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狂人日记 > 第五十八章 高烧,睡不着


    我对徐先生随机应变的能力佩服不已,他点了支烟,摆出副惬意的姿势:“孟先生,已经是个死人了。”

    李先生迟疑的看着他,徐先生问:“你在等他死的消息,对吗?”

    李先生尴尬的笑了笑:“希望你能理解。”

    徐先生弹了下烟灰,说没问题,反正大局已定。

    晚上我和徐先生正在聊天,李先生的电话打来了,他声音很激动:“死了!姓孟的死了!太神奇了!”

    我丝毫不感到意外,可还是好奇的询问过程,原来,李先生花钱盯了孟先生的暗哨。

    根据盯梢客的汇报,孟先生开车去了很多药店,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我猜到那是百草枯(烈性毒药,农村卖的较多)孟先生转了一大圈,表情越来越焦急,他驱车向县城开去,后来到了农村商店。

    盯梢客清楚的看到,孟先生从商店出来时,欣喜的拿了一瓶百草枯!他继续观察,没想到孟先生竟然拧开盖子,跟喝白开水似得往嘴巴里灌,表情还很享受!

    盯梢客看的心惊肉跳,忽然,孟先生身体开始猛烈的痉挛起来,血沫子从他嘴巴里往外喷,他的脸变的紫青,身体也绷的笔直,可嘴角却挂着丝满意的笑容。

    一分钟后,孟先生身体停止抖动,僵硬的躺在椅子上,血沫子从他的鼻子,眼睛,嘴巴,耳朵里流了出来,惨不忍睹,但诡异的是,他的脸却显得很安详。

    盯梢客用手机拍了照片,发送给了李先生,又把经过描述了下。

    村民们发现了孟先生的尸体,惊慌失措的报了警,盯梢客怕惹祸上身,便驱车离开了。

    李先生高兴的说:“谢谢你们杨医生,我终于为妻儿报仇了!我现在就去给你们送钱。”

    挂断电话,我把这件事讲给了徐先生,可他的表现却和往常不同,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我问怎么了?他点了支烟,摇摇头:“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儿。”

    半个小时后,李先生叫起了门,我连忙给他打开,他拉着一个中等的旅行箱走了进来,一边笑着感谢,一边把箱子横着在桌上摆稳,然后拍了拍:“五十万,一分钱不少。”

    徐先生一反常态,镇静的盯着那个大箱子,似乎在观察,我被他的举止带动的也有些紧张起来…

    李先生一拍脑袋:“哦,忘记这个了。”他快速摘下金表,放在箱子上面,做了个一并奉上的手势。

    这时,李先生看箱子的表情变了,脸上似乎笼罩了一层雾霾,他拿起来表,自言自语道:“时间慢了,我调…”

    徐先生迅速把表夺了过来,李先生奇怪的望着他,问怎么了?徐先生把烟捻灭,看着表说:“我自己会弄时间的。”

    场面显得有些尴尬,李先生低头输入箱子密码后,两手板着边缘,对我和徐先生嘿嘿一笑。

    徐先生连忙跑向了他,可已经迟了,箱子被李先生猛然打开,徐先生呆在半路,我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也像被施了定身法,不能动弹。

    箱子里整整齐齐,摆满了钱,李先生微笑着说:“五十万,一分不少。”

    李先生转身离开,我把他拉住,问他以后打算怎么办?他叹了口气道:“妻儿死了,我在这个世界上也没什么牵挂了。”

    我听出了言外之意,劝他往好的想,李先生点点头,颓废的离开了宾馆。

    徐先生正在专心数箱子里的钱,我问他怎么不给李先生搭建一座心桥?他头也不抬:“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第二天早上,我和徐先生就近找了一家银行,把钱存了起来,然后到车站买了票,踏上了回去的路。

    这是我第一次接用催眠术杀人的生意,也是一切噩梦的开始,从此以后,我进入了催眠师之间的尔虞我诈,凶险斗争中!而且越陷越深,直到我发现了那个巨大的秘密!脱掉白大褂,才勉强结束。

    夜里我躺在床上,闭眼脑海里就浮现出那十五万块钱,以往每单只赚两三千,这次一下就入账十几万,不激动是假的,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叫上几个夜猫子朋友,去夜总会喝酒。

    那几个朋友羡慕的问我是不是发财了?我笑着说只是失眠而已。

    玩到第二天早晨,他们已经困的只掉脑袋了,我兴奋劲儿还是没过,一点困意都没。

    我来到诊所,开始整理这些天的卷宗,精神十分饱满,到了晚上,我终于有些发困,但躺在床上后,又会想起那五十万块钱,怎么都睡不着。

    直到第三天夜里,我已经因为长时间不睡觉而头疼了,还是难以入睡!我走到厕所,用凉水冲了把脸,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不由苦笑:“杨振杰啊杨振杰,你可真没出息,十五万块钱,就激动的睡不着了?”

    我躺到床上,用被子蒙住脑袋,希望二氧化碳浓度增加能使我入睡,可除了更加难受外,再没别的作用。

    第四天上午,我看诊所病人时已经有重影了,他们在讲什么,我完全听不进去,只想爬在桌子上睡一觉,可真的爬上去,却怎么也睡不着。

    这种状态没办法为别人治疗,我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打发走了病人,我不停用风油精擦太阳穴,想使自己头脑清醒些,可根本没用,我脑袋因长期不休息又沉又痛,却又怎么也睡不着。

    我拿出手机,漫无目的的翻看着,忽然想到了徐先生,想给他打个电话,问问有没有什么能安睡的方法?

    没想到的是,接通后我听到徐先生虚弱的声音,难道他也激动的睡不着了?我急切的询问原因。

    徐先生说:“你以为都和你那样没出息啊,我睡的香着呢,只是不知道怎么了,这几天高烧不退,怎么打针都没用。”

    徐先生生病了?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关掉诊所,匆匆赶往医院,徐先生正在打吊针,他脸色发白,眼神有些涣散。

    他看到我后,仔细打量了下,我头晕脑胀,挤出丝笑脸问怎么了?徐先生摇摇头:“怎么你空着手来呢?”

    我哭笑不得,告诉他这两天没有休息后,忘记带东西了,徐先生不高兴地靠着枕头,抱怨道:“我平时身体很好的,怎么这次高烧不退呢?真他妈倒霉。”

    我和他聊了几句,护士进来换吊针,我问徐先生的病怎么回事?护士摇摇头:“只是普通的发烧,可怎么治都不好,真是奇怪。”

    徐先生两手互相抓着,笑着道:“没办法,谁让咱不是普通人呢。”

    我无力地笑着,用软绵绵的手推了下他:“得了吧,现在还贫嘴。”

    我坐在他身边,想继续聊天,但太疲惫了,我甚至懒得呼吸,歪着脑袋,特别想睡着,可就是睡不着!

    我叹了口气,无力的问:“我会不会活活困死啊?”

    徐先生脸朝上躺着,没有回答我,我感觉有些不对,但也懒得多想,我摇摇晃晃爬到旁边的床上,又看了眼徐先生,他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我懒洋洋的闭上眼睛,四肢都懒得动,真想睡上一觉,可意识却越来越清醒,令我痛苦不堪。

    我气的大叫了一声,跌跌撞撞朝门外跑,我眼前发黑,什么都看不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跑,我心里压抑,脑子里只有一个字‘跑’

    我好像撞到了什么人,胳膊上被针扎了一下,一阵倦意袭来,我终于没了意识,一片漆黑中,我醒来一次,脑子清醒了很多,可没多久,我又失去了意识。

    再然后,我隐约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讲话,身边的黑暗在一点点褪去,一个熟悉的场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一间屋子,一个熟悉的人。

    我脑子比较混沌,努力在记忆里搜索着,可依旧想不起这个人是谁。

    他正在抽烟,转身看到我后,笑着说道:“发什么呆呢?姓李的什么时候把钱弄来?”

    姓李的?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此刻传来了敲门声,我急忙跑过去打开,另一个熟悉的人出现在我面前。

    他手里拿着一个大行李箱,走进来后,对我们两个千恩万谢,可我不知道他在谢什么?

    他把箱子横放在桌子上,摘下手里的表,我身边的人快速把表拿走,他没有尴尬,而是打开了箱子。

    看到箱子里的东西时,我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是…

    “啊!”我尖叫着醒了过来,大口喘气,浑身是汗,一个熟悉的面孔映入我的视线,他有一双很大的眼睛,记忆在慢慢恢复,这个人是,大海!

    大海问:“怎么样?想起来了吗?”

    我接过他手里的水杯,喝了一口,又擦擦额头上的汗,想到箱子里的东西时,我仍然感到不寒而栗。

    我点点头:“箱子里装的,不是钱。”

    大海问:“什么箱子?什么钱?”

    我正要告诉他事情经过,发现徐先生一动不动的躺在他身后床上,我问徐先生怎么了?大海扭头看了下,沉沉的叹了口气:“怕是要不行了!”

    (第三更,累坏了呼呼,以后会努力越更越多的,希望大家支持杨医生,记得收藏留言哦。)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