着。

    催眠过程和先前的类似,也就不再赘述,直接从女人进入潜意识界面开始讲吧。

    女人半张着嘴,仰起脑袋,身体已经完全放松下来,徐先生说:“你面前出现了楼梯,你看到了吗?”

    女人点点头:“看到了,有楼梯。”

    徐先生说:“很好,那么,告诉我楼梯是什么样子的?”

    对于‘公主病’患者,需要让他们自己去意象楼梯,从这个细节发现问题。

    女人回答:“我看不清楚,太黑了,只能看到前面两三阶。”

    徐先生皱了下眉,在本子上记了些东西,然后继续引导:“那么,你看下你的脚,能看得到吗?”

    女人做了个低头的动作,说:“看不到,我看不到自己的脚。”

    徐先生叹了口气,让她尝试着迈出去一步,可女人却拒绝道:“不…我害怕…我不敢迈出去…”

    徐先生对她进行了鼓励:“没事儿,我在保护你,不会出事情的,试着迈出去一步,只一步。”

    几分钟后,女人终于迈出了第一步,徐先生问:“感觉怎样?”

    女人回答:“没那么害怕了。”

    徐先生很满意,让她再继续往下走,女人又走了几个台阶,再也不惧怕下楼了。

    徐先生问:“现在,你看到自己的脚了吗?”

    女人点点头:“是的,我看到没穿鞋子的脚了。”

    徐先生又在她意识的世界里添加了一扇门,让女人用力推开,然后问她门后面是什么东西?

    女人回答:“是…是一间屋子…”

    徐先生问怎样的一间屋子呢?女人描述道:“有两间卧室,客厅摆着一张很大的沙发,一台电视机,一个冰箱…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是个女人,她在哭,哭的很伤心。”

    徐先生问:“她为什么哭?”

    女人没有继续回答,而是轻声的啜泣起来,徐先生重复了遍问题,她非但没回答,还哭的更厉害了,小王有些担心,问不会出事儿吧?我让他放心,徐先生换了种方式提问:“能描述下屋子里的场景吗?”

    女人哭着点点头:“很可怜,她很可怜,我想帮她,可我帮不了她,她在赶我走,她不希望我在屋子里。”

    徐先生皱了下眉,又在本子上记了些东西,我也开始奇怪,这个可怜女人为什么要赶她走呢?

    徐先生把这个问题提给了女人,女人忽然用手抱着脑袋,痛苦的大哭着:“她让我走,她恨我,她不想看到我!”

    女人的情绪已经失控,继续催眠可能会造成她的精神絮乱,徐先生无奈之下把她唤醒,她满脸泪痕,坐起来后大口喘气,但没有因为被骗而生气,相反,我能看出她眼神中的一丝忧伤,很明显,她想起了某些不快的事情,也就是,她的病因。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