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狂人日记 > 第五十六章 老赖


    这天晚上,我正在家里看弗洛伊德的心理学书籍,摆在桌上的手机呼吸灯闪烁起来,我看了下,是某个论坛的私信。

    他的网名叫‘地中海等你’用了个女人头像,性别却显示男,有些不伦不类,他自称姓李,问:“是催眠大师杨医生吗?”

    我回复是,刚放下手机,他又回过来消息了:“杨医生,我看过你催眠术的帖子,感觉很神奇,催眠术真的能够操纵人的意志吗?为什么电视上说需要很多苛刻的条件,还有很大几率不会成功呢?”

    我问他:“你信湘西赶尸吗?”

    李先生说:“那是骗人的把戏,科教节目有一集专门揭穿它的内幕,赶尸匠会提前把人的四肢和头颅砍下,插在稻草人身上,再用两根隐形竹竿抬着走,看起来就像是尸体在走路一样。”

    我回复道:“尸骨不全在中国几乎是零容忍的,赶尸已经存在了五千多年,难道就没有一次穿帮的?你别听那些科教节目胡说八道。催眠术也是一样,科学解释不了,又不想引起恐慌,自然会搬出一套‘特殊理论’嘛。”

    李先生很惊讶,又表示很有道理,我问他家属有心理疾病吗?李先生说:“那倒没有,只是想用催眠术报一个仇。”

    我心提了起来,不由想起上次因催眠术导致一个人永远成为精神病,一个人永远住在监狱的事情。

    我怀着抵触心理问什么仇?李先生发来了一千多字,语气中戴着愤懑,我缩进被窝后,捧着手机当小说来读。

    李先生拼搏了数年,在家乡开了连锁饭店,因为服务态度好,卫生干净,所以很受欢迎。

    李先生生意越做越大,那些平时不怎么联系的‘老同学’也纷纷出现,他都是能帮则帮,不能帮想办法也要帮。

    两年前,一位姓孟的大学室友找到他,哭诉自己在单位受气,忍不住和老板争执,结果被炒了鱿鱼,李先生热情的帮他安排了份既轻松又赚钱的工作。

    半年过去了,孟先生找到他,说市中心有家老KTV要搬走,他想把设备和场地买下来,也省得装修了,大概得投资五十万块钱,可暂时拿不出来,想让李先生先垫付下,等来年赚钱再还给他,李先生听说过那个地段,商机大,他很赞成,毫不犹豫拿出了钱。

    转眼一年过去了,孟先生的KTV靠着优越的地理环境,加上‘老客户’的惯性消费,迅速做了起来,赚了小百万。

    孟先生请李先生去家高档饭店吃东西,先是千恩万谢了番,然后说:“老李啊,你看,我这家KTV客流量这么大,房间不够多可惜啊!我打算再投点钱,把楼下台球厅也买了,装修成KTV包厢,你感觉咋样?”

    李先生竖起大拇指:“这建议不错,你小子胃口还真不小。”

    孟先生哈哈大笑:“那是,但扩展场地需要资金,我这个…想再借你一百万,放心吧,明年赚钱了,我还你三百万!”

    李先生笑着摆摆手:“什么三百万不三百万的,咱们是室友,需要钱就直说嘛,你明年不计利息给我就成。”

    没多久,孟先生就出钱把楼下台球厅的场地也买下了,改装成了包厢,转眼一年过去了,孟先生确实赚了个盆钵满盈。

    后来餐饮行业普及,甚至严重饱和,很多商家开始拼装修,这样做的代价便是成本增加,可一盘鱼香肉丝绝不可能卖三十块钱,利润被无限缩小,因此很多饭店都在走下坡路。

    李先生入不敷出,只好关掉了几家连锁店,他找到孟先生,想把那一百五十万要过来应应急,孟先生却说正在和楼上健身房谈判,打算盘下他们的地方,造一个大舞池,弄间酒吧之类的。

    孟先生还安慰李先生说:“老李啊,你急啥子嘛?等我赚了大钱,直接给你买下一家酒店,让你去当老板!”

    因为是老同学,李先生也不好意思追着人家屁股后头要,只能又关了几家连锁店,降低成本。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李先生儿子上课时忽然昏倒,拉医院一检查,是急性癌症,需要立刻手术,前后费用大概要一百万。

    李先生今非昔比,十万块都拿不出,更别提这么多钱,他把希望寄托在孟先生身上,没想到又被拒绝:“老李啊,你看你,孩子生病也不早点说,我都已经和楼上签过合同了!钱也打进人家账户啦。”

    李先生都快急哭了:“那…能从你的盈利中拿出点,让我应应急吗?”

    孟先生叹了口气:“真不是老同学不帮你忙,我买健身房的地盘非但花光了所有积蓄,还借了银行两百多万,这不,装修都愁呢。”

    李先生妻子听说后,气的找到孟先生办公室理论,结果被保安拖了出来,孟先生还给李先生打了电话:“老李,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小气的人!我不就借你一百五十万块钱吗?明年全还给你!竟然让妻子来诋毁我名誉,我去你妈的吧!”

    李先生很委屈,埋怨妻子太性急,妻子指着他鼻子道:“就你心眼好,咱儿子再不手术就没有了,你上哪里凑那一百万?”

    医院那边不停的打电话,催李先生快些凑钱,否则错过了手术最佳时机,他儿子可能有生命危险。

    李先生想把连锁店卖掉,可他非但拖欠了很多工人工资,银行贷款也还没还,谁会来接这破盘?

    李先生的儿子情况一天不如一天,已经进了ICU病房!他只能跑去找孟先生,但总被以各种理由拒绝。

    李先生跪在那家KTV门前,求孟先生帮自己一把,结果被孟先生雇的人打了个头破血流,还是被路人给救到了医院。

    李先生一肚子委屈,又斗不过孟先生,一个月后,他儿子病情忽然恶化,活活痛死在了病床上。

    李先生悲恸欲绝,更令他悲伤的是,他妻子在第二天,也喝烈性农药自杀了。

    看到这里,我气的胸口疼,现在确实有很多老赖,但像孟先生这样的,还是头一次碰上!

    李先生现在也不奢求要回那一百五十万了,他把房子卖掉,准备了三十万,又把连锁店低价卖出,总共凑了五十万块钱,想用这笔钱,买孟先生的一条命!

    李先生说:“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想过杀了姓孟的再自杀,可他现在是大老板,我明地里不可能斗得过他,我看你在网上发表的那些帖子,感觉催眠术很神奇,因此联系上你,杨医生,五十万,干不干?”

    这笔钱确实很有诱惑力,但利用催眠术杀人,我仍然有些难以接受,我没着急回复他,而是说要和搭档商量商量。

    夜里躺在床上,只要一闭眼,就是那整整齐齐的五十万块钱,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一个声音在说:“接吧,反正催眠师杀人不留痕迹,警方也查不到你头上。”

    另一个声音却在说:“不行!谁也没有生杀大权!”

    “哈哈哈,别傻了,催眠王死后,到处都是催眠师在杀人,你为什么就不能赚这笔钱?五十万啊!你多久才能赚到?”

    “可…”

    “可是什么?孟先生这种‘老赖’根本不值得怜悯!杀了他也是替天行道!”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我决定把这个问题抛给徐先生,其实答案我已经知道,只是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改变罢了。

    我起床把李先生的遭遇写在文档里,然后发送给徐先生,第二天一大早,便收到他的短信,内容不出所料:“你和他订个时间,咱们面谈吧。”

    我不由苦笑,何时起,我也变成了买卖性命的人?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李先生,他很高兴,称人在河北某城市,让我们去找他。

    和上次外出一样,我把关门出诊的单子贴在防盗门上,又在论坛声明了下实体店不开门,我收拾了下行李,也没什么,是几件换洗衣服,在车站碰到徐先生后,两人坐上了去河北的车。

    徐先生看着窗外,点了支烟:“你小子可以啊,能接到这么大的生意,怎么做到的?”

    我把网上发帖的事情告诉了他,徐先生弹了下烟灰:“以后再也不小看互联网了。”

    我盯着桌子,脑里想着其他事情,徐先生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哈哈大笑:“又在内疚吗?其实这种用催眠术杀人的勾当,不只是咱们在干,每天都会有人离奇死去,或则某人残忍杀死别人等,很多都是被影响了心智,你不必想太多,再说了,像孟先生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我抬起头,感觉心里的罪恶感瞬间消失了,我不由佩服徐先生,他说话和做事一样,都有意义。

    小姐认为天下乌鸦一般黑,都是叉开腿赚钱,而不从事小姐反而是假矜持,拥有了这种世界观,她们非但不会觉得卑微,还会有种坦诚的优越感。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独特的世界观,才能让自己心安理得去做些事情,而我用催眠术杀人,就必须相信徐先生的话,这样杀人的,不止我们。

    (今天三到五更,最低三更哦)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