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狂人日记 > 第三十五章 诡异的妻子


    不久后,一条标题为‘为艺术牺牲至爱,罹患神经病’的帖子,火遍了各大论坛,媒体。

    我大致看了看内容,讲的是某人为画出东方丛林女神,竟然让深爱的女友来当裸体模特,女友前阵子梦游时不小心从高楼跳下摔死,他难过至极,联系各大出版方,称无论付多少违约金,也要把那些作品下架,否则是对死去女友的不尊重。

    出版方被画家真挚的行为感动,非但没要违约金,还支付了画家一笔钱,让他节哀顺变。

    画家在极度悲痛的情绪中,仍在坚持创作,据画家透漏,这幅画是一个追逐夕阳的人,意味着对梦想的持之以恒。

    劳累和悲伤联合撕裂着画家的内心,让他不堪重负,精神崩溃,可画家仍没有放弃梦想,他花钱请了业内最知名的两位心理医生,希望得到治疗后可以完成那副‘夕阳图’

    可是,残酷的现实像是把一枚钉子打入他的内心深处,即便扒出来,伤口也无法闭合,他没能成功从情绪中解脱,那副‘夕阳图’的签约方表示,即便画家没办法完成作品,他们也不会没收预付款,他们希望画家能快点好起来。

    这件事在当时火的一塌糊涂,相信很多人还有印象,大家纷纷称赞画家为艺术牺牲的精神,甚至还自发的众筹‘旅游资金’让画家放松心情去。

    徐先生把平板扔在桌子上:“你现在应该明白,画家为什么让咱们去了吧?”

    我点点头,画家并没有因女友的死而心生愧疚,他所谓的‘噩梦不断,灵感枯竭’只是想骗我和徐先生去,让‘狗仔队’拍到,再花钱进行包装炒作,他利用身边的所有人,树立了一个伟大画家的完美形象。

    看着网上关于他的赞美,我气的胸口疼:“难道在他眼里,所有人都是棋子吗?”

    徐先生说:“大惊小怪,平均每二十五个人里,就有一个这样的人,他们的人生,就像是冷静的在下一盘棋,没有任何情感依附,也正是因为不受良心的谴责,所以能够心安理得去伪装成任何样子,牺牲任何人,而没有一点自责,这种人往往都具有很大的魅力,在职场上也所向披靡。”

    我哼了声:“这话不假,都说好人有好报,其实好人一辈子都在被欺负。”

    徐先生摇摇头:“你小子懂个屁,难道你想做一个永远游戏,永远追求胜利的人吗?希刺克历夫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一旦游戏结束,他们就会心灵空虚,甚至自杀。”

    徐先生站起身,披上外套往外走,他停在门口,扭头笑了笑:“我们和木偶最大的区别,就是有感情,那些人虽然玩弄了一辈子身边的人,却也被命运摆布了一辈子,地位金钱和幸福,不一定成正比。”

    看着徐先生离开的背影,我陷入了沉思,现实生活中,太多人为追求名利,做出丧尽天良的事情,可当他们爬到金字塔顶端,拥有数不尽财富后,就真的幸福吗?答案是否定的。

    有一项科学调查表明,越是身价亿万的富翁,越是幸福指数低,他们可以用金钱买到很多东西,但却无法感到快乐,为什么呢?我想正是徐先生所说的,他们没有感情。

    人和木偶最大的区别,就是有感情,也许我们被别人摆布着,但摆布我们的人,也在被命运摆布,相比起来,他是个彻彻底底的木偶,而我们,是会幸福的‘木偶’但我有个疑问,徐先生大道理比谁都懂,为什么是个惜财如命的人呢?在后来我得知真相后,彻底震惊了,那也是后话,咱们暂时不提。

    因为周一的卷宗比较多,所以我忙到很晚才去睡觉,刚眯着就被刺耳的电话声吵醒了。

    做生意的人都知道,手机非但要二十四小时开机,还必须把铃声调到最高,我气的不行,可还是耐着性子接起了电话。

    话筒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好…是杨医生吗?”

    我揉着眼回答他:“没错。”

    男人说:“我从朋友那里听说过你,在东区有家诊所,凭借精湛的催眠术,医好了很多病人,我想提个和催眠术有关的问题,可以吗?”

    我差点没吐血,大半夜吵醒我玩十万个为什么呢?我没好气的说:“当然,但我不是慈善家,时间要付费。”

    男人很不能理解,说只是提个问题,又没确定需不需要看心理医生,怎么要拿钱?我笑着举个例子:“如果你去KTV包厢坐着,又没唱歌又没开机器,就不用付钱了吗?道理是一样的,你咨询我的同时,也占用了我的时间,万一这期间有别的客户来,那我找谁要损失?”

    男人还在磨嘴皮子,我不耐烦的告诉他再废话就挂断,男人连忙说:“别别别,我给你钱还不行吗?”

    在男人同意出五百块咨询费后,我们开始了交谈。

    男人姓陈,咱们就叫他陈先生吧。

    陈先生问:“杨医生,一个人被催眠的人,会不会去做身不由己的事情?”

    我回答道:“当然,只要抓住他的‘心穴’进行诱导性催眠,是可以让他做任何事情的。”

    陈先生说:“电视上那些人只是在优美音乐,酥软沙发上时,才会被催眠,一旦这些外部环境有些许变化,他们就会自己清醒,现实中也是这样吗?还是说,可以被无限催眠,一辈子都无法清醒!”

    还是头次有人这么问,我想了下,告诉他理论上是存在无休止催眠的,至于电视上那些,千万别信,因为大隐隐于市,凡是到处显摆的,都没什么实际本领,我就认识个姓徐的搭档,从没在媒体抛头露面过。

    陈先生叹了口气:“看来我猜的没错,她不是撞邪,而是被催眠了。”

    我提起了兴趣,问什么情况?当听完陈先生的讲述后,我愣了。

    陈先生是某家公司的会计,他和妻子经过五年的恋爱后,在去年结婚,陈先生每天下班都很准时回家,妻子则是烧好了菜等着他吃,彼此之间十分恩爱,令人羡慕。

    前些天中午,陈先生回到家里后,妻子竟然不在,他跑到厨房,发现饭也没人做,这让陈先生很担心,即便妻子偶尔有事儿,没有做饭,也会打个招呼,绝不会像现在这样。

    他拨打了妻子的电话,好几遍都无人接听,他很着急,可人口失踪要一定时间才能定案,于是他叫了几个朋友,打算出门寻找。

    陈先生刚把门打开,就看到妻子提着菜篮子站在外边,他欣喜若狂的把妻子抱入怀中,问她去哪里了?

    妻子木讷的回答:“在菜市场。”

    陈先生问电话为什么不接?妻子说调的静音,看到平安无事的妻子,陈先生没有追究太多,但他隐约感觉妻子的举止有些反常,他以为妻子太累,或则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主动系上围裙,帮妻子做了午饭。

    可第二天陈先生回到家后,发现妻子又失踪了!他着急的打了电话,结果和昨天情景再现一样,这次陈先生忍不住问妻子到底去了哪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自己?可妻子却摇摇头:“没,我在菜市场。”

    陈先生是个细心的人,他注意观察妻子的表情,没有任何不自然的迹象,这证明妻子讲的是实话。

    接下来几天,陈先生像是置身在某个无限循环中,妻子再没做过午饭,他留意了下细节,妻子每天都是一点整回到家里,毫秒不差。

    陈先生感觉奇怪,于是做出了一个决定。

    有天上午,陈先生撒谎生病,在家里休息,妻子焦急的照顾着他,看不出任何异常,妻子怕陈先生闷,便坐在床边陪他看电影聊天,两人正说的起劲,妻子忽然呆住了,木讷的看着电视屏幕,陈先生很奇怪:“怎么了?”

    他妻子没有回答,而是慢慢站起身,从厨房拿出菜篮子,朝门外走去,陈先生告诉她今天不用买菜,直接去饭馆吃,可妻子像是在梦游似的,径直走到门边,机械性的去拉门把手。

    陈先生立刻跳下床,出门去拉妻子,但妻子像是欧美电影里的丧尸,根本不理会他,只是呆呆的朝前走。

    陈先生说:“杨医生,当时那种场面,太惊悚了,你能想象到吗?一个前一秒还在和你聊天的大活人,忽然之间,就成了和机器人似的,只会行走的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我的至爱,那种场面足矣令人震撼。”

    我表示赞同,他同时又提出疑惑:“可是杨医生,我妻子意识丢失,走路却知道躲避车辆,红灯停,绿灯行,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向他解释道:“人的大脑分为四个部分,最基础的那部分是潜意识深层区,操纵人的基本反应,比如有人打你,你会用手保护头部,遇到很大危险,你会僵立不动等等,你妻子只是最外层的主观意识区功能丢失,因此能够做出这些本能反应,这就像一般人梦游时,也不会去往大卡车上撞一个道理。”

    陈先生似懂非懂,我让他讲后来怎么了?他深吸了口气,说:“后来发生的事情,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hf();