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狂人日记 > 第三十六章 正邪的较量


    陈先生跟踪妻子到菜市场旁边的某家宾馆,他藏在三楼拐角,偷瞄到妻子和经理抱在一起,边亲吻边进了某间房中,从里面把门锁住。

    陈先生怒不可遏,但理智阻止了他过去踹门的冲动,上次妻子去公司送饭时,和经理见过一面,就算经理再有魅力,也不可能这么轻易让忠贞的妻子投怀送抱,他联想到妻子最近的反常行为,更加感觉情况复杂。

    一点整,陈先生妻子遵时回家,他假装询问妻子去了哪里?妻子把菜篮子提高,让陈先生看到里面的一条大鲤鱼,露出副自然的微笑:“去买条鱼,给你补补身子。”

    吃饭的时候,陈先生故意把话题往经理身上引,问妻子对这个人有没有印象?妻子摇摇头:“你不提我都忘记了呢。”

    陈先生注意了下妻子的表情,不像是在撒谎。

    这种事情不能和朋友讲,他只好在网上查了查,很多网友说是撞了邪,也有部分反应是被催眠了。

    陈先生是个无神论者,因此更倾向于第二种解释,他在百度上输入‘催眠’‘真人真事’之类的字眼,查到了关于我的帖子,按照上面提供的联系方式,打来了这通电话。

    陈先生沮丧着说:“我妻子每天十一点整,就要去那家宾馆见经理,一点整回来,有次我尝试着强行留住她,结果她疯狂的拿起菜刀乱砍,放佛那个点不去就会死掉,杨医生,这…是被催眠了吗?”

    我也是头次听说这种情况,因此不敢断定,说需要咨询下搭档,明天再给他确切回复。

    这下有的忙了,我打开电脑,把陈先生的事情写下来,发送给徐先生。

    第二天上午,我收到许先生的短信:“不错,是催眠。”

    我很震惊:“没想到催眠术这么可怕,能够操纵一个人的行为。”

    徐先生说:“你小子才见过几个催眠师?凡事都有两面性,学医可以救人,也可以害人,催眠师自然有正有邪,你告诉陈先生,准备五万块钱,保证让他妻子清醒。”

    我以为听错了,又确认遍,确实是五万!比平常治疗费用高出近十倍,徐先生不耐烦的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帮他妻子的同时,也得罪了那位催眠的同行,如果我催眠术不及他,非但解不开,我自己都有生命危险,收五万不多。”

    后来我才知道,催眠师最在乎的是名声,同行之间经常会因为互相解开催眠术结仇,拼个你死我活。

    陈先生得知我搭档的收费标准后,为难的说:“杨医生,我只是个普通的会计,每个月拿死工资,上哪里弄五万块钱?能便宜些吗?就当你做了好事,积累福报啦。”

    我态度坚决的告诉他:“我是生意人,不是慈善家,假如你拿不出五万块钱,那去找别人吧。”

    陈先生犹豫了下,问:“是不是拿出这五万,你就一定能让我妻子醒过来?”

    我告诉他这可不敢说,百分百保证的是骗子,但没有效果的话,我会在力所能及下,尽量弥补他的损失,其实我心里想的是把自己那份盈利退回去,至于徐先生,我断定他没这么高的觉悟。

    陈先生思考了片刻,估计是真没办法了,咬着牙说:“那好吧,不瞒你说,我和妻子虽然结婚,但仍然是租着房住,我也攒了四万多块钱,打算明年买房呢,现在救人要紧,等后天我工资下来,就能凑够五万了。”

    几天后,陈先生兴奋的联系上我,说他已经把钱准备到位,我转告给徐先生,他笑着说:“那就没什么问题了,走,咱们去会会这个催眠师。”

    我和徐先生拦了辆出租车,直接在陈先生家门前停下,陈先生居住着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那种老式单元楼,防盗门成了大窟窿,原本在门上的树枝也早已经干枯发皱,似乎一碰就碎。

    陈先生为了迎接我们,特意向公司请假,他戴着副眼镜,又瘦又高的身材,看起来有些呆板,但并不丑。

    进到屋里,陈先生立刻把门反锁,我很惊讶,正要质问他干什么时,徐先生指了指手腕上的表,我瞬间明白了。

    陈先生让我们坐在沙发上,叫出来妻子,谎称我们是他中学朋友,他妻子笑着招呼:“怎么咱们婚礼上没见过。”

    徐先生说:“当时我俩在外国工作,一时间走不开,嫂子可别生气。”

    陈先生妻子说当然不会,帮我们每个人都倒了杯水,陈先生让她坐在自己身边,陈先生的妻子十分健谈,无论什么话题都能接上,她正在趣味盎然的谈论某个明星时,忽然停止讲话,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僵着不动。

    我没有反应过来,好奇的在她面前摆了摆手,她毫无反应,徐先生看了下表:“刚刚好,十一点。”

    陈先生叹了口气,他妻子把水杯放下,慢慢站起身来,机械性的走进厨房,拿出菜篮子朝门口走。

    这扇门在刚才被陈先生特意锁上了,但他妻子似乎不知道,伸手去拉门把手,门‘哐当’作响,她依然在机械性的拉着。

    陈先生打开反锁的门后,叹气道:“再过几分钟,她就会发疯似的拿菜刀乱砍,似乎此刻呆在这里会死掉,杨医生,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陈先生的妻子已经走了出去,徐先生连忙追上,我和陈先生紧随其后,在二楼夹层间,徐先生拦住了陈先生的妻子,他朝我们大喊:“快来帮忙,把她拉住。”

    我和陈先生用力按着他妻子的两条手臂,他妻子拼命挣扎,力气特别的大,我和陈先生几乎要控制不住。

    我问:“你妻子是练功夫的吗?”

    陈先生苦笑着摇摇头:“杨医生就别开玩笑啦,我妻子只是个普通的女人,但到十一点和一点之间,她就会力大无穷,上次我用绳子把她绑住,她竟然给硬生生撑断了。”

    这就是精神的力量,我们经常能看到采访节目里,一个弱女子经过催眠后,能够让两百多斤的男人站在身上,而没有一点弯曲,其实身体蕴藏着很大的力量,只是被精神束缚着,一旦释放,不堪设想。

    徐先生从包里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钟表,正好是一点整,他摆在陈先生妻子面前,用手扶着她的额头,眼睛死死盯着她的眼睛,嘴巴里念念有词:“放松…放松…此刻是一点整…”

    陈先生妻子看着眼前的表,挣扎的力气在慢慢变小,陈先生欣喜若狂,腾出一条手臂对我竖大拇指。

    徐先生继续引导:“很好,很好,你即将醒来,我会拍你肩膀三下,然后你要醒来,这次,你是彻底醒来,记住,彻底醒来。”

    陈先生妻子木讷的点着头,自言自语:“我会彻底醒来,彻底醒来。”

    徐先生抬起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第一下,她像是被电击一样,猛然颤抖了下,停止了挣扎。

    我和陈先生互相看了看,都难以置信,手头上仍没敢撤回力气,徐先生又拍了下她的肩膀,她的眼皮开始慢慢变沉。

    徐先生抬起手:“第三下,你会彻底醒来,以后十一点,再也不用接受这个指令,明白了吗?”

    陈先生妻子点点头,徐先生的手拍在她肩膀上后,她身体猛然瘫软,我和陈先生立刻把她夹住,徐先生长吐口气:“还好,这位催眠师的本领不高,扶她回去休息下,起来后就没事儿了。”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陈先生的妻子睁开了双眼,她对以前发生的事情毫无印象,陈先生也没打算告诉她,虽然她做了那种事情,但也是身不由己,不用去较真。

    陈先生撒谎说妻子只是生了场病,让她好好休息,然后以下楼买菜为由,到附近一家银行取钱。

    因为陈先生不确定妻子是否真的好了,所以他打算先付两万,明天妻子正常后,再付尾款,徐先生没什么意见,毕竟这种担心是可以理解的。

    陈先生叹了口气:“没想到经理见了一次我的妻子,就起了歹心,她真是受苦了。”

    徐先生哈哈大笑:“这说明你妻子漂亮,事情解决了,你也不要想太多。”

    回去的途中,徐先生抽出六千块钱交给我,笑着说这笔钱只是个开始,我没有明白,徐先生点了支烟,看着窗外:“你还是太嫩,人心可没这么简单。”

    我本想问什么意思,但怕他要解答费,忍着没提,第二天中午,陈先生打来电话,他的语气很激动:“杨医生,太棒了,我妻子十一点没有再去那家宾馆,她现在终于恢复正常了,刚才我在菜市场遇见经理,他正在找着什么,估计是在想我妻子为什么不去了,哼,我下午就去辞职,再也不跟这混账玩意儿公事了。”

    陈先生在对我表示过真挚的感谢后,把尾款打了过来,可我看到支付宝转账金额后,第一感觉是他弄错了!问了遍,确实没错,理由让我对搭档昨天的话恍然大悟。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